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太初神境。

    灰白色的世界,兩個曼妙而立的女子身影顯得格外惹眼,又稍稍有些格格不入。

    “確定是這裏嗎?”

    夏傾月浮於半空,美眸微俯。這裏的大地滿目瘡痍。而能將太初神境的土地摧毀成如此模樣,唯有神主層面的力量。

    這些毀滅痕跡雖然觸目驚心,但頗爲集中,顯然,那場神主層面的惡戰並未持續太久……不,應該說極短,很可能短短數息便已結束。

    “回主人,婢女已用祕法多次確認,正是此處。”憐月毫無遲疑的道:“所殘留的血跡,也確認是宙天守護者之血。”

    夏傾月淺思,隨之道:“宙清塵那邊可有變化?”

    憐月回道:“並無進展。消息依舊是宙天太子於七個月前,在太初神境的試煉受到重創,正閉關療養,任何人不得擾。”

    “縱是他的兄弟姐妹,以及守護者,亦不能探望,對嗎?”

    憐月想了想,道:“似是如此。”

    夏傾月閉眸,許久無言。

    “主人,”憐月螓首微擡,不解道:“宙天縱真的有守護者隕落,於我月神界而言,也並非太大的事,主人爲何要移尊親至來確認此事呢?”

    “……”長久的安靜,夏傾月美眸睜開,映着兩抹冰寒的紫芒:“殺那個宙天守護者的人,是雲澈。”

    “什麼!?”憐月猛的擡頭,無法置信,第一反應,便是自己的聽覺出現了偏差。

    宙天守護者何許存在,而云澈……他就算真的到來過這裏,又怎麼可能殺的了一個宙天守護者。

    “殺了祛穢,殺了一個守護者,宙清塵卻沒有死……”夏傾月輕然低語:“也難怪,既然遭遇,他又怎可能放走一個如此絕佳的報復機會呢。”

    憐月脣瓣微張,一時懵然。

    換做任何人,估計都無法理解“雲澈殺了宙天守護者”這句話。

    “憐月,你去吧。”夏傾月忽然道:“無需再理會宙天那邊的事,全力調查【那兩個人】,現在就去。”

    “是。”憐月應聲,剛要起身,注意到夏傾月目光所去的方向,下意識問道:“主人,你……”

    “我還要其他事要做。”

    “是,婢女告退。”

    憐月離開,夏傾月起身,直飛往太初神境的深處……亦是整個混沌最大的險地。

    太初神境的極深處,被很多記載猜測爲太初神境中心的地方——

    無之深淵!

    萬萬裏的深淵,萬萬裏的永恆灰霧。

    夏傾月的身影緩緩而落,面對這個會將一切埋葬,將一切歸無的可怕世界,身爲月神帝的她,渺小如一粒微塵。

    她的腳步緩緩向前,直至停留在這處可怕之地的最邊緣,無聲逸動的霧氣在她腳下繚繞,再向前一步,她就會落入深淵,化歸於無……哪怕她是月神帝。

    神界歷史,曾有無數的人想要探索它的奧祕。而能深入此處者,無一不是立於玄道頂點的人物。但一旦落入其中,無論生物、死物,乃至氣息、光芒,都是完全湮滅,無影無蹤。

    這個“無之深淵”裏究竟隱藏着什麼,又爲何而存在,沒有人知曉。哪怕在上古諸神時代,都從無人知。

    一天……

    兩天……

    三天……

    夏傾月安靜的站立於無之深淵的邊緣,一雙眼瞳也被映成蒼灰色。

    直到第七日,她終於轉身,無聲離開。

    離開之時,她的脣角微微傾起一抹很淡很淺,但永遠不會有人懂的微笑。

    回到月神界,神月城之外,她察覺到了數個不屬月神界的氣息,但並未停留,更沒有看去一眼,直接回到自己的寢宮。

    很快,瑾月匆匆來報:“主人,你終於回來了……琉光界新任界王水映月與前界王水千珩已在神月城外等候數日,求探望被囚於第七月獄的水媚音。”

    “轟出去。”夏傾月沒有回首,回答只有無比冷硬的三個字。

    “……”瑾月稍稍一怔,努力掩下心中的不忍,應聲道:“是。”

    “告訴他們,”夏傾月又道:“自己做下的蠢事,就要老老實實承擔後果。這千年,水媚音別想離開月獄半步,他們也不要再妄想能看到她。”

    “這次只是將他們轟出去。若下次再敢來擾……我親自廢那水媚音一條腿。”

    “……是,婢女這就去傳話。”瑾月連忙應聲,匆匆退下。

    琉光界因當年匿藏魔人云澈一事被月神帝察覺,雖經宙天神帝求情,但依舊落得水千珩被廢,水媚音被禁於月神界千年的懲處,這件事已是天下皆知,引得無數唏噓。

    更多人嘆息的不是水千珩的下場,而是水媚音的命運。這個有着天賜的無垢神魂,一生伴隨着耀世光環,繼千葉影兒之後又一個被冠以“神女”之名的女子,她本該有着無盡耀眼的未來,卻因一念之差,袒護衆王界盡皆追殺的魔人,而落得這般境地。

    可以想象,以月神帝對待雲澈的狠絕,水媚音在月神界的命運定不會太好……甚至很可能,會是讓人不願去想的悽慘。

    ……

    ……

    北神域。

    雲澈和千葉影兒齊身而行。先前他們因蠻荒神髓,無意間捅了北神域的兩個大馬蜂窩,不得不暫離,此次重新現身北神域,只隔了不到二十個月的時間,身上卻已看不到什麼驚惶。

    “不去千荒界看看那個小丫頭麼?”千葉影兒道:“萬一發現那小丫頭連同天罡雲族都被人滅個乾淨,那豈不是再完美不過。”

    “不必。”雲澈漠然迴應。

    他很清楚,對於千葉影兒來說,倒真是巴不得雲裳死了好。

    他們此時所在,是一個永恆飄蕩着散碎黑雲的星界,有着極爲濃郁的黑暗氣息,猶勝千荒神界。

    毫無疑問,這裏是北神域的一個上位星界。

    雲澈並不知曉這個星界的名字,只是路徑此地。如果一定要找一個踏足此地的理由的話,那大概就是臨近之時,他察覺到有大量的玄者和氣息在集中涌向這個星界。

    而他要去哪裏,要做什麼,千葉影兒自始至終沒有詢問,彷彿完全不關心。

    迎着沉悶的寒風,雲澈的衣袂被微微帶起,頸間的琉音石不斷碰觸着他的皮膚,給予着他唯一,卻也是最錐心的暖意。

    三年了,如果無心還活着,她已十七歲……他多麼想看她長大成人,亭亭玉立的樣子。

    三年……很短。

    對雲澈而言,卻比人生中的任何一個三年都要漫長的太多太多。

    只要他願意,他本可再備上百年,千年……但,他等不及,完全等不及。那充斥全身每一滴血液的恨戾在徹底爆發、發泄前,每一天,每一個剎那,他都像是走在最深層、最灰暗,佈滿着毒刺荊棘的地獄深淵。

    轟隆!

    一聲巨響,前方的一座矮山攔腰而斷,激烈的打鬥聲隨風傳來,夾雜着黑暗玄獸狂躁憤怒的咆哮。

    前方映出數個巨大的黑影,赫然是五隻全身漆黑,身長百丈,有着異形獠牙的黑暗玄獸,身上爆發着神王境的黑暗氣息。

    它們中間,是兩個顯得無比渺小的人類身影。一男一女,都頗爲年輕,有着相近的衣着和氣息,手中所舞動的玄器也極其非凡,修爲更是高至神王境。

    所有的一切,都在彰顯着這兩人有着極其不俗的身份。

    但卻正遭遇着或許是他們這一生最絕望的險境。

    以他們的實力,若只面對一隻,可輕鬆全身而退,甚至還可聯手敗之。但同時遭遇五隻,兩人被徹底壓制在五隻暴怒玄獸的魔爪與獠牙之下,每一個瞬間都是險象環生,身上的傷越來越多,逃走的希望已幾乎絕滅。

    這時,他們一眼看到了正要掠空而過的雲澈與千葉影兒,兩人精神劇震,眼中陡現希望。

    男子一聲悶哼,在苦苦支撐的間隙竭力發出嘶啞的吼叫聲:“兩位朋友!在下天羅界界王之子羅鷹,與王妹來此參……唔!求兩位出手相助,我們兄妹二人定予重謝!”

    女子也緊隨發出激動的叫喊:“懇請兩位出手相救……我天羅界定不會負兩位之恩,”

    他們極快的爆出了自己的身份。天羅界,北神域無人不知的上位星界之一,一個上位星界的界王子女,他們的身份之尊崇不言而喻。而若真能救下他們,該是何等之巨的一個人情。

    但……雲澈和千葉影兒置若罔聞,連看都沒有往這裏看一眼,保持着先前的速度從半空掠過,很快遠去。

    乍現的希望瞬間無情的破滅,羅鷹激動的面孔瞬間扭曲成絕望,口中一聲發泄的嘶吼:“混蛋!!”

    哧!!

    而就在這一剎那,昏暗的天空陡現明光。

    五道紫色劍芒如天降雷霆,一瞬貫穿五隻神王兇獸,炸裂的雷電瞬間纏繞全身,將它們巨大的軀體,乃至力量都完全定格。

    嘶啦!

    兩兄妹徹底懵然之時,雷光驟閃,不那麼刺耳的撕裂聲,卻是在一個剎那,將五隻兇獸的神王之軀無情撕斷。

    轟——

    巨大的軀體如山般倒下,卻沒有濺出一絲的血沫。

    一個人影也在這時緩緩的從天而降,落在了驚魂未定的羅氏兄妹面前,背後所負的紫劍還在發出着輕微,卻格外顫魂的雷鳴之音。

    這是一個身材高大頎長的男子,一身簡單的青衣,面如白玉,俊逸非常,外貌極爲年輕,但氣質氣度,卻又給人一種仙風道骨之感。

    他面容平和,雙目似乎帶着寬慰的笑意。整個人的氣質氣度已不能用淡雅來形容,倒像是一個已經超越了凡心凡塵,立於塵世之外的異人。

    一瞬滅殺讓他們陷入絕望的五隻神王玄獸,這等修爲可謂驚世駭俗。羅鷹迅速回神,重重一禮,道:“感謝前輩仗義出手,救命大恩無以爲報……”

    “啊!”

    他話未說完,身側忽然傳來女子的尖叫聲。羅鷹側目,剛要責怪,卻發現她雙目圓瞪,手掌掩脣,目光在灼然間顫蕩不休:“你……你是……你是……”

    在絕境中獲救,羅鷹魂驚之下都沒來得及細看青衣男子的面容,此時目光轉過,他的雙眼如他的王妹一般猛然放大,隨之身體也猛然顫抖起來。

    只是這次並非因爲絕望,而是無盡的激動和難以置信:“你……難道……難道是……孤……孤鵠公子!?”

    青衣男子笑了笑,未置可否,卻是忽然轉目,看向雲澈和千葉影兒離去的方向,與黑暗世界全然不符的清澈聲音直傳他們所在的空間:“若自身實力不濟,或爲他人私怨,不出手當爲人世之理。”

    “他們兩位遭玄獸之劫,你們身負神君之力,彈指便可解之,卻見死不救,漠然離身,豈不是污了神君威儀。”

    “此屆天君盛會,怕是不會歡迎兩位這樣的客人。”

    聲音入耳,在整個北神域,都很難找到如此清澈的聲音。這個聲音主人的身份,更是北神域一代玄者的象徵,以及在一個領域無人可超越的神話。

    但千葉影兒別說停身回首,連神情都沒有絲毫的變動,估計聽到路邊老鼠的叫喚反應都會比這大。

    而云澈卻是眉頭一動,眼睛一眯,身形逐漸的停了下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