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千葉影兒立於玄舟另一側,看着另一片同樣磅礴的黑暗星域。

    池嫵仸緩步走來,目光觸及千葉影兒時,腳步稍稍頓了一下。

    金髮飛舞,裙帶飄飄,世人常以眉目如畫來讚譽貌美女子,但視線中的金髮女子,僅僅只是側影,卻是任何丹青都無法描繪的風華。

    梵帝神女,上蒼傾盡天地無數靈秀,賜予人世的完美傑作,卻成爲了一個復仇惡魔的私用之物……任何人一念思及,怕是都會刺心痛極。

    “平日裏有本後在的地方,她距他從不超過三尺。今日居然在十丈之外,這光景倒是難得。”她悠聲揶揄。

    千葉影兒冷哼一聲:“每年今日,都是他心情最劣之時,我懶得去觸他黴頭。”

    她斜了池嫵仸一眼,道:“你好像完全不擔心這次會失敗。對面是宙天神帝!”

    “本後從來不會小看對手。”池嫵仸笑了笑道:“但更不會小看自己。何況,這次的篤定,是他親手送上來的。”

    “你是說,他的交易籌碼?”

    “對。”池嫵仸雪手撩動,髮絲隨風揚舞,連一直纏身的黑霧都無形間淡去了許多,隱隱約約現出一張朦朧若夢的玉顏:“那是在他看來,本後不可能拒絕,任何人都拒絕不了的籌碼。”

    “他會拿出這種籌碼,倒是讓本後始終頗覺不可思議。”

    千葉影兒冷笑:“呵,除宙清塵的事,他身爲宙天神帝,卻踏入北域邊境與你魔後交易,本就是天大的禁忌,他必須讓自己一次成功,不會允許任何的錯漏、意外而導致必須進行第二次。所以他出多大的籌碼,我都不意外。”

    池嫵仸轉眸,輕咦一聲:“你爲什麼不問本後他的籌碼是什麼呢?”

    “想說,就自己說。”千葉影兒目視星域,面無神情。她豈會順從池嫵仸之意。

    “哎呀,”池嫵仸玉脣含笑:“真是個不乖的孩子。”

    “想要乖的,儘管找你的男寵去。”千葉影兒冷嘲道。

    “男寵?咯咯咯咯……”她嬌笑出聲,然後聲音緩緩的道:“當年,淨天神界的神遺之力,多爲男子繼承。而到了本後手裏,繼承的卻全部是女子。”

    “而且嘛,本後擇選魔女最重要的標準不是資質,不是出身,而是……長相。”

    千葉影兒:“……”

    “從劫心,到蟬衣,論容貌,每一個,都是億萬裏挑一。就連那焚月神帝的寵妃,都不配與她們中的任何一個相較。”

    “你猜,這些都是爲什麼呢?”

    “……”千葉影兒忽然覺得全身莫名的不自在,纖眉也不自覺皺了幾分:“你想說什麼?”

    “本後是想說……”

    池嫵仸的聲音忽然臨近,千葉影兒下意識轉眸,卻發現她的臉龐竟已近在咫尺,縷縷溫軟的氣息清晰的拂在她的脣瓣,黑霧後的眼眸,如有星辰掠過:“男人玩的膩了,會更喜歡女人哦。”

    千葉影兒猛的後撤一步,美眸冷凜,全身發酥。

    “哈哈哈哈。”一陣大笑,池嫵仸已是身軀扭轉,嫋嫋而去。

    所去的,卻是雲澈的方向。

    黑暗風暴不斷從身邊捲過,雲澈的內心卻靜如一潭死水。

    感知到池嫵仸的臨近,他沒有回首,忽然道:“你的靈魂,究竟是什麼!”

    一直站到雲澈的身側,池嫵仸才停住腳步,與他並肩而立,脣瓣輕啓,似笑似怨:“你居然忍到今天才問這個問題,着實讓本後意外呢。”

    離的如此之近,撩魂魔音幾乎是直繞魂底。

    若將雲澈換做另外一個男子……甚至是以前的自己,怕是都已全身酥軟到難以站立。

    “問的話,你會說嗎?”雲澈冷冷道。

    “你的話,會哦。”池嫵仸淺笑綿綿,這與雲澈的短暫獨處,她不是魔後,而是媚妖。

    雲澈:“……”

    “你大概也能猜到一些,畢竟,也只有你才能察覺。”池嫵仸道:“只是,我遠沒有你那麼幸運,只是很微小的那麼一絲靈魂而已。靈魂的原主叫……”

    “涅輪魔帝。”

    雲澈眉峯沉下,稍有動容:“果然如此。”

    涅輪魔帝,和劫天魔帝同爲遠古四魔帝之一。

    魂羅天上,池嫵仸親自向那三個閻魔傳音時,釋放的魂息,讓他的龍神之魂……竟出現了一瞬的顫慄。

    太古蒼龍作爲龍中之帝,在遠古亦是凌駕於普通真神之上的存在。

    而能讓龍神之魂產生顫慄,能在層面上凌駕龍神之魂的,唯有創世神和魔帝的靈魂!

    此時得池嫵仸親口承認,她的靈魂,果然有着一縷……來自遠古魔帝的魂息!

    除了短暫歸來的劫天魔帝,當世,竟還有着一縷魔帝的遺留!

    哪怕只是再微小不過的一縷,也畢竟是魔帝層面的魂力!

    也難怪,她竟從一介凡女,成爲北域之後;也難怪,她的魂力,讓千葉梵天和宙虛子兩大神帝都留下萬年陰影。

    或許,她過於可怕的洞察與心機,也是源自於此。

    “這件事,除了我,只有你知道。”池嫵仸微笑淡淡:“對別人,我可以憑之俯視一切。唯獨與你相比,幾近不值一提,刻意矜持隱瞞,反倒是可笑。”

    “哼,誰配輕視魔帝之魂!”雲澈道。

    池嫵仸搖頭而笑,幽幽道:“你所承載的創世神力,是邪神的玄脈,你所承載的魔帝之力,是劫天魔帝的本源血脈,還兼修他們獨屬的極道玄功。”

    “而本後身上的魔帝之魂,只有微小如沙塵般的一縷,與你毫無相提並論的資格,最大的用處……”她淺淺的看了雲澈,眸光掠過些許的迷夢:“也不過是用來耍一些特別的小手段而已。”

    “否則,又怎會被鎖於牢籠,脫身不得呢。”

    雲澈忽然轉頭,目光變得幽寒冷凜:“你怎麼會知道‘邪神玄脈’這四個字。”

    當年在混沌邊緣,他面對劫天魔帝,當衆公開自己繼承着邪神之力的祕密,但他當時所說的,是“邪神源力”,而從未透露過自己體內有着邪神玄脈。

    因爲沐玄音曾不止一次告誡過他,若有一日不得已暴露了邪神之力的祕密,也一定不能暴露“邪神玄脈”的存在——創世神層面的力量更多的會給人以幾乎不可能奪舍的感覺,而“玄脈”這種具體存在的東西,會無限的刺激他人強奪的慾望。

    極其親近的人外,連東神域都只知他身上的邪神神力,而不知邪神玄脈。遠在北神域的池嫵仸,竟清晰無比的說出了“邪神玄脈”四個字。

    “……”池嫵仸極其短暫的怔了一下,隨之脣瓣輕張,輕音如夢:“祕密,是女人最大的魅力,會讓想要探究的人纏魂附骨,欲罷不能。你猜,我會捨得告訴你嗎?”

    “這方面,男人,也是一樣哦。”

    哧啦!

    一道尖銳的氣流忽然襲來,生生切斷空間,也切斷了池嫵仸和雲澈碰撞的視線。

    千葉影兒如魅影一般出現在兩人之間,目光與池嫵仸冰冷相對:“那就讓你身邊那羣女人,好好探究你身上的祕密!我和雲澈,毫…無…興…趣!”

    池嫵仸眼瞼微斂,一汪秋水逐漸黯然魂殤,她轉過身,幽幽輕嘆:“也是呢。駐足聖域數月,卻從未想過要看本後的真容。薄情至此,使人神傷。”

    “呵,”千葉影兒低眉冷笑:“池嫵仸,這類低劣的狐媚手段,你儘可拿去玩弄那些低劣的男人。想用來媚惑雲澈……只會自取其辱!”

    “還有,不要怪我沒有提醒你。”千葉影兒眼眸和聲音再寒幾分:“合作的第一天,我們就警告過你,千萬不要試圖做不該做的事。你應該並不想多我……和雲澈這樣的敵人!”

    背對着千葉影兒,池嫵仸嘴角現出一抹意味深長的淺笑:“真是個敏感的女孩子,本後越來越喜歡你了。”

    千葉影兒:“……!?”

    黑暗玄舟在這時逐漸緩下,嫿錦的身影無聲而至,落於池嫵仸身前:“主人,再有半個時辰便可到了。是否需要嫿錦先行刺探?”

    “不必。”池嫵仸道:“對方,纔是唯恐出任何偏差之人。”

    “是,嫿錦明白。”

    嫿錦身影消逝,黑暗玄舟的速度隨之恢復,直赴北域邊境。

    從始至終,池嫵仸似乎都毫不在意自己的行蹤被北神域的其他勢力察覺。

    “還有半個時辰,”池嫵仸回眸:“你們是自己來,還是……本後親自出手將你們制住呢?”

    池嫵仸話音剛落,雲澈忽然轉身,一拳轟在自己的心口。

    砰——

    黑暗玄舟爲之劇震。

    傷痕在雲澈的身上肆意蔓延,轉眼便半染黑衣,七竅盡皆滲血,尤其嘴角血流如注。

    “你……”千葉影兒向前半步,又生生停住。

    雲澈身上黑芒一閃,鮮血頓時變得暗沉,如已乾涸多年的殘血。

    “其實,你不需要如此。”池嫵仸移開目光:“爲儘可能不暴露行蹤,除宙清塵外,宙虛子最多再帶一個人,最大可能是那個名爲太宇的第一守護者。”

    “一個人來的話,自然更好。”

    “本後這次特意帶上了劫心劫靈。雖然不可能對宙虛子和太宇如何,但要從他們兩個手下強殺宙清塵,似乎並不是什麼太難的事。最重要的是毫無風險……你確定,必須自己來嗎?”

    “……”雲澈直接沒有回答,他從池嫵仸身邊走過,立於玄舟最前,緊攥的十指間不斷滴落着盈恨的血珠。

    千葉影兒走到池嫵仸身側,腳步停住,嘲諷道:“沒想到,所謂魔後,居然也能問出這麼蠢的問題。”

    池嫵仸笑了一笑,道:“很多男人喜歡聰明的女人,但沒有男人喜歡太聰明的女人。偶爾露一些癡拙,說不定會更容易撩動男人的心……你覺得呢?”

    “呵,原來,這就是北域魔後傍男人上位的手段,真是讓人大開眼界。不過倒也難怪,畢竟……北域的男人可都是一羣安於牢籠的廢物。”

    一番毫無情面的嘲諷,千葉影兒冷然離開……但不知爲何,池嫵仸那句話,竟反覆在她心魂中纏繞,揮之不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