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兩個月前初見禾菱時,她翡翠般的美麗眼眸讓雲澈終生難忘。而此後,心落深淵的她眸光變得無比灰暗,而且似乎會永遠這麼灰暗下去……但此時,她的眸光,卻比初見之時更加的明亮,更加的觸動心靈。

    「主人,若是成為『天毒毒靈』,真的可以如您所說……親手報仇嗎?」

    禾菱的聲音很輕,但每一字,都在隱隱發顫。

    雖然有著最純凈、最頂級的木靈血脈,但她縱然窮盡一生,也斷然不可能與梵帝神界那般的存在有抗衡的能力……一丁點都不會有。她若要報仇,唯有的選擇,就是依附他人。

    所以,心魂中種下「復仇」的黑暗種子時,她其實已等同於把自己送入無底的深淵。

    親手報仇,對她而言本是根本不可能實現的奢望……若真的能實現,那麼,她必將願意為之付諸一切。

    禾菱的反應,神曦毫無意外,她心中輕嘆,唇間柔語:「天毒珠的毒,在諸神時代連神魔都可毒滅。雖然在如今的混沌環境下,它蘇醒后的毒力遠不能和當年相比,應該已不足以弒神。但……哪怕神主致境,依舊只是偽神,仍屬真神之下的凡靈,天毒珠的毒力若是恢復的足夠,不要說只是毒殺梵帝神界的某個人……」

    「毒滅整個梵帝神界,亦可做到。」

    神曦之言,聽得雲澈都心中大震。

    這些年,他擁有的一直都是幾乎沒有毒力的天毒珠,時間久了,都有些習慣性的忽略了它真正強大的是毒力,畢竟,它是天毒珠!

    雖然,和宙天神界的宙天珠一樣,如今的天毒珠就算恢復全部毒力,也不能和當年相比,但瘦死的駱駝亦比馬大,曾經葬滅神魔時代的天毒珠若是再次蘇醒毒力,展露獠牙,它依舊會是當世最恐怖的存在之一。

    毒滅整個梵帝神界,絕非妄言!

    只是……

    神曦的話語,讓禾菱的眸光更盛,她轉向雲澈,眸光是深深的激動與渴望:「雲澈……讓我……成為天毒毒靈……求你……讓我成為天毒毒靈……」

    禾菱的眸光,讓雲澈的胸口無比沉悶。

    「禾菱,你認真聽我說。」雲澈目光和她對視,臉色肅然:「如今的你,是木靈,還是木靈王族最後的後裔,也承載著木靈一族最後,也最重要的希望。如果,你成為天毒毒靈的話,你就會失去如今的『存在』,只能依附天毒珠……以及我而存在,沒有了自己,沒有了自由,而且會永遠如此,幾乎沒有逆反的可能。你……真的甘心如此嗎?」

    雲澈本以為,自己的這番話至少可以對禾菱造成些許觸動。但,他話音落下,卻沒有從禾菱眸光中找到絲毫動蕩和猶疑,反而多了幾分錐心的哀求:「木靈王族已斷絕,沒有了未來。我們木靈只有最孱弱的力量,但世間,卻有著無盡的罪惡與貪婪,哪裡還有希望……」

    雲澈:「……」

    「王族盡滅,唯有我一個人還苟活著……」禾菱搖頭,字字凄然:「我連霖兒都保護不了,我還活著,便已是不可饒恕的罪……求你,讓我至少可以安心的活著……讓我可以報仇……我願以你為主……怎樣都好……哪怕將來依舊無法如願,我也絕不後悔…

    …求你答應……」

    她的話語和她此時的樣子,讓雲澈逐漸開始真正明白神曦話中的「拯救」二字。

    活著,便已是不可饒恕的罪……

    她心中的恨不僅是對梵帝神界,還有對自己的恨,而後者,無疑更讓她絕望。她得知一切后那變得灰暗的眼眸與碧綠色的眼淚,他終生難忘。

    雲澈心中暗嘆,然後一陣怒罵:這天殺的命運,竟將如此一個善良純凈的少女,活生生逼到了如此地步……

    「雲澈,」神曦道:「你如今實力尚弱,面對的卻是當世最可怕的敵人,你若不想再重蹈『求死印』的覆轍,就必須讓自己在最短時間內擁有可以與千葉這等存在抗衡的依仗。而天毒珠,是天賜你的最好,也是唯一的選擇。」

    「菱兒是當世唯一一個能成為天毒毒靈的存在,錯過了她,天毒珠的毒力將永遠不可能真正蘇醒。而她,又極為渴望著復仇的力量。你們兩人的相遇,又如此契合於彼此的命運,這似乎是一種天定的緣分,你又何必猶疑拒絕呢?」

    「……」雲澈久久無言,臉色一陣變幻。

    他如今被困於此地,千葉在外虎視眈眈。在這種情況下,若是能喚醒天毒珠的毒力,他本該是欣喜若狂。

    但偏偏……為什麼會是禾菱?

    哪怕她千願萬願,哪怕他清楚這對禾菱甚至是一種「拯救」。但心理上,他依舊難以接受。因為她是禾霖的姐姐……是禾霖含著生命最後的眼淚,以命託付給他的人……

    他怎能……

    神曦知曉雲澈難以接受的原因,她勸慰道:「成為天毒毒靈,的確會讓菱兒失去對自己命運的掌控,她今後的命運如何將不再由自己決定,而是她所依附的那個人……那就是你。也就是說,她若是成為天毒毒靈,今後的人生會變得燦然還是灰暗,皆在於你。」

    雲澈目光劇動。

    「至於她的存在,並不會被剝奪。相反,就層面上而言,天毒毒靈,要遠高於木靈。」

    神曦的話,無疑重重衝擊著雲澈最不能接受的兩點。他晃了晃頭,終於說道:「禾菱,一切我都明白。但是……在我身上的求死印完全祛除之前,我都只能留在這裡。所以,待我完全擺脫求死印之後,我離開之前,如果你依然願意,我就答應你。」

    這番話,似乎是在給禾菱考慮的時間,實則,卻是他在給自己接受的時間。

    「好。」禾菱看著他,眸光盈盈的點頭:「只要你不拒絕我,我願意什麼都聽從於你。」

    「唉,」雲澈搖頭:「你真的不必如此。」

    「主人,謝謝你。菱兒會永遠記得你的大恩。」禾菱向神曦拜下,臉上淚痕滑落。三年前,神曦救了她的命。「天毒毒靈」,是神曦賜予她又一次的新生……但成為天毒毒靈之後,她將永隨雲澈,再無法伺於她的身邊,

    神曦幽幽嘆息,白芒繚繞之下,無人可以看清她此時的眸光,她輕輕的說道:「菱兒,你所思所願,我比任何人都明白。因為……我與你,有著相同的命運。」

    「……?」禾菱眸光朦朧,無法聽懂這句話的含義。

    「你和禾菱……相同的命運?」雲澈同樣一臉不解:「神曦前輩,你這句是何意?」

    神曦微微搖頭,並沒有回應兩人的疑惑,轉而道:「雲澈,天毒毒靈一事,不僅關係到菱兒未來的人生,亦決定著你的人生。處境之上,你還要遠比菱兒惡劣的多。因而,你比菱兒更加需要『天毒毒靈』。但在這件事上,菱兒卻遠比你要果決。你現在要的不是猶豫,而是反思。」

    雲澈道:「我並非心慈手軟,優柔寡斷之人。只是……禾菱她不一樣。」

    「與此無關。」神曦聲音綿軟,卻隱隱帶上了一分靈壓:「你心中明明無比渴望天毒之力的復甦,卻有如此抗拒菱兒成為天毒毒靈,更多的究竟是為了菱兒好,還是為了自己的心安?」

    這句話讓雲澈猛的一怔,久久無法回答。

    「我再問你更重要的一個問題……」

    她向前一步,站在了雲澈正前方,隨著她玉指輕點,身上的白茫茫緩緩散盡。

    頓時,她比幻鏡還是夢幻的仙姿再次呈現在了雲澈的眼前……頓時,雲澈的目光變得瞠然,視線之中除了神曦,再無任何其他,彷彿世間除了她,已再無了任何光彩。

    明明已不再是初見,明明和她做夢一般的覆雨翻雲一天一夜,他依舊被一瞬間奪走了五感……她的美,似乎已經超越了人類意志所能承受的界限,美到了一種近乎可怕的境界,真真正正的足以傾國禍世。

    昨日的一幕幕在腦中瘋了一般的回放,讓雲澈思緒大亂,全身血液開始不受控制的翻騰,短短數息,心中卻是泛起不下十次將她再次撲倒強烈悸動……即使他的意念很清楚禾菱還在身側。

    禾菱亦雙手捂住了唇瓣,在神曦的仙顏面前久久失魂。

    「雲澈,」她一聲輕喚,溫婉的聲音如來自遙遠的仙境:「你昨日將我撲倒在床,玷污了我的身體,奪走了我的貞潔和元陰……那麼,你可有想過佔有我,讓我以後永遠只屬你一人嗎?」

    迷濛中的禾菱美眸瞪大,隨之瞬間花容失色,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敢相信聽到的每一個字。

    「……」雲澈的喉嚨猛的「咕嘟」了一下。

    或許這個世上,再沒有比這更簡單的問題。男人所能想到的最大的追求,無外乎力量的極致、權勢的極致以及美色的極致。而神曦,毫無疑問便是美色的極致……而她還遠遠不僅如此。容顏之外,她極高的位面,彷彿永遠站在雲端的仙姿,讓人卑微和不敢褻瀆的神聖氣息,還有讓人似乎永世都不可能看清的神秘……

    若能獨得這樣的女人,不說一生一世,哪怕一朝一夕,甚至幾個瞬間,都會讓幾乎所有男人為之癲狂。

    昨日一切皆如夢幻,雲澈到現在都沒有完全清醒,更沒有明白神曦為何會對自己的褻瀆毫無抗拒。但他無論如何,都不敢奢望要將她佔有……更沒想過她會說出這樣一句話。

    「先不要急著回答。」神曦眸光愈加的深邃無際:「你剛才似乎在問菱兒我和龍皇的關係,菱兒似乎也告訴了你龍皇一直都傾慕於我……那麼,若我當真是龍皇所傾慕的人,告訴我……你還敢嗎?」()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