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以前經常見到龍皇前輩嗎?」

    龍皇與神曦在議論大事之時,雲澈和禾菱兩個小輩也在小聲說著話。

    「嗯。」禾菱點頭:「雖然龍神域離這裡很遙遠,但龍皇經常會來。大多時候一兩個月就會來一次。再長也不會超過半年。這次龍皇有大事外出東神域,不然的話,你應該早就能見到他了。」

    「一兩個月!?」雲澈心中驚訝。以龍族的壽命,一兩個月對他們而言,和人類的一兩天也沒多大差別,且不說龍神域與這裡的距離,以龍皇的地位,這個頻率,簡直頻繁到不可理解。

    「對啊。」禾菱雙手托腮,很有感觸的道:「而且聽主人說,他幾十萬年都一直如此。龍皇對主人,真的是一往情深呢。」

    「……」雲澈緩緩轉過頭,臉色變得無比之怪異:「龍皇對……神曦前輩……一往情深?等等等等!我雖然到來神界時間尚短,但也聽說過龍皇對龍后感情極深,終生都只有龍后一人,幾十萬年都沒有納過一個姬妾,怎麼會對神曦前輩又……」

    「哎?」禾菱美眸轉過,驚訝的看著他:「你難道一直不知道?主人她就是……」

    禾菱話未說完,便忽然屏住,因為一個懾心的威壓已從天而降,咫尺之距。

    龍皇!

    兩人連忙起身,同時拜下。

    龍皇緩步而至,面對雲澈,他微嘆一聲,道:「雲澈,你所中的梵魂求死印,天下間的確唯有她能解。你雖遭大禍,但能臨此地,亦是因禍得福。你是這麼多年以來,唯一一個她願意收留的男子,你該知道,這是一場天大的造化。」

    「是,晚輩謹記。」想著禾菱說的那句「龍皇對主人一直一往情深」,他心裡一陣抽搐……還有些肝顫。

    「千葉此女野心極大,手段狠辣。她會尋隙對你出手,我毫不驚訝,這也是為何我當初勸你來我龍神界。」龍皇看他一眼,目光善意,至少絕無千葉影兒那般的覬覦:「解除求死印后,便來我龍神域吧。雖然你非龍族,但以你所擁有的龍魂,你當有入龍神域的資格。」

    「至少在龍神域,我龍神一族可護你周全。」龍皇目光幽遠而深邃:「無論你心中所求是什麼,有一點你要記住,命,比任何東西都重要。哪怕你在龍神域沒有了自由,也要遠勝過在東神域沒了性命。」

    「謝龍皇前輩指點,前輩之言,雲澈謹記在心。」雲澈鄭重道:「將來該何去何從,晚輩會慎重思慮。」

    龍皇微微點頭。他聽的出來,雲澈依舊沒有要留在龍神界的意願,至少目前如此。

    「前輩……似乎心情不佳?」雲澈問道:「難道是因為『緋紅裂痕』的事?」

    龍皇目光一黯,淡淡笑了笑:「萬靈在世,皆會有不如意之事,縱然我是龍皇,亦不可免。」

    「天下間能有什麼事,是龍皇前輩都無法如願的?」雲澈再問。

    龍皇搖頭:「你還年輕,自不會懂。」

    話音落下,他身體一側,便已飛空而起,轉瞬便消失在天際。

    雲澈站直身體,想著禾菱和龍皇的話,頭皮忽然一陣發麻,心肝脾肺腎都一陣發顫……而且顫的相當厲害。

    神曦……是龍皇傾慕的人?!

    這尼瑪……

    雲澈轉身,直盯著禾菱道:「龍皇和神曦前輩,到底是什麼關係

    ?」

    雲澈怪異的樣子讓禾菱面露微訝:「原來,你是真的不知道。我還以為……其實,主人她……啊!主人!」

    雲澈轉身,神曦已裊裊而至,來到他們身前。

    「既然貴客已經離開,繼續談剛才的事情吧。」

    對於龍皇的到來和離開,雲澈始終沒有從神曦身上感受到任何的情緒波動,彷彿這個似乎到哪裡都能震動八方的混沌第一人,對她而言只是迎來和送走了一粒再普通不過的塵埃。

    「你是說,讓我拜你為師的事嗎?」昨天他們才亂搞了一天一夜,今天居然就要他拜她為師……再加上禾菱所說的那石破天驚的一句話,他實在無法理解神曦所思所想所作所為……

    不僅她的外貌身姿,她整個人都像是蒙在一團濃郁的迷霧之中。

    神曦看了他一眼,似是看出了他神情和心緒的異動,她的目光呈現出一抹常人無法理解的複雜:「這件事,我暫已改變主意。」

    改變主意?雲澈一愕……忽然就改變主意?這其間只有龍皇來過。難道說,改變主意的原因是龍皇?

    神曦向前,忽然伸手,輕輕握起了雲澈的左腕。

    手腕被她玉手輕握,玉雪凝脂般的觸感讓雲澈全身泛起奇異的酥麻感。她不僅有著夢幻般的容顏,她的身體,也似乎帶著一種魔力……足以瓦解任何男人意志,讓他們瘋狂,甚至永墮深淵的魔力。

    「把你的天毒珠釋放出來。」她忽然說道。

    心中疑惑,但云澈還是照做,他意念一動,左手手心頓時閃耀起碧綠的光華,然後緩緩具現出一個虛幻的天毒珠影像。

    雲澈說道:「天毒珠已經和我的身體融合,無法單獨出現。我也只能讓它現出影像。」

    神曦的眸光只是在天毒珠上短暫停留,然後一聲輕吟:「果然……」

    雲澈:「……?」

    「雲澈,你在得到天毒珠后,應該一直在疑惑,為何它的『毒』如此之弱?」神曦輕輕柔柔的道。

    雲澈一怔,然後馬上點頭:「難道,神曦前輩知道原因?」

    滄雲大陸那一世,在雲谷死後,他仇恨滿心,為了復仇,將天毒珠中的毒瘋狂釋放,毒殺了無數的生靈……直至將其中的毒全部釋盡,再無一絲毒力。

    後來,他的身體和天毒珠融合,並蘇醒在天玄大陸。但從那之後,天毒珠的凈化、感應、淬鍊等能力皆在,卻唯獨沒有了毒力,而且是一丁點都沒有。他原本以為是因毒力在滄雲大陸虧空,需要時間來恢復,但數年過去,依舊毫無毒力。

    直到他再回滄雲大陸,驚奇的遇到了另一顆「天毒珠」,才知道天毒珠的毒源被遺留在了滄雲大陸。

    收回毒源后,本以為天毒珠終於可以開始恢復毒力。但,毒力雖然的確在緩慢恢復,只是這個「緩慢」也實在太緩慢了,堂堂玄天至寶天毒珠,一年恢復的那點毒力,連一個初入神道的玄者都毒不死……對目前的雲澈而言,連雞肋都算不上。

    這也是雲澈一直一來都在疑惑的事,甚至有些懷疑自己收回的會不會是個假毒源。

    「它的毒靈,死了。」神曦徐徐而語。

    「毒……靈?」雲澈若有所思。

    「玄天至寶皆有其靈性,且是極高的靈性。而這枚和你融為一體的天毒珠,它的『

    靈』已經死了,而且應該已經死了很久。沒有了自己的靈,它就好比一個依然有著生命,依然可以呼吸,卻沒有了意識的活死人。」

    雲澈:「……」

    「沒有了毒靈,你的天毒珠雖然基本能力尚在,但已幾乎不可能再衍生毒力,就算有,也只能是最低層面的毒。在和你融為一體之前,任何得到它的人,都可以自由駕馭,卻也難以駕馭。」

    雲澈心中劇動,神曦所言,絲毫不錯。

    當年在滄雲大陸得到天毒珠,無論是雲谷還是他,都可以隨意使用,根本無需它的認主……卻也從來無法達成完全的駕馭,比如它的毒力失控。

    毒靈,原來是因為它沒有了毒靈,我早該想到這一點……雲澈在心中念叨。

    「在上古年代,暴走的邪嬰萬劫輪劫持天毒珠,融合邪嬰和天毒之力,釋放了毀滅眾神眾魔的『萬劫無生』……或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天毒珠的毒靈就已經死了。以邪嬰萬劫輪的恐怖,也的確有殺死天毒毒靈的能力。」

    說到這裡,神曦的話音忽然一轉:「以你如今的能力,想要向千葉復仇,斷無可能。要修鍊勉強抗衡千葉的境界,以你獨一無二的資質,亦需要漫長的歲月。而若你想在最短時間內向千葉復仇,那麼,天毒珠的毒力,會是你最大的依仗。」

    雲澈目光一動:「你的意思是……讓我想辦法恢復天毒珠的毒靈?」

    神曦不置可否,輕語道:「這就是為何,我要你幫助菱兒報仇。」

    雲澈一愣,然後猛的側目:「難道你是說……讓禾菱,成為天毒珠的……毒靈!?」

    一直安靜傾聽的禾菱也抬起頭來,美眸漣漪泛動。

    「天毒珠作為玄天至寶之一,它的位面,位於混沌的最頂層。它的毒靈,又豈是那麼容易恢復。」神曦的眸光轉向木靈少女:「而菱兒,作為有著至凈靈魂的木靈王族後裔,她是這個世界上唯一一個,也是最後一個可以成為天毒毒靈的人。」

    「而這也是她,唯一可以親手報仇的方法。」

    雲澈怔住,木靈少女也怔住……她的瞳眸之中,開始動蕩起幽綠色的波瀾,而且無比強烈,越來越強烈。

    「不行……不行!絕對不行!」雲澈搖頭,無比堅決的搖頭,口中連說三次「不行」。雖然他人生閱歷相比於神曦連「淺薄」都算不上,但豈會不知道成為「器靈」意味著什麼。天毒珠雖然位面高到極致,但依舊是器。若禾菱當真成為天毒珠的毒靈,就意味著……以後的她將永遠與天毒珠,與自己共生,再無自我。

    禾菱對他有救命之恩,再加上禾霖的託付,他對禾菱有著很特殊的情感,是他想要極力呵護保護以及報答的人……又豈能為了蘇醒天毒珠的毒力而將她變成自己的毒靈!

    對於他的反應,神曦並不驚訝,她柔聲道:「雲澈,你一定以為,這是在犧牲她。以你的心性不可能接受。但是……你可還記得我一個月前對你說的那句話。」

    雲澈:「……」

    「菱兒目前的狀態,只有你能『拯救』她。而你拯救她最好的方式,便是讓她成為你的天毒毒靈。」

    神曦轉眸,雲澈也下意識的看向禾菱……那一瞬間,他的目光猛的一凝。

    從禾菱的美眸中,他看到的無比璀璨的翠綠光華……就如她本已化作死灰的心魂,忽然煥發了燦然的新生。()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