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轟隆隆隆隆……

    太初神境的初始之地,灰白的沙塵瀰漫天地,空間被撕扯、扭曲如洶湧的浪濤,其中的任何一個微小的角落,都充斥著常人無法想象的毀滅力量。

    茉莉與彩脂合力激戰千葉影兒,兩人的力量屬性完全不同,天殺神力的核心是即將力量極度壓縮,然後瞬間爆發后的瞬殺,而天狼神力卻是強橫無匹,大開大合的毀滅。但互為心中最重要、最親近之人,兩人雖是第一次協力,卻是配合的親密無間。

    但,千葉影兒的實力實在太過恐怖。茉莉與彩脂皆是傾盡全力,卻沒有對她造成任何的壓制,除了最初被茉莉斬斷的髮絲和面罩一角,她的身上沒有被留下任何傷痕,就連她的一身金衣,都看不到半處的折亂。

    「天星慟!!」

    蒼狼咆哮,天狼聖劍如天星墜落,浩瀚劍威讓空間層層塌陷。

    立於天星劍域的中心,千葉影兒金髮飛舞,身體卻是一動不動,一個並不巨大的金色光環憑空出現,竟是將彌天劍威直接禁錮,再無法壓下。

    剎!

    千葉影兒眸光一閃,金環之中竟伸出一隻金色大手,直接穿破天星劍域,轟向彩脂胸口。

    「彩脂!!」

    本欲攻向千葉影兒的茉莉眼神驟變,身影陡轉,一道紅影急掠,誅神刃從攻勢強行轉為守勢……

    砰!!

    剎那抵禦,誅神刃便被狠狠震開,一道金芒直中茉莉胸口,茉莉一口血箭噴出,如枯葉般橫飛而去。

    「姐姐!!」

    彩脂一聲驚叫,臉色慘變。她沒有撲過去看茉莉的狀態,一直被她死死壓在身體最深處的戾氣在這一瞬間隨著全身血液瘋狂的湧上頭頂……一道蒼狼之影在她背後詭異浮現,睜開的,是血紅色的狼瞳。

    「千葉……」她的聲音在發顫,抓著天狼聖劍的手臂在發抖,本是空靈如清泉的聲音像是灌入了地獄猩血,變得無比陰森凄厲:「我……殺……了……你!!」

    「……?」剛要向前的千葉影兒忽然身形一頓,因為來自彩脂的壓力在這一刻忽然倍增。

    毫無誇張的倍增!!

    讓一直都信步閑庭的她忽然感受到了明顯的壓迫感。

    威凌的天狼忽然化作了怨恨的魔狼,血色的狼瞳如兩輪懸於蒼穹的猩紅血月。

    「血…月…誅…仙…劍!!!」

    嗡…………

    那一瞬間,世間所有的光芒與聲音詭異消失,初始之地所有的一切,從飄雲到大地,從巨石到沙塵,全部出現了剎那的定格,然後又在下一個剎那完全湮滅,唯有無盡的齏粉在崩塌的天地間混亂飄蕩……

    誅仙劍陣?

    千葉影兒臉上閃過訝色,金影疾退,手掌輕輕一掠,在腰間抽出了一把細長的金色軟劍……甩動時如金蛇盤旋,綳直時卻又放射出足以刺破天地的金芒。

    金劍甩動,軌跡輕渺,卻是將當空覆下的誅仙劍陣輕而易舉的撕開一個空缺……而在同一個剎那,茉莉的身影已疾飛回彩脂的身邊,她唇角帶血,紅衣破碎,伸手牢牢抓在彩脂的手臂上。

    「走!」

    轟!!!!

    隨著一聲吞沒天地的巨響,誅仙劍陣的劍威爆發,整個太初神境的初始之地完全翻覆,空間像是被徹底摧毀的堅冰,呈現著無比恐怖的崩塌……遠方,無數被驚動的凶獸發出震天的咆哮聲,久久不息。

    漫天肆掠的毀滅之力中,千葉影兒的金影從中緩緩走出。任憑天地覆滅,她的身上卻是依舊沒有沾染半點沙塵。而她的視線與靈覺之中,已沒有了茉莉與彩脂的存在。

    「哼,我倒是小看了那隻幼狼。」她低語一聲,然後浮空而起,不緊不慢的飛向太初神境的出口。

    她絲毫沒有打算追及茉莉和彩脂……當年,茉莉身中魔毒,都生生甩掉了大半個南神域的追殺,天殺星神若是想走,誰也攔不住。

    天殺星神雖然戰力在十二星神中最弱,卻有著世間無雙的隱匿、靈覺、爆發和速度。一個能完美隱匿於暗中,冷不丁給你絕命一擊,一擊不中后還能瞬間遠遁,無法追及的可怕星神……強如千葉影兒,也不得不忌憚。

    這也是為什麼,她當年如此處心積慮,不惜迂迴到南神域也要除掉茉莉。

    千葉影兒離開太初神境,行走於神境之外的無盡虛空,古燭無聲臨近,站在了他的身後,如枯草般的蒼白髮絲上,還覆著散碎的冰晶。

    「小姐,天殺和天狼已遁走,可否繼續追及雲澈和夏傾月?」古燭緩聲問道。

    「他們去了哪裡?」千葉影兒問道。

    「南方。」

    「哼。」千葉影兒冷哼一聲:「他們沒理由去那個方向,障眼法而言,必定早已轉向,遁回東神域。」

    「那小姐……」

    「不必追了。」千葉影兒眼瞳微斂,閃過一抹陰暗的金芒:「我給雲澈種下了梵魂求死印,會有人帶著他乖乖來求我的。」

    「……」「梵魂求死印」五個字,讓古燭的老目竟是出現了剎那的劇顫。足足過了數息,他才說道:「若他一心求死,又該如何?」

    「死就死吧。」千葉影兒淡淡冷笑:「天殺剛才說了一句話:邪神的神力是無法奪舍的。她的這句話,我倒是有些相信。雲澈若是來求我,當然最好,若是一心求死,於我又有何損呢?」

    古燭道:「但是,此番雲澈和夏傾月遁回東神域后,很快,宙天、星神、月神三界都會知道小姐對雲澈下手,尤其宙天明顯對雲澈有相護之意,若被他看到雲澈身上的梵魂求死印,怕是……」

    「呵,我會懼他?」千葉影兒沒有半點擔憂之色,反而冷笑一聲:「若雲澈是他的兒子或者親傳弟子也就罷了。如今的雲澈,雖得他欣賞,但也只是欣賞,除此之外,不過是個與他毫無相干之人。你覺得,宙天老頭會為了一個毫不相干的『天才』和我翻臉嗎?」

    「……」古燭沉默,然後徐徐點頭:「是老朽多慮了。」

    千葉影兒轉過身來,淡淡掃了古燭一眼,忽然道:「寒氣?星神中並無用寒氣之人,你剛才在和誰交手?」

    古燭道:「她並非星神。她以極重的寒氣強行封死自己的樣貌和全部氣息,與老朽交手時,也只使用純粹的寒冰玄力,不動半分玄功。」

    「哦?這麼說,她在極力的掩飾自己的身份?」千葉影兒月眉微蹙,腦中快速搜索起東神域中能與古燭交手,且是修鍊寒冰玄力的人。

    「的確如此。不過,老朽猜測,她是西神域的青龍帝。」古燭徐徐說道。

    「不可能。」千葉影兒卻是斷然搖頭:「龍族生性高傲,絕不屑於藏頭露尾之舉。如青龍帝這般,更絕無可能。」

    「夏傾月和雲澈從月神界遁離並無先兆,無人得知,我們追及也是臨時起意。就算雲澈當真與龍族有莫大的淵源,也不可能提前得知,如此之巧的忽臨此地……能一路追到這裡的,唯有可能是東神域的人!」

    「這些,老朽自然知曉。」古燭嘆聲道:「但,小姐有所不知,此人是一女子,且她不動玄功,僅憑寒冰玄力,便將老朽強拖至今。若她全力以赴,很有可能……在老朽之上。」

    「……」千葉影兒眉頭微動,她眸光轉過,問道:「古伯,東神域之中,配得上『在你之上』這四個字的,共有幾人。」

    古燭答道:「除了那幾位隱世不出的『老祖』,唯有四神帝,以及小姐。」

    「這麼說,我們東神域又出了一個神帝級的人物……而我們卻一無所知?」千葉影兒語氣怪異。

    「……」古燭無言,因為這是絕無可能的事。

    「東神域水系玄功最強者,為琉光界水千珩,冰系則少有人修,最強者應該就是雲澈所出身的吟雪界,吟雪界的玄音界王雖是中位界王,卻修為極高,當年為四級神主,到如今,撐破天也最多是中期神主……」千葉影兒在思慮中自言自語,最後目光冷凝:「難道說,真的是青龍帝?」

    當其他的所有可能性皆無法成立,那麼剩下的那個唯一可能即使有些彆扭,也無疑成為了答案。

    無論千葉影兒,還是茉莉彩脂,都全然沒有想到,夏傾月帶雲澈所遁去的方向既不是南方,也不是東方,而是西方。

    有天辰玉為能源,遁月仙宮可保持很長時間的極速飛行。

    在時間無比緩慢的流動中,遁月仙宮終於到來了神界最大,亦是最強的神域。

    西神域!

    神界四萬星界,西神域獨佔一萬六千界。

    神界十七王界,西神域獨佔其六。

    世間最強大的種族——龍族便集中於西神域,龍族之皇龍神一族所居的龍神界便是西域六王界之首,亦是立於整個神界最頂尖的至高存在,其他十六王界皆要俯首。

    西神域六王界的界王,傲視西神域的「一皇五帝」,亦有其四為龍族。

    進入西神域,遁月仙宮的速度沒有絲毫減緩,在夏傾月的指引下,全速飛向那個立於神界最巔峰的至高存在——龍神界!

    夏傾月從未到來過西神域,更沒有去過龍神界,所有的一切,解釋來自記憶碎片的指引……她從未如今天這般,慶幸著這些來自月神帝的記憶碎片。

    「快到了,就快到了,再堅持一會兒。」夏傾月看著前方,很輕的念道。

    這段時間,雲澈每一息都處在地獄之中,對夏傾月而言也每一息都是煎熬。

    終於,隨著眼前世界的變化,一股蘊含著無形龍威的氣息從前方覆至……

    龍神界!

    龍神界無比龐大,不僅是最大的王界,亦是整個神界最大的星界。它的氣息格外的古樸厚重,有些近似於太初神境。而它和東神域的王界不同,是一個完全開放的王界,除了核心的龍神域和一些禁地,皆可自由進出。

    因而,每年來龍神界遊歷的玄者都不計其數。

    來到了龍神界的上空,夏傾月沒有心思去感受這裡的氣息和風景,心弦亦沒有絲毫的鬆弛,反而無聲的繃緊……

    她無法確信「那個人」是否真的能救雲澈……就算真的能,又會不會救雲澈……

    就連見到她,都是難如登天的事。

    因為,她所在的地方,是龍神界最大的禁地……一個連龍皇都不能隨意踏入的地方——

    輪迴禁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