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嗡————

    雲澈的話說的並不重,卻如在所有人腦中再次炸開驚天巨雷……他們今天是來參加月神帝的震世婚典,絕沒想到,婚典還未開始,他們已被連番的驚雷震駭到神魂皆顫。

    月神帝欲娶的神后,是雲澈明媒正娶的妻室!?

    這尼瑪……

    哪怕這世上所有的鬼才湊到一起想破腦袋,也絕對寫不出這樣的劇本。

    所有人皆是嘴巴大張,吟雪、炎神兩界的更是驚得眼珠外凸,神魂皆冒,尤其火如烈,大張的嘴巴足以塞進去一個火破雲。

    月神帝眼神徹底劇盪,他看了雲澈許久,才徐徐說道:「你……當真是……」

    「對,就是我。」雲澈冷硬的回應,然後看向星神帝:「不過,有一件事,我必須說清。月神帝方才的話,並非欺瞞和狡辯,八年前,我的確『死』了。」

    月神帝:「……」

    星神帝眉頭大皺。

    「那時,所有人都以為我死了,包括夏傾月。而那之後,她到來了神界,再未見過我,也自然不知道我還活著。」雲澈面無表情的道:「也就是說,直到今天之前,夏傾月都不知道我還活著。」

    他說這些話,絕不是想要幫月神帝。因茉莉的關係,他對星神帝絕無好感,而星神帝截他婚書,此行又分明是利用於他,他豈會甘願就這麼白白被星神帝當槍使。

    「所以,我還活著,這對她而言,不過是個『不該有』的意外。」

    「這份婚書,我交給了夏傾月的婢女『瑾月』,要她轉交夏傾月,為的就是讓她自己抹去這個『意外』。畢竟,我和她雖曾為夫妻,但感情一直淡薄,又『生死』相隔了八年,呵……本就淡薄的怕是早就不剩半點,這份早該化為塵埃的婚書,已勉強算是最後的那麼一點維繫了。」

    雲澈聲音很冷,幾乎毫無感情,他看著星神帝,即使直面一個神帝,他的目光依然透著冷徹:「該說的我都說了。現在,我有一個疑問要請教星神帝……為什麼,這份婚書會在你的手中!?你又為什麼會認定婚書上的『蕭澈』就是我?」

    月神帝看著雲澈,目光透著他人無法理解的複雜。

    雲澈的解釋出乎了星神帝的意料,也明顯打亂了他的算盤。他的臉色變得微微僵硬,淡笑一聲:「本王說這是撿來的,你信嗎?」

    「信,當然信。」雲澈點頭:「堂堂一界神帝,當然不可能做出暗中竊人之物的卑劣之舉。」

    眾人正被震蕩的大腦發懵,雲澈此番質問和暗諷星神帝,他們都來不及感到心驚。

    「原來是『死而復還』的先夫啊,看來『強取』這個帽子是戴不上了。」千葉影兒略有失望:「再加上夏傾月元陰之氣尚在,星絕空這次是沒辦法讓月無涯栽個大跟頭了。」

    這些言語,聽上去這事倒是與她毫無關係:「不過,能噁心月無涯一下卻也不錯。倒是雲澈……這下可要難看了。」

    「更有趣了,不是嗎?」千葉影兒微微而笑。

    這時,一陣氣流捲動。一直安靜飄浮在神月之下的遁月仙宮忽然玄光閃動,向這邊緩緩飛至,一直飛到雲澈等人所在位置的上空,停了下來。

    光幕打開,夏傾月從中走出,緩緩而落,如月宮仙女飄落凡塵。

    遠遠一瞥,已是萬千驚鴻,此時現身於前,頓時一股難言的窒息感撲面而至。

    今日是她將成神后的婚典,但她一身月白長裙卻是分外簡約,尚不及月神帝女穿著的月神衣。但,就是如此簡單的外裳,卻因她而綻放出無比耀目的風華。

    她的眼眸無比的平淡,如一汪永遠也不會有波瀾的幽譚,卻又彷彿凝聚了世間所有的靈秀。

    她只是靜靜的站在那裡,沒有顧盼顰笑,但所有的目光都凝聚在了她的身上,哪怕星神月神兩大神帝,在她的身側都成為了被下意識淡忘的陪襯。

    雲澈看著她,然後又緩緩的把目光移開。她依舊是夏傾月,但比之當年,她已徹底脫胎換骨,明明近在眼前,卻給人一種奇異的虛幻感,彷彿她是從遠古畫卷中走來的神女……而不該存在於污穢的凡塵。

    幾乎所有人心中都默默閃過一個念想:或許,僅憑她的仙姿,縱然沒有琉璃心,她也足以成為神后。這世間最極致、最綺麗的神韻,不僅給了龍后神女,還給了她。

    「傾月,」月神帝看著她,目光複雜:「雲澈,當真就是你曾和我提過的『先夫』嗎?」

    「……是。」夏傾月輕輕頷首。

    雲澈:「……」

    吞咽口水的聲音此起彼伏。其他人的所有言語皆可為臆斷,但夏傾月的這一個字,卻是最無可辯駁的承認。

    他們所聽到的一切,竟都是真的。

    「……」月神帝一時無言,深深的看了雲澈一眼。

    夏傾月眸光輕轉:「星神帝,可否將婚書還我?」

    「呵呵,這本就是你們的東西,自該物歸原主。」星神帝淡淡一笑,手指一推。

    婚書輕飄飄的飛至,被夏傾月拿在了手中。

    「這是我的事,就由我來解決吧。」夏傾月輕聲道。

    月神帝頷首,目光從夏傾月和雲澈身上分別掃過,然後說了一句頗為奇怪的話:「若是他,倒是配的上你。」

    說完,他已當先退開。

    隨著他的手勢,其他人也都連忙後退,很快便退開了一片很大的空白。空白世界中,唯有雲澈和夏傾月靜立於中心……以及靜靜浮動在上空的遁月仙宮。

    「竟會發生如此之事。」宙天神帝一聲深深的感嘆:「雲澈為『天道之子』,這夏傾月身負琉璃心,更是『天道之女』,而他們曾為夫妻,也就是來自同一個地方。」

    蒼風流雲……

    「這兩人卻皆非生於神界。那個名為『海王星』的下界星球,究竟會是何許存在。」

    「呵呵,」梵天神帝淡淡而笑:「這段時間,梵天曾遣人遍尋下界,以期找到這個名為『海王星』的星球。本以為大千世界星辰無盡,尋之如大海撈針,千難萬難。卻沒想到,梵天氣運不錯,倒是真找到了這顆星球。」

    「哦?」宙天神帝目光轉過,卻並沒有太多的期待之色。

    「一切就如宙天神帝所想,那個『海王星』是個死星,並無任何生靈。」

    「呵呵呵呵,」宙天神帝絲毫沒有意外,反而平和的笑了起來:「雲澈是個很聰明的人,又豈會真的泄露自己的出身。他以『海王星』為幌,是理所應當之舉。倒是你梵天神帝,明知是假,卻依舊不惜花費大量心力探尋,看來,你對雲澈確是『中意』的很啊。」

    「哈哈哈哈,」梵天神帝大笑一聲:「若非足夠『中意』,又豈會甘將影兒嫁給他。」

    「神女的意志,怕是你梵天神帝都無法干涉。你欲得雲澈為親傳弟子是真,但所謂『下嫁』,只可能是神女之願。」宙天神帝目光幽深莫測,封神之戰最後一日,梵帝神界之舉瞞得過其他人,但又豈能瞞得過他:「但以老朽對神女的些許了解,她的『下嫁』,亦不可能是真心,反倒是一言,為雲澈引來了萬千嫉恨,且這些嫉恨遍及整個神界。」

    「且任何一個,都遠非雲澈所能承受。」

    「宙天神帝多慮了。」梵天神帝微笑道。

    「雲澈受不住,但老朽受得住。」宙天神帝徐徐道,聲音平和,意有所指:「至少這三年之內,誰都別想傷他分毫。至於三年之後,便看他自己的選擇和造化了。」

    對於雲澈,宙天神帝極為欣賞。所以雲澈雖拒絕成為他的親傳弟子,但他依舊願意全力相護,畢竟,他是東神域的奇迹。

    梵天神帝笑而不言。

    在所有人屏住呼吸的注視下,夏傾月走向了雲澈,當她停下腳步時,兩人已離得很近,只有堪堪一步之遙。

    兩人也終於四目相對。他們的目光同樣平靜,臉上亦毫無波瀾……但心魂的動蕩,唯有他們自己知曉。

    「好久不見了。」夏傾月道,聲音飄渺似夢。

    「是啊,好久不見。」雲澈點頭。

    「你幾乎一變沒變。」

    「你卻是變了很多。」

    「宗門還好嗎?」她問。

    「很好。」

    「那就好。」

    兩人的每一言、每一語、每一絲神情、每一個眼神,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他們曾為夫妻,但他們的言語、情感卻淡漠的像是兩個並無交集的陌路之人。

    夏傾月要做什麼,接下來又會如何,每個人都清清楚楚。

    一方是死而復生,情感無比淡薄的先夫,在東神域初綻鋒芒。

    一方,是月神界界王,東域四神帝之一,整個神界、整個世間最高層面的存在。

    世上,已經沒有比這更簡單的選擇。

    退億萬步講,哪怕夏傾月對雲澈真的還有感情,還是至死不渝的那種,此情此景,神帝婚典,她也不可能做出第二個選擇。因為她若終棄這場婚典,毫無疑問會讓月神帝顏面盡失,尊嚴喪盡,讓本可洗去當年月無垢之辱的月神帝承受更大的恥辱,真正成為全天下的大笑柄。

    後果,月神帝的雷霆震怒下,她會死,雲澈更會死。

    她不會、不敢、更不能。

    因而,接下來會是夏傾月與雲澈就此了結最後的維繫,毀去婚書,各自天涯。

    沒有任何其他的可能。

    「這兩人倒是金童玉女,可惜啊。」古燭難得一聲嘆息。

    「古伯,」所有人都在注視著雲澈和夏傾月,而千葉影兒的目光卻是在月神帝身上:「你就不覺得,月無涯的反應有些奇怪嗎?面對這種事,會有哪個男人能大度到這種程度?何況還是遭受過月無垢之辱的月無涯。」

    古燭:「……」

    「八年多了,沒有想到,再次見到你,會是在這裡。」雲澈道。

    「我也沒有想到。」

    兩人之間的言語依舊無波無瀾,無喜無悲。

    「你一直在月神界嗎?」

    「嗯,從未離開過。你呢?又是什麼時候來的這裡?」

    「三年前,基本都在吟雪界。」

    「神界很大,東神域只是其中一方神域。有沒有去其他的神域看看?」

    「沒有。」雲澈回答。

    「我也沒有。既然如此……」夏傾月忽然伸出手來,牽在了雲澈的手上。

    「……」雲澈瞬間怔然之時,耳邊傳來夏傾月似夢似幻的聲音:「那我們一起去看看吧。」

    仙音猶在耳邊,雲澈已被夏傾月帶起,化作一道驟閃的流光,消失在了遁月仙宮的光幕之上。

    遁月仙宮玄光釋放,捲動著浩瀚的氣流遠遠而去,只一瞬間,便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視線之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