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主人,你要去哪裏?”禾菱惴惴不安的問。

    “焚月。”雲澈回答。

    “可是……”

    禾菱擡眸……天毒珠的世界,被映上了一層淡淡的黑色。

    她沒有再說下去。

    或許,相比於千葉影兒,相比於池嫵仸,她纔是最瞭解雲澈的人。

    她與雲澈生命相連,不僅經歷着他的一切,也隨時感受着他的靈魂。

    焚月界,那是北神域的王界!

    單單焚月神帝焚道鈞一人,他是北神域最至高無上的三人之一。雲澈哪怕身負黑暗永劫,也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但是,她無比清楚,此刻的雲澈,沒有任何方法可以讓他停駐和回頭。

    穿過一片片漆黑的星域,掠過一個個暗色的星辰,剛離開不久的焚月界重新呈現在了視線之中。

    速度稍稍減緩,雙目的黑芒也逐漸隱下……但瞳孔最深處的黑暗卻更加的幽寒。

    進入焚月界,層層穿梭之下,他落在了焚月王城前。

    焚月王城的結界已經閉合……雖然,再強的黑暗結界在他面前也形同虛設。

    “此爲王城重地,若無許可,不可擅近,違者死!”

    雲澈剛一落下,一個強橫威嚴的聲音遙遙傳來,帶着一股讓人膽寒的氣場。

    雲澈看着前方,淡淡開口:“勞煩告知焚月神帝,雲澈前來拜訪。”

    短暫的沉默,隨之響起一陣驚聲:“雲……雲澈!?”

    先前在焚月主殿的幾次交手都是神主級別,毫無疑問震動了整個焚月王城,雖纔過去不久,王城範圍早已悄然傳開……尤其是雲澈這個名字。

    之後,在外的蝕月者、焚月神使都被急速召回,王城之中哪怕最不敏感的人,都嗅到了相當強烈的異樣氣息。

    “不是說魔後和他剛剛離開嗎……”

    “會不會是假的?”

    “無論真假……速傳音總統領,讓他告知神帝!”

    …………

    焚月主殿,氣息分外沉悶。

    焚月界的蝕月者與劫魂界的魔女不同。魔女只侍於魔後,而蝕月者則都有自己的管轄星域。所以平日裏若無天大的事,極少被強行召回。

    而這種緊急召回,更是極少發生。

    短短一個時辰,所有蝕月者和焚月神使全部歸界!有的爲了極速趕回,甚至不惜代價的動用了沉寂多年的次元玄陣。

    大殿之中,焚月神帝端坐主位,面色無比的平靜,全身卻無形釋放着讓人膽戰心驚的壓抑氣息。

    下方,是一衆格外安靜,面色無比凝重的蝕月者、焚月神使以及數十個地位最高的帝子帝女。

    “吾王,此事當真有那般嚴重嗎?”一個剛剛歸界的蝕月者道。

    焚卓,在蝕月者中排位第二,實力僅次於焚道藏。

    在焚月界,神帝之下並無十級神主。但相比於閻魔界的十閻魔,劫魂界的九魔女,焚月界的蝕月者有着數量上的絕對優勢。

    足足十二人!

    焚道藏看他一眼,聲沉如淵:“你若是親眼所見,便不會說出這句話。”

    焚道藏不止親眼所見,還親身被兩個神主境八級生生壓制。他當時滿心憤恨恥辱,但當“劫魔禍天”、“劫天魔帝”、“黑暗永劫”這些震世驚雷拋下時,此刻回想,卻已不再是那麼難以接受。

    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沉重。

    焚卓目光移動,發現那些之前留在王城的蝕月者,每個人臉上呈現的,都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遣往刺探劫魂界的那些人,全部撤回了嗎?”焚月神帝道。

    “回吾王,已全部召回,未留一人。”

    焚月神帝緩緩舒了一口氣。

    焚月神帝不太喜爭鬥,尤其在劫魂界崛起,猶勝當年的淨天神界後,他從不願招惹劫魂界。

    但,從未忌憚的如此明顯,如此強烈。

    一個焚月帝子道:“那雲澈身上的,真的是劫天魔帝的力量?會不會是魔後在故弄玄虛?也或者,黑暗永劫在凡靈身上,其實遠沒有那麼強大。就如那個梵帝神女,他在父王手下根本不堪一擊。”

    “天真。”焚月神帝冷然道:“是否是魔帝之力,本王還不至於識錯!它只會遠比你們想象的更加強大。那兩魔女身上所展現的,或許只是黑暗永劫之力的冰山一角。畢竟,你們看到的,也僅僅只是兩個最弱魔女,和一個永劫魔陣而已。”

    “根據上古記載,劫天魔帝是始祖神所創造的第一個魔。她的黑暗之力,被稱作‘始祖黑暗’。魔女身上的變化,一定遠不止完美駕馭黑暗那麼簡單。”

    衆人盡皆窒息。

    身爲北域神帝,對遠古魔帝的瞭解,自然遠勝常人。

    “至於那梵帝神女……”焚月神帝微微皺了皺眉:“她似乎有狀況在身。真正實力,可遠不止你們看到的那麼簡單。”

    “吾王,眼下,我們該如何做?”焚卓道:“若黑暗永劫當真有那麼可怕,魔女、魂靈、魂侍都在黑暗永劫下完成蛻變的話……若魔後有犯我焚月之心,我們豈不是……難以招架?”

    在場的人都明白“難以招架”這四個字說的多麼含蓄。

    藉助“劫魔禍天”,兩個最弱魔女都能壓制最強蝕月者。

    那兩個恐怖的大魔女若是來了,黑暗蛻變加施以同樣的“劫魔禍天”,十二個蝕月者齊上都可能夠嗆……

    焚月神帝的目光,看向了坐於焚道藏身邊的人。

    這是一個看上去三十四歲的男子,一身白衣,黑髮無須,頭戴寬帽,皮膚亦遠比其他蝕月者白淨,身上毫無威凌之氣,姿態恬靜中帶着溫雅。

    任何人見之,都斷然想不到,他竟是焚月界的十二蝕月者之一。

    “師尊,你如何看?”焚月神帝道。

    焚道啓,論修爲,他在十二蝕月者中排位第七。

    但蝕月者之外,他還有兩個特殊的身份。

    焚月帝師,以及焚月的智囊!

    焚月神帝一直對他極爲敬重。縱爲神帝,依舊對他師尊相稱。

    焚道啓起身,道:“道啓未能在場親見。但,以吾王所言,近期,斷不可觸碰劫魂界,連試探都不可有,以免被魔後藉機抓爲把柄。”

    焚月神帝緩緩點頭:“遠期呢。”

    “唯有兩條路。”焚道啓聲音一頓,聲音變得格外沉重:“其一,殺雲澈。”

    “難。”焚月神帝道,狡詐如魔後,怎麼可能不把雲澈保護到極致:“其二呢。”

    不止是難,而且風險太大太大。畢竟剛剛纔說過,現在絕不可觸碰劫魂界。

    “其二的話,相信已在吾王心中。”焚道啓微微一笑,然後說了一個字:“攬。”

    衆人面面相覷,然後若有所思。

    焚月神帝緩緩起身,看着前方道:“能得雲澈,將來必得北神域。完美的黑暗契合之下,縱脫離北神域,黑暗玄力很可能也不會衰弱。”

    “也就意味着有了脫出牢籠,與其他三神域真正鼎力的基礎和資本。”

    這番話,說的所有人都劇烈動容。

    “更難。”焚道藏道:“淨天神帝何許人物,還不是栽於魔後之手。說到對付男人,世間怕是無人堪與魔後相較。雲澈自始至終毫無言語,神態冷僵,說不定連魂都已被捏在魔後手中,如何攬之。”

    “不,”焚月神帝卻是搖頭:“天下萬魂,魔後都可劫之。但云澈身負劫天魔帝之力……絕無可能。”

    這一點,他很確定。

    “師尊,你認爲有什麼辦法,有可能讓雲澈入我焚月?”焚月神帝再次問道。

    “入,幾無可能。但攬的話……”焚道啓微微一笑,淡淡說出一個字:“色。”

    衆人都是微皺眉頭,盡皆不以爲然,唯有焚月神帝眯了眯眸。

    “這似乎是最不可行的方法。”焚道藏看着焚道啓一眼,詫異着睿智如他爲何會說出這一個字:“說到媚惑男人,這北神域能有人比得過魔後?現在,那魔後定是日日夜夜將雲澈伺候的舒舒服服,哼!”

    “還有他身邊的梵帝神女……據說論姿容,與西神域的龍後併爲神界第一!”

    他的話明明是在嘲諷,但任誰,都能從中聽出深深的嫉妒和不甘。

    焚道啓卻是微微搖頭,道:“我們能給的東西,劫魂界同樣能給。但‘色’這個東西,卻可以千種萬種。”

    “他會入劫魂界,最大的原因應該便是貪魔後之色,也就是說,‘色’對他有用,”

    “魔後與神女,我焚月之女的確難以相較,”焚道啓很客觀的道:“但‘色’這個東西,相比於‘質’,有時候‘新’和‘量’會更爲重要。”

    “尤其……據說那雲澈年齡尚不足一個甲子,正值最難抵禦女色,又最易喜新厭舊之時。”

    焚道藏目光一動,似有所悟:“你的意思是?”

    “魔後性情極端霸道,她就算真的甘奉雲澈爲帝,她爲後,也一定不會讓雲澈的權勢在她之上,”

    “那麼,她對雲澈的管控……尤其是女人方面的管控定會極爲專橫霸道。而焚月這邊,便可趁此隙誘之……”

    焚道啓搖頭,嘆聲道:“聽上去很是粗俗可笑,但卻似是唯一可能生效的方法。”

    “雖然用這種方法讓他背離劫魂界,入我焚月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只需他分心於我焚月,便已足夠。之後,可再從長計議。”

    既已“落入”魔後手中,他們想攬雲澈這個人太難太難,可以說幾乎不可能。可行的,唯有攬他的部分心念……攬的越多,焚月的危機越小。

    衆人看焚月神帝的神情,便知他贊成焚道啓所言,或者,他本就是如此之想。

    只是……他們這些焚月的核心,北神域的至高存在,齊齊整整的聚於此地,最後得出的唯一結論是強行色誘!

    真特麼的……

    “卓。”焚月神帝忽然開口。

    焚卓站出,拜道:“吾王請吩咐。”

    “七日之後,你親赴劫魂界,送雲澈一份重禮。”焚月神帝目光閃爍。

    “是。”焚卓應聲:“那重禮是……”

    焚月神帝閉眸,聲音透着幾分沉重:“合凰。”

    “什……什麼!?”焚卓猛的擡頭,在場衆人無不是面露驚色。

    焚合凰,北神域無人不知的焚月小公主,其貌如玉,其姿如仙,是焚月界的瑰寶,亦是焚月神帝最疼愛的女兒。

    面對衆人的驚色,焚月神帝毫無動容,繼續道:“記得儘可能避開魔後。雲澈若收最好,若不收,便強行留下,之後就算送回來也沒關係,只要他見到就好。”

    男人最瞭解男人。哪怕雲澈齊擁魔後和神女,也不會拒絕其他上乘美色……何況,他很確定,這世上不會存在見到焚合凰不動心的男人。

    “可……可是……”

    “沒有可是。”焚月神帝背過身去:“她既爲本王之女,便該有爲焚月界犧牲的覺悟。”

    焚卓嘴脣微顫,細看的話,他的手指亦在不斷的顫抖。最終,他還是深深閉目,垂首道:“謹遵……吾王之命。”

    就在這時,一道氣息極速靠近,一個帶着急促的聲音已遙遙傳來:“焚月衛總統領焚冑求見吾王……有要事相稟。”

    焚月神帝心情極差,但並未發作,淡淡道:“講。”

    一個人影急停於殿前,跪地俯首道:“王城門前……雲澈求見吾王。”

    “雲澈”二字讓殿中所有人猛的轉目,焚月神帝驀的回身:“你說什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