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劫魂界遠沒有想象中的那般龐大,遠觀之下,竟是連吟雪界都不如。

    但黑暗的世界之中,那片星域就如一頭黑暗之魔張開的巨口,一旦靠近,便會永墮深淵。

    這就是北神域的王界……雲澈遠遠的看着,黑霧繚繞中的劫魂界不斷變幻着形狀,那可怕絕倫的冰冷、壓抑、危險感無時無刻不在逼退着任何想要靠近的生靈。

    “這裏已差不多是北神域的中心了。”千葉影兒從未來過此地,但說的很是確定:“北神域存在着一處名爲【永暗骨海】的特殊地域,它是北神域的中心,亦是北域黑暗的核心,在某種程度上,可以理解爲北神域的黑暗源脈。”

    “黑暗源脈?”雲澈不屑的冷哼一聲:“北神域消弭至此,這所謂的源脈,怕也是條死脈了。”

    千葉影兒繼續道:“也是因此,這裏的黑暗氣息最爲精純濃烈,三王界閻魔、焚月、劫魂都位於此地。換言之,這北域三王界相離很近,據說,以神主之力,全速的話,幾個時辰便可互達。”

    雲澈眉梢微微一動,問道:“三王界,哪個距永暗骨海最近?”

    “閻魔。”千葉影兒道:“永暗骨海本就是閻魔界所屬之地。因而,閻魔界始終都存在於北神域的最核心。這大概也是閻魔界在三王界綜合實力最強的原因。”

    “說起這個……”千葉影兒忽然想到了什麼,聲音沉了數分:“關於閻魔界,我當年曾在梵帝的記載中,看到一個叫‘閻祖’的名字。這個名字被打上很重的警示魂印,但沒有任何的相關解釋。”

    “也就是說,梵帝的先祖曾從某個途徑隱約知曉了‘閻祖’的存在,卻不知它究竟是什麼。但這兩個字上所刻印的警示魂印,卻重的有些過頭。”

    “池嫵仸不會不知道,問她就是。”雲澈道。

    說話間,兩人距劫魂界越來越近,穿越層層足以噬魂的黑霧,兩人踏足在了一片灰黑色的土地上。

    劫魂界雖然很小,但意外的是一個非封閉的王界。但毫無疑問,魔後與魔女所在的核心之地絕非常人所能踏足。

    雲澈神識釋放,穿過層層黑暗,目光最終落在了東北方。

    那裏,便是這劫魂界的核心魔域,北域魔後所在的魔之聖地。

    速度減緩,兩人飛向東北方,下方,快速的掠過這片黑暗王界的土地與生靈。

    “關於池嫵仸,我所知道的,已經全部告訴你了。”千葉影兒開口:“至於九魔女,雖然傳聞和記載頗多,但我在東神域時只知曉三個魔女的名字。”

    “三個?”雲澈稍有驚訝。

    “第七魔女嫿錦。”千葉影兒緩緩說道:“她的玄力在九魔女之中位於下游,但有着鬼神莫辨的隱匿與僞裝之力。她甚至有可能不止一次的出現在東、西、南三神域中。”

    “也是因她這方面太過強大和詭異,所以諸王界都知曉這個魔女的存在。”想到之前竹林中的那個小女孩……如此之近卻被她瞞過,千葉影兒深深皺了下眉。

    雖然她的修爲遠不及當年,但身負魔帝之血的她,黑暗感知的能力極其之強,卻在十步之內都沒有窺破嫿錦的僞裝。這般能力,已非“恐怖”所能形容。

    “另外兩個呢?”雲澈問。

    “大魔女。池嫵仸最先‘創造’出來的魔女,亦是魔女中的最強者。”千葉影兒的聲音陡然重了幾分:“十級神主!”

    雲澈眉梢猛的一動,隨之道:“第三個呢。”

    “大魔女,是兩個人。”千葉影兒說了一句怪異的話。

    “什麼意思?”

    “劫心、劫靈。”千葉影兒說出兩個在北神域有着撼世威凌的名字:“她們是一對孿生姐妹,併爲劫魂界的大魔女。”

    雲澈皺了皺眉,道:“也就是說,所謂的九魔女,是十個人?”“不,”千葉影兒否認道:“大魔女之下,是第三魔女。劫心和劫靈不但外貌一模一樣,就連氣息、修爲也完全相同,據說除了魔後和她們自身,任何人都無法識別。”

    “因此,她們共爲大魔女。九魔女之中,並無第二魔女的存在。”

    雲澈沉吟片刻,忽然轉眸:“你是說,她們兩個,都是十級神主?”

    “對。”千葉影兒點頭:“這大概也是焚月界如此忌憚劫魂界的原因。”

    雲澈許久沉默。

    十級神主,世人認知中的神帝層面。

    東神域王界的十級神主:

    星神界原有一個:星絕空,被廢。

    月神界有一個:夏傾月。

    宙天界有兩個;宙虛子和太宇尊者。

    梵帝神界本有六個,但三梵神被劫天魔帝隨手抹殺,千葉影兒爲解奴印而廢,如今存有兩個:千葉梵天和古燭。

    而這枯竭北神域的劫魂界,竟有三個!

    池嫵仸、劫心、劫靈。

    “萬年前,這裏還是淨天神界的時候,十級神主唯有淨天神帝一人。”千葉影兒繼續說道:“後淨天神帝猝死,池嫵仸強行上位。諸界都以爲淨天神界必亂,最有可能的結局便是內亂外伺之下分崩離析,被閻魔和焚月分食,最終只餘兩王界。”

    “但最終的結果,卻是淨天神界的內亂纔剛剛爆發,便以快到不可思議的速度結束。淨天神界的傳承之力也被池嫵仸用不知什麼手段異化,成爲了只可傳承給女子的魔女之力。”

    “在大魔女劫心、劫靈‘降生’後,無論內外,都被池嫵仸所震懾。”千葉影兒看向雲澈:“她身上的祕密,倒是和你有些類似,都是無法以現今的認知與常理所解釋的能力。”

    “你是因身負創世神的傳承,那麼……她呢?”

    “若非有着超脫他人的實力,又怎會有他人不敢有的野心。這不也是你選擇她的原因麼。”雲澈淡淡回道:“至於她身上的祕密,不重要。”

    “不,重要。”千葉影兒毫無遲疑的道。但她看了雲澈一眼,卻沒有再說下去。對如今的雲澈而言,復仇便是一切,其他的,他的確漠不關心。

    兩人穿過小半個劫魂界,一個龐大的無形結界出現在感知之中。

    哪怕百里之外,光是那股無形的威壓,便足以讓人不敢踏前半步。

    結界之中,便是劫魂界的核心之地,亦是整個北神域的至高所在之一。雖然只是一層看不見的結界,卻是分割着兩個完全不同位面的世界。

    雲澈的身形不自覺的緩了下來,目光出現了剎那迷濛。

    因爲眼前所見,竟是像極了吟雪界中心,那由一層無形結界隔離出的冰凰界。

    一隻手臂伸出,擋在了雲澈身前,千葉影兒看着前方,目光冷凜:“你還有最後一次猶豫的機會,立刻踏出這一步,或者……再蟄伏几年。”

    雲澈微微眯眸:“畏首畏尾,這不是你最鄙夷的東西麼?”

    “讓我猶豫的不是你現在的能力,而是池嫵仸這個人。”千葉影兒沉聲道:“我們與她的交鋒,結果上太過理想,不過一次會面,我們現在便已踏在了劫魂界的土地上。這種形式的‘合作’,根本不應該如此順利。”

    “另外,雖然我看不到她的眼神,但總覺得她對你有些奇怪,但卻說不出、找不出哪裏奇怪,而這也是最危險的地方。”

    雲澈毫無動容,將她擋在身前的手臂推開,淡淡道:“走吧。”

    “等等。”千葉影兒叫住了他:“雖然這幾年我和你日夜不離。但我知道,你的身上還有着很多我不知道的祕密,以及底牌。”

    雲澈:“……”“底牌這種東西,當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所以我從來不會問,也從不試圖探尋。但這一次,我希望你回答我。”

    千葉影兒身影一晃,已直接攔在雲澈身前,雙眸直視着他的眼睛:“你現在所擁有的底牌,極限在哪裏?”

    雲澈目光微寒,但在他碰觸到千葉影兒的目光時,眸中剛泛起的寒意便微微動盪了一下。

    她的眼神帶着陰暗,以及必須得到回答的堅決。但除此之外……竟還有一些本不該出現在她身上的情緒。

    那似乎是……深隱的擔憂?

    眉角稍稍傾斜,雲澈緩緩低語:“足以滅掉這世上……任何一個人。”

    千葉影兒的金色眸光猛的一晃。

    “不過,只能用一次。”雲澈繼續道,眼前恍過沐玄音玉隕的那一幕,聲音變得很輕,很緩:“我會在最後,將它……賜於龍白!”

    龍皇龍白,龍族之帝,混沌之皇……千葉梵天口中,東域四神帝聯手也不可能勝的超然存在,當之無愧的當世第一人。

    雲澈所說的“足以滅掉這世上任何一人”,赫然包括龍白!

    而且他的眼神竟沒有絲毫的晃動……滅掉龍皇,並非只是可能,而分明是祭出那種底牌後,一定可以做到!

    千葉影兒收回目光,道:“也難怪你一直這麼篤定,看來,我的擔心是多餘的。哪怕接下來會面對所能想到的最壞局面,你也能……”

    但馬上,她忽又反應過來什麼,猛一回眸:“‘在最後’,是什麼意思?”

    “呵。”雲澈冷淡一笑:“有些底牌,是需要拿命來換的,你是第一次知道嗎?”

    說完,他身影晃過千葉影兒,直落而下。

    千葉影兒沒有馬上跟上去,而是沉默了數息。

    如今的雲澈,他雖然還活着,但塞滿他全身每一個角落的,只有復仇。

    當完成復仇,再無留戀和目標的他,或許……

    他想要在最後,用自己的生命終結龍白……竟說的沒有丁點的猶豫或悲愴。

    彷彿,他現在所擁有的生命,也只是他復仇的工具。

    “除了報仇,真的再沒有……讓你有那麼一點點想要活着的理由了嗎?”

    看着視線中遠去的雲澈,她輕輕自語。

    復仇……

    她伸出手,靜靜看着自己的掌心,每一縷肌膚都如雪一般白皙,還隱隱流轉着玉一般的瑩潤。任何人看到她的手,都會恍如看到夢中的神蹟,不會、更不願相信它曾沾染過無數的鮮血、污穢、罪惡。

    怎麼回事?

    五指攏起掌心,又無意識的攥緊……復仇,不也是我被廢后也要活着的執念,也是我的全部嗎?

    爲什麼離目標越來越近,我反而開始……如他所說的“畏首畏尾”!

    我在到底在擔憂什麼!

    咔!

    五指攥入掌心,發出聲聲清脆的骨骼錯位聲。千葉影兒的金眸在一剎那間變得如冰獄一般寒冷,那不知從何而來的迷茫與擔憂亦被死死冰封。

    千葉梵天……殺我母親、愚我一生、碎我信念、毀我一切!我自踐尊嚴,墮入黑暗,出賣身體和靈魂,就是爲了親手殺他!

    除此之外,一切都不重要!

    不……重……要……

    她急墜而下,與雲澈一起落於結界之前。

    而他們剛一靠近,一股黑暗氣浪便驟轟而至,伴隨着一道包含威嚴與殺意的低吼:“擅闖聖域者,殺無……唔啊!”

    “赦”字未出,便已化作數聲悶哼,黑暗風暴被一瞬撕裂,風暴中的四個漆黑身影也全部倒栽而下,重砸在結界之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