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皇天闕的氣氛本就變的格外詭異,衆人還在震驚於魔女妖蝶對雲澈的態度與邀請,雲澈的迴應,則瞬間讓皇天闕每一寸空間,每一縷空氣都死死封結。

    妖蝶的臉色猛的沉了下來,原本很是和柔,毫無敵意的眸光霎時掠起錐魂的冷意。

    池嫵仸……北神域,無人不知這是魔後之名。

    但,從無人敢直呼這個名字。

    尤其對於魔女而言,魔後是她們生命中最至高無上的存在。雲澈直呼其名,已是觸及到了她們最大的禁忌!

    “大……膽!”剛穩下傷勢的天牧河怒然轉身,吼道:“竟敢直呼魔後的名諱,今日……”

    一股巨力忽然覆下,將他的聲音強行阻斷。天牧河一轉頭,看到了天牧一肅然的臉色,後者向他緩緩搖頭。

    天牧河立刻收聲,但看向雲澈時,目光依舊顫蕩難平。

    他雖是被妖蝶打傷,但心中恨怒卻全在雲澈身上。天孤鵠被雲澈在自己的底盤上打傷,而聲名和精神的損傷更要遠重於軀體,他……還有皇天界的任何一人都絕不願看到雲澈活着走出。

    原本雲澈有魔女妖蝶明裏的袒護,他們無膽妄動。而現在,雲澈面對魔女的邀請,他的迴應都不能用狂妄來形容,根本就是在強行自掘墳墓!

    魔女沒有資格邀請他?哪怕是當世至高無上的諸神帝,都說不出這樣的話!

    而直呼魔後之名……這不是找死是什麼!

    雲澈挫敗天孤鵠,一鳴驚人後,在所有人眼中已是多了一層無比神祕的光環。但轉眼之間,卻將“給臉不要臉”、“天堂有路不走,地獄無門硬闖”詮釋到了極限。

    “呵,有意思。”焚孑然笑着捏了捏下巴。他本來還準備第一時間查清這兩人的來歷。如今看來,已無必要了。

    單憑他直呼“池嫵仸”之名,便已註定是個死人。

    妖蝶的神情變化很是輕微,但所有人都清晰無比的感覺到那一縷幾乎瞬間將靈魂刺穿的寒意。她的聲音也再無先前的柔和:“若非主人曾有叮囑,憑你方纔之言,萬死難贖!”

    “也好。”妖蝶的手掌緩緩擡起,蔥白的玉指瑩光微現,輕掠間如精靈起舞:“相比於請,我倒是更喜歡將你們拖回去。”

    雲澈的脣角傾斜,明明是一個微笑的弧度,卻詭異的沒有呈現出絲毫的笑意:“你現在乖乖回你的劫魂界還來得及的,否則……你會後悔的。”

    “就憑你們?”妖蝶淡淡而應。

    而云澈之言,在衆人耳中,無疑是天大的笑話。

    妖蝶,魔後麾下的九魔女之一,一個九級神主,超越所有上位界王的可怕存在。

    何況她還有同樣強大的姐妹,身後更是隻思其名便會魂顫膽寒的北域魔後。

    雲澈的話,簡直是蠢到天際。

    雲澈斜眼看了千葉影兒一眼,聲音依舊淡淡:“不要怪我沒有提醒你,我身邊的這個女人,她非常討厭地位修爲很高,又長的好看的女人。你確定……要和我們動手嗎?”

    “你廢話太多了。”千葉影兒玉指繞發,輕飄飄的道。

    “哼。”身爲魔女,妖蝶極少生怒,但云澈那淡漠的言語,每一個字都在刺動她的怒意,她冷冷道:“我從未曾質疑過主人的意願,但這一次,主人似乎是看走眼了。畢竟,傳聞終究只是傳聞!”

    嗡————

    空間擴張,百里區域的空氣被一瞬排空,驟然釋放的神主威壓籠罩了整個皇天闕。

    沒錯,從一開始,她便因【一縷特殊的氣息】,認定了雲澈和千葉影兒的身份。之後發生的一切,都在佐證這一點。而她也發覺,雲澈似乎毫不避諱讓她知曉自己的身份。

    身爲魔女,她自然知道雲澈奪走了被焚月神界所藏,魔後萬年來一直在找尋的蠻荒神髓。但她沒有當場發作,沒有戳破,甚至一直在以魔女的身份對雲澈示好……因爲,這是魔後之令。

    她知曉魔後從未見過雲澈,又從魔女蟬衣那裏得知雲澈的修爲是神王境,因而始終無法理解魔後爲何對這個人如此之看重。

    今日至此,她確信魔後定是看走了眼。先不論對方潛力如何,兩隻從東神域逃竄而來的喪家之犬,面對劫魂界的主動示好竟如此狂肆,一萬個愚蠢都不足以形容!

    若非魔後之令,這樣的人,她都不屑親自出手。

    魔女氣場,豈同小可,一時間,皇天闕的戰場徹底大亂,那些年輕的天君們沒有丁點的抵抗之能,一瞬間便被遠遠卷飛。

    雲澈身體劇震,衣袂鼓起,身上如被萬嶽重壓。但讓妖蝶意外的是,被自己的氣場如此近距離的籠罩,雲澈的臉上卻沒有痛苦之色,平靜的讓她微微皺眉。

    “千影,”雲澈低低出聲:“第一戰就是魔女,很不錯的開端。你總不會……對不起我送你的那半顆蠻荒世界丹吧!”

    千葉影兒很輕的一笑,幽然道:“你剛纔都說了會讓她後悔,我若是做不到,豈不是打了你的臉……我可怎麼捨得呢。”

    幽音淺落,逆淵石光芒盡散,她身上黑光爆裂,輻射出一個巨大的黑暗領域,將魔女妖蝶的氣場直接撕裂。

    兩人氣場碰撞,皇天闕頓時風雲暴動。

    驚天的風暴之下,雲澈身形疾退,直退至三十里之外,面色僵冷,漠然遠觀。

    “呃!??”

    “啊啊啊啊啊……”

    恐怖絕倫的風暴亦無法壓下那瞬間驚起的叫喊聲,每一張面孔都像是重槌轟過,極度的變形、扭曲。

    天牧一、閻三更、禍天星……強如他們,都在這一剎那汗毛倒豎,駭然欲絕。目光死死的盯住折身魔女妖蝶前的女子,無論如何,都無法相信自己的靈覺。

    “八……八級神主!”天牧一失口驚吟,寥寥幾個字,卻險些驚碎無數的心臟。

    八級神主,神主後期之境,亦是王界的魔女、閻魔、蝕月者所在的那個層面!

    王界之下的第一界王天牧一,也同爲八級神主!

    這是天牧一親口喊出,衆人不敢置信,又不能不信。

    “她……她是誰?”禍天星顫聲道:“北神域什麼時候出了這等人物!”

    到了八級神主這等境界,任何一人,都是北域皆知,宛若天上神靈般的存在。

    但這個面罩遮顏,金髮飄揚,黑芒遮天的女子,他們卻無一人有絲毫印象,就連她所釋放的黑暗氣息,都無比的陌生。

    兩個後期神主的玄氣同場釋放,單單是威壓,便不啻於天災。漆黑的玄光映照着一張張蒼白的面孔,尤其是先前第一個跳出要拿下雲澈與千葉影兒的天羅界,從天羅界王到羅氏兄妹,每一個毛孔都在劇烈發顫,全身上下如被暴雨澆淋。

    他們之前,竟要去對一個八級神主動手!?

    當年,一顆蠻荒世界丹,讓宙天始祖在神主境界直跨三個小境界,引爲玄道歷史的神蹟。

    而千葉影兒以半顆蠻荒世界丹,在半年時間裏,直跨神主境的四個小境界!

    就如禾菱所言,以天毒珠的淬鍊之力和她的木靈之力所煉化的蠻荒世界丹,絕非宙天始祖當年所得的那顆可比。

    妖蝶髮絲揚起,深深皺眉。

    千葉影兒,與雲澈一起逃至北神域的東域神女。其修爲被廢的傳聞,她早早便已得知,魔女蟬衣當年亦曾親見……依照蟬衣所言,她所見的梵帝神女,修爲已是落至神君境。

    但,距那時纔不到兩年的時間,怎會有如此誇張的差距。

    不過很顯然,她身上有着一件可以完美隱匿氣息的玄器,連自己方纔都被完全瞞過,何況蟬衣。

    一念至此,魔女妖蝶雙目之中緩緩現出兩抹蝶狀的黑芒:“原來如此,怪不得敢如此張狂。可惜……”

    神主之境,步步天塹。跨越一個小境界有多艱難,一個小境界意味着多麼巨大的差距,非神主修爲根本無法理解。

    八級神主面對九級神主,將是絕對意義上的不可超越,不可戰勝。

    不再贅言,妖蝶神色冷漠,手掌伸出,虛空一抓。

    千葉影兒的手也在下一個剎那揮出。

    “糟……快退!!”天牧河大驚失色,一聲暴吼。這可是兩個後期神主的領域碰撞,如此距離的餘波,哪怕神君也不可能承受。

    皇天闕毀掉也就罷了,這裏聚集着皇天宗最優秀的一批後輩,如果夭折於此,將是無法想象的損失。

    “來不及了。”天牧一強撐冷靜,一聲震天大吼:“結界!”兩個後期神主皇天闕交手……身爲第一界王的他恨不能破口罵娘。

    大吼之下,天牧一、禍天星、蝰蛇聖君三人已是快速出手,合力築起一個隔絕結界。

    轟隆!

    光明被完全吞噬,黑暗無光的世界之中,皇天闕瞬間崩塌近半。三大最強界王合力撐起的結界大幅度下陷,但總歸將另一半皇天闕,和驚駭中的衆人保護其中。

    其他上位界王也都是如夢方醒,迅速向前,將力量注入結界之中,但他們的目光卻是齊齊仰頭看天。

    魔女妖蝶和一個八級神主的交手,這是近在咫尺的天災,更是畢生難見的玄道巔峯之戰。

    兩道黑暗領域碰撞,互相撕裂吞噬間,竟是平分秋色。妖蝶的臉上再一次輕微的變了。

    論及修爲,千葉影兒明顯不及她。但,黑暗玄氣碰撞之時,她卻感覺到了一種絕不該存在的……

    層面壓制!

    身爲隸屬魔後的魔女,她所繼承修煉的黑暗玄功,層面毫無疑問是當世至巔,連稍勝者都幾不存在。至少在她的認知中,能真正在“層面”上勝她的,唯有力量【特殊】的魔後。

    而此刻,她非但從千葉影兒身上感受到了層面壓制,還分明感覺到……這種壓制竟無比的清晰強烈!

    層面壓制之下,玄力足足弱她一個小境界的千葉影兒,竟是完整抵禦住了她的黑暗妖蝶之力。

    脣間一聲輕吟,妖蝶雙手輕舞,氣息陡變,黑暗的世界忽然現出無數黑暗蝶影,千葉影兒的身周頓時萬蝶飛舞,每一抹蝶影都拖着深淵的幽暗與死亡的氣息。

    千葉影兒身姿輕轉,金芒裂空,神諭抓於手中,輕輕一掠,頓時,黑蝶的世界斷開道道刺目的金痕,金痕之下,足以吞噬虛空的黑蝶竟如輕煙般片片湮滅,無一可近千葉影兒之身。

    “!?”妖蝶雙手的舞動停滯,五指一攏,萬蝶回舞,聚攏於她的身後,化作一道百丈蝶影,蝶翼展開,她亦如魅影般現身千葉影兒之側,收攏的蝶翼將千葉影兒所在的空間瞬間化作吞噬萬靈的黑暗深淵。

    轟嗡——

    噗!!

    在北神域,從來沒有人會質疑魔女的強大。皇天闕之上,魔女妖蝶的出手,每一個剎那都是天昏地暗,向在場的無數強者詮釋着何爲魔女真姿。

    聽聞與親見是截然不同的兩個概念,親眼目睹,甚至近距離感受着魔女之力,視覺與靈魂的衝擊,哪怕對一衆上位界王而言,都大到無法形容,對魔女,對王界的敬畏更是倍增。

    但,更讓他們驚駭莫名的是,如此強大的力量,如此恐怖的魔女,竟絲毫沒能將對面的金髮女子壓制!

    千葉影兒所修的黑暗玄功都是來自雲澈,更準確的說,是來自劫天魔帝。

    她的玄道天賦、悟性本就極其之高,玄道認知更是不下於當世任何一人,在加上身融魔帝之血,對黑暗玄功的駕馭可以說僅次於雲澈。

    這些年在和雲澈的雙修之中,她體內魔帝之血的融合也與日俱進,對黑暗玄功的領悟與駕馭亦是越發輕易。在將雲澈最初扔給她的永夜幻魔典修至大圓滿後,她又擇了數部劫天魔帝所留的黑暗玄功,雖只短短數年,卻也全部輕易修至了大圓滿之境。

    雖然這些黑暗玄功在層面之上不可能與黑暗永劫相較,但都絕不下於她曾經所修,用了數百年才修至大圓滿的梵帝神功。

    天地顫蕩間,近六成的皇天闕已在黑暗中化作齏粉。妖蝶的攻擊越發狂暴,蝶翼的每一次舞動,都會捲起吞天噬地的黑暗風暴,卻自始至終,都無法將千葉影兒壓制。

    反而,那極其沉重的層面壓制,像是一座不斷迫近的擎天山嶽,讓她的心魂逐漸開始不寧。

    轟隆!

    黑光炸裂,一個巨大的黑暗渦流綻放在虛空之中,久久不滅。

    兩人終於遙遙分開,妖蝶沒有再出手,她看着千葉影兒,聲音帶上了深深的低沉:“你所修的玄功,從何而來!”

    千葉影兒金眸稍眯,面罩之下,妖異而綺麗的眸光分明混雜着一抹扭曲,她軟幽幽的道:“這個問題,你應該去問你未來的主子,而且嘛……最好是在牀上問。”

    “……?”妖蝶愣了一下,隨之輕輕吐息,低語道:“主人說過不能殺他,但沒說過不能殺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