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宙虛子跪在那裏,一動不動。他的嘴巴張開,卻無法發出任何的聲音,面對陰森的黑暗之地,他的眼中,卻是一片駭人的蒼白。

    再沒有比這更綺麗的鮮血,也再沒有比這更徹底的絕望。

    真正的絕望從來沒有色彩,沒有聲音。

    就如當年,目睹藍極星碎滅的雲澈。

    而比絕望更絕望的,是給予希望後的絕望。

    “嘿……嘿嘿……”

    陰沉的笑聲,似魔鬼的吟唱,雲澈手臂甩動,污血皆去,看着癱跪在地,魂魄皆離的宙虛子,充斥全身的仇恨之中,第一次燃起了徹骨的快意:“宙天老狗……滋味如何?”

    “看着自己最重要,最無辜的親人慘死在自己眼前,是不是爽得很!爽到骨頭裏!”

    “我可是你們口中嗜血,殘暴,罪惡,沒有人性,不該存在,更爲世所不容的魔人啊!你居然相信一個魔人的話!”

    “你這條愚蠢的老狗居然相信一個魔人的話!!”

    “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狂笑如巔,黑髮亂舞,但每一聲大笑,卻又帶着讓人心顫魂殤的鮮血與痛楚。

    “……”宙虛子終於動了,他的頭顱緩緩轉動,神帝之軀,動作卻僵硬緩慢,如一個被絲線操縱的劣質木偶。口中,也終於發出了微若蚊鳴的聲音:

    “你……們……”

    “蠻荒神髓是好東西。”池嫵仸淡淡說道:“不過,今日更希望你來的不是本後,而是雲澈。”

    “親自感受一番當年雲澈承受的痛苦與絕望,感想如何呢?哦不不……”池嫵仸搖了搖頭:“你還差得多了。畢竟,你還有故土,還有成羣的下屬、親人和子子孫孫。”

    “你欠他的……”池嫵仸緩緩伸出玉白的小指:“也才只還了這麼一丁點而已。”

    “不過不用着急。總有一天,你會一分不少……十倍,百倍的,全部還回來!”

    明明是雲澈的仇恨,但池嫵仸的目光與眼神,卻是那般的幽寒。

    “……”宙虛子身體開始顫抖……再顫抖,忽然間,他蒼白的眼眸赤血凝聚,耳中、鼻中、口中也都溢出絲絲血痕。

    “啊啊啊啊啊!”

    宙虛子……神界最溫潤平和的神帝,竟發出了野獸般的嘶叫,周身玄氣如星辰破碎,狂亂釋放,頃刻間天崩地裂,風雲變色。

    絕望的神帝之力,何其恐怖!

    池嫵仸早有準備,一掌轟在了雲澈的胸口,將他遠遠震飛,左手黑綾重拂,直掃宙虛子。

    兩帝之力同時爆發,龐大的黑暗之地瞬間天地轉換,千瘡百孔。

    宙虛子已徹底瘋癲,口中發出着一聲又一聲從未有過的怪叫,暴走的神帝之力更是狂亂釋放。

    轟隆!!

    雙帝之力締造的毀滅空間中響起一聲不正常的氣爆聲,被池嫵仸一掌轟飛的雲澈遍體血色玄氣,帶着比宙虛子更加嘶啞癲狂的吼叫,手中硃紅巨劍直砸宙虛子頭顱。

    “宙天老狗……死……死!!”

    閻皇狀態,雲澈的極限戰力堪比七級神主。若是清醒的宙虛子見之,必然大吃一驚。

    但……驟感雲澈臨近的氣息,宙虛子就如嗅到血腥的絕望之狼,全然不顧池嫵仸之力,瘋了一般的直撲雲澈。

    轟隆!

    大地翻覆,萬嶽崩塌。宙虛子的腰肋被池嫵仸的長綾切出一道血溝,而他的力量,也狠狠撞擊在劫天劍上。

    那是暴走的神帝之力,雲澈哪怕進境逆天,也斷無可能真的與神帝之力抗衡。

    如遭星辰撞擊,巨響裂天,雲澈口中血箭噴灑,如被暴風捲掃的枯木般橫飛而去……但馬上,他在空中生生折身,嚥下口中鮮血,縱手骨斷裂也未脫手的劫天劍重凝仇恨血芒,再撲宙虛子。

    池嫵仸心中一嘆,這種狀況,她早有所料。

    這也是她讓劫心劫靈跟隨的最主要原因。

    她浮空而起,手結魔印,一瞬間,周圍空間的黑暗之力快速聚攏,齊壓宙虛子,與此同時,她瞳中黑芒一閃,涅輪魔魂穿梭黑暗,直刺宙虛子之魂。

    曾經給他留下萬年陰影的魔後之魂再次侵襲,宙虛子靈魂驚慄,將他的身形和力量在黑暗壓制下層層逼退,但依舊殺意滔天,極恨彌空,不顧一切的直取雲澈所在。

    一道屏障憑空出現,將搏命衝向宙虛子的雲澈狠狠撞返。兩道白影從黑暗中極速穿出,一左一右,將雲澈死死的制住。

    劫心劫靈。

    兩大十級神主合力,將雲澈全身上下完完全全的控住,別說撲向宙虛子,連手指都動彈不得。

    “呃啊啊啊……我要讓他死……讓他死!啊啊啊啊!!”

    雲澈瘋狂的掙扎,奮命的嘶吼,每一次吼叫,都會帶出飛灑的血沫。

    劫心劫魂神情漠然,制住雲澈,這是她們今天唯一的任務。

    這裏,是池嫵仸的黑暗主場,宙虛子絕望瘋癲之下,更是被池嫵仸的魔魂輕易摧魂,發出的怒吼一聲比一聲痛苦淒厲。但他似是徹底的瘋了,依舊撲向着雲澈氣息的方向,瞳中凝聚的恨光,便如雲澈眼中的一般血紅。

    這時,又一個強大的氣息快速由遠及近,很快在黑霧中現出太宇尊者的身影。

    宙虛子雖未傳音,但雙帝交戰的巨大動靜,豈能不驚動他。

    失心癲狂的宙虛子,不見宙清塵的身影和氣息……

    太宇尊者瞬間明白髮生了什麼。能讓宙天神帝發狂的,也唯有宙清塵之死。

    但這裏是黑暗之地。北域魔後在前,還有兩個黑暗氣息強大到讓他瞬間悚然的魔女,另有一個八級神主的氣息更快速靠近……

    “主上,走!”

    太宇尊者撕開層層黑暗,衝到宙虛子身邊,一把拉住他的手臂:“走!快走!!”

    砰!

    他的手臂連同身體都被宙虛子狠狠震開。

    太宇尊者閃身再上,堵在了宙虛子面前,瞪大的雙目死死盯着他混亂猙獰的雙眼:“主上!你要讓清塵白死嗎……走!回界!報仇!”

    “宙清塵”三字直刺魂底,宙虛子全身驟震,瞳孔總算恢復了一點清明。

    噬滅着一切的黑暗風暴中,忽然捲來一點瑩光。如此可怕的力量之下,它只被摧滅了近九成,殘餘的部分,依舊釋放着無暇的白光,深深的映入了宙虛子的眼瞳之中。

    他呆了一呆,然後顫抖着伸手,將這枚殘玉捧在手中,牢牢的握住,唯恐再被傷到一絲一毫。

    那是宙清塵出生之日,他爲他親手所鑄的長生玉。

    一生,從未離身。

    癲狂散去,老淚縱橫。他轉身,與太宇尊者並肩飛離,只是背影,如薄暮殘霞般淒涼。“雲澈……池嫵仸……”

    宙虛子的聲音遙遙而至,字字悲恨彌天:“傾宙天……東神域……三神域之力……誓踏滅北神域……將你們挫骨揚灰!”

    “呃……啊啊!”

    天空猛的一暗,劫心劫靈所施加的黑暗玄力竟被雲澈以黑暗永劫輕微扭曲,猝不及防之下,雲澈猝然脫出,直撲宙虛子。

    哧!

    撕裂聲劃空而至,一道金影射來,觸及雲澈身體的剎那如靈蛇一般將他層層纏繞,強行封死了他的行動。

    黑影掠動,千葉影兒站在了雲澈身前,雙手抓在了他的肩膀上,沉聲道:“你殺不了他,省點力氣!”

    遠處,宙虛子和太宇尊者的身影已完全消失,氣息也消失於靈覺之中。

    雲澈瞳孔瑟縮,全身搖晃,一大蓬血霧從他口中狂噴而出,眼神也隨之空洞,整個人如被抽離了所有元氣和靈魂,緩緩倒下。

    意識離散,昏死了過去。

    他當着宙虛子的面,殺了宙清塵,雖然泄憤。但,也僅能泄憤。

    眼睜睜的看着宙虛子在前,他卻無能爲力,對自己的恨纔是最深的痛苦和折磨。

    池嫵仸走過來,看了含恨昏迷的雲澈一眼,嘆道:“明明已化身惡鬼,卻依然像個孩子一樣。”

    千葉影兒將他抱起,用很輕的聲音道:“或許誰都忘了,他的年齡,只有半個甲子……本就是個孩子。”

    池嫵仸:“……”

    千葉影兒邁步,走向黑暗玄舟所在的方向。她的腳步很輕,速度很慢,好一會兒,兩人的身影纔沒於黑暗之中。

    “唉,”池嫵仸輕輕搖頭,低念道:“也不知這樣,究竟是對還是錯。”

    “嫿錦。”她輕喚一聲。

    彩影微耀,嫿錦已無聲出現在池嫵仸身前,屈膝而拜。

    “如何?”她問。

    嫿錦伸手,捧起一枚漆黑魔珠:“主人想要的東西,都在其中。還要多謝那宙天神帝的配合。”

    池嫵仸伸手接過,神識輕掃,脣角微微勾起:“很好。”

    忽然,她眼神驟變,身影瞬間虛化,消失在了嫿錦身前。

    “……!?”嫿錦下意識的張口,然後又瞬間封死自己險些出口的聲音,氣息也完全隱下,整個人如鬼魅般消失在原地。

    池嫵仸直穿黑暗空間,身影再現的剎那,龐大的靈覺已全力釋放,瞬間蔓延十里、百里、千里、萬里……

    但馬上,她的眉頭卻微微蹙起。

    “滾出來!”她一聲低喝,周圍空間頓起長久不散的漣漪。

    沒有氣息,沒有痕跡,更沒有任何迴應。

    靈覺收斂,池嫵仸立於原地,低聲自語:“難道是錯覺?”

    輕輕吐息,她身姿一轉,消失於原地。

    一息……兩息……三息!

    哧!

    空間驟裂,池嫵仸的身影再次出現,靈覺亦以最快的速度鋪開。

    她又豈會相信錯覺這種東西。

    但這一次,依舊一無所獲。

    那個一閃而過的輕微氣息,就像是在極短的一個瞬間,便遁到了她的靈覺範圍之外,讓她再無處找尋。

    但這樣的人,當世根本不可能存在。

    究竟是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