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神月城頓時低呼一片,所有人的目光都一下子變得無比灼熱。

    月神帝之言……那個無比神秘,讓月神帝不惜神月當空,驚動天下來迎娶的神后,終於要現身在他們眼前!

    遙遠的高空之上,千葉影兒金色面罩后的鳳眸也微微眯起:「讓我好好看看,這個讓月神帝幾乎飄上天的女人是何許人物。」

    就連一直古井無波的古燭,眼瞳中也釋放出異樣的神光。

    傾……月!?

    月神帝喊出的名字,讓雲澈和沐冰雲同時一怔。

    沐冰雲看了雲澈一聲,輕語道:「真巧。」

    雲澈微微點頭:「是啊,真巧。說起來,已經很久沒有聽到這個名字了。」

    「巧?」火破雲聽在耳中,問道:「雲兄弟,難道你認識這個神后?」

    「當然不是。」雲澈搖頭,坦然告訴他:「我在下界的第一個妻子,也叫『傾月』,所以忽然聽到這兩個字,多少有些感慨。」

    「呃……原來如此。」火破雲點頭,但他看雲澈的樣子,絕不是「有些感慨」這麼簡單。

    「傾月」二字,在雲澈的心中帶起陣陣漣漪。

    十二年前,在那個叫流雲的小城,他迎娶了夏傾月——那個在他最卑微,最無力的時候,卻給予了他尊嚴的少女。

    他們是指腹為婚,明媒正娶,一對真真正正的夫妻……雖然從未有過夫妻之實。

    蒼風之戰……天池秘境……夢回滄雲……齊敗劍聖……共入仙宮……兩人之間的關係一直在悄然發生著微妙的變化,雲澈也一直暗中欣喜的感覺到夏傾月的冰心在一點點的為他融化……

    但這一切,卻在他前往神凰帝國那一天戛然而止。

    他「葬身」太古玄舟……

    冰雲仙宮遭遇厄難,夏傾月被作為最後的希望,傳送到了未知的世界。

    三年後,他重回天玄大陸,而夏傾月,至今杳無音訊。

    不知不覺,已是八年之久。

    茫茫世界何其之大,那個沐冰雲留在冰雲仙宮的次元陣究竟把夏傾月傳送至了何方,無人知曉,也無從找尋。唯有期望夏傾月某一天可以自行回到藍極星,回到天玄大陸。

    看到雲澈忽然陷入悵然之態,沐冰雲安慰道:「不必憂心,她自有天佑。」

    她曾三回天玄大陸,早就在雲端之上見過夏傾月,後來也慢慢知曉了她和雲澈的關係。

    雲澈微笑起來:「她也說過,傾月是天佑之人,無需擔心。」

    她,指的是茉莉。她告訴過雲澈,夏傾月身具「九玄玲瓏體」和「冰雪琉璃心」。前者,是世間最好的雙修爐鼎,後者,是天佑之體。

    天下生靈億億萬,名字相似或完全相同是再正常不過的事。雲澈也很快掩下悵然,滿是期待的看向月神帝身側,等待著那個神秘神后的現身。

    月神帝的異動和從未現身過的神后,深深的勾起了東神域所有人的好奇心。沒有讓他們等待太久,在月神帝溫和的聲音下,一個身影從遁月仙宮中緩步走出,來到了月神帝身側。

    一時間,聚集了東神域無數強者的神月城竟一下子變得落針可聞,所有人像是被什麼東西重重的撞擊了心臟和靈魂,完全屏息,

    她一身月白長裙,長長的裙擺曳地,如從月中緩緩走出。她的身姿似仙似夢,肌膚如無暇的羊脂白玉,如冬日裡映著陽光奕奕生輝的霜雪。她的容顏似是傾注了上天所有的心血和眷顧,哪怕世間最華麗的辭藻,都無法詮釋出哪怕半分的神韻。

    她走出的那一刻,如有一道無比明媚奪目的霞光映照在了所有人的瞳孔之中,讓整個世界都變得分外亮燦。

    月神帝何許人物,他是東神域的四神帝之一,是整個神界最尊貴的男子。但,靜立於月神帝的身側,她卻是幾乎掩下了月神帝的存在,更掩下了世間幾乎所有的光彩,哪怕是當空耀世的神月,都變得暗淡了幾分。

    「她……好美啊……」水媚音手兒延唇,怔怔的低念。

    「……」水映月眸光瞠直,無法移開。身為有著絕美容顏,尊貴出身的東域神女,此刻的她,竟分明生出了一種深深的窒息感,以及源自靈魂的自慚形穢——平生第一次。

    「單憑氣質和容顏,她便已配得上月神帝。」琉光界王水千珩如是說道。

    能身在此處者,都絕非俗世凡人。但卻是無數的心醉魂迷,無數的失魂落魄。

    「哇……」火破雲失聲輕呼著:「雖然,我沒有見過龍后神女,但是……傳說中的龍后神女,最多也就如此了吧?」

    他說完看向雲澈,等待他的認同,但他目光轉過的那一刻,卻是一下子愣住。

    雲澈死死的盯著現身於月神帝身邊的女子,雙目瞪到了最大,全身一動不動,似乎忽然被抽離了魂魄。

    火破雲第一眼本以為他是被驚艷到了失魂,但,他看到雲澈獃滯的雙目中,瞳孔時而劇烈的放大,時而又劇烈的收縮,逐漸的,他微張的嘴唇忽然開始顫慄,到了最後,全身都開始不住的顫抖起來。

    整張面孔,甚至在快速的浮起一層絕不正常的蒼白。

    「雲兄弟,你怎麼了?」火破雲連忙道。

    「……」雲澈毫無反應,卻是驚醒了同樣獃滯中的沐冰雲,她猛的回眸,冰眸之中卻是一片震驚和紛亂。

    因為,出現在月神帝身邊,那個即將成為月神神后的女子,她曾見過,雲澈更曾見到。

    夏……傾……月!

    「倒真是個大美人啊。」遙遠的雲端之上,千葉影兒一聲聽不出感**彩的誇讚。

    「呵呵,」古燭晦澀的笑:「能在容顏上得小姐誇讚者,尚是第一人。」

    千葉影兒唇角微動,似笑非笑:「這般仙姿容顏,說是艷絕東神域都不為過,居然一直寂寂無聞,也是奇怪。不過……單單隻是如此的話,應該不至於讓月無涯擺出如此大的場面吧?」

    古燭渾濁的老目中閃過一抹奇異的精芒,如樹皮般乾枯的唇間緩緩說出三個沙啞的字眼:「琉……璃……心。」

    「……」千葉影兒的身軀出現了剎那的僵硬,隨之臉色陡現劇烈無比的變動,看向下方的目光也完完全全的變了。

    許久,她才終於收回目光,低聲自語:「原來如此……」

    與此同時,主殿之中,宙天神帝也在這時緩緩的站了起來,他眉頭蹙起,起初只是疑惑,但隨著他目光的定格,疑惑快速的轉為越來越深的駭然。

    「宙天,怎麼回事?」梵天神帝皺了皺眉。能讓宙天神帝出現如此表情,絕對是驚破天的發現。

    宙天神帝毫無反應,那瞠然的神情,竟像是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所見。足足過了數息,他才以頗為低沉的聲音緩緩說道:「琉……璃……心……」

    「什麼!?」這三個字,讓落座主殿的王界眾人齊齊一愕,隨之全部面色驟變。

    宙天神帝的聲音帶著似是失控的穿透力,讓外殿的所有玄者也都聽的一清二楚。一時間,如有三道驚雷在耳邊劈落,神月城瞬間變得一片喧然。

    「琉……琉璃心!?」

    「冰雪琉璃心?真……真的假的?不是說,世上已不可能再出現『琉璃心』了嗎?」

    「這是宙天神帝親口之言,豈會有假。」

    「怪不得……怪不得月神帝一改往態,怪不得月神帝要鋪的如此之大……琉璃心,天道庇佑的琉璃心啊!」

    「如果傳說是真的,月神界得此琉璃之女為神后,將來,豈不是……豈不是……」

    「傳說當然真的,宙天神界不就是最好的證明嗎!」

    強烈到極點的驚容呈現在每一個人的臉上。在神界歷史上,很多人都是帶著天賦異體出生,有的可以身兼雙重神力,有的親和某種元素玄力,也有如洛長生這般可以身兼多元素和多神力,而最頂級的,也最難出現的,則是月無垢這般的「無垢神體」和水媚音的「無垢神魂」。

    但,若說有一種神體可以引發整個神界的大震動,那一定是「琉璃心」。

    在遠古記載中,所謂「琉璃心」,是在混沌之初,始祖神自我隕滅后所留下的心魂碎片,有著世間最後的「始祖之力」。世間所有生靈、力量、規則,皆因始祖神而生,而承載著最後「始祖之力」的琉璃心,是天道都必須拚死守護的存在。

    或許是因為始祖神為女性的緣故,擁有琉璃心者皆為女子,在記載中被稱作「琉璃之女」或「天道之女」。

    倒是雲澈如今「天道之子」的稱呼無比契合。

    記載之中,哪怕在諸神時代,擁有「琉璃心」者都是極其之少,而在神界歷史上,便只出現過一個。

    那便是六十萬年前的宙天太祖!

    如果琉璃之女會得天佑的上古記載難以讓人盡信,那麼,六十萬年前擁有「琉璃心」的宙天太祖,則是讓世人在震撼中清清楚楚的看到了何為天佑。

    唯一問世的玄天至寶宙天珠主動認她為主,為她所控。

    宙天界在她引領之下,短短千年時間,從一個普通星界成為俯視東神域的王界,並超越了星神界和月神界,一直傲世至今。

    從此,再無人懷疑「琉璃心」會得到天道庇佑。只是,他們也同樣相信,在諸神時代已經終結,混沌越來越渾濁、鴻蒙之氣越來越稀薄的時代,出現一個宙天太祖已是最後的神跡,世上再無可能出現琉璃之女。

    但……

    視線之中,那靜立於月神帝之側,讓月神帝不惜為之廣邀東域,神月當空的女子,她不但有著神女之姿,傾世之容,居然還是有著「琉璃心」的「琉璃之女」!

    繼宙天太祖后的第二個神跡!

    這一刻,他們已是完全明白月神帝為何會為此婚典,為這個神后做到如此地步。

    不,能得琉璃之女為神后,哪怕他做的再誇張十倍,百倍,都是理所應當!

    就在所有人或失魂落魄,或駭然心驚時,唯有雲澈,他整個人像是忽然落入了冰冷的深淵,全身劇烈的戰慄著,眸光更是一片嚇人的混亂。

    逐漸的,就連氣息都開始出現失控。

    「雲澈……」沐冰雲冰眉蹙起,聲音帶著急促。

    乒……

    雲澈握在手中的玉盞在他失控的玄氣下崩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