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神帝死,等同王界的支柱和信念崩塌。

    就在剛纔,他們還齊聚主殿商議大事。

    兩息,僅僅過了兩息,主殿湮滅,王城崩裂,魔器粉碎,神帝隕滅……

    焚月王城中,下到焚月衛,上到蝕月者,縱然精神再堅十倍,也全然無法從這樣的災變中回過神來。

    在龐大焚月界,不知有多少生靈在剛纔的神威中被震倒在地,呆愕的看着前方,久久無法站起。

    一道道目光艱難的轉移到雲澈的身上。他一動不動,雙目閉合,就連氣息,也消失的無影無蹤,彷彿已死去了一般。

    “他……死了……嗎?”焚卓低聲念道。

    砰!

    隨着焚月神帝的死亡,他的隨身空間崩滅。只是,在真神之力下,隨身空間所儲之物也都已被毀滅,唯有一輪漆黑,且無比完整的勾玉緩緩而落,打落在地上時,發出“叮”的一聲脆響。

    焚月界蝕月者之力的魔源載體——焚月魔瓊玉!

    焚月魔瓊玉的魔光刺動着衆人的瞳孔和心魂,衆蝕月者都是身軀劇震,然後以各種扭曲的姿態竭力站起,想要衝向這決定着焚月傳承和命運的最重要之物。

    而就在這時,他們以爲或已死去的雲澈緩緩擡起了手臂。

    哧!

    那把貫穿焚月神帝,將其毀成煙塵的劫天魔帝劍忽然飛起,在所有人的視線中劃過一道深暗的痕跡,回到了雲澈的手中。

    而就是這麼一個簡單之極的動作,卻是讓那些剛剛站起的焚月衆人險些心絃崩斷,齊齊栽回在地,瞳孔全部在一瞬間擴張到最大,帶着他們這一生最極致的恐懼死死盯着遠處的染血身影。

    “啊……啊……”

    一聲聲戰慄的低吟從喉嚨深處溢出,那羣實力稍弱的人身體更是在恐懼中近乎連滾帶爬的後移。

    明明已沒有了任何威凌之力,連生命氣息都變得很是淡薄,但……雖然只有短暫的兩息,那卻是真正的神之威壓,是將他們的神帝一擊葬滅的力量。

    隨着劫天魔帝劍的飛回,迴轉的劍氣亦捲了另一件東西。

    焚月魔瓊玉,被雲澈緩緩的抓在了手中,亦抓住了整個焚月界的命運。

    焚月魔瓊玉的中心,一縷黑芒在緩緩的凝聚閃耀。先前傳承予焚月神帝焚道鈞的魔源之力並沒有隨着他徹底湮滅,已開始緩慢回溯。

    雲澈的眼睛睜開,依舊是猩血般的顏色。在衆人劇烈瑟縮的眼瞳中,依舊是屬於上古魔神的魔瞳。

    手掌一攏,焚月魔瓊玉消失在了雲澈的手中,也讓焚月衆人的眼球齊齊一凸。

    就在這時,天空忽然猛的一暗,一股沉重的威壓緩緩襲來。

    衆人下意識的擡頭,隨着威壓的臨近和光線的層層暗下,一個巨大的黑影出現在了焚月王城的上空。

    赫然是一艘足有數百里之長的巨型玄艦!

    “魂……天……艦……”焚道啓一聲呢喃,然後長出一口氣,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魂天艦……曾經的淨天艦,亦如今劫魂界的主玄艦!

    在雲澈的真神之力下,焚月王城存在了數十萬年的守護結界全部崩潰,這艘劫魂界的主玄艦,就這麼暢通無阻的直接出現在了焚月界的核心——焚月王城的上空。

    魂天艦上,池嫵仸的身影緩緩降下。

    她的瞳中黑芒閃耀,源自上古涅輪魔帝的魔帝之魂亦在這時隨着她的威壓無聲釋下,籠罩着整個焚月王城……

    成爲了壓垮無數崩潰心魂的最後一根稻草。

    而她身後所跟隨的兩個身影,赫然是劫心劫靈兩大最強魔女。

    “啊……啊……這……到底……是……”

    焚卓眼球暴凸欲裂……神帝死,王城毀,劫魂界主玄艦臨於上空,這番畫面,已不是“絕望”二字可以形容。

    就算是噩夢,也實在太過於殘酷。

    遍地狼藉的焚月王城在極度的壓抑中安靜到可怕,許久,竟無一人能發出聲音。

    “……”雲澈緩緩的轉目,看着忽然出現的池嫵仸,以及她身邊先前明明沒有同行的大魔女,發出低沉嘶啞的聲音:“不愧是……你……”

    他的眼瞳瀰漫着太過濃郁的血色,無法窺視他這句話究竟是讚歎,還是譏諷,亦或者警惕。

    “……”池嫵仸目視下方,沒有說話。

    這時,一道帶着金痕的黑影從魂天艦上快速飛下,來到了雲澈的身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

    感知到千葉影兒的氣息,雲澈的雙目終於閉合,無盡的虛脫感襲來,他任由自己的身體向後緩緩的倒去。

    血珠快速沾溼了千葉影兒的衣裙,她抓起雲澈,低聲道:“池嫵仸,你最好……半點都不要浪費!”

    池嫵仸道:“如此完美的時機,若是沒有足夠完美的後果,豈不是辜負了你最初的‘選擇’和‘期望’。”

    沒有再說話,千葉影兒帶起雲澈,浮空而起,回到了魂天艦上。

    龐大的魂天艦上,存在着多到驚人的強大氣息。除了兩個大魔女和之前同行的玉舞蟬衣,夜璃、妖蝶赫然也在艦上,九大魔女,竟至六人!

    二十七魂靈和三千六百魂侍亦到來大半。

    “雲公子如何?”

    看到遍體染血的雲澈,衆魔女連忙迎上。

    “不用管他。”千葉影兒將雲澈很隨意放到地上,道:“他的命硬的很,這種程度,最多兩天,便會恢復如初。”

    “不…用…管…我。”雲澈低低的唸了一聲,眼眸閉合,聲音虛弱。

    蟬衣道:“這裏我會照看,你們去支援主人。”

    “不必,你也去吧。”千葉影兒冷冷道。

    蟬衣微怔了一下,隨之頷首:“好。”

    夜璃、妖蝶、玉舞、蟬衣離開,飛落向焚月王城,爲崩潰邊緣的焚月王城再添四道沉重威凌。

    雲澈的全身的皮肉、骨骼、經脈崩裂碎斷了七成以上……以徹底隕滅四星神的源力爲代價,強撐了兩息的“神燼”狀態,他如今的樣子,已算是最好的結果。

    千葉影兒美眸俯下,默默的看着他此刻頗爲悽慘的樣子,許久,才終於出聲道:“這就是你先前和我說的,準備送給龍白的底牌?”

    “……”雲澈沒有說話,不知是覺得無必要回答,還是已經沒有了開口的力氣。

    千葉影兒的雙手微微攥起,聲音泛冷:“你就沒有想過……無法撐住的後果嗎!”

    能將焚月神帝滅殺,將焚月的核心結界全部摧滅,讓近三成北神域都在顫抖的力量……毫無疑問,這是根本不該存在於現世,很可能,是屬於遠古真神那個領域的力量。

    這樣的力量,哪怕有那麼一丁點的不慎或失算,都會是灰飛煙滅的結局。

    雲澈的嘴脣緩慢開合,發出很輕微的聲音:“會……再……有……的……”

    千葉影兒眉頭猛的一蹙,轉過身去,微微咬齒:“是,這樣的力量,或許你還可以做到,但……你的命只有一次,懂嗎!”

    “會……再……有……的……”

    面對千葉影兒的慍怒,他卻在重複着剛纔的輕語:“將來……會……再……有……的……”

    “……?”千葉影兒怔了一怔,驀的,她如遭電擊,本是冰冷的眼瞳忽然無比劇烈的晃動起來。

    脣瓣在顫抖中輕微開合,卻是無法發出任何聲音,一種難以形容,在生命中從未出現過的陌生感覺從她的心底溢出,酥麻中帶着溫熱,快速的蔓延她的全身。

    她腳下邁動,快步跑開,只是腳步那般的凌亂。

    身影轉過牆角,千葉影兒重重的依在了牆壁上,她伸手,死死的掩住了自己的脣瓣,但晶瑩的淚珠卻從她的每一根手指劃過,無聲淋落。

    只是這一次,她沒有去控制,也不想去控制。

    ——————

    焚月王城,每一個角落都充斥着天覆般的壓抑。

    池嫵仸目光掃視下方,幽暗的瞳光,帶着來自上古魔帝的魂力,每一個被她瞳光觸及的人,縱是蝕月者,心魂都會長時間的顫抖。

    “你們有兩個選擇。”

    她的聲音,指向着十一個蝕月者,他們是焚月界最後的核心,拿下他們,便是拿下了整個焚月界。

    “其一,”她的話語無比之緩慢,清晰的傳遞到了焚月界的每一個角落:“追隨劫天魔帝的繼承者雲澈與本後,永世效忠。”

    “其二。”池嫵仸無比冷淡的一笑:“有尊嚴的死!”

    “呵!”池嫵仸聲音剛落,一個冷笑傳來。第一個迴應者……第二蝕月者焚卓掙扎着站起,用盡全部的意志,在臉上撐起最大的傲然:“蝕月者……只可戰死!絕不苟生!”

    “很好。”池嫵仸淡淡的斜他一眼,隨之便目光一轉,看向了焚道啓:“焚月帝師,你呢?”

    焚道啓也緩緩站起,凝目仰視,道:“我有兩個問題,請魔後如實回答。”

    “講。”池嫵仸沒有拒絕。

    “第一個問題。”焚道啓連喘幾口氣,調整着氣息道:“若我們追隨於你……是否會如魔女一般,得雲澈黑暗永劫的恩賜?”

    “當然。”池嫵仸回答。

    “道啓!你……”焚卓猛的轉目,憤怒中帶着不可置信。

    “第二個問題!”焚道啓似乎不理會焚卓的目光,道:“魔後的志向,究竟指向何方?”

    池嫵仸媚眸半眯,緩緩而語:“本後的餘生,可不想被永遠困在這黑暗狹小的牢籠之中!難道……你想嗎?”

    砰!!

    一聲重響,焚道啓已是重重跪地,頭顱俯下:“焚月第七蝕月者焚道啓,願誓死追隨魔後與雲神帝,此生不渝!”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