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禾菱雙膝跪地,螓首向神曦深深叩下:「主人……菱兒求主人……賜教。」

    「菱兒,」神曦一聲很輕的嘆息:「三年前,你如風中浮萍,孤苦無依,但心中從無仇恨。為何,如今會忽然恨怨滿心?」

    「因為……」禾菱凄凄的道:「當年,菱兒心中還有希望和幻想。但是……所有教我永遠不要怨恨,永遠不要放棄希望的人……全都死了……現在……除了恨,菱兒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雲澈:「……」

    「即使,你最大的仇人是梵帝神界,你也要報仇嗎?」神曦道。

    禾菱緩緩起身,充斥著昏暗與希冀的眼眸看著沐於神聖白芒中的神曦:「主人,真的有人……可以幫助我嗎?」

    神曦輕輕頷首:「梵帝神界是東神域最強大的王界,它的底蘊根深蒂固,其強大亦遠非你可理解,神界百萬年,從無人敢招惹觸怒。」

    「但,有一個人,他將來的確有撼動梵帝神界的可能,而且他剛好也和梵帝神界有著不死不休之仇。所以,若你真的執意要向梵帝神界復仇,就讓他幫助你。而且,有了你的『力量』,他撼動梵帝神界的可能也會大上許多。」

    雲澈:「……??」(她說的是誰?撼動梵帝神界?這世上真的存在這樣一個人?)

    「有了你的『力量』,他撼動梵帝神界的可能也會大上許多」,這句話,禾菱無法理解。有人可撼動梵帝神界,這話從別人口中說出,也定無人會信……但這些話,是神曦親口所言。

    禾菱再次拜下:「求主人告訴菱兒……怎樣可以找到他?」

    神曦沒有直接回答,輕語道:「你要明白,這會讓你付出很大的代價。」

    「菱兒知道。」禾菱沒有絲毫的猶豫,向梵帝神界復仇……要付出的,已經不是「代價」那麼簡單了:「若能報仇,木靈珠、尊嚴、生命……所有的一切都好……」

    所有的信念、希望,甚至未來都全部破滅,滅頂的打擊之下,她就如她自己所言,除了瘋狂滋生的復仇之心,已經一無所有。

    「你如今心落深淵,亦失了自我。所以,我現在不會告訴你。」神曦上前,拉起禾菱的手,將她輕柔的扶起:「我給你一個月的時間。這一個月內,你要好好平靜自己的內心,讓自己在最清醒的狀態下,真正想清楚自己將來想要做什麼。」

    「若一個月後,你依舊執意想要報仇。那麼,我會告訴你那個人是誰,還會親自把他帶到你的面前。」

    雲澈:「……!?」

    她是神曦,字字仙諾。

    「是。」禾菱沒有追問,眼眸之中終於緩緩噙淚:「主人,菱兒一定讓您失望了,將來,無論會發生什麼,菱兒……都永世不會忘記您的大恩。」

    神曦微微搖頭:「你沒有做什麼讓我失望的事。我當年將你帶回時,曾承諾會助你找到你的王弟……是我讓你失望了。」

    禾菱搖頭,無比用力的搖頭,乾涸許久的淚珠終於從她的眼角滑落。

    神曦伸手,輕輕把她臉上的淚珠拭去:「菱兒,你已經很久沒睡了,去好好睡一覺吧。然後,才能足夠清醒的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是,菱兒聽主人的話。」

    雲澈的安慰,禾菱始終只有無比空洞的回應。而神曦短短几語……還是在雲澈看來不該說出,甚至難以理解的話語,卻是將禾菱喚回了心魂,流出了眼淚。

    禾菱離開,她的確已經很久沒有安睡了。

    「神曦前輩,」禾菱剛一離開,雲澈就馬上問出心中不解:「你對禾菱的這些話,是真的希望她去報仇,還是……另有其他用意?」

    「你認為呢?」她反問道。

    雲澈想也沒想,說道:「神曦前輩沒有理由會鼓勵她去報仇。我想,前輩應該認定她一個月後會放棄今日的念想,畢竟,她是木靈。」

    「不,」神曦道:「一個月後,她非但不會放棄此念,反而會更加堅定——正因為她是木靈。」

    「為什麼?」神曦的這句話,雲澈無法理解。

    她看著雲澈,徐徐道:「如果將人的心靈比作一片土地,那麼,你的心中長滿著無數的綠葉、繁花、枯草、蒼天大樹以及荊棘和毒藤。」

    「如果在這片『土地』上種下一顆黑暗的種子,它成長起來之後,也會與周圍泯然,不可能造成太大的變動。」

    雲澈:「……」

    「但禾菱,她的心靈,本是一片無比純凈的凈土,只有綠葉與繁花。如果在這片土地上忽然種下一顆黑暗的種子,並生根發芽,那麼,它將會快速成長,而且,會吞噬所有的綠葉繁花,以及整片土地,將一切都化為黑暗。」

    「而且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阻擋。」

    「她原本的善有多純粹,最後的惡,就會有多純粹。」

    「……」雲澈眸光動蕩。神曦的這些話,他完全聽懂了。而且在滄雲大陸那一世他就明白,當一個本無比善良的人被生生逼出仇恨與罪惡,往往會變得比魔鬼還要可怕。

    善有多純粹,最後的惡,就會有多純粹……

    「所以,神曦前輩,你的那些話……是認真的?」

    「我鼓勵她去報仇,還有我對她說的『那個人』,都是真的。」神曦沒有憂心和擔心,聲音依舊輕柔而平靜:「至少如此,她還有『目標』和『希望』,而不至於永落深淵。」

    「……」雲澈怔了許久,心緒難平。

    他終於見到了禾霖的姐姐,也算是勉強完成了禾霖的臨終託付……但,他想看到的,還有禾霖想看到的,都不是這樣一個結果,也不該是這樣一個結果。

    神曦轉身,身影即將消散之時,雲澈忽然又問道:「神曦前輩,能否告訴晚輩,你說的那個可以幫助禾菱復仇的人,究竟是誰?他真的能撼動梵帝神界?難道,是哪個王界的界王?」

    「一個月後,你自會知曉。這段時間,你多陪伴禾菱,向她學習辨識這裡的靈花靈草,你有天毒珠在身,自會用得到。」

    仙音在耳,神曦的身影卻已消失在雲澈身前。

    「是。」雲澈應聲,轉過身之時猛的一愣。

    她……怎麼會知道天毒珠在我身上?

    ————————

    ————————

    一個月的時間悠悠而過。

    這一個月,或許是雲澈到來神界之後,過得最平靜的一段時間。

    沒有危險,沒有爭鬥,不需要修鍊,也不需要小心翼翼,每天都沐浴在最純凈無暇的空氣和靈氣之中,每天照例接受神曦的力量來壓制求死印,沒事的時候就和禾菱學習辨識這裡的靈花靈草,禾菱也都很有耐心的一一與他講解。

    這段時間,禾菱的似乎恢復成了以往的樣子,眸光恢復了清澈,臉上也會偶爾展露笑顏,且再未提過「報仇」二字。

    禾菱越是如此,雲澈心中反而越是擔憂……他愈加明白,神曦所說的話,一點都沒有錯。

    梵魂求死印有過數次的發作,依舊痛徹心扉,但發作之時,雲澈卻是在百花之中與禾菱有說有笑,連眼角都不帶抽搐一下……比起完全發作的求死印,這種痛苦對他來說簡直都不算事兒。

    但悠然之中,雲澈在擔心禾菱的同時,內心也一直處在迷茫之中……接下來五十年,我難道真的就要一直停留在這裡?茉莉和師尊她們是否還在擔憂我的安危?傾月忽然決絕離開,以及神曦說的那些關於她的話,究竟是什麼意思?

    還有……爹、娘、月兒、綵衣、泠汐、雪児、苓兒……五十年內無法歸去,五十年後,亦無法歸去……難道,再也沒有辦法見到你們了嗎?

    強行歸去,無疑是給他們所有人帶去滅頂之難。

    我到底該怎麼做……

    完整的一個月後,清晨時分,酣睡了一夜的雲澈起身,剛伸展了一下腰肢,便看到禾菱正靜靜的站在那間翠綠的竹屋前,碧綠的長發上掛滿著晶瑩剔透的晨露。

    果然……

    雲澈搖了搖頭,起身來到了禾菱的身邊,也在這時,竹屋的門扉無聲的打開,現出了神曦如仙似幻的身影。

    禾菱頓時重重的跪倒在地,叩首道:「主人,這一個月時間,菱兒已想的很清楚……菱兒心意已決,求主人幫幫菱兒。」

    雲澈站在禾菱身側,眼神格外複雜。

    神曦沒有將她扶起,柔聲問道:「你應該明白,若執意如此,必定要付出很大的代價,有可能是你的生命和靈魂。」

    禾菱沒有任何的猶豫,聲音更是平靜的都聽不出一絲凄傷:「只要可以報仇,菱兒無論付出什麼,都心甘情願,絕不後悔。」

    神曦微微點頭:「既已如此,我也不再多勸你什麼。」

    「我會許你隨時離開這裡。而那個可以幫你報仇的人……他就是此時正站在你身邊的……雲澈。」

    雲澈雖然沒有說話,但他一直聚精會神的聽著,因為他著實好奇神曦口中那個可以撼動梵帝神界的人是誰。

    驟聽神曦說出的那個名字,雲澈驚得雙腿一軟,險些沒一頭栽到禾菱身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