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隨着焚月神帝一聲令下,焚月王城結界大開,氣氛亦忽然變得安靜下來。

    焚道藏,九級神主巔峯,焚月神帝麾下十一蝕月者之首,亦是焚月神帝的叔祖父。

    王城結界大開之時,他亦快速到來焚月神帝之側:“神帝,有何大事?”

    焚月神帝依舊擡目望天,眉宇凝寒:“魔後。”

    “什麼!?”焚道藏大吃一驚。

    “該來的,終究會來。”焚月神帝沉聲低語。

    他一直藏匿於千荒神教的蠻荒神髓失竊,還被第七魔女所察覺,他知道池嫵仸早晚會找上門來。

    但親身到來……這陣仗也過大了一些。

    上一次池嫵仸親臨焚月神界,還是數千年前的事。

    “神帝,該如此應對?”焚道藏問道。

    焚月神帝沉默少許,緩緩道:“目前在界的蝕月者有幾人?”

    焚道藏道:“連同老朽在內,共七人。”

    “全部侯於主殿。”焚月神帝目中連閃暗芒:“魔後之險詐,絕不可強撕硬碰。但……這裏是焚月王城,氣勢上,也絕不可弱!”

    “是。”焚道藏領命,轉身之時,很輕的吐了一口氣。

    焚月神帝的言語硬氣強橫,帝威凌然……但實則,單單是命令在界的所有蝕月者都馬上侯於主殿,潛意識上,已經是弱了。

    更難聽點……是慫了。

    遙想萬年前,劫魂界還是淨天神帝執掌的淨天神界時。淨天神帝每次親臨拜訪,最多,也只是遣一蝕月者相迎。

    焚月王城氣流涌動,而魔後臨近的氣息卻格外的緩慢,似乎在特意給他們充足的反應和準備時間。

    而這種近乎傲慢的悠然,亦是一種無形的壓迫。

    足足一刻鐘後,渺渺魔音從焚月王城的上空直覆而下:“焚月神帝別來無恙。”

    沒有自報家門,沒有述拜訪之意,一句問候劈頭蓋臉的懟了下來。

    這句問候只對焚月神帝,其他任何人相迎,任何人接口都絕不適合。

    焚月神帝深深皺眉,隨之親自起身……而起身之時,已是紅光滿臉,笑意灑然:

    “哈哈哈哈!昨日焚星池魔花盡綻,黑星耀天,本王便知定有貴客將至,沒想竟是魔後蒞臨!”

    他身影浮空,已是親身迎於池嫵仸身前,目光一瞬間掃過她身後之人,笑意更盛:“魔後親臨,焚月蓬蓽皆輝。多年未見,魔後的風姿與魔息果然又遠勝當年,着實讓本王歎服。”

    “焚月神帝看上去倒是沒什麼長進。”池嫵仸似笑非笑:“這些年,莫非都流連在女人的肚皮上了?”

    焚月神帝嗜色如命,這在北神域是人盡皆知的事。

    但敢如此當面挖苦焚月神帝者,基本也唯有池嫵仸。

    焚月神帝絲毫不怒,而是大笑一聲,道:“男兒在世,不過權色二字。本王雖爲焚月之帝,但骨子裏也不過是個淺薄的俗人,又豈能與魔後相較。”

    池嫵仸嬌然一笑,慢悠悠道:“難得焚月神帝有如此的自知之明。”

    “~!@#¥%……”焚月神帝眉角輕微抽搐。若眼前換做他人,他早已一巴掌給轟成渣。

    他知道池嫵仸親臨定是來意不善,但這“不善”的程度依舊大出他的預想。

    看來,蠻荒神髓一事,果然讓她怒極……而且,若非抓到了絕對的把柄,她又豈會親臨。

    看來,今日難以善了。

    淡淡盯了心念起伏的焚月神帝一眼,池嫵仸道:“焚月神帝就不好奇本後此次的來意麼?”

    “呵呵,”焚月神帝笑道:“本王與魔後已多年未見,單是敘舊,怕是十天十夜都難夠。宴已備好,便邊賞宴邊敘如何?”“既如此,本後便不客套了。”

    “請。”

    此來焚月神界,池嫵仸只帶了四個人。

    雲澈,千葉影兒,第八魔女玉舞,第九魔女蟬衣。

    沒有大魔女隨行,而是帶了兩個最弱的魔女,這倒是讓焚月神帝內心的壓力陡減。

    大殿之中,宴席已經鋪開,不過龐大殿堂,落座者卻不過數十人,而其中每一個人的身份都高貴無比。

    畢竟,能有資格與魔後同席者,整個北神域又有多少人?

    焚月神帝親自將魔後一行引至大殿,已侯在殿中的人頓時全部起身,行禮相迎,與此同時,那股凝於殿中的可怕威壓也無聲無形的壓制而下。

    殿中,有七個蝕月者,二十個焚月神使,還有一衆修爲、天賦最頂尖的帝子帝女。

    如此多的北域頂級強者齊聚一處,根本無需刻意釋放氣息,那自然釋放、融合的威勢,便足以輕易摧潰他人的意志,再不敢踏前半步。

    雖然對方是北域魔後。但這裏,可是焚月神界的王城!

    其中,先前在皇天闕見到雲澈的焚月帝子焚孑然赫然在列,他一眼看到雲澈和千葉影兒,猛的愣了一下,然後又連忙低頭,心中一陣動盪。

    池嫵仸立於殿前,目光一掃,眉梢輕輕一彎,脣角亦抿起一抹妖異的弧線:“多年未至,你們焚月的待客之道倒是越來越喜人。如此盛禮盛情,本後都有些受寵若驚呢。”

    神帝之語,本該是字字如天威雷霆。

    但,池嫵仸的聲音卻嬌軟如棉,柔媚如妖,入耳侵魂的剎那,殿中之人全部身體一抖,遍身血流加速……尤其那幾個修爲相對較低的帝子帝女,身體甚至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搖晃,視線更是一陣恍惚。

    本是駭人無比的焚月威壓,頃刻間變得一片混亂。

    “哈哈哈哈哈!”

    一聲大笑,如晨鐘暮鼓,讓衆人心魂劇震,快速恢復清明,焚月神帝朗聲道:“如魔後這般貴客,縱傾界相迎都不爲過。如此小陣小宴,魔後不嫌怠慢寒酸便好。”

    “快請上座。”

    池嫵仸淡淡一笑,擡步入殿,所行之處,衆人皆是俯首……這絕非恭迎,而是一種發自魂底的忌憚。

    那些帝子帝女都已是全身冷汗淋漓。他們早聞魔後之名,但都未曾親見。今日,不過是一句渺渺魔音,便讓他們的心魂到現在都未停止過顫慄。

    焚月神帝帝位落座,池嫵仸入尊席,玉舞與蟬衣則並未入席,而是一左一右立於池嫵仸身後,對一衆目光視若無睹。

    雲澈入座池嫵仸之側,千葉影兒立於他的身後。

    兩人入焚月神界後,皆是未發一言。而焚月神帝這個北域三帝之一,倒是和他們所想的大相徑庭。

    “魔後,若本王沒有猜測,這位,莫非便是你近年新收,以‘蟬衣’爲名的魔女?”

    焚月神帝目光,落在了池嫵仸身後的魔女蟬衣身上。

    與池嫵仸同行的人中,最該讓人注目的,毫無疑問是雲澈和千葉影兒。

    十個月前,一個名爲“凌雲“的人,在皇天闕以七級神君之力完敗同級無敵的天孤鵠,之後更是一劍葬殺閻魔鬼王閻三更。與他同行的“凌千影”還重創了第四魔女妖蝶。

    這件事萬界震驚,影響極大。而時至今日,以焚月界之能,又豈會不知,凌雲便是雲澈,凌千影便是與他一同逃來北神域的東域梵帝神女。

    那之後,雲澈和千葉影兒皆身處劫魂界。一說是他們主動前往,一說是他們在皇天闕言犯魔後,傷魔女,引魔後大怒,被劫魂界所拿下處罪。

    以焚月神帝對池嫵仸的瞭解,他更相信是後者。

    閻魔界那邊也顯然同樣如此認爲。

    但今日,親臨焚月界的池嫵仸竟帶着雲澈和千葉影兒!

    更奇異的是,從雲澈的入席,和他們的各類姿態看來,焚月神帝分明有一種……雲澈的地位在魔女之上的感覺。

    他心中極爲驚疑。

    常理而言,遇到這種情形,會自然而然的借介紹隨行人之名探究底細。連殿中衆蝕月者、焚月神使都認爲焚月神帝定會第一時間向池嫵仸詢問試探跟隨而來的雲澈。

    但,焚月神帝卻沒有。

    他沒有問起雲澈,亦沒有問起池嫵仸此來的目的,而是當先問起了隨行而至的第九魔女。目光甚至都沒有瞥向過雲澈所在的位置,彷彿毫不關注他們的存在。

    池嫵仸今日到此,絕非善意。焚月神帝縱心中萬般驚疑,也斷不會讓自己進入池嫵仸的節奏。

    心中有鬼的他,必先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從一開始,形成氣勢上的壓制。

    而這個池嫵仸新收的第九魔女,頓成他選擇的最佳契機。

    “不錯。”池嫵仸道:“蟬衣於七年前,方爲本後魔女,乖巧的很,本後甚是喜歡。”

    蟬衣:“……”

    “原來如此,”焚月神帝笑呵呵的點頭:“常聞魔後擇選魔女以容貌爲先,資質爲後,本王這些年一直不以爲然。如今親見,方知傳言非虛。想來,這位新晉魔女,定有着傾城禍國之貌。”

    這番話,聽似是在誇讚第九魔女的姿容,實則……卻是在嘲諷她的資質,以及池嫵仸的眼光。

    繼承魔女之力後,八級神主中期的修爲……倒是最弱魔女無疑。

    “那是自然,怕是焚月神帝見了,都會心漾魂離。”池嫵仸似是沒有聽出他話中暗諷之意,淡笑悠然:“本後倒也聽聞,焚月界近些年出了個年齡最小的蝕月者,還被焚月神帝破例收爲義子?”

    焚月神帝問及第九魔女,爲的便是引出他新收的義子。池嫵仸這番隨意出口的問話,卻是生生的撞在了槍口上。

    焚月神帝心中猛的一動,臉上卻毫無動容,反露驚奇之意:“哦?魔後久居劫魂聖域,從不願理會世外俗事,居然也有聽聞這等小事。”

    池嫵仸微微而笑:“你焚月神帝收義子,半個北神域都爲之驚動,本後就是想不知道都難。何況,蝕月者的事,又何來的小事呢。”

    “哈哈哈哈。”焚月神帝一聲大笑,然後呼喚一聲:“道翩!”

    帝音之下,一個面色剛毅,身材魁梧的男子離席站出,恭敬而拜:“父王有何吩咐。”

    他的生命氣息並不厚重,幾乎是在場焚月衆人的最小者。但他的玄道氣息卻極爲霸道磅礴,赫然是一個八級神主!且已處八級後期之境。

    身上的“蝕月”魔紋,象徵着他蝕月者的身份。

    焚月神帝笑道:“難得連魔後都曾關聞於你,還不趕緊拜見。”

    “是。”男子應聲,轉向池嫵仸,不卑不亢的一拜:“晚輩季道翩,拜見劫魂魔後。”

    “你就是焚月神帝新收的義子,新晉的蝕月者?”黑霧之下,池嫵仸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他,似乎頗有興趣。

    “是。”季道翩垂首回答。

    “季?”池嫵仸月眉微展,綿綿緩緩的道:“既爲蝕月者,又爲焚月神帝義子,卻未改‘焚’姓,這倒是有些稀奇。”

    “……”毫無存在感的雲某人垂首閉目,似乎已睡了過去。

    季道翩目光精寒,縱面對池嫵仸亦是氣沉如山,雖繼承焚月神力不久,但已極具蝕月者的威凌:“父王胸襟如海,不但恩賜焚月神力,還許晚輩保留百年祖姓。”

    “原來如此,焚月神帝的馭人之術,讓本後甚爲佩服。”

    還未等焚月神帝迴應,池嫵仸話音一轉:“只是這眼光,也着實太差了些。如此資質,都可予以焚月神力,還收爲義子。現今的蝕月者,已是淪落的如此不堪了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