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北神域,劫魂界。

    劫魂聖域,雲澈漠然而立,手臂伸出,掌心所向,是一個閉目端坐,相貌俊美近妖的男子。

    正是劫魂界二十七魂靈的靈主,盛世顏。

    周圍,安靜的站立着數十個身影。而任誰看到這些人,都會驚到無法言語。

    魔後池嫵仸、九魔女,二十七魂靈!

    連同魔後,劫魂界最核心的三十七個人都聚於此處,沒有任何一人缺席。

    二十七魂靈各有管轄的星域,九魔女更是不常在界中。如此齊聚,在劫魂界千年都難見一次。

    雲澈手臂收回,隨着黑光的消散,最後一個魂靈的黑暗契合也已完美達成。

    盛世顏睜開眼睛,玄氣運轉,雖早已目睹了一個又一個魂靈的蛻變,但感受全身那簡直如夢幻一般的變化,他依舊激動的血液翻騰。

    他沒有起身,而是單膝跪地,鄭重而拜,激動無比的道:“世顏謝雲公子天恩……當初世顏有眼無珠,無禮冒犯,雲公子儘可降罪,世顏絕無怨言。”

    與黑暗玄力完美契合,這在北神域歷史,是連諸屆神帝都未曾達到過的黑暗致境。

    這種恩賜,“天恩”二字都不足形容。

    而這種真正意義上的神蹟,在雲澈手中卻信手可爲……還特麼是量產!

    細想之下,更多的不是敬仰,而是……不寒而慄。

    如今,無論魔女也好,魂靈也好,都已再不奇怪魔後對雲澈的態度。

    雲澈的這個能力若爲焚月和閻魔所知,怕不是要跪着來求。

    雲澈轉身,毫無迴應。

    對他而言,劫魂界的一切,都不過是互利的工具,他不會向其中投置丁點的情感。如今的付出,只爲之後等價……甚至多倍的回報。

    至此,九魔女,二十七魂靈都已完成黑暗契合,全部脫胎換骨。

    換一種說法,現在的他們,纔是真正的黑暗魔人。

    “接下來,便是那三千六百個魂侍。”雲澈淡淡而語,如在直述一件再普通不過的事。

    他的這句話,驚得二十七魂靈險些齊齊跪地。

    身爲有着神主之力的劫魂魂靈,能得這樣的恩賜都如做夢一般。居然……連所有的魂侍都要賜予!?

    瘋了……瘋了吧?

    這個叫雲澈的人,他究竟是個什麼怪物!難不成是某個上古魔神轉世嗎!

    池嫵仸道:“衆魂侍已開始回召,明日便可開始。”

    “主人,”青螢忽然道:“魂侍畢竟有三千六百之數,若全部施爲,會有短期暴露的可能。”

    “暴露了,不是更好麼。”池嫵仸微笑道。

    “唉?”青螢微怔,一時難解。

    “不過,”池嫵仸又話音一轉:“在那件事了結之前,的確還是隱下爲好,以免生出不必要的變數。”

    “在我們去見宙天之前,所有魂侍都會被封鎖於聖域,這一點,你們倒是可以放心。”這句話,她是說給雲澈和千葉影兒聽,亦是在告誡統領衆魂侍的二十七魂靈。

    “魔後放心。”盛世顏鄭重道:“若無魔後之令,有半字泄露,世顏自絕謝罪。”

    “很好。”池嫵仸下令道:“明日開始,每日百人。一月之後,完成所有魂侍的蛻變。”

    “遣人是小事,但這背後之意,想必你們已足夠清楚……事關的,可遠不止我們劫魂界的命運!”

    池嫵仸的聲音並不重,但衆魂靈心中都是劇烈震盪。

    離開之後,他們的心潮依舊澎湃如覆天巨浪。

    二十七魂靈奉命離開後,夜璃向前道:“主人,我們姐妹和衆魂靈都已完成黑暗契合,唯餘主人。”

    夜璃話音剛落,一個冷淡的聲音傳來:“她不需要。”

    “……?”夜璃愣了一下,衆魔女盡皆愕然。

    千葉影兒驀地側眸,秀眉微蹙。

    池嫵仸微微而笑,卻是無視了他們所言,道:“雲澈,你定下的短短三年,對本後身邊這些可愛的孩子們而言,難有太大的長進。”

    “不過,本週相信,你一定有讓她們在三年內快速成長的方法,對嗎?”

    嘴角彎翹,她向雲澈睇去了一個柔媚萬千的眼神,

    “當然有。”回答的,卻是千葉影兒,她眯眸道:“你要聽嗎?”

    衆魔女轉來的目光都帶着幾分期待。曾經認知中不可能的事,在雲澈手中,卻讓她們相信着定可實現。

    畢竟,三年前的千葉影兒還只是個半廢的神君,如今卻能面對第四魔女妖蝶而不敗。

    池嫵仸卻似是一眸窺知她所說的“方法”是什麼,妖嬈一笑,魔音綿綿:“還是罷了。這獨屬你一個人的‘方法’,本後的孩子們又怎好意思共享呢。”

    “不,我歡迎的很。”千葉影兒淺笑以對:“最好九人一起,讓我好好目睹劫魂九魔女真正的風姿,一定美妙的很,”

    “???”九魔女面面相覷,皆如在霧中,不知其意。

    池嫵仸美眸微迷,有些詫異千葉影兒的反應,隨之,她似有所悟,脣瓣抿起一個妖媚的弧線:“原來如此,有趣……真是有趣。折翼的神女,又怎容得下她人完整而美好的羽翼呢。”

    “主人在說什麼?”玉舞小心的傳音道。

    “不知道。”蟬衣搖頭:“大概……是雲千影曾玄力被廢,所以心存某種陰影,被主人道破?”

    “啊?”玉舞更加不解。

    “……”千葉影兒心絃驟緊,玉齒輕咬,沒有說話,但看向池嫵仸的眸光帶上了幾分危險的寒意。

    “讓她們九個跟我走。”雲澈忽然道。

    池嫵仸和千葉影兒的暗中交鋒被強行切斷,池嫵仸回眸,脣瓣微張,呈現着一副明顯刻意的驚訝迷離之態:“你該不會,真的要幫她們提…升…修…爲?”

    “她們九人一起,你就不怕自己……一次吃不下嗎?”

    雲澈橫她一眼,道:“讓她們快速成長的方法,我的確有,但不是現在,更不是這裏。”

    “哦?”池嫵仸心中泛起驚訝,若有所思。

    “你不是對‘劫魔禍天’很感興趣麼。”雲澈聲音放緩,字字暗沉:“這第一次,就由她們,來做這黑暗的載體!”

    這是決定,而非問詢。

    劫魔禍天陣,永劫中境所載的黑暗魔陣。只是雲澈至今都沒有信心自由駕馭,也因而,他從未嘗試用在千葉影兒身上,以免將她損壞。

    這是他第一次決意施展,而且一次,便是臨於九魔女之身。

    邪神訣是作用己身,在一瞬間無休止的突破上限,爆發匪夷所思的力量。

    而黑暗永劫則更多的是駕馭他人……包括一切形式的黑暗載體。

    作爲同等層面的力量,在沒有真神的現世,它們於各自的領域,都有着真正意義上逆天之力。

    從先前千葉影兒的反應上,顯然她並不知“劫魔禍天”的存在。雲澈自然也從未在她身上使用過。以池嫵仸的心思,又豈會看不出,雲澈這是在拿九魔女……她身邊最重要的九個人做試驗。

    不過,她沒有拒絕,瞳眸中反而耀起異樣的黑芒。這世上除了雲澈,怕是唯有她真正明白何爲“劫魔禍天”。

    將衆魔女完美契合黑暗的神蹟之力,只是黑暗永劫的基礎能力。

    ωwш ●ttκǎ n ●¢O

    而劫魔禍天,卻是中期之力。其威可想而知。

    “好。”池嫵仸笑吟吟道:“你既有此興致,本後又怎捨得拒絕呢。”

    她面向九魔女,道:“從今日開始,雲澈之言,便是本後之言,皆需遵從。”

    這番話一出,包括雲澈在內,所有人都愣在原地。

    雖只是短短一句話,卻無疑是將整個劫魂界的控制權都交到了雲澈的手中。

    瞭解一個人極難,相信一個人更難。被宙天神帝所禍的雲澈,被梵天神帝所棄的千葉影兒都深知這一點。

    而深不可測的池嫵仸,她面對任何人,都無疑會慎到極點。

    這種大膽到近乎失智的決定,根本不該出自她之口。

    “哦?有疑問麼?”池嫵仸微笑問道。

    “不,謹遵主人之命。”劫心劫靈當先道。

    “只是……劫魔禍天究竟是什麼?”夜璃問道,神情慎重。

    “你們馬上就會知道。”池嫵仸神祕一笑:“你們能與之自由契合之日,差不多……便是踏足焚月閻魔之時。”

    池嫵仸的話,瞬間驅散了魔女心中的所有異念,唯餘決然。

    ————

    時光流轉,百日一晃而過。

    池嫵仸與宙虛子的周旋無人知其詳,但,定下的交易時間最終落在了池嫵仸當初所選的“百日之後”。

    精準到讓人膽寒。

    三更一過,短暫休神的雲澈睜開眼睛,失控的黑芒在眼中顫動,數息才緩慢消弭。

    今日,便是池嫵仸與宙虛子約定的交易之期。

    如果雲無心還在世,今日,是她十八歲的生辰。

    “走吧。”他身邊的千葉影兒道。

    雲澈起身,緩步向前,每一步都踩着淡淡的黑氣。

    殿門推開,池嫵仸已不知何時立於殿外,看到兩人出來,她妖軀扭轉:“走吧。接下來的好戲,本後期待已久。不知那宙虛子,比之萬年前有了幾分長進。”

    一艘百丈長寬的黑暗玄舟落下,上面大魔女劫心劫靈、第七魔女嫿錦已在等候,她們似乎也會同行。

    玄舟啓動,飛向南方。從這裏到北域邊境,路途極爲遙遠,但玄舟的飛行卻不急不緩。畢竟,真正焦急的,該是宙虛子那邊。

    雲澈立於玄舟之尾,冷視着磅礴無際的黑暗世界,全程一言不發,雙手一直死死攥緊,未有半刻鬆弛。

    宙天神帝宙虛子……

    這個毀掉他一切,造就他痛苦噩夢的人……時隔三年,終於要再次面對他!

    明明太早,明明不是最好的時機,但他無法遏止,無法自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