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閻魔界閻屠、閻厄、閻禍特來拜會!求見崇高的劫魂魔後!”

    沉重壓抑的聲音在劫魂聖域的邊界響起,雖爲敬言敬語,但卻帶着一股彷彿源自黃泉之底的死氣,讓劫魂聖域瞬間變得安靜而壓抑。

    無數雙眼睛陡然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震驚的神情出現每個人的臉上。

    因爲閻屠、閻厄、閻禍,這是三個閻魔的名字!

    閻魔界的閻魔忽然到來……還是三個!

    魂羅天上,衆魔女全部皺眉。夜璃沉聲道:“一次來三個閻魔,上一次這種陣仗,還是主人封帝之時。他們要做什麼?”

    “主人,”劫心踏前一步,潔白的衣袂與漆黑的長髮緩緩飄起:“我去。”

    “不必,”對於三閻魔的到來,池嫵仸似乎沒有丁點的訝異:“既然閻魔界給了這麼大的‘面子’,那還是本後親自來吧。”

    “他們不配主人親自出面。”劫靈道。

    池嫵仸已是擡眸,未見任何玄氣釋放,她的聲音便已直接穿過夜璃妖蝶合力佈下的隔音結界,直漾天際:“何事。”

    只有淡淡的兩個字,落在耳中,如霧一般飄渺柔緩,但入魂之時,卻如蒼天傾覆,整個劫魂聖域,萬靈屏息。

    也是這兩個字,讓安靜的雲澈目光陡變,驟然盯向池嫵仸……足足數息,纔將目光緩慢移開。

    三閻魔齊至,這排場不可謂不大。但即使如此排場,他們也沒指望能真的見到魔後。

    驟聞魔後之音,三閻魔明顯有些措手不及,靜默了好一會兒,他們的聲音才遙遙傳至:“魔神庇佑,魔後萬安。吾等奉閻帝之命,特來擒拿昨日借‘凌雲’之名,無故殘殺閻鬼王的東域惡徒雲澈!”

    “還望魔後成全,許吾等將雲澈押帶回界。”

    三閻魔的聲音雖然剛硬威冷,但,依舊透着數分謹慎與恭敬……因爲此刻與他們所對的,可是魔後池嫵仸!

    “閻魔界怎麼會知道雲澈在這裏?”蟬衣輕咦。

    “大概……是他們路上暴露了行蹤?”玉舞小聲道:“畢竟閻魔界從昨日就開始全力搜尋他們的蹤跡了。”

    “就算是如此……也似乎太快了。”藍蜓更小聲的道。畢竟,雲澈纔剛至劫魂界不久,閻魔界後腳便至,還直接來了三閻魔,顯然是無比確信雲澈就在此處。

    北域三王界雖相離很近,但也要數個時辰的行程。三閻魔此刻到來,倒更像是……雲澈在踏足劫魂界之前,他們便已直赴而來。

    池嫵仸的聲音再次彌空:“與雲澈有怨者,可不止你閻魔界。現在他既落到本後手中,該如何處置,當是本後說了算,與你閻魔又何干呢?”

    一次來三個閻魔,一方面是因雲澈的實力太過詭異,一劍就屠了閻三更,擔心一個閻魔無法制住。

    另一方面,看似是對閻鬼王之死的極度震怒,實則……雲澈身上的邪神傳承,還有天毒珠,這是任誰都不可能抵擋的天大誘惑!

    閻魔鄭重道:“那兩東域惡徒打傷魔女,言犯魔後之事吾等確有耳聞。但論及罪怨,遠不及我界閻鬼王之死,閻帝爲之震怒非常,嚴令吾等務必將雲澈帶回處罪。懇請魔後成全。我閻魔必有重謝。”

    池嫵仸淺然一笑:“既然那閻帝如此重視,那就讓他親自來要人,本後隨時恭候。憑你們幾個,似乎還不夠資格。”

    閻魔那邊沉默了幾許,聲音再次傳來時,已是帶上了幾分陰寒:“閻帝有命,無論如何,都必須……”

    “本後要說的話,已經全部說完。”柔緩的言語將閻魔的聲音打斷,但隨之,彌空的聲音驟變:“莫非,你們想聽第二遍?”

    那是一種錐魂刺骨的寒。

    雲澈和千葉影兒所面對的池嫵仸,其音如妖如魔,幾乎能化人骨髓。但此刻,她忽然變得冰寒的音調,那無比之短的九個字,卻彷彿讓人忽臨冰獄與死亡的邊境,每一根神經,每一絲靈魂都在無法休止的戰慄與痙攣。

    整個劫魂聖域都完全失聲,許久的沉寂後,閻魔的聲音才終於傳來:“魔後之言,吾等會如實轉述閻帝,告辭。”

    語落,三閻魔的氣息快速遠去,未敢私踏劫魂聖域一步。

    閻魔離開,魔後寒威也消失於無形。青螢開口道:“奇怪,爲什麼閻魔界會知道雲澈在這裏,還來的如此之快?”

    щщщ⊕ ttκΛ n⊕ ¢○

    在衆魔女看來,雲澈擁有魔帝之力是極大的祕密,現今應該只有魔後和她們知道。與之“合作”,至少在初期,應該是絕密之事。

    所以,以劫魂界的立場,自當全力隱蔽封鎖與之相關的任何消息。

    “呵,”一聲冷笑傳來,千葉影兒寒聲道:“這就要問你們的主子了!”

    青螢怒目:“雲千影,你什麼意思!”

    千葉影兒未理青螢,冷眸看着池嫵仸:“池嫵仸,知道我們來此的,只有你和第七魔女。”

    “我們對北域毫不熟悉,途中爲隱氣息,速度也並不快,而你卻比我們還要遲至。”

    “更奇妙的是……”千葉影兒脣角嘲弄,美眸凝寒:“九魔女來了八個,連你這個魔後都在,卻唯獨少了一個第七魔女。讓我猜猜,她是去哪裏了呢?”

    “住口!”千葉影兒之言,毫無疑問引來魔女之怒:“再敢污衊主人,休怪我們不客氣!”

    “哎呀。”池嫵仸一聲嬌嘆,笑嘻嘻的道:“果然瞞不過你們呢。嫿錦之所以不在,是本後遣她去了幾個地方……第一處,就是閻魔界。”

    “現在,閻魔和焚月都知道你在這裏。再過不久,半個北神域應該都會知道。”

    魔女們怔住,夜璃道:“主人,這……這是?”

    “理由。”雲澈倒是不急不怒,淡淡反問。

    “理由嘛,很多。”池嫵仸更是不急不緩,對千葉影兒刺魂的目光全然無視:“那便說最近處,也最簡單的一個。”

    “本後想讓人知道你在本後的手裏,就這麼簡單。而且這個範圍可不僅限於北神域,繼續推波助瀾的話,再過一段時間,東神域那邊,應該也差不多能得到消息了。”

    “尤其是……”她暗色的眼眸似乎微微閃了一下:“宙天神界。”

    “池嫵仸!”千葉影兒怒不可遏,身影一晃,已是直接欺近池嫵仸,兩人的瞳光隔着半尺不距直接碰撞:“你到底……想做什麼!”

    這一刻,她忽然質疑起了自己進入北神域後一直堅持的事——引導和督促雲澈與魔後池嫵仸合作。

    這纔是他們合作的第一天,明明開局無比順利,但池嫵仸的想法、行爲,完全不在她預料,更不在她和雲澈掌控之中。

    面對千葉影兒近在咫尺的逼視,池嫵仸卻是笑意嫣然,身體反而前傾的一分,似乎在欣賞着千葉影兒那過分完美的半張臉頰:“說起來,這件事還是你給本後的啓發。”

    “……”千葉影兒沒有退後,字字冰寒:“你最好,給我解釋清楚!”

    池嫵仸道:“既然是合作,本後當然會清清楚楚的告知你們。畢竟,你們纔是真正的主角,本後不過是個小小的驅動者而已。”

    “笑話!”千葉影兒冷聲道:“單就此事,你完全自作主張,絲毫未曾問詢過我們的意見。將我們的行蹤告知閻魔,更有暗算我們之嫌。如此,還有臉說‘合作’?還想讓我們乖乖配合你?”

    池嫵仸笑眯眯道:“那就等本後說完,究竟要不要配合,不還是你們自己說了算麼。”

    “說。”雲澈吐出一個字。

    “那你們可要聽仔細了,尤其是你哦。”她面對千葉影兒,脣瓣輕輕的抿了抿。

    千葉影兒眉角微跳。

    “雲千影,你先前所言,用來償還‘蠻荒神髓’的大禮,是一個絕妙的‘契機’。藉助宙虛子對本後提出的交易,將他徹底激怒,怒至癲狂,失心之下主動強攻北域,從而藉此造勢。”

    “聽上去萬分美好,讓本後意動不已。但本後稍稍思索之後,卻發現這份‘大禮’,似乎有着兩個頗大的漏洞。”

    “什麼漏洞!?”千葉影兒道。

    “其一,”池嫵仸娓娓而語:“你所預想的時機,是在合併三王界,籌備足夠的力量後,觸怒宙天,引他來攻,從而借勢反撲,於理由和氣勢上立於高點,並藉此讓西、南兩神域在最初之時隔岸觀火。”

    “但……我劫魂界欲吞焚月和閻魔,必須藉助雲澈之力。而與任一王界之爭,哪怕規模壓到最小,也必定震動北神域全境,自然也會很輕易的被東域王界所聞知。那麼,宙天也就知曉了本後與雲澈是合作,而不是將他拿下,他又怎會帶着他的兒子來上當呢?”

    “呵,”千葉影兒嗤聲:“身爲劫魂魔後,連這點封鎖消息的能力都沒有麼?”

    “封鎖?”池嫵仸回以嗤笑:“王界之爭,這世上怕再沒有比這更大的事,如何封鎖?”

    “再者,以你曾經梵帝神女的身份,告訴本後,大到這種規模的事,哪怕再怎麼封鎖,東神域的情報能力當真會弱到毫無察知嗎?”

    “……”千葉影兒沒有說話。

    “其二,”池嫵仸繼續道:“退萬步講,就算一切都如你所願,籌備一切後成功引怒宙天,你又憑什麼認定……他一定會在怒極之下引宙天之力強攻北域?”

    千葉影兒沉聲道:“憑他對亡妻的愧疚,憑他視宙清塵的性命超越一切,憑他在目睹雲澈成長後的忌憚與恐慌……不夠嗎!”

    “夠還是不夠,本後又豈會知道。”池嫵仸道:“但本後至少知道一件事,一個人有時候連自己的念想都無法左右,去臆想他人之思,並以此爲賭注……往往只會是笑話!”

    她目光斜過:“你們兩個,不就是這樣的笑話麼。”

    “你!”千葉影兒金髮揚起,目綻黑芒……但,卻久久沒有真正發作。

    他們曾經一個最爲敬重宙虛子,一個最爲敬重千葉梵天,卻淪落此地。

    說他們是“這樣的笑話”,有何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