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輪迴禁地,遠古諸神時代掌控輪迴之力的「輪迴之井」所在之處,當時的龍神一族亦是輪迴之井的守護者。

    后神魔惡戰,龍神一族覆滅,輪迴之井亦遭毀滅,變成一口「死井」。但作為曾經掌控諸神輪迴的樞紐之地,它被完好的留存至今。

    而這裡之所以會成為龍神界最大的禁地,並非僅僅因為「輪迴之井」的存在,更因一個人……

    遁月仙宮極速飛行下,所有景象快速后掠。那些路過的玄者、飛龍只覺得一陣勁風掠過,卻連遁月仙宮的一絲殘影都看不到。

    橫穿了大半個龍神界,遁月仙宮的光幕之上,忽然出現了一抹熾白色光芒……那是一個龐大的結界,籠罩在一片靜寂的大地上。它所釋放的白色光芒毫無瑕疵,純凈中,帶著一種滲透心靈的純凈。

    目視著那抹來自結界的白光,夏傾月分明感覺到自己的心魂都為之安靜了許多,就像是有一團溫和的暖光在自己的靈魂中耀起,安撫著她所有的意志。

    這種神奇的感覺讓夏傾月美眸一凝,抱起雲澈快速站了起來,同時急聲道:「到了,我們到了!雲澈,快把你的龍神印給我!」

    數息之後,那抹白光已呈現出它結界的完整形狀。就在這時,一聲無比威嚴的厲吼從前方猛然傳來:

    「前方何人!竟敢擅闖輪迴禁地!」

    厲吼聲中,遁月仙宮的前方忽然現出兩隻巨龍之影……兩隻巨龍皆身長數千丈,龍目含怒,巨大的龍軀封死了遁月仙宮的所有進路。兩股駭人的龍威帶著無比可怕的壓迫感重重壓下,讓夏傾月如被萬岳壓身,完全屏息。

    輪迴境地的守護龍神!

    真龍之怒,無人可逆。夏傾月自然不會強闖,遁月仙宮的速度也在這時快速緩下,她抱起雲澈,直接脫離遁月仙宮從空中降下,落在下方古老厚重的大地上,向兩大守護巨龍急聲喊道:「兩位龍神前輩,在下東域月神界夏傾月,特來求見【神曦】前輩。」

    「月神界」三個字未讓對方有半點動容,回應夏傾月的,是駭人震空的雷霆之音:「龍皇親令,輪迴禁地萬靈不可踏入!速速離開,再敢踏前半步,無論爾等是誰,殺無……」

    「赦」字還未出口,龍神守衛的震天之音便像是被什麼忽然遏住,生生中斷,就連那沉重的威壓也出現了剎那的凝固。

    夏傾月的右臂舉起,手中,是一枚閃耀著白色光華的龍形寶玉:「此為龍皇親賜的龍神印。還請兩位龍神前輩允許晚輩進入輪迴禁地。」

    兩大龍神守衛的龍目滿是震駭,氣勢也快速消弭……並不是他們在收斂龍威,而是龍神印那淡淡的龍皇威壓,在無形間將他們的氣勢層層泯滅。

    在龍神界,見龍神印,如見龍皇!

    龍皇在位數十萬年,一共也才賜出過三枚龍神印。他們二人雖為龍皇守衛,卻也從未能有幸親見龍神印。但,龍神印上所釋放的龍皇威壓卻絕對作不得假。而普天之下,也沒有人膽子大到敢冒充龍神印。

    兩大龍神守衛面面相覷,隨之,天空白芒一閃,兩隻巨龍身影同時消失,化作了人之形態,落在了夏傾月和雲澈身前,四目直直的盯著夏傾月手中的龍神印。

    由於人之形態能量消耗、軀體負荷極小,且頗為方便行動,所以龍族在能夠化形之後,平日里都會呈現人之形態,龍族之外的其他獸族、妖族也大都如此。

    化作人形的龍神守衛看上去只是兩個普普通通的年輕人,穿著同樣的龍鱗神甲,也不知是外製,還是自身的力量所生。目光從龍神印上離開,他們重新打量了一遍夏傾月和雲澈,最終目標落在了雲澈身上。

    此時的雲澈正處在昏迷中,而偶爾的昏迷,對他而言無疑是最奢侈的狀態。但他的臉色卻無比駭人,讓他們心中劇烈一動。

    「此子,莫非便是龍皇半月前賜予龍神印的東域年輕人?」

    「雲澈!」另一個龍神守衛介面道。

    龍皇在東神域欲收義子,還賜予龍神印,這在龍神界可是天大的事,他們又豈會不知。

    沒錯,雖然雲澈到來神界才三年多,但他的名字,在西神域也已廣為人知。

    「他就是雲澈。龍神印在此,絕無虛假。」夏傾月急聲道:「他身上中了極為惡毒的咒印,世上唯有神曦前輩能解,還請兩位龍神前輩通融!」

    左側的龍神守衛道:「見龍神印如見龍皇,你們欲入輪迴禁地,我們無權阻攔。但,奉勸一句,你們縱然通過我們,也絕無可能真的進入『輪迴境地』。」

    另一個龍神守衛也肅然道:「我等在此守衛數萬年,除了龍皇和她最近新收的侍女,從未有一人能真正踏足輪迴禁地。」

    「除非她主動離開輪迴禁地,否則,見到她更是絕無可能之事。所以,莫要強求。」

    龍神印在前,他們這是善意的勸阻。

    而這些,夏傾月也已知曉……畢竟,在月神帝那個層面,「她」是個極其特殊的存在。關於「她」的一切,神帝層面,無不知曉。

    甚至,若能見她一面,如神帝這般傲凌混沌的人物,都會有一種受寵若驚之感。

    也因此,要見到她,真的是比登天還難……說是這世上最艱難的事都毫無誇張。

    夏傾月收起龍神印,抱著雲澈快速起身:「謝兩位龍神前輩成全,我必須要……見到她。」

    她快速浮起,飛向前方的世界。聽到她的話,兩大龍神守衛都是緊緊皺眉,他們下意識的想將她攔下,但想到龍神印,但又都馬上收回了手,只能無奈的再次重聲勸道:「記住,千萬不要將『她』觸怒,否則……龍皇都救不了你們。」

    夏傾月身影已經遠去,不知有沒有聽到他們的聲音。

    輪迴禁地很是龐大,但始終只有一人居於此地。而也就是因為這一個人的存在,它成為了龍神界最大的禁地——龍皇都不能隨意踏入,這句話沒有半個字的誇張,遑論他人。

    若非有龍神印,不要說夏傾月,就是月神帝親至,也絕不可能被允許通過。

    只是,通過兩大龍神守衛,進入的只是輪迴禁地的外圍。想要真正進入輪迴禁地……哪怕是龍神印,也將毫無助力。

    夏傾月速度極快,明明心急如焚,但,她的觸感卻在前行中發生了無比清晰的變化。

    越是向前,自然氣息便越是清晰濃郁,所有的元素都無比的溫和,很輕的風,很舒緩的流水聲,大地的氣息都好聞的讓人陶醉。

    繼續向前,自然氣息已溫和濃郁的不可思議,夏傾月的視線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一眼望去,前方竟是雲煙環繞,恍若仙境,耳邊傳來和熙的鳥聲蝶舞,甚至隱約能聽到千草萬花的嬉戲耳語……

    就像是忽然進入了一個虛幻的童話世界,沒有塵世的污濁與喧囂,更沒有絲毫的紛爭與罪惡。逐漸的,夏傾月的身形都下意識的放緩了下來,內心像是被純凈的泉水輕柔的撫觸,變得平靜安和了許多。

    砰!

    夏傾月快速前行中的身體重重碰撞在一個看不見的屏障之上,她抱著雲澈連退好幾步,險些跌倒在地。

    前方的世界雲霧繚繞,只能隱約看到一些輕微搖曳的花草之影,縱以夏傾月的目力,也再看不到其他,她的靈覺更是無法向前滲透半分。

    彷彿,那是一個常人永不可及的世界。

    輪迴禁地!

    夏傾月知道,前方的那個無形屏障,自己的實力縱然再強上百倍,也絕無可能強行進入……就算能,她也斷然無法那麼做。她胸口起伏,竭力壓下心魂中的激動澎湃,緩緩的雙膝跪地:

    「晚輩東神域夏傾月……與夫君雲澈,求見神曦前輩。」

    她的美眸與聲音帶著深深的乞求與渴望……但,整個世界依舊只有夢幻般純凈的花香鳥語,沒有任何的迴音。

    夏傾月手掌放在胸口,深深拜下,近乎虔誠的再次喊道:「晚輩夏傾月與夫君雲澈,求見神曦前輩。」

    回答夏傾月的,依舊只有沉默,彷彿這只是一個夢幻般的空無世界,根本沒有人聽到她的呼喊。

    夏傾月將雲澈輕輕抱緊,再次喊道:「打擾神曦前輩清靜,晚輩罪該萬死。但夫君他身中『梵魂求死印』,天下唯有神曦前輩能夠救他。求神曦前輩大發慈悲,現身相救……晚輩夏傾月,願以命相保!」

    她的聲音,每一個字都帶著深深乞求的悲戚,為這個寧靜的世界都染上了些許的悲涼。她的身側,一群飛舞在花叢中的彩蝶也折起了自己的彩翼,安靜的看著跪在那裡的女子。

    她深深的拜下……許久,都沒有起身。

    這時,停駐很久的彩蝶忽然全部飛起,在花間歡喜雀躍的舞動……一個聲音,也在這時響起在這個純凈的世界之中:

    「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你去吧。」

    這個聲音很柔很美,像是來自雲端,又似來自夢境,如輕雲一般飄渺,如和風一般輕柔。任何人聽在耳中,都會無法相信這世上竟會有如此柔軟純美的聲音……或許就連傳說中的「飄渺仙音」,都難及其萬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