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殺我?”千葉影兒報之淺笑,輕捻的手指纏繞着千萬道微小的黑芒:“憑你的話,這輩子都做不到哦。”

    轟隆!

    黑暗再次漫空,空間陡然塌陷,漆黑無光的世界中,所有人的瞳孔,乃至心魂之中,都清晰無比的印出了一隻曼舞的黑蝶。

    “這……這是……”黑暗之中,傳來聲聲的驚吟。

    “永恆蝶淵。”閻三更目光穿透黑暗,凝望高空,口中發出着沉緩的低語:“八級神主,竟能將她逼到這種程度……”

    不遠處,焚孑然的臉色接連變化,他已經想到了什麼,下意識的念道:“難道他們是……”

    閻三更轉首:“孑然帝子,你知道他們的身份?”

    “不,不是他們。”焚孑然搖頭,不知是在回答閻三更,還是在自語:“不可能是他們。”

    閻三更皺眉:“你所指的人,究竟是……”

    嘣!

    很輕的一聲響動,卻吞噬了所有其他的聲音。被對方的實力所驚,再加上動了真怒,魔女妖蝶的玄力終於完全釋放,專屬劫魂界第四魔女,名爲“永恆蝶淵”的魔女領域,在皇天界的上空現出了它的可怕真姿。

    千葉影兒的金瞳之中,也映出了輕舞的蝶影,她感覺到自己的五感在快速的淡去,吞噬的感覺從她的心魂之中滋生,並快速蔓延。

    魔帝之血的存在,讓千葉影兒可以面對妖蝶之力而不敗。

    但,能彌補玄力的差距,不代表能彌補魂力的差距!

    而第一魔女妖蝶,她的最強大之處,便是黑暗魂力!

    蝶淵之下,那迎面而至的靈魂壓迫感甚至超出了千葉影兒的預想。曾經的她能夠駕馭“梵魂求死印”,魂力之強可想而知,但如今的她面對魂力全開的妖蝶,第一瞬間,她便知道自己不可能抵擋。

    她甚至感覺的到,自己若被蝶影完全吞噬,或許真的會“永恆”都無法脫出。

    但,她卻沒有第一時間全力擺脫,甚至沒有抵禦,身上的黑暗玄光反而全部聚攏於手中神諭之上,直迎妖蝶而去。

    “哼,愚蠢。”妖蝶一聲低念,手勢與眼神同時變化……

    而就在永恆蝶淵即將完全鋪開,將千葉影兒吞噬其中的剎那,千葉影兒遙遠的後方,雲澈忽然伸出手來,輕描淡寫的虛空一抓。

    像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猛烈扯動,妖蝶半眯的瞳孔猛的睜開,而她釋出的玄力和魂力亦隨之失控,鋪開的,竟是一個極度扭曲的永恆蝶淵,本完美無瑕的魔女領域不但威力驟減,還綻開了數十個大小不一的破綻。

    那一剎那詭異的感覺,還有扭曲不堪的魔女領域,妖蝶都從未有經歷過。而同一個剎那,蓄勢待發中的千葉影兒力量爆發,一道金影帶着黑芒刺入蝶淵領域之中,將本是可怕無比的魔女領域……近乎輕而易舉的直接刺穿,然後猛然撕裂。

    嗡!

    蝶翼斷裂,領域震盪,驟至的反噬讓妖蝶全身劇震,她心中驚駭莫名,但魔女的意志卻讓她毫無慌亂,手勢陡變,強行回攏領域之力,不退反進,驟然抓向剛剛將領域撕開的神諭,

    一聲悶響,神諭被妖蝶牢牢抓於手中,頓時如被掐住七寸的金蛇,神光陡黯。

    遠處,雲澈的五指再次輕輕的虛空一扯。

    方纔那股詭異無比的撕扯力在這一刻再次襲來,她強聚手間的力量竟忽然擺脫她的控制,一下子逸散了近三成……而且是憑空失控,憑空逸散,活生生像是被一個看不見的詭物無聲啃噬掉了一般。

    嚓!

    力量的詭異失控讓妖蝶再無法制住神諭,神諭脫出她的五指,向她的臉上直甩而去。

    嘶啦!

    空間被狠狠的撕裂,妖蝶腰身扭轉,以一個奇異的身法退掠而去,只餘數十根黑色的斷髮在黑暗中飄舞。

    妖蝶的身影現於十里之外,身形停住的剎那,一聲輕響傳來,她面罩的上沿裂開一道傾斜的裂痕,伴隨一縷緩緩溢出的血痕。

    空氣徹底的凝結,所有的心臟也都死死的繃緊,無法跳動。

    他們看到了剛剛鋪開,便被一瞬撕裂的魔女領域,看到了額角那猩紅到刺心的魔女之血。

    連妖蝶自己,都記不起已有多少年未曾受傷過。

    “究竟是誰……究竟是誰?”天牧一看着上空,喃喃低念。他竟然親眼目睹魔女妖蝶受傷,這是何其不可思議,足以驚世的畫面。

    沒有碰觸自己的傷勢,妖蝶的目光穿過層層黑暗,定在了雲澈的身上。

    相比於千葉影兒,雲澈纔是妖蝶最爲在意之人。所以縱然在和千葉影兒交手,她依舊有相當一部分注意力是在雲澈的身上。

    而那兩次詭異無比的異狀發生時,她都察覺到了雲澈手勢的變化。

    但,也僅僅只是手勢!?沒有任何異樣的氣息。

    剛纔的感覺……那是什麼?

    千葉影兒絲毫沒有給她喘息之機,一道金影已是裂空而至。

    兩人重新戰在一起,黑暗災厄再次降下皇天界。

    先前的力量碰撞,兩人勢均力敵。但此刻,妖蝶已是稍有心亂,再加上魔女領域的反噬,黑暗之中,她竟逐漸被千葉影兒所壓制。

    雲澈靜默了看着,目光毫無情感的盯着妖蝶,在某一個剎那,他的左手食指輕輕向下一斜。

    砰!

    妖蝶纏繞魔光的手指與千葉影兒的神諭碰觸,在兩人身週一瞬爆開數十個黑色暗域。但這種只屬於後期神主的可怕僵持才持續了不到半息,妖蝶的手指忽然顫動,她釋出的力量竟忽然憑空出現了一個空缺。

    不大的空缺,卻是讓她力量的流轉剎那失控。

    這樣的變故,在勢均力敵,還是神主層面的惡戰中無疑是致命的。妖蝶的臉色還未來得及變化,神諭已是猛然撕開她的力量,如一條金色的毒蛇般飛蛇而至,正正的點在了她的心口。

    轟————

    如有一枚漆黑的星辰在妖蝶心口炸開,她如一隻斷翼之蝶,在黑暗風暴中飄飛而去,帶着一道觸目驚心的掠空血痕。

    這一次,她無比清晰的感知到,異變發生的同時,雲澈的手指出現了一個輕微的動作。

    一次……兩次……三次……真的還是巧合嗎?

    那究竟是什麼?某種神遺級別,沒有氣息的玄器?

    或者妖術!?

    而捕捉到這一切的並不只有他,還有另外一人。

    呼!

    在衆人的驚駭欲絕之中,閻三更忽然騰空而起,直取千葉影兒,伴隨着一句無比陰沉的聲音:“我來助你。”

    妖蝶的身影在高空定住,手按心口,指間瀝血。

    “神諭”,東神域梵帝神界的神遺之器。它的名字,妖蝶很早便有所知,此刻,她無比清楚的見識到了它的可怕。

    但,被神諭所傷的她卻是絲毫未顧傷勢,反而全力折身,再取千葉影兒,身後的蝶影不過轉瞬之間便歸於凝實,重新鋪開的魔女神威,比之方纔幾乎感覺不到有半分的孱弱。

    閻三更亦在這時逼近,一個九級神主,一個七級神主,合攻千葉!

    千葉影兒半分不退,雪顏上連一絲的動容都看不到。

    論及修爲,閻三更弱於千葉影兒一個小境界,但親身面對,壓迫感竟沉重到讓他窒息。至少,那絕不是一個小境界之差該有的壓制。

    他眉頭輕微聳動,和妖蝶剎那眼神交換,在臨近千葉影兒時,他的身勢忽然一變,竟從她身邊一掠而過,直取雲澈。

    妖蝶的力量亦在這時全力爆發,將千葉影兒牢牢壓覆牽制,讓她斷無可能抽力阻止。

    身爲七級神主,又是閻魔界的三十六閻鬼之首,今日之前,閻三更絕不會相信以自己的身份會親自對一個七級神君動手。

    今日他不但出手,而且快狠之極。

    數十里空間一瞬拉近,視線中的雲澈近在咫尺,閻三更一把抓出,張開的五指在空中撕開一線漆黑的裂痕。

    空間撕裂的聲音尖銳到似乎將衆人的耳膜撕成了無數的碎片,但閻三更的面色卻是出現了剎那僵硬,因爲他的五指竟是直接抓空,身後,只有一道被撕碎的殘影。

    短暫到可以忽略不計的愕然之後,閻三更的反應快若九霄雷霆,身影陡轉,精準無比的抓向雲澈剛剛現身的所在。

    嘶啦!

    速度,還有撕裂之聲比方纔還要恐怖數倍,但閻三更五指所至,竟依舊只有碎裂的殘影。

    他的臉色稍稍變化,瞳孔之中,晃過一抹灰白的死氣。

    “頂級的身法,或許還修到了最高境界,讓人讚歎。”閻三更看着前方,口中吐出着讚許之言,他緩緩轉身,目光落在了雲澈出現的位置,手臂擡起,五指向下輕輕一壓。

    一陣或淒厲、或哀怨、或絕望的吟叫聲忽然從未知的空間傳來,猶如千百隻孤魂野鬼在尖叫嚎哭。閻三更的身後,緩緩的映出一個灰白的骷髏之影,他的肌膚,也在這一刻化作駭人的暗灰色,活生生一具已開始風化的乾屍,唯有一雙眼睛,折射着不該屬於活人的詭光。

    那雙可怕的眼睛從指縫間鎖定着雲澈的所在,口中的聲音沙啞的難以聽清:“來,讓我看看,這一次,你又該如何逃開。”

    聲音緩落,他已是衝向雲澈,速度雖然依舊快猛絕倫,但比方纔反而慢了許多。

    只是,在他移身的剎那,周圍萬鬼哭嚎,整個世界,彷彿忽然變成了一個可怕的鬼域。

    而位於鬼域的中心,雲澈如被萬鬼纏身,徹底的動彈不得。

    雲澈七級神君的修爲,他能碾壓天孤鵠,已足驚當世,但再怎麼都不可能抗衡他一個七級神主。在絕對力量的壓制之下,再強大的身法也會淪爲無力的笑話。

    閻三更拖着一道長長的灰痕,五指直直抓向雲澈的喉嚨。直到近至數丈,雲澈依舊沒有逃開……理所當然的動彈不得。

    就在閻三更確定雲澈下一個瞬間便會落入他手中時,瞳孔中的雲澈竟陡然放大。

    神君境七級的氣息,在一剎那間以一個誇張、恐怖到不可理解的幅度在他的身前爆發,只是他卻連震驚都來不及生出,一抹殘影已從他的身邊掠過,只在他的瞳孔深處,印下了一抹剎那閃現,卻久久不散的硃紅印痕。

    閻三更身影停滯,世界所有的聲音也全部消失了。

    他整個人定在那裏,然後緩緩的低頭……一把巨大的劍,閃耀着並不明亮的硃紅光華,刺入着他的心口,貫出着他的後背,捅穿在他的軀體之中。

    他比天罡神石還要堅韌的神主之軀,還有神主之境的護身玄力,竟彷彿根本不存在一般。

    “蠢貨。”

    閻三更的後方,傳來他這一生聽過的最冷漠不屑的低語。

    雲澈伸手,劫天誅魔劍頓時貫出閻三更的軀體,飛回到他的手中,劍身不染半絲污血。

    隨之,硃紅之劍消失於他的手中。他背對閻三更,自始至終,都未再看他一眼。

    被一劍貫體,對一個修爲高至神主之境的人而言,絕不是什麼致命的傷,甚至連重傷都算不上。

    但,閻三更卻依舊定在那裏,身體的空洞沒有流血,唯有一抹硃紅的光華依舊在無聲閃耀,絲毫沒有散去和淡化的跡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