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沒有回應禾菱的話,神曦再次手指輕點,一抹同樣的白芒徐徐飄下,碰觸在雲澈的眉心上。

    吼!!!!

    白光潰散,又是一聲龍之咆哮響徹在這個純凈無暇的禁地空間,驚起無數的飛鳥蟲蝶。

    「啊!」禾菱被驚的小退一步,她看著明顯異常的神曦,擔心的問道:「主人,你……沒事吧?」

    「……」神曦的手緩緩的收回,身上的白芒如被輕風吹拂的燭光,出現了略為混亂的盪動。

    禾菱呆看著她,不知所措。她知道眼前女子的身份,她是世上最尊貴,最神聖的存在,她不問世事,不入凡塵,亦從不會為任何事而觸動,就似蒼穹之頂的悠雲般輕渺如塵,不染七情六慾。

    禾菱從未見過,亦從未想過,她的身上竟會出現這樣的反應。

    在奇異的靜寂中過了許久,她才輕輕說道:「他的記憶,我無法封鎖。」

    「啊?」禾菱手兒放在胸前,不知該怎麼回應。然後,在她驚訝的眸光之中,神曦竟在雲澈的身前緩緩的蹲下身來。

    這是第一次,她看到神曦竟在一個人面前矮下身姿……雖然,是一個昏迷中的人。

    她伸出手來,手指點在他的心口,然後輕輕的撫動,那團聖白色的光華也隨著她的手指而游移……感應到她的力量,雲澈的心口泛動碧綠的光華,並釋放出木靈珠獨有的純凈氣息。

    但神曦的手並未停留,在一種奇異感覺的牽引下,來到了雲澈的左臂。

    白光拂過,一抹朱紅的光華閃動,在雲澈的左手手背上現出一個劍狀的朱紅玄印。

    在劍狀玄印閃耀的朱紅光華中,竟忽然現出了一個嬌小玲瓏的身影。

    她有著硃紅色的長發,紅的如水晶一般晶瑩剔透,有著一張如玉石雕琢般的面孔,透著少女的懵懂與稚嫩,一雙眼眸亦呈硃紅色,如星辰一般閃耀著璀璨動人的光華。

    赫然是紅兒!

    對於雲澈而言,應該說對於這個世界的規則而言,紅兒是個極其特殊的存在。明明因茉莉所施的「魂命星移」而與雲澈定下了本該是極為嚴苛殘酷的主僕契約,但她的意志卻格外獨立,絕對不會對雲澈百依百順,反而會經常性的大哭大鬧逼得雲澈各種妥協哄騙,好生伺候。

    而且她還各種不受雲澈所控,經常會自己就忽然出現。

    不過,她至少還有足夠的「分寸」,從不會在外人面前暴露自己的存在。

    但這一次,雲澈處在昏迷之中,她竟然當著神曦之面,主動現身。

    「啊……」禾菱一聲輕呼:「小……女孩?」

    「呼……啊!」紅兒一出現,便伸了一個長長的懶腰,顯然剛才正在睡夢之中。一雙釋放著朱紅光華的眸子看向四周,然後定定的落在了神曦的身上……很認真的看著,奶白色的臉兒上逐漸浮現起疑惑的神情。

    看著紅兒,神曦怔在了那裡,兩人就這麼對視了許久,她輕輕的出聲:「菀……蝴……真的是你……你……還……活著……」

    「……」禾菱的手輕輕的掩在嘴唇上,她聽到了神曦聲音的顫抖,甚至……聽到了些許的泣音。

    聽著她的話,紅兒腦袋一歪,疑惑道:「碗壺?大姐姐,你要吃東西嗎?剛好,人家也有些餓了。」

    「對啦!大姐姐,你是誰呀?為什麼人家一感覺到你的氣息,就忍不住自己出來了,而且……而且……」她看著神曦身上白光,眼瞳迷茫,下意識的咬了咬手指,才終於想到一個合適的詞語:「而且好懷念的樣子……好奇怪。」

    說完,她又很小聲的自語了一句:「被主人知道的話,肯定又會生氣。」

    看著紅兒天真無暇的眸子,神曦輕聲道:「菀蝴,你真的不記得我了嗎……我是神曦……」

    「神吸?」紅兒眨了眨眼睛,然後俏生生的笑了起來:「大姐姐,你的名字好奇怪哦。不過不知道為什麼,人家忽然好喜歡你……和喜歡主人一樣喜歡哦。對啦!你要不要做主人的老婆呢,這樣,人家就可以經常和你一起玩啦。」

    「……」神曦的目光落在雲澈的身上:「你喊他……主人?」

    「對呀!」紅兒欣笑著點頭:「主人對人家最好了,會給人家吃各種好吃的東西,還會經常講一些很奇怪的故事。」

    「……」她怔怔的看著紅兒,一聲很輕很輕的低念:「主人……這世上,怎會有人配做你的主人……」

    「你不記得我,也不記得自己……是誰了嗎?」她輕輕問道,音若夢囈。平生第一次,她有一種墜入夢境的感覺。

    那一聲直入靈魂的龍吟,還有眼前的朱紅身影……皆如夢中幻象。

    「當然知道啊!」紅兒無比清脆的回答:「我是紅兒,是主人最喜歡的紅兒!大姐姐,你又是誰呢?為什麼會給人家這麼奇怪的感覺……唔,真的好奇怪。明明人家一直很聽主人的話,從來不可以忽然就出來的,卻好想看到你的樣子。」

    「紅兒……」她輕念一聲這個名字,然後柔柔的道:「因為,我們本來……就是最好的朋友啊。」

    滴……

    一滴眼淚在白光中盈盈而下,滴落在地,為周圍的花草覆上了一層晶瑩的白芒,讓它們如煥新生,釋放出數倍的生機。

    「唉?」紅兒唇瓣張開,臉兒驚訝:「朋……友?我們?咦?大姐姐,你怎麼哭啦?」

    「……沒有。」神曦輕輕搖頭,輕然淺笑,她伸出手來,緩緩的靠近向紅兒,但,沐浴在白光中的玉指卻是無聲穿過了那硃紅色的長發。無法碰觸。

    靈體……

    她竟真的成為了這個人類男子的劍靈……

    「嘻嘻,只有主人才可以碰到人家。」紅兒彎眉而笑:「不過呢,要是主人願意的話,你也可以碰到人家哦。」

    神曦手掌收回,似是詢問,又似乎自語:「你明明中了黎娑大人都無法凈化的魔毒,為什麼會活了下來?難道是……天毒珠嗎?」

    「咦!?」紅兒眼眸一亮,很用力的點頭,嬌呼道:「哇!大姐姐你好厲害!人家就在天毒珠裡面哦!裡面很大,睡覺很舒服,而且有很多好吃的東西,怎麼都吃不完!就和紅兒的家一樣。」

    「……」神曦氣息異動,她重新看了雲澈一眼:「天毒珠……在他的身上?」

    「對呀。」紅兒笑嘻嘻的點頭,面對神曦,她毫無半點的防備。

    「原來……如此。」她聲音更輕,也更加柔和:「能被天毒珠認主,看來,你的『主人』,他是一個很特別的人。能和我……多說一說你『主人』的事嗎?」

    「好啊好啊。」紅兒不但沒有半點猶豫,反而顯得很是開心。但馬上,她雙手捂住自己的小肚子上,可憐兮兮的道:「可是,人家忽然有一些餓了。」

    神曦莞爾一笑,玉手輕拂,一把玉白色的短劍現於她的手中:「這個可以嗎?」

    顯然,她竟是很清楚紅兒喜歡吃什麼。

    「哇!!」紅兒眼眸大亮,歡呼一聲就撲了上來,抱起短劍,絲毫不顧傾向的大咬大吃起來,直驚得一旁的禾菱懵然許久……

    她從未見到這樣的神曦,而她和朱紅少女所說的每一句話,她都無法理解。

    —————————

    —————————

    東神域,宙天神界。

    月神界婚典的異變后,眾星界全部在大亂中傳回了宙天神界。除了那些有弟子被選做「天選之子」的星界宗門,其他星界也都匆匆告辭離開。

    沐冰雲讓沐渙之帶領冰凰神宗的所有人全速折返,但她自己全留了下來,全力探聽雲澈和夏傾月的下落,但數日之後,無論雲澈還是夏傾月,皆是毫無音訊。

    這一日,沐冰雲剛要去求見宙天神帝,她的身前,一抹冰影閃現,沐玄音從空氣無聲走出。

    「姐姐!」看到沐玄音,沐冰雲心中終於有了依託:「這幾天你去了哪裡?為什麼怎麼都無法聯繫到你?雲澈他……他現在……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月神界的事鬧得極大,王界的笑話,不用隔日便必定是天下皆知。沐玄音沒有理由不知道。

    而月神界的憤怒,也自然會傾注在雲澈和夏傾月的身上。

    那可是王界的憤怒!

    「他現在在哪?」沐玄音問道。

    沐冰雲搖頭:「我不知道,至今沒有任何的音訊。」

    沐玄音月眉猛的一動:「他沒回來!?」

    沐玄音的反應讓沐冰雲微怔:「當然沒有,我這些天一直在探聽他的消息,卻始終毫無所獲。姐姐,你為什麼會這麼問?」

    「……」沐玄音許久無言。怎麼回事?他們明明已脫離千葉影兒的毒手,遁回宙天神界是最好的選擇,為什麼會沒有回來?

    毫無消息,也就是說……也沒回月神界。

    甚至可能就沒回東神域!

    他們去了哪裡?到底怎麼回事?

    無論是她,還是茉莉,都並不知道雲澈竟被千葉影兒種下了梵魂求死印。

    「姐姐,究竟怎麼了?」沐冰雲急聲追問道。

    「……」沐玄音微微搖頭:「沒事。他應該會回來的……咳!」

    話音未落,她忽然猛的一聲重咳,雪顏也出現了一瞬的慘白。

    沐冰雲一驚:「你受傷了?怎麼回事?是誰下的手?」

    「一點很輕的傷,不用擔心。」沐玄音顯然不想在這件事上多說,臉色快速的寒下:「雲澈既已決定入宙天珠,宙天神境開啟之前定會回來。你先回吟雪,我會留在這裡的等待他的消息。」

    「不行。」沐冰雲拒絕:「你潛入這裡本就風險極大,一旦被發現後果不堪設想。我在這裡,行動上反而要比你方便的多。」

    沐玄音默然一會兒,微微頷首:「也好。」

    說完,她轉過身去,準備離開。

    「姐姐,你去哪裡?」

    「月神界。」

    聲音未落,她的身影已緩緩消失,只餘一抹輕靈的冰影。

    斷月拂影的匿影之境,在雲澈身上便堪稱逆世的神技,讓一眾神主都為之動容驚嘆。

    而在沐玄音的身上,真正可稱作「鬼神莫測」。

    強如宙天神界,皆如入無人之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