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哦?”

    遙遠的後方,看着那個白色的空間漩渦和遁月仙宮的動向,千葉影兒的金眸微微一閃。

    “看來,他們是準備遁入太初神境。”古燭道。

    “天真。”千葉影兒似笑非笑:“不過,他們倒是爲我挑選了一個好地方。”

    “她們已經追上來了。”古燭忽然說道。

    他的這句話,讓千葉影兒明顯一愕:“她們?”

    古燭用的是“追上”二字,意味着,不但有人在追着他們,而且速度還要在他們之上!

    “天殺和天狼。”古燭徐徐回答。

    “……”千葉影兒一雙金眉微微沉下:“天殺對那小子還真是關懷備至,居然會一直追到此處。”

    “不,”古燭道:“她應該是察覺到了小姐的動向,猜測到小姐會對他動手,纔會不惜追至此地。”

    “她們兩個交給你了。”千葉影兒冷冷說道,目光和神識依舊鎖死在遁月仙宮之上。

    古燭沒有說話,但速度已開始慢了下來。

    離得近了,纔會驚覺這個蒼白的空間漩渦極其巨大,幾乎不下於一片大陸的規模。但明明是空間漩渦,卻又奇異的沒有任何撕扯力,彷彿只是一團安靜存在的虛光。

    遁月仙宮快速衝至,在碰觸到蒼白漩渦的第一個剎那,便完全消失在了那裡……氣息,也消失的無影無蹤,哪怕世間最極致的靈覺都再也感知不到,就像是被從世上完全抹去了一樣。

    沒過多久,千葉影兒的身影也疾飛而至,沒入了蒼白漩渦之中。

    而古燭,卻在這時停了下來。他背對蒼白漩渦,默默的看向黑暗無盡的虛空,一雙沉澱了無數滄桑與風塵的老目渾濁一片,沒有哪怕一絲一毫的波瀾。

    空間的沉寂沒有持續太久,一股如暴風般的撕裂聲由遠及近……那是兩個同樣嬌小纖柔的身影,一個紅髮如血,一個綵衣飄飄。

    茉莉和彩脂。

    她們從星神界直赴月神界,又從月神界追至此地。

    十二星神中,茉莉的速度最快,彩脂就算天狼神力全部覺醒也拍馬難及,所以全程都是被茉莉拽在手中。

    再往前,便是太初神境的所在,遁月仙宮和千葉影兒的氣息先後從她的感知中完全消失。而這種完全消失就只有一個可能——進入了太初神境。

    而在這時,茉莉卻是帶着彩脂,快速的停了下來,雙眸冷冷盯着前方,瞳孔深處折射着猩紅色的光芒。

    一個灰衣老者靜靜的存在於那裡,他軀體矮小佝僂,面容乾枯,一身不大的灰衣在他身上卻顯得格外寬鬆,整個像是隻剩皮包骨,就連一雙半睜的眼睛,也渾濁的和死人無異。

    但他的存在,卻讓茉莉感覺到彷彿有一座高不見頂的山嶽橫在身前,再難寸進。

    “你是誰?”茉莉冷聲問道。一個氣息沒有釋放便如此恐怖的人,她竟然毫無印象。

    古燭沒有回答,口中發出晦澀難聽到極點的聲音:“天殺星神,天狼星神,幸會了。”

    彩脂向前一步,壓下心中焦急,氣勢洶洶道:“既然知道我們是誰,還不趕緊讓開。”

    “彩脂,退後!”茉莉的手中,誅神刃反射着混着血色的寒光:“你不是他的對手。”

    “啊?”彩脂愣住,一臉的不敢相信。但看着姐姐那無比冰冷陰沉的神情,她的心魂也徹底凝重下來……隨着藍光一閃,天狼聖劍已被她抓在手中。

    古燭未動。

    茉莉和彩脂也久久未動,空間變得無比之壓抑,連每一顆粒子都完全停止了移動。

    “原來如此,”茉莉忽然低低出聲:“你是古燭!”

    這個名字,讓古燭的目光終於出現了些許變化:“呵呵,不愧是天殺星神,真是敏銳到可怕的直覺,難怪小姐對你如此忌憚。”

    他似是在笑,但臉上卻看不到半點笑的痕跡。

    “呵,”茉莉冷笑一聲,嘲諷道:“沒想到,當年威震天下,自在逍遙,連王界都凌然不懼的古燭老人,居然成了千葉影兒身邊的一條狗,怪不得明明在世,卻要藏着掖着羞於見人。”

    古燭絲毫不怒,連一丁點的情緒波動都沒有:“老朽能苟活至今,是梵帝神界所賜,做小姐的狗,又有何不可。”

    茉莉:“……”

    “古燭老人?”彩脂脣瓣大張:“他不是已經死了很多……很多……很多年了嗎?”

    她搜索着記憶,竟是在前前前任天狼星神留下的記憶碎片中,才找到了“古燭老人”這個名字。

    “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活到了現在,”茉莉的眼神越來越冷,隨着她殺機的釋放,手中誅神刃隱隱散發出刺鼻的猩血氣息:“但你今日若敢阻攔,本公主必要你死無全屍!”

    古燭的雙手緩緩的合在了身前,他徐徐的道:“天殺星神刃下從無全屍。老朽早就是個該死之人,若能死於天殺星神的誅神刃下,也算不枉此生。”

    隨着他灰袍鼓起,身上無聲的浮現起一個淡薄的氣旋。霎時,本就壓抑的空間陡然又沉重了數倍。

    “彩脂,我會試着壓制住他,你找到機會,馬上入太初神境!”茉莉傳音道。

    她說出“試着壓制”四個字,很顯然,在古燭那無聲的威壓下,她毫無信心。

    “嗯!”彩脂唯有答應。千葉影兒已追入太初神境,現在已根本容不得她們有任何猶豫。

    “既然你都已經承認自己只是千葉身邊的一條狗,那本公主叫你‘古燭老狗’,你應該也不介意吧?”茉莉的眼眸眯成一道細細的縫隙,但瞳光卻在這時危險到了極致,嘴角咧開一絲讓人觸之膽寒的殘忍笑意。

    大概是受雲澈的影響,她變得遠比最初毒舌,而且還“學會”在交手之前先激怒對手。

    冰冷的聲音落下,誅神刃驟閃寒光……但就在這個剎那,她的目光猛的一側。

    另一邊,古燭的老目也同樣閃爍了一下,轉向了和茉莉相同的方向。

    “哎?怎麼了?”彩脂問道。

    “有人來了。”茉莉低聲道,內心也猛的一沉。

    就在他們所到來的方向,一個氣息正以極其之快的速度由遠及近。

    這股氣息冰冷無比,且又強橫到極點。而看古燭的反應,他分明也在意外這個氣息的出現。

    是敵還是友!?

    “是誰?”彩脂急切的問道。

    “……”茉莉卻是沒有回答,眉頭越收越緊,因爲這個氣息,她居然完全陌生。

    能到達她這個層面的強者,在整個神界範圍都極其之少。而能超過她的,更是屈指可數。每一個都有着足以撼天動地的威名,每一個她也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眼前的古燭已是個超出常理,早該不存於世的人。她依然能根據自己極其敏銳的感知與直覺察覺他的身份。

    而如今正極速靠近,完全不下於古燭的氣息,她居然完全陌生!

    就像是一個從未存在過的人忽然憑空出現。

    到底是誰?又爲什麼會來這裡?

    梵帝神界秘藏着一個早該死去的古燭,難道,這又是梵帝神界“秘藏”的什麼人嗎?

    在茉莉心神緊繃間,空無的世界終於亮起一抹玄光,又在下一個瞬間極速拉近……那是一個冰藍色的影子,其全身上下都籠罩在一團無比濃郁的冰藍光華中,看不到容顏,亦看不到身形。

    手中似乎持着一把細長的劍,就連這把劍,也被藍光所覆,無法看清其形其貌。

    隨着冰藍身影的臨近,一股錐心刺魂的寒氣撲面而至。

    寒冰玄力?茉莉眉頭再沉:東神域之中,絕無能將寒冰玄力施展到如此境界的人,這個人……不是東神域的人!

    藍影到來,卻沒有停住身形,就連速度都沒有絲毫緩下,而是拖着一道一閃而過的冰影,手中之劍直刺古燭。

    那一瞬間,沉寂的空間完全化作冰寒地獄。

    這一擊太過突然,又迅如剎那流星,隨着一道藍光的爆裂,古燭被一瞬橫推數十里。他目中異光閃動,身上風暴席捲,向冰藍身影罩下。

    冰藍身影卻是不御不避,反而直衝風暴中心……隨着一片比極地之芒還要璀璨千百倍的冰藍霞光,這股足以將星辰撼動的風暴竟快速凝結,化作漫天寒冰。

    砰!!

    暴風凝成的寒冰炸裂,捲起直覆萬里的碎冰風暴,那道冰藍身影穿過層層碎冰,一道寒冰劍芒橫撞在古燭的身前,將他再度擊退百里之距。

    “哎?”看着那個全身籠罩在冰藍光華中的身影,彩脂愣了一愣,脣間發出一聲輕咦。

    “走!”

    茉莉根本顧不得那個冰藍身影是誰,她抓過彩脂手臂,速度一瞬間爆發至極致,直衝太初神境,很快便沒入茫茫無盡的蒼白漩渦中。

    嗡————

    一聲撼動萬里空間的悶響,古燭和冰藍身影各自被遠遠震開。

    古燭氣息依舊沉穩如遠山,但他一雙乾枯的老手卻罩着一層難以祛盡的冰寒藍光,十指瑟瑟發顫。他看着完全籠罩在冰芒中,不露分毫的身影,徐徐說道:“普天之下,能將寒冰玄力修煉到如此境界者,唯有‘青龍帝’和‘冰麟界王’。”

    冰藍身影:“……”

    “而你不動玄功,單以寒冰玄力便能與老朽抗衡,且你應該是個女子。”古燭目中異光一閃:“你是西神域的‘青龍帝’!”

    論閱歷、見聞之廣博,神界之中,少有人能與他相及。

    冰藍身影:“……”

    “哎。”古燭難得發出一聲嘆息:“雲澈此子,與你們龍族果然有着非同尋常的淵源。看來,小姐此次,也是略有操之過急。”

    很顯然,他已經認定這個冰藍身影就是“青龍帝”無疑。因爲以他的認識,這世間再無第二個可能。

    冰藍身影依舊無聲,手中之劍前指,藍光閃動着,鋪起一道遮天冰幕,寒冷徹心的氣息更是死死將古燭鎖定……

    ——————————

    【所以是冰麟界王呢?還是青龍帝呢?媽耶這個人好神秘啊,完全猜不到是誰。】

    【新建一個官方羣:煋族—誅天閣,羣聊號碼:938278579,進羣請根據羣公告提示改好羣名片,還有不許重複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