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北域魔後,縱然在東、西、南三方神域的強者層面都如雷貫耳的稱號,但其名,卻是極少有人知。而在北神域,哪怕是在私下,也從無人敢直呼其名。

    池嫵仸!

    雲澈和千葉影兒都從未見過她,任何的接觸都未曾有過。但,當她於黑霧中現身……不,是當她聲音傳來的剎那,無論雲澈還是千葉,乃至換做北神域的任何一人,都會在第一個剎那完全確信,那是北域魔後的降臨!

    一步、兩步、三步……雲澈的目光定格在緩慢靠近的女子身影上。

    沒有絲毫的威壓,連丁點的壓迫感都沒有。

    到了她這般境界層面,就連無形的氣場都已消弭,只是存在於那裏,整個世界便會以之爲主宰和核心,卑微與臣服會無視意志與信念,在靈魂的最深處快速滋生,無法休止。

    若不是千葉影兒有着魔帝之血,如今已恢復八級神主之力的她,也定會受到不小程度的影響。

    “敢直呼本後的名字,你們真是好大的膽子唷。”

    她的聲音再次傳來,只一瞬間,便讓雲澈強行僵冷下的血液再次翻騰。

    來自北神域最可怕女子的聲音,本該是帶着駭魂的壓迫,卻如少婦深閨中的哀惋幽嘆,又如少女近在耳際的婉轉低語。雲澈的雙手微微攥起,轉目之時,瞳光依舊幽暗一片:“你也可以直呼我的名字。”

    “哦?”黑衣女子身影停下之時,距離雲澈,只有堪堪三步之距,似乎有些訝異於雲澈和千葉影兒的反應,但隨之,她輕笑了起來:“雲澈。本後可是在好多年前,就聽過你的名字,真是個俊俏的孩子呢。”

    雲澈:“……?”

    “倒是你,千葉影兒。”黑霧之下,一雙暗灰色的瞳眸緩慢而肆意的流轉於千葉影兒的全身,本就媚妖的聲音變得綿軟幽緩:“不愧是世間男兒盡皆垂涎的梵帝神女,這容貌和身段,讓本後都好生豔羨呢。”

    在池嫵仸的目光之下,千葉影兒竟有一種被扒光衣服,肆意撫摸的感覺,而且這種感覺清晰到可怕。

    她明明帶着面罩,但在她的目光之下,卻宛若不存在一般。

    “我叫雲千影。”千葉影兒聲音冰冷含威,目光沒有絲毫的避離:“池嫵仸,我們終於見面了。這一天,我可是期待已久。”

    池嫵仸輕“咦”一聲,然後又輕輕的向前一步,似喃似怨:“你們奪走本後的蠻荒神髓,欺侮本後的魔女,還連番對本後不敬。你們就這麼想要本後殺了你們嗎?”

    堪堪兩步之距,一個任何人都不敢想象的距離。雲澈和千葉影兒都能感覺到來自她的溫軟吐息。

    她讓人感覺不到任何的危險,似乎連一絲壓迫感與攻擊性都沒有。而她媚若仙幻的魔音,足以瞬間摧滅一個男人所有的意志……

    但,千葉影兒永遠不可能忘記,眼前的池嫵仸,是當年給東神域兩大最強神帝都留下黑暗陰影的女子,亦是千葉梵天認知中,當世最可怕的人。

    她輕輕的一步,讓千葉影兒在第一瞬間幾乎便要後撤一步,但下一個瞬間又被她死死遏住,開口道:“以你池嫵仸之能,要殺我們,當然不是什麼難事。但你如此匆~忙~的現身至此,所爲何事,我們之間都心知肚明,又何必多這一堆無用的廢話。”

    池嫵仸似笑非笑,忽然伸出手臂,手指向雲澈輕輕一勾。

    一聲輕響,沒有任何的先兆和玄氣波動,雲澈戴在手上的空間戒指竟瞬間出現在了池嫵仸的指間。

    雲澈毫無反應。

    池嫵仸淡淡的瞄了一眼,手掌張開。

    砰!

    空間戒指直接粉碎,崩塌的內部空間形成一個很小的空間渦流,而池嫵仸的掌心,則出現了一抹並不明亮,卻異常純粹的星芒。

    與此同時,一股純淨又濃郁到不可思議的氣息快速鋪開,淨化着周圍空間的一切。

    蠻荒神髓的氣息!

    那是一枚很是微小,只有半個小指指甲大小的蠻荒神髓。池嫵仸媚眼眯起:“就是用這種小手段將本後引過來,真是壞得很呢。”

    當初在煉製蠻荒世界丹時,雲澈特意讓禾菱留下了很小的一塊蠻荒神髓。

    蠻荒神髓上有着當年淨天神帝留下的特殊靈魂印記,它可以被無塵結界阻隔,但顯然不能被空間容器阻隔,否則,忌憚魔後的焚月神帝也不會謹慎到那般地步。

    以天毒珠的層面,將蠻荒神髓置於天毒珠中,應該能夠做到將一切都完美隔絕,讓魔後無法追蹤靈魂印記。但,雲澈和千葉影兒並無法完全確定這一點。

    而以他們那時的實力與處境,斷然沒有與魔後平等面對的資格,縱是微小的可能性也不能淡視,所以立刻選擇暫離北神域,遁入太初神境之中。

    而今,雲澈卻是反利用這一點,特意留下一小塊蠻荒神髓置於普通的空間戒指中,不會暴露氣息,卻也不會隔絕靈魂印記,爲的,就是引魔後池嫵仸儘早鎖定他們的位置,現身於他們面前。

    而在魔後有所察知後,以她的地位,必不可能親身到來。事關蠻荒神髓,也不可能遣常人,最大的可能,便是魔女。

    而藉此擊敗魔女,便是在告知魔後,他們之間的平等合作,可以開始了。

    而一場適逢的天君盛會,和意外到場的第四魔女妖蝶,在很大程度上簡化了這個過程。

    “但你還是上鉤了。”雲澈的目光穿過飄逸的黑霧,隱隱約約看到的,的確是一雙暗灰色的眼瞳。

    他們主動找到池嫵仸,和池嫵仸主動現身找到他們,這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哎呀。”池嫵仸輕嗔一聲:“你這個孩子,說話真是讓人不喜歡呢。”

    她手指輕彎,把玩着那一小枚蠻荒神髓:“剩下的蠻荒神髓呢?”

    “用了。”雲澈道。

    池嫵仸五指同時收攏:“竊用了本後的蠻荒神髓,居然還如此的理直氣壯。你真的就那麼確信……本後不會殺了你們嗎?”

    她的言語依舊似嗔似笑,聽不出絲毫的怒意。但,周圍的空間,黑暗氣息,乃至所有的元素,都在這一剎那完全的停滯。

    “你大可以試試。”雲澈無論神情、聲音,都唯有剛硬冰寒。

    而他眼前所站的,可是在北神域任何生靈都思之心懼的北域魔後!

    一隻手伸了過來,將雲澈一把推開,千葉影兒站在了池嫵仸的正前方,道:“交涉這種事,還是交給我吧。尤其是池嫵仸,我可是感興趣很久了。”

    “交涉?”池嫵仸抿脣淺笑,嬌音如夢:“本後,可是對交.媾更有興趣的多。”

    “和我們合作。”千葉影兒目視池嫵仸,無視着她的魔音妖言:“這兩個字,當年是經過南凰蟬衣,首先來自於你。我想這也是你今日現身我們面前的目的。”

    “那是當年。”池嫵仸緩悠悠的道:“雖然,你們當年不算拒絕。但欺侮本後的魔女,奪了本後的蠻荒神髓,如今又對本後這般不敬,無論哪一點,可都是無法原諒的死罪呢。”

    千葉影兒道:“當年在中墟界,我們幫了南凰蟬衣一個大忙,不過是取一點報酬和用來自保的籌碼,合情合理。”

    “而蠻荒神髓,我們是從千荒神教所得,而千荒神教,似乎和焚月界有着非同尋常的聯繫。就算是尋根追底,最多算是從焚月界手中奪來,而非奪了你劫魂界的。你若要追究,也該去找焚月界。”

    “至於對你不敬……”千葉影兒漠然一笑:“池嫵仸,雖然你是大名鼎鼎的魔後,但還沒有讓我們低眉順眼、誠惶誠恐的資格。我想,你也不會看得起,更不會想要這樣的合作者。”

    “咯咯咯咯咯……”千葉影兒之言,讓池嫵仸肆意的嬌笑出聲:“口氣大的人,本後見過很多。但不過是兩隻從東神域逃出來的喪家之犬,口氣卻還大的這麼嚇人,真是讓本後大開眼界呢。”

    “呵,”千葉影兒也冷笑出聲,聲音低沉如淵:“喪家犬也是會咬人的,而且會咬得更狠,更瘋狂。”

    池嫵仸笑聲漸止,雙眸眯成兩道狹長的縫隙:“不愧是梵帝神女,說的話,要比這個討人厭的孩子中聽的多了。”

    “池嫵仸。”千葉影兒雙眸同時眯起,默然抵禦着池嫵仸的魔音所帶來的靈魂動盪:“你要的,或許是擺脫北神域這個牢籠,或者,是改變整個北神域的命運。雲澈和我要的,是要讓那三方神域……永墮深淵!”

    “我們所求不同,但有着同樣的敵人。也就是說,我們的合作,是融合彼此的力量,但最終又不會有利益分配上的分歧與紛爭,何樂不爲呢。”

    “說得好,非常好。”池嫵仸似乎在稱讚,但下一刻,她的話音便微妙變化:“雲千影,你我一直身處兩個世界,從未有謀面。而你這幅似乎很瞭解本後的樣子,可着實讓本後好奇的很呢。”

    “瞭解你?呵,笑話。”千葉影兒目光淒冷:“這個世界上最難、最不可能,也最可笑的事,就是了解一個人。我對你並無瞭解,但有一點,我無比確信。”

    “哦?”池嫵仸似乎眨了眨眼睛。

    “你有着極大的野心,或是爲了自己,或是爲了北神域,你萬年前的試探,已證明了一切。”千葉影兒緩緩道:“只是,北神域的現狀和三方神域的強大讓你這萬年唯有蟄伏,但你的野心卻絕不會有半分消弭。”

    池嫵仸擡手,輕點着下巴:“你是何來的自信呢?”

    “哼,千葉梵天那老狗在我面前念起最多的女人,便是你。這條老狗對你的描述,也在無形間對我的性情產生的影響。”千葉影兒說出着足以讓任何人瞠目結舌的話語:“你和我一樣,都是極端之人,所追尋的,也是他人不敢追尋之物。”

    “而爲了這個目標,可以不擇一切,犧牲一切。而我們,就是可以幫你實現……也是唯一可以讓你實現這一切的人。”

    “你如此之快的到來,無非是怕閻魔界和焚月界先於你尋到我們。既如此,又何必故作矜持。”

    耳邊兩女“交涉”,雲澈的確沒有再開口。他的目光看向西方,嘴角很輕微的動了一下……似乎是一個嘲諷的弧度。

    “本後麾下有九魔女、二十七魔靈、三千六百魂侍,可號令的黑暗之靈以萬億計,只需彈指,便可將這北神域天翻地覆。你們,又能給本後帶來什麼?就憑你們擊敗了妖蝶?”

    “單單我們兩人,在這浩瀚之世,當然掀不起什麼波瀾。但……”千葉影兒聲音放緩,字字自破天驚:“有了我們,你池嫵仸想要吞併其他兩王界……”

    “易——如——反——掌!”

    “吞併兩王界”和“易如反掌”,這在任何人的認知中,都是根本不可能出現在一個界域中的言語,會引發的,也唯有哧鼻、嘲諷和彌天大笑。

    但,池嫵仸沒有嘲諷,更沒有笑,她的回答,是讓千葉影兒爲之短暫愕然的兩個字:

    “很好。”

    似乎,她正在等待着這樣的一句話……一句本該任誰聽了,都只會覺得荒謬絕倫的話。

    “如果是這樣的籌碼,那的確是夠了。”她幽幽緩緩的道,但馬上,話音卻是再次微微而轉:“既然,你們想要的是平等的‘合作’,那麼在這之前,是不是該把債先結了呢?有債在身,又何來平等呢?”

    “債?”千葉影兒目光一凝。

    “蠻…荒…神…髓。”池嫵仸輕輕而語,如泣如訴:“梵帝神女,你該不會真的天真到認爲,本後會因爲你一句話,便轉去找那焚月神帝討要吧?”

    千葉影兒:“……”

    “當年與蟬衣所遇時,你的修爲不過是神君境。短短兩年,竟已是神主後期。看來,本後這蠻荒神髓,是用在了你的身上。倒不愧是天毒珠所融煉的蠻荒世界丹,這番造化,可是讓本後都嫉妒了。”

    “而女人要是嫉妒起來……”池嫵仸的脣瓣輕輕的抿起:“可是會可怕的很哦。”

    雲澈和千葉影兒同時皺眉。

    蠻荒世界丹不僅需要蠻荒神髓,還需要太初神果。後者可遇不可求,而池嫵仸之言,竟是完全確信他們得到了蠻荒世界丹。

    另外,她知曉雲澈身上有天毒珠並不奇怪,但她爲何會知曉天毒珠的融煉能力!?

    “好吧。”千葉影兒冷然道:“蠻荒神髓已化作蠻荒世界丹,無法追回。若是因爲這不可挽回之物毀了和氣,可就太得不償失了。所以,這蠻荒神髓,便算作你池嫵仸送予我們的重禮,以表合作之誠。”

    “而我們,自然也該予你足抵其重的回禮。而這個回禮……想來,你應該也已經收到了。”

    “……?”雲澈怔了一下。

    “哦?”池嫵仸靜待她言。

    “怎麼?”千葉影兒神祕莫測的一笑:“宙虛子難道還沒有傳音予你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