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黑影一掠,池嫵仸已來到嫿錦身前,黑霧之中伸出一隻白如瓷玉的手掌,輕覆在嫿錦的胸脯之上,一個黑暗玄陣在她掌下剎那成型。

    頓時,一層稀薄的黑芒籠罩嫿錦全身,帶動着她瞳孔中的碧綠幽光緩緩退卻。但她的瞳孔依舊處在放大狀態,折射着前所未有的駭然:“主人,這是……”

    “是天毒。”池嫵仸道,那雙如天工雕琢的手掌也在這時緩慢收回,沉入黑霧中的剎那,玉白與漆黑的對比強烈到恍目:“天毒珠的魔毒層面太高,無法湮滅,只能強行壓制,然後等它的‘生命’自行死亡。”

    “毒量很小,你足以控住,無需驚慌,後日這個時辰,應該就會散盡了。”

    當年,在雲澈與夏傾月暗算下身中天毒珠之毒的千葉梵天之所以完全中招,最重要的原因,便是無法祛除和湮滅天毒的恐慌與絕望,以及根本不知,如今的天毒珠所釋出的毒力,只能“存活”二十個時辰。

    而池嫵仸,竟似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現在,你還認爲他沒有識出你的僞裝嗎?”池嫵仸幽然道。

    嫿錦手按胸口,過了好一會兒,喘息才終於平和下來。她猛的轉眸,沉聲道:“主人,他自稱引主人現身,是爲了合作。但在識出我身份之時,竟暗中下這般毒手。他於我劫魂界,根本沒有任何‘合作’的誠意可言。”

    “不,他只是藉此,給我一個警告和下馬威而已。”池嫵仸緩緩道:“包括他殺了閻三更,既是埋下導火索,同時也是對我的一種表態與逼迫。”

    嫿錦:“……??”

    “他的行事方式完全的變了。”池嫵仸聲音變得綿長,似乎有些感嘆,或者說感傷:“以前的他,一定不會如此。”

    “以前……的他?”嫿錦面露驚愕。

    “嫿錦,你的話並非全錯。”池嫵仸緩緩說道:“雲澈能否助我們完成夙願,無人可以保證。未來會變得更好還是更壞,更沒有任何人可以預見。但,以北神域的現狀,他是唯一的可能與希望。”

    “唯一”這兩個字,她並沒有說的很重。卻像是兩道穿魂的魔印,深深印在嫿錦的心魂之中。

    許久的沉默,嫿錦沒有再說出任何的疑慮或規勸,她再次屈膝,單膝跪拜於池嫵仸身後:“我們姐妹,定會傾盡一切,助主人達成夙願。”

    “傳音在外的玉舞、青螢、蟬衣,讓她們立刻回界。”池嫵仸下令道。

    語落,她螓首擡起,看着永恆彌暗的蒼穹,脣瓣緩緩的勾了起來:“這片沉悶漆黑了百萬年的天,終於要變得有趣起來了。”

    ————

    雲澈和千葉影兒所去的方向,正是劫魂界的所在。

    北神域由於是一個逐漸萎縮的“囚籠”,遠沒有其他三神域那般強大。以他們的極限速度,不借助空間玄陣,也一天之內便可到達。

    “爲什麼不告訴我宙虛子的事!”雲澈冷不丁的道。

    千葉影兒睇他一眼:“避開池嫵仸,就爲了和我說這個?”

    “爲什麼不告訴我!”雲澈冷冷重複道。

    “並無必要。”千葉影兒道:“而且,雖然你已經很剋制了,但依舊有些心焦,這一點,你自己應該心知肚明。”

    雲澈皺了皺眉,但沒有說話。

    “再蟄伏一兩年,面對池嫵仸會掌有更多的主動權,但你沒有。在皇天闕,你沒有和我商量,強行殺了閻三更,是爲了直接觸怒閻魔界,從而逼迫池嫵仸早日吞併焚月和閻魔。”

    “這些,都證明我隱瞞你是正確的選擇。”

    雲澈依然沒有說話。

    “對仇人的恨,和對自己的恨都如噬體惡魔,每一息都讓你痛不欲生,我很明白。”千葉影兒目視前方:“而宙虛子又是你最恨之人……哦,也可能是那夏傾月?我怕我告訴了你,你來尋池嫵仸的時間又會大幅縮短。”

    “就因爲這個?”千葉影兒的言語之下,雲澈的神情卻並無什麼變化。

    “對。”

    “宙虛子爲什麼會如此看重宙清塵?”雲澈問道。

    千葉影兒淡淡一笑,道:“宙虛子最大的兒子已近兩萬歲,而身爲宙天太子的宙清塵年齡卻與我相近,你不覺得奇怪嗎?”

    “沒什麼可奇怪的。”雲澈道:“你父親,不也將你擇爲繼承者麼。”

    “我沒有父親。”千葉影兒冷哼一聲,隨之不屑道:“那個宙天的廢物太子也配和我相提並論?我會被千葉梵天那老狗則爲繼承者,是因我超越他所有子孫,超越所有同輩的資質。而宙清塵……你與他數次接觸,他覺得以他的修爲、資質、威望、心性,哪一點配爲‘宙天太子’?”

    千葉影兒與宙清塵年齡相近。而千葉影兒縱被廢掉所繼承的梵神神力,依舊是中期神主修爲。

    而宙清塵,卻是個中期神君。

    同爲神帝繼承者,兩人在玄道修爲上的差距,何止天壤。

    拋開千葉影兒這個異類,以宙清塵的年齡能有中期神君的修爲,已是足以傲世。但,他可是宙天的太子,尊享着世間最好的環境與資源,他的修爲,毫無疑問很大一部分是來自於此。

    宙天兩大守護者爲他犯險入太初神境取太初神果,足見一斑。

    甚至,哪怕加上這王界層面的資源,以及明顯已超出太子界限的待遇,他的修爲雖然讓人矚目,但當真達不到宙天繼承者的高度……就連那些經歷宙天三千年的“天選之子”中,也有着很多遠比他亮眼之人。

    而威望和心性方面,宙清塵更是和千葉影兒毫無相提並論之處。

    所以,面對明明地位相平的千葉影兒,宙清塵從來都是自卑自慚,縱愛慕成癡,卻從不敢前邁一步。

    雲澈想了想,道:“說下去。”

    “宙虛子的正妻據說出身並不高貴,若我沒有記錯,似乎只是一箇中位星界。”千葉影兒淡淡解釋道:“那個星界和吟雪界一樣,主修寒冰玄力。”

    雲澈:“……”

    “如此出身,卻被宙虛子擇爲正妻,可見感情的深厚。”千葉影兒隱約發出一聲頗爲不屑的哧鼻之音:“聽聞,宙虛子之所以如此看重這個女人,是她當年曾爲了宙虛子……”

    “說重點。”雲澈冷聲將他打斷。他每次聽到“宙虛子”三個字,全身青筋都會忍不住痙攣,又豈會願意聽他的什麼往事。

    “簡而言之……那個女人在和宙虛子成婚多年之後卻始終沒有子嗣。問醫之後方知,她因修爲寒冰玄力的緣故,身體早就留有寒創。而且寒創沉積多年,已幾乎不可能有生育能力。”

    “呵。”雲澈冷冷一笑,後面的事,他大概能猜到了。

    “宙虛子和那女子嘗試無數方法,但多年過去,宙虛子已是子孫後代無數,最大的兒子近兩萬歲,她卻依舊毫無所出。而宙虛子卻也從未立太子,這大概讓那個女人既感動,又愧疚,終於下定決心,嘗試了那個唯一的可能,瞞着宙虛子自廢玄脈,散去了所有的修爲和寒氣,然後修復軀體,終有所孕。”

    女子修煉寒冰玄力極易傷宮,雲澈很清楚。以他的能力隨手便可復之,但對於他人,甚至王界這個層面,都幾乎是無解之難。

    “那女人雖然沒了玄力,但以宙天界的資源,依舊足以強行續她千年的壽元。但可惜,她寒創太重,艱難生下宙清塵後便直接殞命。”

    “那大概是宙虛子一生最無力的時候。所以,宙清塵對他而言,可絕不是唯一的嫡子那麼簡單。”

    “就這些?”雲澈似在冷笑。

    “不夠?”千葉影兒反問。

    “……夠了。”雲澈的眸光逐漸收凝:“足夠了……非常好。”

    千葉影兒的目光斜過,她看到雲澈的手掌死死的攥緊,指間似有一縷血痕緩緩溢出。

    “不過,你確定那宙天老狗被激怒後,會強攻北神域嗎?”雲澈忽然問道。

    “大概吧。”千葉影兒道:“無論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都會有自己的軟肋。我之所以對宙清塵的事這麼清楚,是因在我很小的時候,千葉梵天就要我看清、找清所有人的軟肋!”

    “包括宙虛子、包括月無涯、包括龍皇……包括所有可以利用,或者可能成爲威脅的人。”

    千葉影兒訴說的,是她從小便被千葉梵天所灌輸的生存法則。但可惜,她卻從來沒有看清過千葉梵天的軟肋是什麼。

    “宙清塵,就是宙虛子最大的軟肋。他被徹底激怒之後……你可以試着讓他代入你的仇恨和狀態。那個時候,他做什麼,都不奇怪。”

    雲澈:“……”

    “另外,他會承受的不僅是仇恨,還會在親眼目睹你可怕的成長與怨恨黃後,生出極重的危機感。兩者融合之下,會讓他不惜一切、不計後果的將你在最短時間內抹殺,不能再有任何僥倖遲疑。”

    “這些,你有幾成把握實現?”雲澈問道。

    “五成。”千葉影兒道。不過,在池嫵仸面前,她當然要面不改色,無比篤定的表現出“十成”。

    “若他不上套,那就再想別的辦法。”千葉影兒淡淡笑了笑:“辦法這種東西,只要願意想,可以有很多很多。而這是我目前所能想到的最有可能成功的方法,我不希望你在一切準備完全之前過於心焦,浪費這個最好的機會。”

    “至少,先讓這北神域……只餘一個王界!”

    “而且,”千葉影兒脣瓣微動,那一抹輕微的弧線卻是無比的森然:“希望拉的越久,最後絕望時便會越痛苦,越瘋狂,不是麼?”

    雲澈沉默了許久,沒有說話,似是認同了千葉影兒之言。

    “我倒是有一件事很好奇。”千葉影兒忽然開口:“那個小丫頭是怎麼回事?”

    她可不認爲,現在的雲澈還會存有多餘的善念。

    “那是個魔女。”雲澈道。

    “……”千葉影兒眉頭動了動,隨之輕哼一聲:“原來如此。”

    “第七魔女嫿錦,有着鬼神莫辨的僞形匿蹤之力,還真是名不虛傳。”她直接想到了那個名字:“十步之內,竟連我都給我瞞過了。這一點,連天殺星神都不可能做到。”

    “魔女之外,那個池嫵仸,更是不能小覷。”千葉影兒纖眉稍蹙,眸光泛冷:“我還是第一次,感覺到一個人的眼睛能洞穿我的靈魂。”

    “而且,這場合作也太順利了點。”她看了一眼雲澈:“你認爲,是劫天魔帝的關係嗎?”

    “我不會盡信任何人。”雲澈寒聲道。

    “包括我嗎?”

    “對。”一個字的迴應,毫無猶豫。

    “……很好。”千葉影兒緩緩頷首,似是讚賞。然後,她看着前方,很輕的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連我,都開始不敢相信自己……呵,真是可笑。”

    “……?”雲澈轉目斜她一眼。

    穿過一片片漆黑的界域,那片屬於劫魂界的界域終於出現在了視線之中。

    同樣是黑暗的世界,它的存在,卻像是一尊矗立於雲端的魔神,向周圍的世界籠下着無上的魔威。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