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的話驚得火如烈鬍鬚劇顫,周圍更是有無數的下巴咣當砸在地上。

    火如烈滿頭大汗,連忙傳音道:「雲澈!他們是……月神帝之子!」

    他本以為雲澈極少接觸月神界,並不識得兩帝子的月神衣,才敢如此出言。但出乎他的意料,聽到他的傳聞,雲澈的眉頭和臉色竟是動也沒動一下。

    而他那短短六個字的一句話,對吟雪、炎神,以及周圍所有人而言,都是巨大的驚嚇,讓外席的這一片區域霎時變得安靜一片。

    月神帝子何許人物,哪怕上位星界和王界,都絕不會對他們如此說話。月桓和月進熙的臉色同時陰了下來,月進熙向前一步,臉上的暴怒剛剛升騰,又很快消逝,化為嘲諷的冷笑:「雲澈,你知道自己在和誰說話嗎?」

    「知道啊。」雲澈晃了晃手中的玉盞:「兩個丟人現眼的傻逼。」

    咣當……

    眾人好不容易才收起來的下巴又一次狠狠砸在地上。

    「雲澈,他們是……」

    沐渙之剛剛出口,卻被沐冰雲以眼神攔下,向他搖了搖頭。

    她深深知道,雲澈平靜的外表下,胸腔里卻是無數個沸騰的火山。

    這兩個人以俯視中帶著蔑視的姿態來到雲澈身後,已是撞在了槍口上……更何況,他們還是月神帝之子!

    算了,讓他發泄吧……哪怕心裡能舒緩一點點。

    「你!」兩句極盡羞辱的話,讓月進熙再無法撐住所謂的帝子威儀,徹底勃然大怒:「雲澈!你信不信憑你這兩句話,本王有一萬種方法讓你今天無法活著離開月神界!」

    雲澈眼睛斜過,任何人都看得出,那分明是一種在看傻逼的眼神:「那我今天要是能活著離開呢?」

    「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月進熙眯了眯眼睛,右手緩緩抓起:「那本王現在就讓你走不出月神界!」

    月進熙的手心之中,月白色的玄光頓時耀起,釋放出驚人的神王威壓,竟是欲怒而出手。

    「進熙!」月桓伸手按在月進熙的肩膀上,沉聲道:「今天是父王的大婚之日,你在這個時候動手,是想惹父王動怒嗎!」

    月桓的話如一盆冷水澆下,月進熙瞬間冷靜下來,手中玄光也快速消失,但雙目依舊惡狠狠的看著雲澈:「是他找死!羞辱本王,就是羞辱我月神界!」

    月桓向前,目光平淡中帶著懾人的威凌:「雲澈,本王為月神界第三百六十一帝子月桓,這是本王的王弟月進熙。此來,是有一句話,代我們大哥奉告與你。」

    月桓口中的「大哥」二字,讓所有人心中一震。

    能被月神帝子稱為大哥的,自然只有一個人!

    月神太子月玄歌!

    他是月神帝的長子,月神界的太子,亦是月神帝所有子孫中,唯一一個修至神主境的人,目前位列月神使!

    因他月神太子的身份,因而,他也是所有月神使中,唯一一個綜合地位上堪比十二月神的人。

    「月玄歌是月神太子,也是月神界三十六月神使之一。」沐冰雲向雲澈傳音道。

    月桓說完,卻絲毫沒有從雲澈臉上得到他想要看到的反應,反而是冷冷一笑:「既然他有話和我說,為什麼不自己來?莫非是個啞巴?」

    沐渙之腳下一軟,險些一頭栽到桌子底下去。

    「雲澈!」炎絕海臉色驟變,急聲出言。在他眼中,雲澈雖然性情剛烈,但絕不是個容易失智之人。他和月玄歌必定連面都沒見過,估計今天還是第一個聽到這個名字,居然直接就出言譏諷。

    月桓眉頭猛的沉下,而身側,月進熙已是怒極而笑:「呵,呵呵,哈哈哈哈!看到沒有,這小子得了個所謂的『封神第一』,已經徹底把自己當個東西了,居然連我們大哥都敢侮辱,哈哈哈哈哈!」

    月桓本就狹長的雙目眯成一道很細的縫,緩緩的說道:「大哥讓本王轉告你,他對你拒絕神女殿下一事很是讚賞。以後,你最好永遠忘記這件事,離神女殿下越遠越好。因為神女殿下,不是什麼貨色都配沾染的。」

    周圍越來越安靜。

    月桓說出的話,讓人內心震動,卻絲毫不覺得意外。

    作為曾見過千葉影兒真容的人,月玄歌迷戀千葉影兒,在東神域早就不是什麼秘密。

    千葉影兒是梵天神帝之女,而月玄歌是月神帝之子,還是月神太子!在月玄歌眼裡,他和千葉影兒門當戶對,是這世上少有的幾個配得到神女的人。

    封神之戰最後,梵天神帝忽然提出要將神女下嫁雲澈……此事在整個神界都引起軒然大波,更是引燃了無數的妒恨之火,自然也包括月玄歌!

    雲端之上,注視著一切的古燭晦澀出聲:「小姐縱已多年不露真顏,這天下依舊甘為小姐而亂。」

    千葉影兒冷淡而語:「男人真是可悲的生物。」

    「不過,這倒是個不錯的機會。」千葉影兒纖指伸出,指間夾著那份婚書,目光逐漸落向了主殿的方向——那裡,是王界貴客的所在。

    「說完了?」雲澈依舊沒有什麼明顯的反應,而那嫌惡的臉色,就像是在面對兩隻噁心的蒼蠅:「說完的話,就滾吧。」

    「混賬東西!!」

    如果不是今日的特殊場合,月進熙早已爆發。而到了現在,他哪怕涵養再好上十倍,也不可能再控住自己的怒火,他盯著雲澈,像是憤怒的帝王在面對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賤民:「本王今天真是開了眼界,這世上竟有如此不知死活的東西!」

    「得了個所謂『封神第一』,居然就膽敢狂到連我月神界都敢藐視!」月進熙冷笑:「哦對了,本王好像聽說你是出身低賤的下界,到來神界才沒幾年,倒也難怪會蠢到不知道我月神界為何許存在。」

    「呵……」雲澈嘴角微咧,瞳孔中閃動起危險的異芒。

    「知道為何我們王界從來不參加玄神大會嗎?」月進熙怒火逐漸熄了下來,似乎覺得對雲澈如此動怒是一種很掉價的行為:「因為我們不屑。你得到的這個『封神第一』,在其他星界的確可以威風威風,但在本王眼裡,在我月神界眼裡,它就是個屁,懂嗎?」

    目光轉向這裡的人越來越多,而月進熙此言,讓眾多玄者的臉上都陡現慍怒。

    封神第一,東神域這一代的最強者,在他眼裡是個屁……

    他這句話小了說是在羞辱雲澈,往大了……卻是羞辱了王界之下的所有星界。

    尤其雲澈還是歷史上第一個以中位星界弟子的身份取得「封神第一」,是所有中位星界與下位星界的驕傲。月進熙此言,哪怕那些對雲澈暗中妒忌和不爽的人聽在耳中,都是怒火中燒。

    只是,月神帝子的身份擺在那裡,他們都是敢怒不敢言。

    察覺到月進熙這句話頗為不妥,月桓拍了他一下:「罷了,今天父王大婚,不宜生事。他也不配。」

    「哼,王兄說得對。」月進熙譏笑了起來:「雲澈,你若是當真成了龍皇的義子,雖然只是『義子』,倒也算勉強有讓本王多看兩眼的資格。可惜啊,你不是。哦,對了對了……」

    像是忽然才想到了什麼,月進熙的冷笑變得更加曖昧起來:「聽說,你還是什麼『天道之子』?嘖嘖嘖嘖……」

    「你知道,本王要捏死你這個天道之子需要多大的力氣嗎?」他緩緩的伸出了一截小指,然後狂肆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哈哈!」

    「我們走吧。」月桓道,然後冷冷瞥了雲澈一眼:「雲澈,你該慶幸今天是我們父王大婚之日,否則,你就算不死,也別想完整著走出這裡。不過話說回來……」

    掃了一番雲澈身上的玄氣,他淡淡一笑:「即使今天不是父王大婚,我們也不會親自出手把你怎麼樣,因為你還遠遠不配。」

    「是嗎?」雲澈的身體重新側過,毫無表情的看著他:「那要什麼時候才配呢?」

    「呵,一百年之後吧。但願你能活到那個時候。」月桓不屑的冷笑一聲:「你要是那個時候還活著,本王倒是可以賜你一個挑戰本王的機會。」

    「既然如此,」雲澈在這時站起身來,直接抬步走向兩大帝子:「那不用等到百年之後了,我現在就挑戰你。」

    此言一出,滿場皆驚。

    「雲澈,不要衝動!」本來看到兩帝子準備離開,火如烈等人已是大舒一口氣。但云澈竟又站起來要主動「挑戰」!

    且不說這裡是神月城,是月神帝大婚之日,這兩人可絕非只是頂著帝子光環的草包,而是兩個三級神王!任何一人,都遠超所有封神之子。

    「挑戰我王兄?憑你?哈哈哈哈……」月進熙像是聽到了世上最滑稽的笑話,直笑的前仰後合:「王兄,你聽到他說什麼了嗎?哈哈哈哈……」

    「呵!」月桓臉色不變,淡淡的道:「聽說,你以神靈境的玄力,擊敗了初成神王的洛長生,的確是有點能耐。不過,你該不會天真到認為,本王是洛長生那等貨色吧?呵呵……本王賞你一次機會,收回剛才的話。」

    「這麼說,你不敢?」雲澈咧嘴笑了起來。

    「是你不配。」月恆淡笑。

    「呵呵呵呵,」這次,輪到雲澈冷笑起來,眉梢和嘴角的弧線透著深深的鄙夷和嘲諷:「聽你們那麼大的口氣,我還以為是什麼大人物。原來,只是兩個頂著月神帝子之名,只會大放厥詞,卻不敢動手的慫包軟蛋啊!」

    「你……」月桓猛沉的雙眉幾乎撞到了一起,手掌也一下子抓起。

    雲澈的話,讓本就受到驚嚇的眾人更是駭然失色。面對臉色驟然鐵青的兩大帝子,雲澈卻是不依不饒,拇指伸出,指尖向下:「蔑視我的『封神第一』之名,卻不敢接受我的挑戰。原來堂堂月神界,也有這麼可笑的垃圾草包,居然還是所謂帝子。嘿嘿……我真是替你們月神界感到丟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