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個回應對夏傾月而言無疑是天外仙音,她猛的抬首,又深深拜下:「神曦前輩,晚輩知道擾您清修是不可饒恕的大罪,但……夫君他身中梵帝神界的『梵魂求死印』,晚輩別無他法,唯有前來,懇請前輩高抬貴手。」

    「你既然知曉我,亦該知道我是塵外之人,從不會幹涉塵世之事。念在你救夫之心一片赤誠,我恕你叨擾之罪,你走吧,勿要再擾。」

    她的聲音無比的純凈輕柔,能撫滅最極端的暴躁,能讓一個心染罪惡的人痛哭懺悔。但對夏傾月而言,卻又是無比的殘酷……不肯給予她哪怕一絲一毫的希望。

    「神曦前輩,」夏傾月又豈會就此離去,她輕輕道:「求你賜知晚輩,你可有辦法解他身上的梵魂求死印?」

    朦朧的世界一片悠長的沉寂,才徐徐傳來宛若來自夢境的仙音:「他身上的梵魂求死印,除了種咒之人,世上的確只有我一個人可解。但,我此言只是我不願欺人,而非是要給予你希望。此地絕非凡靈可入,你還是離開吧,」

    夏傾月內心如被流星撞擊,耀起強烈的希望之芒。先前,她帶著雲澈來到此地,只是心懷一分希冀……因為月神帝當年和她提及「神曦」時,曾說她擁有一種極為特殊的力量,可解世間一切污濁詛咒。

    但,那畢竟只是希冀……而剛才傳至她耳中的仙音,卻是她親口承認可解梵魂求死印!

    只是,伴隨這個璀璨明光的,卻是拒她於千萬里之外的平淡。她再次乞求道:「他不是『凡靈』,前輩仙棲此地,或許不知,他在半個月前曾引九重雷劫降世,天機界預言他是『天道之子』。龍皇亦對他萬般欣賞,還主動提出要收他為義子……」

    一邊說著,夏傾月高高舉起龍神印:「這是龍皇親賜的龍神印……晚輩之言,字字屬實。若龍皇在此,也定會希望前輩救他。」

    她話音剛落,仙音已至:「我從不涉凡塵,非我薄情寡慾,而是有著特殊的緣由與苦衷,在那之前,斷不會為任何人破例。」

    「他身上的梵魂生死印非同尋常,唯有可能來自梵天神帝或梵帝神女。要將其驅解,以我之力,不但會損我元氣,時間上,亦需五十年之久,還必將涉入你們與梵帝神界的恩怨之中,我沒有理由如此,帶他離開吧……縱是龍皇在此,也只會讓你們離開。」

    夏傾月本以為自己的話語就算不讓她態度大轉,也定會觸動對方。沒想到,耳邊的話語卻是沒有絲毫的動容,溫柔而決絕。

    夏傾月胸口窒息,閉眸道:「神曦前輩,晚輩絕不會讓你白白相救。晚輩雖是一介凡女,但身具『九玄玲瓏』。若前輩願意相救,晚輩願將『九玄玲瓏』交予前輩……求前輩開恩賜救。」

    面對神曦這個層面的人物,「九玄玲瓏」,是她唯一可以拿出來的籌碼。

    「唉……」一聲悠長的嘆息傳來。她能感受到夏傾月言語中的那抹絕望,而這些絕望的情緒無疑是源自她毫無餘地的回答:「九玄玲瓏為天賜神體,莫要辜負……菱兒,送他們離開吧。」

    一個很輕的腳步聲響起,夏傾月前方雲霧繚繞的世界中,緩緩走出一個綠衣少女。

    少女身材纖柔,一身淺綠色的裙裳,就連她的長發,都是明亮的翠綠色,

    整個人就像是隱約沐浴在淡淡的綠色光影之中。

    她的年齡看上去不過雙十,容顏極美,帶著似乎與生俱來的嬌怯。而綠衣之下,她的肌膚就如初綻的花瓣,比雪還要白皙,比玉還要光瑩,嬌嫩的簡直不可思議,讓人在驚艷之餘,都不忍去碰觸。

    隨著她的靠近,一股清新怡人的花香也柔柔拂來。女孩在結界前停下腳步,向夏傾月道:「姐姐,這裡從來不允許任何人進入,你們請回吧。」

    她的眼睛很美,閃爍的碧綠色的眸光。翠綠色的發間,露出的雙耳雪瑩尖長,與人類大有不同。

    木靈……夏傾月的腦海中,閃過了這個種族的名字。

    那個龍神守衛口中,神曦近些年帶回來的侍女,居然是一個木靈少女。

    輪迴禁地是一處無穢之地,的確也唯有身具大自然之力,至純至凈的木靈才有資格進入其中,陪伴神曦之側。

    唯一的希望就在前方,夏傾月豈會就此離開,她跪地不起,又一次深深拜下:「神曦前輩,求您開恩。如果你不救他,他將必死無疑。只要您願意救他,無論你要什麼,無論你要我做什麼……我都答應。」

    她從未如此哀求過別人。

    哪怕到了神界,她都是直入月神界,被月神帝視為親女,後來更是背上了「神后」之名,從不需居於任何人之下。

    今日,她長跪在地,放下了所有的冷傲與尊嚴……得到的卻唯有溫柔的絕情。

    「姐姐,」木靈少女道:「主人她有自己的苦衷,不會為任何人破例的。你就算在這裡跪上十年百年,主人也不會應允。說不定,還會讓龍皇殿下生氣……所以,你還是早早離開,去尋其他的方法吧。」

    其他的方法?那可是梵魂求死印,又豈會有其他的方法。

    「神曦前輩……」夏傾月剛要再次乞求,忽然間,她緊抱在身前的雲澈全身金紋閃動,他猛的顫慄了一下,眼眸瞬間瞪大,口中更是發出痛苦欲絕的慘叫聲。

    「唔啊啊啊啊啊啊……」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短暫的昏迷后,他又一次在噩夢深淵中醒來,發出如惡鬼般的嚎叫聲。

    在這個夢一般純凈的世界里,他的嚎叫聲尤為的凄厲刺耳,驚擾得無數飛鳥蟲蝶惶然飛離。

    「雲澈!」夏傾月連忙將他重新抱緊,尤其小心的攏緊他的雙手,以免又將自己抓傷,她抬起頭,向著前方凄聲道:「神曦前輩,求你無論如何救他一命,夏傾月會永生記得你的恩情,永生以命為報……縱今生無法報答,來生也必結草銜環……」

    「啊啊啊啊啊……啊!!」

    「呃呃呃啊啊——啊啊啊……」

    顯然從未聽過如此凄慘痛苦的叫聲,木靈少女本就如鮮剝果荔般的嫩顏蒙上了一層淡淡的蒼白色,眸光也在怯怯中轉開,不敢去看向掙扎慘叫的雲澈,再加上耳邊夏傾月近乎帶著眼淚與鮮血的乞求,她眸中儘是不忍,也跟著請求道:「主人,他看起來好痛苦,真的……不可以救他嗎?」

    仙音渺渺傳來:「世間有無數的悲苦,無人可以全部救得

    過來,這是他們的命數,我身為塵外之人,自不該干涉。他身上所中的咒印亦非尋常,我若救他,不但會讓他玷染此地,還會被迫涉入塵世恩怨,更會讓我至少兩萬年的『心血』毀於一旦。」

    這些話語讓木靈少女美眸瞪大,顯然,她沒有想到會是如此嚴重。她只能強行收起所有的憐憫之心,向夏傾月歉意道:「對不起姐姐,雖然他很可憐,但是……但是主人真的不可以救他的,請你早早帶他離開吧。」

    「求前輩……救他。」夏傾月的身影沒有動,她閉上眼睛,聲音凄然而無力。在浩大神界,離開月神界的庇護,她的身邊就只剩雲澈一人,沒有任何人可以幫助她。她身上可以拿出的籌碼也唯有玲瓏世界和自己的性命……除此之外,她不知道自己還能有什麼辦法。

    但,離開了這裡,就真的再沒有了希望……她最後能做的,就只有親手殺了雲澈。

    這種痛苦的無力感……就如當年在冰雲仙宮時的絕境……

    看著夏傾月的樣子,尤其她的眼神,木靈少女咬了咬唇瓣,隨之像是想到了什麼,忽然眼眸一紅,淚珠淋落……

    她連忙擦了擦淚珠,轉過身去想要離開,但才走了兩步,卻又停了下來,然後轉回身去,向夏傾月道:「姐姐,你還是帶他離開吧,主人真的不可能救他的。我這裡有幾枚主人煉製的靈藥,雖然救不了他,但是……但是說不定可以緩解他的痛苦。」

    一邊說著,木靈少女手中已捧起數枚翠綠色的丹藥,她向前幾步,然後直接踏出結界,準備將它們送到夏傾月的手中。

    而就在木靈少女踏出結界的同時,她和雲澈的心口部位,同時閃耀起一抹奇異的碧綠光華。

    這一瞬間,木靈少女如遭雷擊,整個人一下子呆在了那裡,碧綠丹藥從手中滾滾而落。

    「霖……兒……」她一聲夢囈般的低念,忽然間,她一下子撲向了雲澈,雙手緊緊抓在了他的身上,頃刻間淚染雙頰:「霖兒……霖兒……是霖兒……為什麼……你身上為什麼會有霖兒的氣息……你是誰……為什麼你身上會有霖兒的氣息……」

    夏傾月抬眸,怔然的看著木靈少女。她本是嬌柔怯怯,卻忽然間像是瘋了一般,短短几句話,卻是語無倫次,淚如泉湧。

    隨著她的靠近,雲澈胸口的碧綠光華更加的濃郁,像是感應到了什麼。在這抹碧綠光華下,雲澈的意識出現了幾分的蘇醒,模糊的視線中,他看到了已哭的梨花帶雨的木靈少女,一種奇異的感覺在身上蔓延……

    他艱難的開口,顫抖著出聲:「你……是……禾……菱……」

    抓在雲澈身上的雙手一下子收緊,禾菱用力的點頭,失控的眼淚將她的臉頰完全打濕:「是我!我是禾菱!霖兒他……他怎麼了……他到底怎麼了……告訴我,求你告訴我!」

    雲澈乾澀的嘴唇嗡動,哪怕魂落深淵,依舊在這一刻激動顫盪。

    禾菱……

    她是禾菱……

    禾霖生時心心念念,消散前哭求他一定要找到的姐姐……亦是木靈王族最後的後裔。

    他終於找到了她,卻是在這種時候……()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