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悟性極其之高,卻從未能參透過「天道醫經」。但如今身負光明玄力,他的神識掃過這些光明神訣時,感觸頓時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目光碰觸這些本是玄奧難懂的字訣,心魂之中竟忽然泛起奇異的共鳴,精神稍一凝聚,全身玄氣便自發而動,釋放出一層純凈無暇的白芒,眼前,亦緩緩鋪開一個廣闊無際的純白世界。

    神聖、光明、生命、寬恕、慈愛、仁心、救贖、凈化、治癒、創生、溫暖、安和……純白世界中,呈現著所有可以想象到的美好事物。沉浸在這樣的世界中,雲澈的心魂變得一片平靜空靈,所有的煩躁、怒怨、戾氣、忐忑、躊躇……全部被溫暖的白芒所覆滅,再感受不到了一絲的負面。

    雲澈收回心神,眼前的純白世界消散,但那種無暇的平靜安和卻依舊留駐心間……而這,僅僅是他對第一句神訣的頓悟。

    雖然僅僅一句,他卻是清楚看到了另外一個世界……一個在認知中從未出現過的全新世界。

    「光明玄力……」雲澈不由自主的一聲低念。最初因神曦而忽然有了光明玄力,他並沒有以此而有天大的興奮,唯有好奇驚奇。但此刻,以光明之力重新面對「生命神跡」,他才真正的意識到,他已經打開了另一個世界的大門……一個除了神曦外,當世再未有人能踏足的光明世界。

    剛才的「頓悟」,在他的意識里只有短短數息,但他明白,時間或許已經過去了很久很久。但這期間,神曦始終未發一言,甚至注意力亦不在他的身上。她同樣安靜的看著在她眼前重歸完整的「生命神跡」,相比於雲澈踏入全新領域,她心中的悸動,還要遠勝過他數倍。

    因為她遠比雲澈清楚「生命神跡」的完整再現意味著什麼。

    「他出現了……還帶來了完整的『生命神跡』……」心間低語,卻在失神間從唇瓣溢出:「看來,真的是天意……」

    「父王……黎娑大人……曦兒終於……終於……」

    雲澈目光側過,眼神異樣的看著明顯失神中的神曦,他又一次從她口中聽到了「黎娑大人」四個字,還分明聽到了……父王?

    她的父親……是王?

    是哪一族的王?

    直視過來的目光終於讓神曦有所察覺,她收回心神,美眸轉過,眸光亦已歸於平靜:「雲澈,我先前說過,若你能修成殘缺的『生命神跡』,十年之內,便可自我凈化梵魂求死印。」

    「而完整與殘缺的生命神跡,斷不可同日而語。若你能將整部生命神跡領悟貫通,那麼……你自我凈化求死印的時間,將再度極大程度的縮短。很可能在一年之內便完全祛除求死印。」

    「一年之內?」這四個字讓雲澈精神大震。

    求死印的可怕,他已親身領教。而這個求死印,還是千葉影兒親手種下,除了神曦天下無人可解。而現在,神曦親口告訴他……若能修成生命神跡,玄力只有神靈境的他,只需一年便可自解!?

    生命神跡真的強大到如此程度?

    「這還要看你自己的悟性,以及你與『生命神跡』的契合程度。若是你始終無法修成『生命神跡』,那麼就只能一直依賴我的力量來接觸求死印。」神曦道。

    「我明白。」雲澈點頭,微微吸了一口氣。比之原本的五十年,「一年」這兩個字,美好的讓他都有些不敢相信——但前提,是他能完整領悟生命神跡。

    生命神跡的層面毫無疑問極其之高,與他的邪

    神訣同屬創世層面。但剛才那短暫的頓悟,讓他心中毫無忐忑。

    「接下來一年之內,我不求你修成生命神跡,稍悟即可。但,有一個目標,你必須達成。」神曦的眸光逐漸凝實,隨著完整生命神跡的再現,她看向雲澈的眸光,與先前又有了微妙的變化:「神王境!」

    很是輕柔的三個字,卻是讓雲澈雙目瞪大:「一年時間……成就神王?這怎麼可能!」

    他如今的玄力境界是神靈境五級,一年時間從神靈境五級修至神王境,哪怕在王界層面,都是純粹的天方夜譚,絕不可能有人相信。

    「憑你一人,的確不可能做到。」神曦婉婉而語:「我會助你,菱兒和這處輪迴禁地亦會助你。」

    「……?」雲澈未懂。

    「輪迴禁地不沾污濁之氣,這裡大部分的靈花異草都是天下獨有。你以前連『神曦』都從不知曉,應該也並不知道神界最頂級的靈丹都是出於何地。」

    這一點,雲澈的確不知道,他之前一直在吟雪界,也自然接觸不到這個層面的事。聽著神曦的話,他眉頭一動:「難道,就是這裡?」

    輪迴禁地,在神界的認知中可絕不僅僅是禁地,更是聖地!

    作為神界真正的,也是唯一的凈土,來自輪迴禁地的丹藥,亦是世人認知中的神聖之物。每隔一段時間,神曦皆會給予龍皇一些她親手所凝化的靈丹,而這並非是對龍皇個人的謝意,而是對龍神一族的饋贈。

    畢竟,她自己也屬龍神一族。

    玄道丹藥藥力越強,風險越大,不自量力貿然服之,等同於自掘墳墓,這是玄道最基本的常識之一。

    哪怕強如雲澈,封神之戰期間強行吞服乾坤五瓊丹……若不是沐玄音在側,他早已身廢而亡。

    但,來自輪迴禁地的丹藥,無不是至純之至凈。也因此,無論多麼高層次和強盛的藥力,它都不會有一絲一毫的風險,哪怕凡人,亦可直接吞下,一夜之間脫胎換骨,重得新生。

    而這些違逆常理的靈藥,哪怕對至尊於天下的龍神一族而言,都是至寶一般的存在。足足數十萬年,一共也只饋贈出去七顆……每一顆,皆是王界之禮。

    神曦沒有回答,溫聲道:「菱兒身為王族木靈,她有著許多當世唯一的特殊能力。這裡的神木靈花,她亦可催生,並可完美萃出它們的靈氣。從明日開始,我會讓她每日為你淬鍊靈丹靈液,來增長你的元氣與玄氣。而你的時間,三成用來參悟『生命神跡』,三成修鍊穩固你的玄力,剩下的時間……需每天與我雙修至少三個時辰。」

    雲澈:「呃……」

    「雙修」兩個字,從神曦唇間說出的無比淡然,沒有任何情感色彩沾染其上。但云澈聽在耳中,卻是根本無法淡定……

    「我會助你煉化我的元陰,並共修生命神跡。這是讓你領悟生命神跡和增長玄力的最快方法。」她深深看了雲澈一眼,輕聲道:「不要忘記你如今的處境,一年成就神王,這不是我的期望,而是你必須達成的目標……如果你想擺脫千葉,坦然面對龍皇的話!」

    ————————

    ————————

    神界之外,混沌角落,一個名為藍極星的星球。

    天玄大陸,蒼風皇城。

    時光流轉,距離雲澈離開天玄大陸去往神界,不知不覺已過去了四年。

    這四年之中,天玄大陸從未消逝過關於雲澈的傳說,但再未有人見過他的身影。而關於他去向的猜測卻是極多,並越傳越烈。

    而在蒼風國,雲澈無疑是一個神話般的人物,他拯救了蒼風國,拯救了天玄大陸,亦讓蒼風國在天玄大陸的地位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是蒼風國歷史上最大的驕傲。

    因雲澈一人的存在,蒼風國成為了天玄大陸最不可觸犯之地。就連象徵天玄大陸玄道至尊的四大聖地……皇極聖域如今的聖帝夏元霸亦是蒼風國人,而被雲澈饒恕的至尊海殿每年都要向蒼風皇室供奉,其他兩大聖地,鳳凰神宗這些年一直向蒼風皇室呈俯首之姿,至今每年都在向蒼風國數倍償還當年之罪,而冰雲仙宮更不必說,在三年前便已成為蒼風國的護國宗門。

    而且由於前任宮主是雲澈,冰雲仙宮雖在四大聖地中綜合實力最弱,卻隱隱呈首位之姿。

    毫無疑問,這些因素之下,蒼風國是整個大陸最不可撼動之地。

    但這半年以來,蒼風國境卻並不平靜。

    皇宮重地,蒼風府主東方休從空中飛落,腳步匆匆,直衝皇殿。

    「老臣東方休,參見女皇陛下。」

    蒼月一雙鳳眸柔中帶威,看著跪在殿前的東方休,皺眉道:「東方府主,你神色如此匆忙,莫非又有玄獸之亂髮生?」

    「回陛下,正是。」東方休俯首肅然道:「此次動亂之地是死亡荒原,那些本從不離開領地的玄獸都是傾巢而出,就連從不傷人的食草玄獸亦變得格外暴躁。死亡荒原是我蒼風棲居玄獸最多的地方,此次玄獸動亂的規模亦遠超先前。」

    蒼月月眉微蹙,道:「動亂之地,可是死亡荒原的東方?」

    東方休馬上道:「正是!如今死亡荒原之東的百里區域都已遭波及,若再不阻止,必衍大禍。還請陛下儘快下令,求助鳳凰神宗。」

    蒼月起身,稍加思慮,然後一聲自言自語:「已經是第六起了。」

    「東方府主,」蒼月凝眉道:「你立刻回蒼風玄府,調動內府所有精英玄者,即刻趕赴死亡荒原東部。」

    東方休一驚:「陛下,這是……」

    蒼月臉色肅然,威凌淡淡:「這些年,蒼風承我夫君之名,威風八面,無數玄者傲態漸生,再無危機意識,就連才堪堪數年的亡國之難都忘卻腦後。這次玄獸動亂,便由蒼風玄府的玄者來面對,告訴他們這裡是蒼風國,不能永遠依賴於鳳凰神宗!」

    「可是,死亡荒原的玄獸非同小可,而且數量極多。縱然內府全出,也很難應對,而且……即使最終能夠壓下,也必定造成大量死傷。」東方休擔憂道。

    「死傷者,皇室自會撫恤。」東方休的話,沒有讓蒼月有絲毫動搖:「是時候讓他們清醒清醒了。若有怯者、不願者,也不必逼迫,但要立刻逐出蒼風玄府,永不收錄!」

    蒼月皇命已決,東方休自然無法再說什麼。想到這些蒼風玄府在國威之下漸變的風氣,他心中也是暗嘆一聲,深深叩拜,然後快速離去。

    東方休剛一離開,蒼月臉上威凌頓去,轉為一抹深深的憂色。

    她拿起一枚傳音玉,輕聲道:「雪児,有件事請你幫忙。」

    結束傳音,蒼月臉上憂色更深,她看著殿外,自語道:「短短半年,接連六次玄獸異變,且每一次的間隔都會縮短……到底是怎麼回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