🏡
PTT小說網
x
    星神帝已站在次元玄陣前,他身邊的星神只有天元星神荼蘼,隨行的也只有四個星衛,陣容簡單至極。

    對星神界而言,月神界絕不是什麼好地方,他們也絕不願多給月神界任何的顏面。星神帝此次親自前往,顯然只是想親眼目睹那個神秘的新神後。

    能讓月神帝做到如此地步,任誰都不會懷疑,新的月神神後必定非同尋常。

    另一方面,他在將雲澈帶至星神界時,宙天神帝給予的期限是十五日。但星神帝離開前卻顯然並沒有要將雲澈帶回的意思,不知是不想吃茉莉的閉門羹,還是另有什麼打算。

    不過,在他即將踏入次元玄陣時,忽然眉頭一動,轉過身來。

    彩脂以極快的速度從天而降,然後很不溫柔的將雲澈丟了下來,同時小舒一口氣:“還好還好,差一點就遲到了。”

    雲澈有些狼狽的站穩,然後第一時間拜下:“晚輩雲澈,拜見星神帝、天元星神。”

    兩道懾人的目光掃視了雲澈一眼:“本王還以爲茉莉要將你強行留下,正想着該如何向宙天神帝交代。”

    星神帝的話不鹹不淡,聽不出什麼情緒。

    彩脂馬上帶着不滿道:“哼,你一點都不瞭解姐姐。她說十五天就一定是十五天,一天都不能少,也一天都不會多。”

    茉莉對星神帝滿心怨恨,彩脂對他也明顯毫不客氣。

    “呵呵,茉莉殿下的脾性一向如此。”荼蘼笑呵呵的道,同時向星神帝示意了一個眼神。

    “雲澈,”星神帝依然在看着雲澈,那足以刺穿日月的目光似乎想在他身上尋找到什麼:“星神碎影修煉的如何?”

    雲澈馬上回答:“星神碎影不愧是當世最頂級的身法,奧妙之處,猶勝傳聞。晚輩有幸得天殺星神親身傳授,奈何時間太短,天資有限,只是初窺門徑,但也已萬分滿足。”

    “那就好。”星神帝淡淡點頭:“除了星神碎影,你可還有其他收穫?”

    雲澈沒有任何猶豫和避諱的道:“晚輩還有幸得彩脂殿下傳授天狼獄神典。”

    此言一出,星神帝和荼蘼只是目光動盪,而隨行的四大星衛卻無不是臉色大變,目露驚然。

    “彩脂,你真的有教雲澈天狼獄神典?”星神帝微微皺眉,聲音也分明沉重了幾分。

    “對啊。”彩脂卻是一臉的渾不在意,彷彿只是做了一件再正常不過的小事:“姐姐讓我教的,我當然就教啦。不過,雲澈哥哥不愧是‘天道之子’哦,我本來以爲他沒有天狼神力,一定不可能學會的,沒想到,他卻學的好快。怪不得姐姐會願意將他留在星神殿這麼多天。”

    “……”聽彩脂俏聲喊出“雲澈哥哥”四個字,雲澈全身一陣彆扭……難道是聽她喊“姐夫”聽習慣了?

    星神帝看了彩脂一眼,目光又回到雲澈身上,短暫沉默後,問道:“既然茉莉讓彩脂教你天狼獄神典,那麼,她有沒有讓你和彩脂……”

    “吾王,時辰已近,我們還是早些出發吧。”天元星神荼蘼忽然出聲,打斷了星神帝的話,同時以極其微小的幅度搖了搖頭。

    星神帝眼中閃過一抹有些複雜的異光,然後就這麼轉過身去,沒有再繼續詢問:“也好,我們走吧。”

    “唉?”彩脂心中輕咦。

    雲澈的眉頭一動,心泛不解。

    按照茉莉所言,她已經告知過星神帝要把彩脂許配給雲澈的事——不管他答不答應。雲澈也早就想好了該如何應對星神帝的問話,但,如此“大事”,他居然就這麼不再詢問了?

    天元星神的插話,明顯是刻意打斷,不讓星神帝繼續提及此事……星神帝不過才半息猶豫,便就此不再問及。

    這是怎麼回事?無論從哪個方面想,都似乎絕不應該。

    自己好歹是各大王界拉攏,連神女都欲下嫁的“天道之子”,星神帝最正常的反應,應該是藉助此事將他留在星神界,爲什麼卻要強行避開……難道是覺得時機不對?

    在雲澈思慮間,他們也已踏入次元玄陣之中,一團白芒頓時將雲澈籠罩。

    在白芒消散的最後一刻,雲澈向彩脂露出一個溫和的淺笑……以此告別。

    下次再見,對他而言,已是三千年之後。

    以王界之力鑄造的次元玄陣自然非同尋常,星神界與宙天界相隔遙遠,但空間穿梭卻只有短短數息。

    白芒散去,屬於宙天界的濃郁靈氣撲面而至。雲澈擡頭,看向那高聳入蒼穹的宙天塔,心中一陣惆悵。

    重回宙天神界,之後,便將進入宙天神境。

    自己的兩世加起來,也不過一甲子的時間,而進入宙天神境後,卻將潛心修煉整整三千年,也與這個世界錯開整整三千年。

    三千年啊……

    也不知道三千年後,自己的心境和信念究竟會發生怎樣的變化,那時的自己,還是否是現在的自己。

    收起惆悵,想着茉莉說過的每一句話,雲澈的心念和眼神又恢復堅定……在目前的局面之下,這的確是他最好,也幾乎是唯一的選擇了。

    不僅是爲了當下,更爲了將來。

    次元玄陣將他們傳送到了宙天界的外圍,星神帝在前,步履緩慢……但,一直到穿過宙天界的守護結界,踏入宙天界的領域,他都沒有詢問過雲澈一句話。

    進入宙天界,星神帝的腳步停止,終於轉過身來:“雲澈,一入此界,宙天神帝便已知曉你歸來此處。你作爲一千個天選之子之一,有參加月神帝婚典的資格。不過,這次月神帝那老兒場面鋪的這麼大,你們吟雪界應該也得到了邀請,你是準備跟隨宙天界,還是隨同你自己的宗門?”

    雲澈沒有猶豫,直接回答道:“晚輩還是隨自己的宗門。”

    “也好。”星神帝頷首:“星翎,你護送雲澈回吟雪界那邊。”

    “是。”星翎領命。

    星神帝沒有再多說什麼,帶着荼蘼還有其他三星衛離開。

    雲澈頂着“天道之子”的稱號和無數堪稱駭世的光環,絕不能單純以一個“來自中位星界的年輕玄者”待之。星神帝雖然對雲澈表現出有些奇怪的冷淡,但依舊給了他相當之大的面子……親口吩咐一個星衛,還是星衛之首護送他。

    “星翎大哥,又見面了。”沒有了星神帝在側,雲澈身上壓力驟減,笑着向星翎打招呼。

    不過他的心中卻泛起疑惑:星翎是屬於茉莉的星衛長,但,星神帝出行似乎很喜歡帶着他。參加玄神大會如此,此次前往月神界,他只帶了四個星衛,依舊有星翎在其中。

    不過,這個疑惑只是一閃而過,他並未放在心上。

    星翎向雲澈溫文一禮:“雲公子請。”

    再回宙天神界,雲澈的心境、目標已是全然不同。

    兩人並肩前往吟雪界所在,星翎在猶豫許久後,終於還是忍不住問道:“雲公子,彩脂殿下當真傳授了你‘天狼獄神典’?”

    一語問出,星翎又歉意道:“在下只是心中驚奇,如有冒犯,還請雲公子恕罪。”

    雲澈笑着搖頭:“星翎大哥不必如此。此事當然是真的,這種事情,又豈敢欺瞞星神帝。”

    星翎一聲讚歎:“各位星神大人的神典都是絕不會外傳的禁忌,雲公子竟能得此恩賜,着實讓人驚歎。而且在下觀神帝大人臉色,似乎並無不愉。”

    雲澈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星翎看着他,繼續嘆道:“現在世人皆知,雲公子爲天選的‘天道之子’,經歷曠古絕今的九劫洗禮,神帝大人和彩脂殿下會甘願如此,在雲公子身上或許並不需要太過奇怪。”

    “哈哈哈。”雲澈乾笑一聲,岔開話題道:“星翎大哥,星神帝此次前往月神界參加婚典,爲何只帶了寥寥數人?”

    星翎苦笑一聲:“雲公子雖到來神界時間尚短,但也該對我們兩界的恩怨有所耳聞。此次,若非神帝大人對月神界的新神後極爲好奇,或許都不會親自前往。”

    “原來如此。”

    兩人交談間,已經來到了吟雪界的停駐之地。

    雲澈在星神界的半個月,吟雪界,以及其他幾乎所有星界也都一直停留宙天神界,並未離開。月神帝的此次婚典廣邀東神域,分明也在藉助這場玄神大會的東風。

    雲澈和星翎禮別,落入院中:“冰雲宮主,衆位長老,弟子云澈回來了。”

    沐冰雲、沐渙之等冰凰長老宮主皆在,所有隨同弟子也全部在側,顯然正在準備前往月神界。

    看到雲澈回來,沐冰雲心中一鬆,冰眸上下打量他一眼,脣邊帶起一抹似有似無的微笑:“你回來的剛好。看你的樣子,終於是得償所願了。”

    雲澈笑了起來:“不但得償所願,而且還有了很意外的收穫。”

    他的話語中透着感激……因爲他終於如願見到茉莉,還有了永遠的承諾,這一切,很大程度上都是沐冰雲所賜予。

    他到來神界的第一步,便是沐冰雲帶他踏過。

    “哦?意外的收穫。”

    “呃……這個不太重要。”雲澈臉上微窘。他口中的“意外收穫”便是彩脂,也不知爲什麼就隨口說了出來。

    看了周圍的衆多長老弟子一眼,雲澈小聲問道:“難道說,我們所有人都可以去往月神界?”

    “不錯。”沐冰雲頷首:“看來月神帝此次興致頗高,不但廣邀東神域,還並未限制隨同數量。所有身在宙天界者,皆可前往。”

    雲澈微微咋舌:“月神帝這是鐵了心的要把這場婚典弄的無比誇張,也不知那新神後是何許人物,就算是龍後神女這樣的女人,應該也不至於讓月神帝如此吧?”

    “當年月無垢一事,讓月神帝遭受了極大恥辱。這次顯然是要數倍的找回來。至於那神後何許人物,今日便可知曉了。”

    三年前便廣發請柬,在東神域引起了頗大的震動。三年過去,月神帝爲這場婚典造下的動靜非但沒有半點收斂,反而越來越大。而那個“神後”究竟是誰,至今,都從無人知曉。

    而這也無疑勾起了所有人極大的好奇心。

    遠處,一道白色的光柱沖天而起。沐冰雲擡眸看向那道光柱:“次元玄陣已經開啓,我們走吧。”

    ————————

    【注意這章兩個似乎很不明顯的坑,很重要。】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