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夏傾月一向淡若秋水,冷若幽譚,極少有情緒波動。但此刻一雙美眸卻是折射著刺魂的寒光……以及殺意。

    母親將盡的生命,父親和義父半生的悲哀……

    原來,全是拜千葉影兒所賜,而不是星神界!

    怪不得,月神帝這幾年在提及星神界,流露的不是恨意,反而是深隱的複雜……原來,他已經知道是千葉影兒所為!

    「當年,我本是派人去把月無垢擄來,畢竟,她的無垢神體可是好東西,若是浪費在月無涯身上,可就太可惜了。誰知,那兩個廢物卻是辦事不利,強擄不成還起了殺心,卻連殺人都沒殺乾淨。」

    「為何用這種眼神看著我呢?」千葉影兒看著夏傾月,頗為玩味的說道:「我可是你這輩子最大的恩人,若不是因為我,你都不會存在於這個世上,」

    這句話,千葉影兒說的倒是事實。若不是她,月無垢就不會臨落天玄大陸,也不會遇到夏弘義,自然也不會有夏傾月的出生。

    「還有你也是。」千葉影兒將箍在雲澈喉間的手微微收緊:「若不是我,天殺星神不會得到邪神的傳承,更不可能會和你沾上。那麼現在的你也就不過是個下界的卑賤廢物,連到來東神域的資格都沒有。又怎會登頂『封神之一』,威風八面呢。」

    「所以,現在是你們兩個報答我的時候了。」

    幽幽說完,千葉影兒的聲音和眸光忽然同時冷下,罩在雲澈天靈上的手掌猛然釋放出強橫無比的魂力。

    「住手!」夏傾月一聲無助的驚喊。

    嗡————

    雲澈的腦海頓時轟然一片。

    在千葉影兒面前,雲澈的存在微小如滄海之下的螻蟻……玄力如此,魂力亦是如此。

    被搜魂的後果,成功,則所有記憶被千葉影兒剝奪,他自身靈魂潰散,變成痴獃,甚至活死人。

    失敗,他意志盡毀,同樣變成活死人。

    但,就是千葉影兒的魂力即將完全侵入雲澈靈魂深處時,一聲龍吟同時響徹在雲澈和千葉影兒的心魂之中。

    吼————————

    千葉影兒雙眸陡然睜開,靈魂劇顫,就連身體也劇烈搖晃,手中的雲澈跌落在地。

    「嘿……嘿嘿……」雲澈趴在地上,腦袋劇痛欲裂,卻是冷笑出聲:「想搜我的魂?別說你……就算你爹都別想做到!」

    在成就神魂境之後,雲澈的靈魂便已固若金湯。有著龍神之魂的存在,他的靈魂或許可以被壓制甚至毀滅,但絕無可能被強行掠奪!

    若不是千葉影兒實在太過強大,換做別人,剛才的反震,絕對可以讓對方靈魂重創。

    事到如今,他已不需要在千葉影兒面前偽裝什麼,因為根本毫無作用。

    只是他不明白,千葉影兒為什麼會知道茉莉和他的關係,又為什麼會知道他身上邪神神力的存在……到底是哪裡出現了破綻!

    最可怕的是,千葉影兒謹慎的驚人。明明是面對兩個絕無可能反抗她的人,卻牢牢的將他們壓制,讓他們自始至終都完全動彈不得。

    「很好,非常好。」剎那的驚愕之後,千葉影兒的唇瓣卻是稍稍抿起:「不愧是連『無垢神魂』都無法壓制的靈魂,我現在對你身上的龍魂越來越感興趣了。」

    「本來可以痛痛快快的結束……」她的手重新抓在雲澈的喉嚨上,第三次將他拎了起來,兩道危險到極點的眸光洞穿到雲澈的眼眸深處:「這可是你自找的!」

    聲音落下,她的瞳眸中金芒一閃。隨之,她抓住雲澈脖頸的那隻手掌上閃耀起濃郁的金芒,金芒快速的脫離她的手掌,轉移到雲澈的身上。

    頓時,以雲澈的脖頸為中心,一道道細細的金線快速向周圍輻射而去,數息之間,便蔓延至他的全身,為他全身印向了成千上萬道細細的金紋。

    這些金紋流光閃動,縱是隔著外衣都清晰可見。

    當金紋完全蔓延至他全身每一個角落時,所有的金芒又消失不見。千葉影兒手掌鬆開,讓雲澈跌回到地上。

    「咳……咳咳……你……對我做了什麼!?」雲澈痛苦的重咳幾聲,嘶啞著吼道。

    剛才,他感覺到有無數股涼意向他全身蔓延,蔓延至他每一道經脈,每一根神經……但隨著最後金紋的消逝,所有的感覺又全部消失,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夏傾月定定的看著,起初面露疑惑,在金紋消失的那一剎那,她的美眸如被針扎,一下子收縮到極致:「梵魂……求死印……」

    「哦?」千葉影兒看了夏傾月一眼:「你居然知道梵魂求死印。」

    「解開!給他解開!!」夏傾月聲音急促,在極大的驚恐下出現了嚴重的嘶啞,臉色更是一片駭人的煞白。

    雲澈沒有聽說過「梵魂求死印」,但,他第一次從夏傾月的臉上看到如此驚恐的神情……就如同見到了傳說中最可怕,最惡毒的魔神。

    「梵魂求死印……是什麼?」雲澈咬牙問道。

    求死印……

    求……死!?

    「你很快就會知道了。」千葉影兒不再看雲澈一眼,就這麼把他扔在那裡,走向了同樣無法行動的夏傾月。

    「給他解開!」夏傾月的瞳眸依然在顫動,眸光卻是轉過,竟不忍再看向雲澈,聲音也在這時完全的軟下:「算我……求你……」

    夏傾月的話讓雲澈猛的一愣,嘶聲道:「傾月,你傻了嗎……你求她幹什麼!」

    「你……不……懂……」夏傾月閉上眼睛,不讓雲澈看到她昏暗到近乎絕望的眸光。

    雲澈茫然不知,但夏傾月卻是知道,「梵魂求死印」……那是這個世上最可怕的五個字,哪怕再強大,再悍不畏死的人聽到這五個字,都會像是聽到來自地獄深淵的殘酷魔咒,在恐懼中瑟瑟發抖。

    「求我?」千葉影兒站在夏傾月身前,一張明明絕美到極致的仙顏,卻覆著讓人窒息的絕情:「月無垢的女兒,在為他求饒之前,你還是先關心一下自己吧。」

    「我知道你想要什麼。」夏傾月眸光一片冷幽:「解開他的梵魂求死印,你想要的一切,我全部給你。」

    昨日之前,她從未離開過月神界,外人對她亦是一無所知。她的身上,能被千葉影兒這個層面的人物所圖謀的東西,也唯有她的九玄玲瓏體。

    在月神帝給予她的記憶碎片中,記載著九玄玲瓏體是可以被其他女子奪舍的,只是條件極為苛刻,方式也很特別。

    「哦?你覺得,你有討價還價的權利嗎?」千葉影兒似笑非笑,她的手指點在了夏傾月的胸口,不輕不緩的划著圈:「現在你就在我的手上,你的一切是我說了算,而不是你。」

    夏傾月的眸光愈冷:「你要不把他的梵魂求死印解開,我馬上……自毀玲瓏世界!」

    「傾月……」這句話,讓雲澈已是明白,千葉影兒的目的,赫然是夏傾月的九玄玲瓏體。只是他並不知道九玄玲瓏體居然還可以奪舍,更不知怎麼奪舍……以及被奪舍的後果是什麼。

    現在的他,灌滿全身的唯有深深的無力感……那種在絕對力量之下的無力感。而當這個人在絕對力量之下依舊不露任何破綻時,那就是絕對的絕望。

    「自毀?」千葉影兒一聲嘲諷的淡笑:「那你儘管試試看啊。」

    「……」夏傾月玉齒欲碎,卻再難言語。在千葉影兒完全不可抗拒的力量壓制下,她無法動用一絲玄力,更不可能自毀玄脈中的玲瓏世界。若是千葉影兒願意,他們根本連說話都不可能做到……所有的一切都落入她的掌控,只能任其擺布。

    就如千葉影兒所說,無論夏傾月還是雲澈,都根本沒有任何討價還價的資格。

    「我想要的東西,我自會親自從你身上取來,而不需要你給,懂嗎?」

    千葉影兒的唇瓣微傾,點在夏傾月胸口的手掌覆下,然後猛地一撕。

    嘶啦!

    一聲裂響,夏傾月的月衣瞬間化作飛散的碎片,上身頓時完全暴露在了空氣之中。由於她平時有意識的緊縛胸脯,隨著肚兜的完全崩裂,那對堪稱巨碩的綿乳頓失束縛,「綳」的彈跳了出來,如凝脂玉酪般雪白嬌軟,彈晃如波,震蕩不休。

    雲澈的雙目猛的外凸……和夏傾月成婚十二年,他還從未能見過她的玉體。若是平時,驟見此美景,縱是他閱美無數,也能驚艷到把眼珠子瞪出來。但此刻,他剎那目眩后,卻是心中冷駭,嘶聲道:「千葉!你要做什麼!!」

    這妖女,難道還是個死變態!?

    千葉影兒絲毫沒有理會雲澈的怒吼,她看著夏傾月那比傳說中的禍世妖姬還要嫵媚妖嬈的身體,金色的瞳眸中亮起極其罕見的異彩:「真是讓人想不到,這麼冰冷冷的外表,居然藏著這麼勾人的身子,連我身為女人都有點動心了。」

    她的手指緩緩劃過她胸前的雪肌玉膚,動作輕柔,似乎還有著幾分享受與陶醉。

    「真是奇了,這麼媚淫的身子,居然至今還是處子,」她斜眸看了雲澈一眼:「莫非娶你的這個男人,是個沒用的太監?」

    「妖女!!」雲澈雙目赤紅似血,雖然千葉影兒是個女人,但這夏傾月而言,依舊是從未有過的奇恥大辱:「你不是想要知道我身上的秘密嗎?有種沖我來!」

    「你?」千葉影兒的手撫在了夏傾月的小腹上,唇角的弧度無比的輕蔑與玩味,像是聽到了什麼極端可笑的笑話:「你不用著急。很快,你就會求著把一切告訴我的。」

    雲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