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聽著雲澈那滿帶「驚喜」的問候,千葉影兒媚光瀲灧的唇瓣微微勾起:「雲澈,在遇到你之前,我倒還真未曾想過,會有一個人有資格讓我從東神域一路追到太初神境。」

    雲澈頓時一臉的「受寵若驚」:「我也沒想到,神女殿下竟會對我痴情至此。其實,半月之前,我拒絕神女殿下的『下嫁』,絕非我不願,而是神女殿下為天上謫仙,而我只是一介出身卑微的凡夫,在神女殿下面前唯有自慚形穢,實在不敢高攀。」

    「哦?是么?」千葉影兒金眸微眯:「那真是太可惜了。」

    「不不,不可惜。」雲澈馬上道:「神女殿下如此痴情,為了多看我一眼竟從東神域一直追隨到此處,雖然我一向不喜女色,但也不得不深為動容感懷。神女殿下如此真心,若我還是辜負的話,那就太煞風景……呃不,是太不識抬舉了。」

    夏傾月:「……」

    千葉影兒:「……」

    雲澈信誓旦旦的說完,然後試著掙扎了下,憨笑道:「那個,我這個樣子和你說話實在有點不太雅觀,你要不要先幫我解一下?你在這裡,我就算想跑,也跑不了對不對?」

    只要能稍稍恢復行動,然後抓過夏傾月的手,他就可以瞬間以空幻石遁走。

    「好啊。」

    千葉影兒竟是直接應了下來,她緩步向前,來到了雲澈的身側,手掌伸向了雲澈的胸口……卻在碰觸到他胸前的那一剎那瞬間向前,抓在了他的脖頸上。

    「呃……」雲澈即將出口的聲音被生生阻攔。抓在他脖頸上的手美玉一般瑩潤,卻如最恐怖的死神鐮刀,死死的鎖在他的喉嚨上,將他從地上緩緩抓起。

    千葉影兒的身長和雲澈近似,隨著她手臂的抬起,已是將雲澈足不沾地的拎在半空。

    「你……」雲澈的雙目睜大,喉嚨只堪堪溢出一個字,便再無法發出任何聲音。

    千葉影兒眼神冰冷,唇角儘是嘲弄:「你該不會就是用這麼拙劣的唇舌,讓天殺星神對你如此死心塌地的吧?」

    雲澈的瞳孔猛的一縮。

    但他臉上卻毫無變化,痛苦的道:「天殺星神……對我……死心塌地?你在……說什麼……」

    「哦……你聽不懂?」千葉影兒的手掌緩緩收緊,已讓雲澈的喉骨發生了劇烈的扭曲:「那你告訴我,你身上的邪神神力,又是誰給的呢?」

    這一次,雲澈的內心徹底駭然。

    邪神傳承,他身上最大的秘密……為什麼她會知道!?

    而且似乎還知道他和茉莉的關係!

    「你……在……說什麼……我……一個字……都聽不懂……」他的聲音更加的干啞。

    「你的唇舌雖然拙劣,但嘴卻硬的很。」千葉影兒唇角的弧度愈加嘲諷:「不過,你不需要承認,你承認與否對我而言毫無關係。」

    她的手掌在這時緩緩鬆開,頓時,雲澈跌落而下,如爛泥般癱倒在地,全身上下依舊一動不能動,唯有偶爾的痙攣。

    「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雲澈喘著粗氣,內心不斷的下沉。

    他終於開始意識到千葉影兒要做什麼,但他怎麼都不明白,她為什麼會知道這

    些……

    「你知道,當年天殺星神為什麼能取到邪神的傳承嗎?」千葉影兒忽然冷冷的說道。

    雲澈:「……」

    「十二年前,我偶然得知一個消息,南神域的南溟神界發現了邪神的遺迹,其中很可能會留有著邪神留下的傳承或至寶。」千葉影兒淡漠的講述起來:「於是,我便用特殊的方法,將這個消息傳到了天殺星神耳中。」

    發現創世神的遺迹,如此驚人的發現定會是絕不可泄露的重大隱秘。而不在南神域的千葉影兒竟會知道……

    南溟……

    雲澈忽然想起在哪裡聽過這個名字……

    南溟神帝,南神域四神帝之一……不對,是之首!

    他知道這個名字,是在梵天神帝當眾宣布要將千葉影兒下嫁他之後……而那南溟神帝極度迷戀千葉影兒,每次到來東神域,幾乎都是為了她。這在整個神界,幾乎都是人盡皆知的事。

    是他告知了千葉影兒!?

    「你知道,為何我會把這件事告訴天殺星神嗎?」

    「你……是為了……暗算她?」雲澈暗暗咬牙。

    「總算你還沒那麼愚蠢。」千葉影兒一聲毫無感情的輕笑:「天狼星神溪蘇死後,你的天殺星神做夢都想殺了我。這世上能讓我有所忌憚的,天殺星神倒還真算一個。她那麼想殺我,我也只好讓她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你覺得,一個像瘋了一樣追求力量想要殺了我的人,能拒絕的了『創世神遺留』的誘惑嗎?」

    雲澈:「……」

    「不,她當然抗拒不了。她瞞下了所有人,獨自前往了南神域。可惜,她並不知道,那處邪神的遺迹早已被南溟界的人搜尋了個遍,什麼都沒有找到。留給天殺星神的,唯有有著『弒神』之名的『魔毒』。」

    弒神絕殤毒!

    「咯……咯……」雲澈咬牙欲碎,牙縫間涔涔滲血。

    他到此刻,也是直到今日才明白,當年茉莉遭遇暗算,竟都是因為千葉影兒!

    若不是遇到了雲澈,茉莉早在十二年前便已命隕。

    難怪,茉莉偶爾在提到「那個女人」四個字時,都會流露出無法壓制的怨恨與恨意。

    「只不過,讓我沒有想到,南溟界更沒想過的是,在所有人以為空無一物的邪神遺迹,天殺星神居然真的找到了一滴血液狀的東西,且那個東西現出時,氣息無比的驚人……倒真不愧是天殺星神,靈覺之強大,活生生打了整個南溟界的臉,但同時,她也中了專門留給她的魔毒。」

    「若是拜訪也就罷了。但暗闖他域,還取其神遺,這可是神域之間的大忌,就算是星神也可正當殺之。那南溟界可是整整追殺了天殺星神大半個南神域,最終卻還是被天殺星神逃回了東神域……所謂的南神域第一王界,看來也不過是一群廢物。」

    「什麼『正當殺之』……沒有誰會願意得罪一個王界!」雲澈咬牙切齒,胸腔在極怒之下幾欲炸裂:「分明是你的授意,那南溟神帝為極力討你歡心才會如此!都是因為你!」

    「哦?有何不可嗎?」千葉影兒唇角微動,用一種近乎憐憫的語氣說道:「你們男人,不都是如此的低賤么。」

    「你!」雲澈心中空有憤怒,奈何身體卻無法動彈半分。他一次又一次的咬牙,強令自己冷靜下來……他不能栽在這裡,更不能栽在千葉影兒的手上,絕對不能!

    「據說天殺星神能活下來,是捨棄了軀體……這麼說來,你就是她那時的靈魂載體?」千葉影兒一聲不屑的冷哼:「追殺了大半個南神域,都沒有將她的靈魂侵蝕,看來所謂的弒神魔毒,也不過如此。南神域第一神帝,最大的本事原來是說大話!」

    「……」雲澈怒目無聲,當年,弒神絕殤毒不僅侵蝕了茉莉的靈魂,還是極為可怕的「完全侵蝕」,若不是遇到他,茉莉縱是十條命也死了。

    「逃回東神域的天殺星神沒有回星神界,卻反而去往了一個下界,這還真是耐人尋味啊。」她看著雲澈,幽然道:「這個問題的答案,你一定能告訴我,對嗎?」

    「我再說一次,你所說的話,我完全聽不懂,一個字都聽不懂!」雲澈眼神凝實,絕不承認:「我不知道什麼『邪神傳承』。而且,天殺星神如果真的得到了這種東西,她為什麼不用在自己身上,反而給了我一個下界凡人!?」

    「說的好。」千葉影兒似乎在微笑,她手臂伸出,抓在雲澈的脖頸上,將他上半身提了起來:「這也剛好是我最疑惑的問題。」

    「……」喉嚨再次被狠狠鎖死,雲澈無法呼吸,更無法出聲。

    「除了邪神的力量,你的身上還有著很多我感興趣的東西。比如,你的龍魂從何而來?」千葉影兒的臉緩緩靠近,雲澈幾乎都能感覺到她冰冷絕情的呼吸:「而且我還相信,除了這些,你一定還有其他我並不知道的秘密……可千萬,不要讓我太失望啊。」

    聲音落下,她的另一隻手伸出,按在了雲澈的天靈之上。

    這個舉動,讓夏傾月美眸一縮:「住手!」

    千葉影兒的舉動,分明是要強行搜魂!

    千葉影兒側眸,看了夏傾月一眼。

    「馬上住手……你若敢傷害他,月神界一定不會放過你!」夏傾月眼神幽冷,字字冰寒。

    「月神界?呵……」千葉影兒冷笑了起來:「夏傾月,你讓月神界顏面盡失,讓月無涯成為全天下最大的笑柄,現在,月神界最想殺的,就是你吧?」

    夏傾月:「……」

    「我若是殺了你和雲澈,說不定,月神界還會感激於我……難道不是嗎?」千葉影兒話音微轉,字字嘲諷:「別說你是月神界的罪人,就算你真的成為了月神界的神后又能如何?」

    「當年的月無垢,便是我派人所為。月無涯知道之後,不但連個屁都不敢放,還要裝作全然不知道的樣子。我今日殺了你,你覺得他又會如何呢?」

    「……」雲澈的眼瞳猛的放大。

    「……」夏傾月怔在了那裡,隨之,她的瞳光一片大亂,身體亦開始了無比劇烈的顫慄:「是……你……當年害我娘的人……原來是你!!」

    「哦?」夏傾月的反應讓千葉影兒眼眸稍眯,兩道隱帶金色的瞳光重新從夏傾月的身上掃過,隨之她淡淡的笑了起來:「原來如此,你是月無垢的女兒!」

    「怪不得兼具『琉璃心』和『玲瓏體』,原來是『無垢神體』的後代!」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