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身為月神界帝子,從來只有他們俯視蔑視眾生,何曾受到如此冒犯羞辱。

    月桓一向自認是個足夠穩重的人,此時卻是渾身發抖,隨著血氣沖頂,他鐵青的臉色快速轉為赤紅:「你既然誠心找死……那本王就成全你!」

    他猛然玄氣爆發,一拳轟出。

    月桓暴怒出手,這一拳突然無比,再加上兩人相隔只有兩步之遙,雲澈似是完全沒有反應過來,被這一拳直中心口。

    砰!!

    暴怒之下的神王之力何其恐怖,那一剎那的氣爆聲堪稱驚動天地。雲澈瞬間倒飛數百丈,所到之處,無數席位被衝擊的粉碎,驚呼連天,碎玉亂飛。

    驟起的氣爆之音讓整個神月城一下子變得鴉雀無聲。外席、外殿,乃至主殿所有星界,所有目光都在一瞬間全部集中到了這裡。

    這裡是月神界的核心之地,今日是月神帝的大婚之日,竟有人敢在此時此地動手!?

    被轟飛的雲澈從一堆廢墟中緩緩起身,嘴角印著一道猩紅的血跡……他沒有伸手把這抹血跡抹去,更沒有怒而反擊,反而微微勾起一抹森然的笑意。

    一拳轟出,月桓已是後悔,他感覺到周圍一下子變得安靜,無數的目光如刀刃一般刺來,讓他後背猛的一涼。但想到雲澈剛才的姿態言語,他的臉色又重新陰下,口中一聲冷哼。

    附近的月衛和月神使注意力全部轉向這邊,他們剛要直衝而至,一聲低喝忽然響起,讓他們全身劇震,死死的停在了那裡。

    「怎麼回事!?」

    這一聲低喝帶著讓所有人瞬間窒息的威壓,正陰著臉的月桓和月進熙全身一抖,臉色陡變……

    因為,這聲低喝,赫然是來自月神帝!

    耳邊喝聲未盡,一股天威卻是當頭而覆。兩人下意識的抬頭,一眼看到月神帝竟已在他們上空,面目含怒。

    他看了兩人一眼,又看一眼遠處剛剛站起,嘴角滲血的雲澈,臉色變得無比陰沉:「月桓,進熙,今日大事,不僅事關本王,更事關月神界未來!你們竟敢如此放肆,還打傷貴客……誰給你們的膽子!」

    神帝之怒豈同小可。月桓怒極出手,已是後悔,做夢都想不到竟是直接惹來了月神帝。兩帝子慌忙拜下:「父……父王息怒。是……雲澈……是雲澈他出言冒犯在先,孩兒才一時無法自控……父王息怒,孩兒知錯。」

    在他們聽來,月神帝口中的「貴客」二字只是當眾之下的客套,卻不知,在月神帝眼裡,雲澈是當之無愧的「貴客」。處在神帝層面,他們比任何人都清楚天機界的預言意味著什麼。

    今日,他還特意親自交代,要引雲澈入主殿。

    封神之戰後,各大王界都挖空心思拉攏雲澈,連龍皇都要收他當義子。而月桓和月進熙,這兩個他最小的兒子,居然當眾一拳將他打傷……還是今日這般情形之下。

    著實讓他險些氣炸了肺。

    「還敢狡辯!」月神帝更怒:「你們還有沒有把我這個父王放在眼裡!」

    「孩兒……孩兒不敢狡辯。」月桓惶聲道,他手指雲澈的方向:「雲澈不但出言冒犯孩兒,還辱及大哥和月神界,若非如此,孩兒……孩兒就算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在父王婚典上出手。」

    月神帝動了動眉頭,轉目向雲澈。月桓和月進熙是他兒孫中的佼佼者,月進熙有些驕縱,但月桓卻一向沉穩,若不是怒極失智,的確不會,也沒這個膽子在這裡動手。

    雲澈捂著胸口,緩緩站直,慢悠悠的道:「我與兩位帝子殿下無冤無仇,與他們口中的『大哥』更是連面都沒有見過,他們卻忽然找上門來,聲稱代他們『大哥』警告我遠離神女殿下。這也就罷了,之後竟又嘲諷我的『封神第一』在他們月神界眼裡就是個屁。」

    前半段話,讓月神帝眉頭一皺,而最後一句,則是讓他剛剛壓下的怒意瞬間升騰。

    而從下位星界到上位星界,所有玄者都是面露怒色。

    「我不過是反駁幾句,他們便直接出手。不愧是月神帝子,當真是威風的很,我等王界之下的存在看來根本不配入帝子殿下之眼。」雲澈冷冷的道。

    雲澈字字嘲諷,但東域群雄皆在,且全部怒目而視,月神帝豈能斥責雲澈之言,他目光陰下,厲喝道:「你們兩個,當真如此說過?」

    月桓咬牙緊咬,全身發冷,他已隱隱感覺到,自己似乎是被雲澈下了套。月進熙全身發抖,結結巴巴的道:「孩……孩兒一時失言……」

    「混賬東西!」月進熙之言已是承認,月神帝勃然大怒,身為王界,的確有傲視天下的資格,但說出來,還被東域群雄聽在耳中,那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雲澈雖非王界出身,但他『封神第一』之名,是本王親眼見證,亦是我們東神域這一代當之無愧的驕傲,豈容你們羞辱!」月神帝字字鎮魂:「你們此言,辱及的是整個東神域!還不馬上向雲澈賠罪!」

    月桓和月進熙抬首,一時愣在那裡,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們堂堂月神帝子,竟要當面向一個中位星界的玄者賠罪!?

    雲澈卻在這時忽然出聲:「賠罪就不必了。我雲澈一個下界出身的小小玄者,可承受不起帝子殿下的賠罪。不過,倒是有一事,還望月神帝成全。」

    「哦?」月神帝眉頭動了動。他可是全程看著雲澈如何從「作弊者」一步步走向封神第一,這是個不折不扣的怪胎,也有著與之相配的性子。

    雲澈眼縫稍眯:「兩位帝子殿下先是聲稱『封神第一』在他們眼裡是個屁,之後又說我不配與他們交手,看來,兩位帝子殿下的修為一定高得出奇,我這個『封神第一』連入眼的資格都沒有。」

    「難得能入月神界,還得見兩位帝子殿下,我雲澈豈能錯失這麼珍貴的機會。便在此向兩位帝子殿下討教一番,好丈量一下我與兩位帝子的差距。同時嘛,也算是為月神帝的大婚助助興。」

    「雲澈!」沐渙之等人臉色大急。和剛才不同,雲澈現在是當眾出言要挑戰帝子,只要月神帝一點頭,將是覆水難收。

    那可是帝子,三級神王!

    月神帝看了雲澈一眼,緩緩點頭,直接道:「好!月桓,你便與雲澈在此切磋一番。若敗,重懲,若勝,今日之過便既往不咎。」

    聽到此言,月桓先是一愣,隨之喜出望外,連忙應道:「是!孩兒謹遵父王之命。」

    他心中的惶恐如潮水般褪去,心中低念道:區區神靈境五級,我怎麼可能落敗,父王果然還是向著我的。

    月神帝直接應允,倒是讓雲澈頗為意外,隨之說道:「月神帝似乎誤會了。我剛才說的是……向兩位帝子殿下請教。」

    在所有人一下子震驚了數倍的目光中,雲澈緩緩抬手,指向了月桓和月進熙:「你們兩個,一起上。」

    「這……」

    「雲澈他是被氣瘋了嗎?」

    「兩個帝子……那可是兩個三級神王啊!」

    「何止是兩個三級神王。月神界的『神月功』與『碎玉天訣』都是東神域最頂級的玄功……雲澈雖能碾壓洛長生,但幾乎不可能戰勝兩大帝子中的任何一個。」

    這次,連沐冰雲都眸光顫動,數次想要出言勸阻。

    雲澈以神靈境五級的玄力擊敗神王境一級的洛長生,此事東域皆知。

    洛長生雖是東神域最年輕的神王,但,雲澈擊敗他時,他終究只是初入神王境,連根基都不一定穩固。而這兩個帝子,皆已在神王境停留了近五十年,修得是東神域最頂級的王界玄功,遠非洛長生可比!

    對上其中之一,都難有人相信他能獲勝……何況同時對上兩個!

    在場之人,絕大多數都現場目睹了封神之戰,卻依然覺得雲澈簡直是瘋了。

    月桓和月進熙本是滿心怒恨憋屈,聽到雲澈此言,卻是險些笑出聲來。他們忽然開始想到,這雲澈是不是腦子有問題?

    回想他先前的言語姿態,他們越發如此覺得。

    若不是腦子有問題,一個小小中位星界的玄者,怎敢頂撞言辱他們月神帝子。

    月神帝看了雲澈一眼,再次緩緩點頭:「既然如此,那便依你之言。不過,既是『助興』,兵刃就不必了。」

    「好。」雲澈冷然點頭。

    「月桓、進熙,此事因你們而起,你們便如雲澈之願,與他切磋一番,以示賠罪。」月神帝淡淡出聲:「還是剛才那句話,若敗,重懲,若勝,今日之過便既往不咎。」

    「是,父王。」月桓月進熙同時應聲,目閃異光……至少,再無惶然之色。

    雲端之上,千葉影兒一聲冷哼:「真是兩個蠢貨。」

    她拿起指間的婚書,以玄氣封起,然後纖指輕舞,在玄氣表面快速印下數排金色的文字。

    她的眸光轉向主殿:「注意力皆被引開,倒是個絕好的時機。把它送給星絕空,以星絕空的『聰明』,自然會知道該怎麼做。」

    「呵呵,」古燭枯笑一聲,聲音裡帶上悠長的感嘆:「借南神域毒殺天殺星神;借天狼星神取逆世天書;借月無垢引星神月神兩界兩敗俱傷;借神帝之口,以下嫁之名為雲澈引來無數仇敵以迫他將來入梵帝神帝;如今,星神帝也將甘為小姐唇舌……」

    「小姐的玄道明明已是當世至境,卻從來兵不血刃,便引天下風雲變動。縱是老朽,也不得不嘆。」

    千葉影兒似笑非笑:「不到萬不得已,永遠不要暴露自己的底牌。當年,這是你教我最多的一句話。」

    她如覆冰雪的玉手輕輕一推,頓時,浮動著奇異金色文字的婚書緩緩飄下,如被輕風所託,卻是精準無比的飄入主殿之中,落於星神帝之前。

    落下之時,其上殘留的玄氣也完全消失,哪怕以神帝之能,也絕對無從追尋。

    一隻手伸出,捏在了婚書之上。

    看著上面飄動的金色文字,星神帝的雙目一點點的眯起,放射出危險的異光,然後緩緩的打開了婚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