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宙虛子?”池嫵仸目光傾斜,將雲澈目中剎那晃過的異芒收入眸中:“他倒是的確有給本後傳音,想和本後做一個特別的交易。不過這個‘回禮’,本後可就聽不懂了。”

    池嫵仸看着千葉影兒,對這個莫名其妙,卻號稱其重堪比蠻荒神髓的回禮,卻是無諷無怒,似乎很是期待對方給她一個美妙的解釋。

    千葉影兒還未回答,一個冷硬的聲音從耳邊傳來。

    “你怎麼知道宙虛子會給她傳音?”

    問出這句話的,卻是雲澈。

    千葉影兒能想到一些他無法想到的事,這並不奇怪。因爲她對東神域一切的瞭解都遠勝於他。但他明顯很不爽千葉影兒絲毫沒有向他提及過這件事。

    千葉影兒道:“雲澈,你落得今日之果,最大的原因之一,便是自認爲了解了宙虛子這個人。”

    雲澈目若寒劍,但沒有反駁。

    池嫵仸抿了抿脣瓣,似乎在以玩賞的姿態,看着雲澈和千葉影兒兩人。

    “你,還有大多數世人所瞭解的宙虛子,是個繼承宙天意志,秉承正道公義,還極度固守原則之人。這些,都不算錯。但,人性本就是這世上最複雜的東西,他的原則,並不是不可以被打破,否則當年,夏傾月便不會特意邀他來見證你給我種下的奴印。”

    “還有他對你的承諾,也因爲他所謂的正道,被他親手粉碎。”

    “而能讓他打破原則的,除了正道,還有一個,便是宙清塵!”千葉影兒緩緩的說着,眸中閃動着妖異的金芒:“你只知他是宙虛子唯一的嫡子和親自擇選的繼承者,卻不知,這個廢物對宙虛子那老頭而言重要到何種地步。”

    “事關宙清塵,也唯有可能因宙清塵,不僅可以讓他打破原則,甚至連‘正道’,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摒棄。”

    “正道,呵。”雲澈一聲冷笑。

    “半年前,你將宙清塵變成了魔人,此舉定會讓那老兒癲狂崩潰。但隨後,我忽然想到了一件有趣的事。”她轉目看向池嫵仸:“千葉梵天當年曾經說過,萬年前的交手之後,池嫵仸曾特意留下了一塊封印着傳音玄陣的魔玉,而這塊魔玉,便是封存於宙天界。”

    “世人皆知宙天神界最嫉魔人,對雲澈的追殺,也是以宙天神界爲首,而其少主卻成了魔人,還真是精彩。若是他界,最應該做的,便是將其誅滅。但,宙虛子一定不會這麼做,他會將宙清塵藏匿,然後不惜一切的追尋解決之法。”

    “而一切無果之後,他最後想到的,會是什麼呢?”

    “能將黑暗玄力強行植入一個人的體內,那麼也就有可能將其摒除。”池嫵仸緩緩道:“所以,他傳音予本後,還開了一個讓本後好難拒絕的價碼。”

    雲澈:“……”

    池嫵仸之言,無疑證明着一切都皆如千葉影兒所想所料。

    宙虛子做夢都想拿住雲澈,無論是因他的“魔神預言”,還是爲了宙清塵。但云澈匿身北神域,一個他不能踏足的世界。

    而掌控北神域的,是閻魔、焚月、劫魂三大王界。

    於是,當年池嫵仸所留的那個魔玉,便成爲了如救命稻草稻草般的媒介。

    給予池嫵仸一個天大的籌碼,以她的強大和在北神域的實力,只要她願意,雲澈縱然萬條性命也不可能遁出她的五指。到時,繫於他身的魔患,宙清塵的魔人之軀,皆可解決,一舉兩得。

    但,這是與魔人的交易,那日之前的宙虛子,或許永遠不會想到,亦不會相信自己會作出這樣的選擇與舉動。

    而這件事,也永遠不可能公開。

    但可惜,宙天神帝更是做夢都不可能想到這極短的時間裏,雲澈和千葉影兒已成長到了何種地步。他以爲能輕鬆把控雲澈命運的北域魔後,如今卻是被雲澈主動引至身前。

    “梵帝神女,有沒有興趣聽一聽宙虛子給的價碼呢?”池嫵仸笑吟吟,軟綿綿的道:“說不定你聽了之後,會馬上綁了這個男人重回東神域唷。”

    “可惜,”千葉影兒卻報以冷笑:“你若是如我一般,在他身邊待上幾載,就會知道那宙天老兒就算把整個宙天界全搬過來……都不夠!”

    “哦?”池嫵仸的視線在千葉影兒的臉上緩慢遊移,眸光似玩味,似曖昧:“如此說來,你所謂的重禮,便是藉此將宙天神帝引至,然後宰了他?我想你梵帝神女,還不至於幼稚到這般地步。”

    “呵,幼稚的是你。單憑你池嫵仸,除非能將他引至北域核心,否則殺宙天神帝無疑是癡人說夢。”千葉影兒音調放緩:“池嫵仸,我們回贈你的這份重禮,是一個‘理由’。”

    理由,再通俗簡單不過的兩個字。但這兩個字從千葉影兒脣間吐出時,世界忽然安靜了下來。

    兩女都沒有再說話,須臾,池嫵仸的灰眸忽轉,驟閃過一抹幽暗的媚光……那是連九魔女,都未曾見過的異芒。

    “說下去。”她徐徐開口,魔音依舊,卻少了幾分慵懶妖治。

    千葉影兒不急不緩的道:“你想帶北神域脫出牢籠,必然要面對的,便是將魔人、北域視爲異端的三神域。在你認爲時機足夠,引領衆魔人衝出牢籠,強攻三神域時,三神域的玄者會短暫恐慌、混亂,隨之,便是憤怒與同仇敵愾,以及……三方神域在極短時間的全面聯合。”

    “而北神域一方,面對無比強大,又給他們留下無數年陰影的三神域,無疑會恐慌、膽怯、畏懼。而且,就算你池嫵仸吞併了焚月與閻魔,浩大北神域,能真正自願隨你號令去面對三神域的魔人,又有多少呢?一成?還是半成呢?”

    池嫵仸:“……”

    “但,”千葉影兒稍一停頓,隨之字字陰沉:“如果是東神域,首先進犯北神域呢?”

    “北域魔人世代被三神域困於牢籠之中,永生無法離開。身處牢籠,還要被趕盡殺絕,積壓了無數年,無數代的痛苦、不甘、怨恨,都會在這種刺激下,化作無盡的憤怒和瘋狂,最終衍生的,會是決死反撲的意志。”

    “到時,都無需你池嫵仸去號令、去動員、去蠱惑。只需你一句反擊東神域,便可以引燃或許要遠超你想象的魔焰。”

    “而東神域那邊,所面對的不是北神域的入侵,而是反擊!同樣是交戰,但斷然不會衍生前者的同仇敵愾,更多的反而會是對主動招惹北神域的不滿甚至怨怒。這兩者所帶來的戰局,將是天差地別。”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千葉影兒繼續道:“主動入侵,迎來的會是三神域的快速聯合。但反擊,卻是東神域‘自食惡果’。東神域自己的鍋,西神域和南神域又豈會犧牲己力去助其揹負,不落井下石就不錯了。”“呵,”她淡淡冷笑:“三方神域之間的關係,可要比你這個北域魔後想象和了解的微妙的多。”

    “區區北神域,還是脫離自己的魔域,強入東神域的魔人,西、南兩神域不會認爲東神域對付不了,頂多是傷些元氣,他們只會幸災樂禍。”

    “而當他們反應過來時,”千葉影兒脣角斜起一個危險冰冷的弧度:“這東神域的王,已經是你池嫵仸了。”

    啪!

    啪!

    啪!

    池嫵仸緩緩拍手,隔着黑霧,都能隱約看到她脣瓣那豔媚如妖的弧線:“梵帝神女這番話,真是精彩絕倫,還美好的不像話。只是……”

    “你何來的自信,那東神域會忽然攻我北神域?”

    “我北域本就遠弱於東域。且我北域之人一旦離開黑暗之地,實力皆會大打折扣,你又何來的自信,我北域能在西、南兩神域反應過來前,佔東域爲王呢?”

    “他會的。”千葉影兒目光收凝,預測之言,卻說得不容置疑:“你並不瞭解宙天老兒對那個廢物兒子多麼看重,也並不知道……我身邊這個男人對宙天老兒恨到何種程度。”

    雲澈面無表情。

    “至於後者……”千葉影兒深深看了雲澈一眼:“帶我們去你的劫魂界,你很快就會知道答案。”

    “好。”沒有追問和質疑,池嫵仸的迴應,完全出乎意料的直接與乾脆,她的目光同樣落在雲澈身上:“不過,不是你們,而是他。”

    “哦?”千葉影兒微微眯眸。

    “這一切,有他一人就足夠,不是嗎?”池嫵仸淺笑嫣然:“至於你。你美的讓本後都嫉妒,又太聰明,身爲一個女人,我怎麼可能會容得下你呢。”

    “那看來要讓你失望了。”千葉影兒同樣淺笑淡淡:“這一切,的確有他一人便足夠。但這個男人,可是離不開我的。”

    雲澈:“……”

    “除非,你能代替我成爲他的爐鼎和玩物。”

    但馬上,她話音一轉,字字嘲諷:“不過可惜,你這被不知多少男人污濁過的身子,他怕是不會喜歡。”

    “咯咯咯咯咯咯!”池嫵仸非但不怒,反而嬌笑了起來,直笑得妖軀亂顫,讓千葉影兒金眉微蹙。

    “爐鼎……”池嫵仸輕念着這兩個字,然後緩悠悠的道:“怪不得才修煉黑暗玄力區區不到三年,便可駕馭到讓妖蝶那孩子都驚歎的地步。原來你的身上除了蠻荒世界丹,還有……”

    “魔帝之血。”

    這四字一出,雲澈和千葉影兒同時猛的轉目。

    “你見過劫天魔帝!?”雲澈開口,腳下亦向前半步。

    池嫵仸沒有直接回答,軟綿綿的道:“你們兩個當年逃出東神域,踏足我北域之中,如兩隻驚弓之鳥,聽到本後之名,第一反應便是遠逃,卻似乎忘了好好想一想,爲什麼本後對兩隻剛剛逃到北域的喪家犬,還要拋出‘合作’二字呢?”

    “以你們當時的能力,蟬衣不過彈指之力,便可將你們強行制住,直接丟到本後面前。可她從未如此,還反遭了你們的暗算。”

    “你們真當蟬衣是手軟優柔之人麼?若她如此,又怎可能成爲本後的魔女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