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裏是劫魂界的聖域,從無人敢在這裏有半點的造次。如此大的動靜瞬間將聖域中的無數強者驚動,一道道恐怖的黑暗氣息向這邊探至。

    雲澈和千葉影兒緩緩落下,前方,便是聖域的正門。方纔向他們出手的四人全部癱倒在地,面色痛苦,全身抽搐,許久都無法站起。

    雖然只是守門者,但這裏是劫魂聖域的正門,這四人絕非世人所能理解的守衛,而是四個初期神君,放在低等一些的中位星界都能爲王的強大存在。

    身負神君的實力和守護聖域正門的驕傲,卻被一瞬擊潰,他們四人無不是心中驚駭,但臉上卻不肯露出一絲的驚恐。中間一人沉聲道:“無論你們是何人,敢在聖域出手……已是罪無可赦,萬劫不復!”

    轟隆!

    他聲音剛落,同時爆發的玄氣驚起雷霆一般的巨響,三百個漆黑身影現於前方,氣息全部死死籠罩在雲澈和千葉影兒身上,空氣和空間亦被死死封結。

    這些人半數爲神君,實力最低者亦爲中期以上的神王。纔不過數息,便觸發集結了如此的陣勢。數百里之外,一些稍近的玄者都感覺遍體發寒,驚惶退離。

    “發生何事?”

    劍拔弩張,一個平和到與局面格格不入的聲音傳來。短短四字之言,第一字還頗爲遙遠,第四字便已近在耳際。

    一個身影也由虛而實,在結界中顯現,然後緩步踏出結界之外。

    這是一個身材高大英挺的男子,看上去頗爲年輕,外貌上只有十**歲的模樣。身上所釋放的氣息並不強盛,卻如寂靜之海,磅礴無際。

    六級神主!

    雲澈和千葉影兒的眉角都稍稍動了一下。

    這個男子的身份,毫無疑問絕非尋常。而他無論出現在任何地方,都定會第一時間吸引所有的目光……倒不是因爲他神主中期的氣息,而是他的長相。

    少年的外貌,精緻如玉雕的五官,白皙無暇的肌膚,威冷的雙眸隱含秋水,嘴脣是在女子身上都很少見的完美朱粉色,就連他的手指,都是一眼可見的修長。

    結合之下,呈現出的,是足以讓女子都嫉妒……甚至嫉妒到發狂的美貌。

    美貌通常不會用於男子,但用在眼前男子身上,卻是不會讓任何人覺得有違和之感。

    或者,人們看到他的第一眼,都會覺得這定是一個美貌女子所裝扮的男兒。

    而看到這個男子,衆守衛者全部臉色一變,目綻異芒,本是緊張的氣息幾乎在一瞬間完全消散。癱地的四人掙扎着直起上身,恭敬行禮:“拜見靈主,此二人忽闖聖域,並直接出手傷人,我等……馬上將他們拿下。”

    靈主?

    千葉影兒饒有興趣的掃了一眼這個男子,大概猜到了他的身份。

    “不必了,你們退下。”男子淡淡道:“本靈主既已在此,便無需你們了。”

    衆守衛盡皆大驚,最前的四人慌忙道:“靈主身份尊貴齊天,區區兩個宵小,怎能勞靈主出手。”

    “宵小?”男子掃了雲澈和千葉影兒一眼,道:“敢在我聖域前出手傷人,要麼是無知蠢極,要麼是有恃無恐。而兩個七級神君,似乎再怎麼也不該是前者。”

    “魔後剛剛有令,近期聖域會有大事發生。這等時刻,不能有任何差池波瀾。這兩人,本靈主親自解決,退下吧。”

    聲音落下,他手掌輕描淡寫的向後一推。頓時,後方之人都被帶入結界之中,周圍被清出一片廣闊的空地。

    男子雙手倒背,看着兩人,眼眸微眯,淡淡一笑,竟帶起了幾分恍目的風情:“兩個七級神君,足以在九成以上的星域橫行無忌,但還不至於蠢到來這裏送死。說吧,你們的目的是什麼?”

    “又或者……”他的眼眉驟的一沉,射出兩道足以穿魂的目光:“你們是受何人指使而來!”

    千葉影兒低聲道:“那個女人還沒回來?呵,故意的麼?”

    雲澈毫無反應。

    美貌男子眉頭大皺。他所釋放的氣息和魂壓,自認爲足以讓對方心魂崩潰。但,身前的兩人對他的話竟是置若罔聞,還在自顧自的傳音。

    “不過,這個人長得倒是不錯,比你美貌的多了。”千葉影兒目光流轉,似乎真的在很認真的比對兩人的樣貌。

    美貌男子眉頭稍沉。他自降身份親手處置兩人,一是適逢,二是不想在魔後剛剛下令後出現任何事端。但,以他劫魂靈主之姿,從無人敢對他有半點不敬,更從未被如此淡視過。

    對方還只是兩個神君!

    他笑了笑,聲音變得綿長:“你們知道……自己在和誰說話嗎?”

    這一次,千葉影兒的目光轉向了他,從頭到腳掃了一遍,道:“劫魂界有九魔女,二十七魂靈,三千六百魂侍。你被他們喊做靈主,那大概便是這二十七魂靈之首了。只可惜……”

    “可惜?”美貌男子眼睛眯了眯。

    “可惜,”千葉影兒轉眸,語帶鄙夷,向雲澈道:“這池嫵仸創造出九魔女,着實的了不起。但這選擇男寵的品位也太差了點,居然喜歡這種脣紅齒白,一身女氣的小白臉。”

    本就安靜的空間霎時死寂,結界後的衆侍無不勃然變色。男子一直淡然自若,妖氣橫溢的臉龐剎那定格,隨之如被萬絲牽動,劇烈扭曲,周身釋放出駭人的震怒與殺機。

    “找……死!!”

    轟!

    他玄氣釋放,又瞬間暴走,聖域之前頓時黑暗降臨,日月無光:“敢辱魔後,萬死不足贖罪!”

    “呵。”黑霧之中,千葉影兒金髮飄散,看着輕易就被激怒的男子,她嘴角嘲諷的弧度更爲上揚:“你確定要在這裏動手嗎?”

    對美貌男子而言,千葉影兒的言語觸碰的是他最大的禁忌。他再不發一言,周圍黑暗聚攏,便要將兩人直接吞噬成灰燼。

    而就在這時,一個清冷的女子之音遙遙傳來。

    “住手。”

    簡短的兩個字,清澈如天池之水,卻是讓美貌男子的軀體與力量同時停滯。

    一抹翠綠色的光華不知從何處耀來,滲透過濃郁的黑暗,無聲無息之間,竟將黑暗和威勢緩緩驅散。

    雲澈和千葉影兒同時擡頭……高空之上,現出點點青芒,如無數只螢火蟲在靜然飛舞。

    螢火之中,是一個有些纖柔的女子身影。她一身青衣,沐浴在螢火的繚繞和籠罩之中,朦朦朧朧,又如夢如幻。

    青芒之下,美貌男子的氣息全部收回,然後沒有一絲猶疑的單膝跪地,頭顱俯下。後方的衆侍也全部跪地,深深俯首,不敢讓目光有半點的遊移,姿態之敬畏恭敬,如見神明。

    “世顏恭迎青螢大人!”

    美貌男子的敬畏姿態和恭敬言語,徹底彰顯了這個女子的身份。

    “又是一個魔女。”千葉影兒低聲道。

    繼蟬衣、嫿錦、妖蝶之後,這是他們所見的第四個魔女。

    雲澈的靈覺穿過她的青芒,默然注視了一會兒。

    九魔女都從不以真面目示人,眼前的“青螢”也是如此。她的臉上並無遮掩,但身周那些如有生命的飛舞螢火卻讓她的容顏籠罩在神祕的青芒之中,只能隱隱看到一片很是幻美的朦朧。

    青衣女子落下,神識釋放,所發生的一切便已瞭然於心。她看向雲澈和千葉影兒,雖是初次相見,但無疑已是一眼窺知對方的身份。

    畢竟,她此次回聖域,便是因爲這兩人。

    “一來便打傷我聖域魂侍。哼,果然如傳說中的一樣狂肆。”青螢出言,音調冰寒,毫不掩飾自己正在強壓的慍怒。

    “是他們出手在先。”千葉影兒冷聲回道:“莫非,這就是你們劫魂界的待客之道?”

    “青螢大人!”美貌男子起身,眉頭深皺,精緻如玉的五官盡盈怒色:“無論這兩人是誰,有何目的,都已是罪無可赦!容世顏先將他們拿下!”

    “拿下?”青螢輕哼一聲:“他們一個殺了閻三更,一個傷了妖蝶,你確定你‘拿’的下嗎!”

    “什……什麼!?”滿臉滿心的憤怒全部化作駭然,美貌男子看向雲澈和千葉影兒的眼神陡變,隨之猛的反應過來:“難道,他們就是……”

    “全部退下吧。”青螢道:“這不是你們該插手的事。”

    “可是……”美貌男子心中驚顫,但隨之目光再冷,怒意重生:“他們竟言辱魔後!在場衆侍皆可爲證!”

    “……”青芒之下,青螢的纖眉陡然一沉,半息沉寂後,冷冷道:“退下。”

    魔女之言,豈可違背。且誰都從能青螢身上感受到不斷翻騰的怒意,但她始終都沒有發作,唯一的可能,便是魔後之意。

    “是。”

    美貌男子只能領命,他後退幾步,咬咬牙之後轉身而去,沒有再看向雲澈和千葉影兒一眼,唯恐自己難抑憤怒。

    “劫魂第五魔女,青螢。”她漠然說出自己的名字,不見眸光,卻可以清楚感受到她視線中的厭色:“雲澈,梵帝神女,雖然我極不歡迎你們,但既是主人所邀,我無話可說,進來吧。”

    欺過魔女蟬衣,傷了魔女妖蝶,剛來便直接出手傷魂侍,劫魂界的人當然不可能對他們有什麼好感可言。

    但,千葉影兒可從來都不是什麼以禮待人的善人。

    “我叫雲千影。”她淡淡糾正道:“下次不要叫錯。”

    “哼!”青螢轉身,走向聖域之門,靠近之時,素手一揮,結界便已自動打開。

    千葉影兒示意了雲澈一眼,與他不緊不慢的走在了青螢身後,穿過對他們而言隨口可破的結界,踏入了劫魂界的黑暗聖域。

    “你們的主子呢?”千葉影兒開口道。

    “……”青螢沒有理會。但她的脣瓣一直在微動,似乎在向某個人傳音。

    “剛纔那個小白臉被稱作‘靈主’,莫非,就是你們劫魂界二十七魂靈的頭頭?”千葉影兒繼續問道,嘴角掛着一抹戲謔。

    青螢面無表情,但想到池嫵仸的囑咐,她暗吸一口氣,沒有回首,但總算迴應道:“他名盛世顏,劫魂二十七魂靈之首,二十七魂殿總主。”

    “果然啊。”千葉影兒笑了起來:“這聽起來,怕是整個劫魂界僅次於魔後魔女的尊位。長着一張‘禍國殃民’的臉,也難怪你們的主子對他如此‘器重’。”

    青螢深深皺眉,寒聲道:“盛世顏能得今日地位和主人器重,皆因他超凡的資質與忠誠,與他的長相何關!”

    雲澈稍稍斜了千葉影兒一眼,他知道她在想什麼。

    如千葉影兒所想,盛世顏的確便是劫魂二十七魂靈之首,魔女之下第一人,掌控二十七魂殿。

    劫魂界的構成與其他王界大有不同。二十七魂殿各管理掌控着不同的劫魂界域以及附屬星界,各魂殿的首領,便是威震北神域的二十七魂靈。

    而魔女則是直屬魔後,沒有明確的職責範圍。卻可以調動任意魂殿及其掌控範圍的力量與資源。

    換言之,任何一個魔女,都擁有無限的權力,可以號令劫魂界的一切力量與調動所有資源。除了聽命於魔後,權力上基本與魔後別無二致。

    這在其他王界,乃至任何一個普通的星界,都是不可能存在的事。

    只因爲,魔後永遠不需要擔心魔女生出異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