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蒼風皇城上空紅影閃現,鳳雪児一身火焰般的大紅霞衣,從空中飄然而落,腳步輕移,不過須臾,大半個皇城便已恍然而過。

    進入皇殿,鳳雪児來到了等候她的蒼月身前,蒼月抬眸微笑:「雪児,你來了。」

    察覺到蒼月眼眸深處的憂色,鳳雪児已是猜到:「蒼月姐姐,是不是又發生玄獸動亂了?」

    蒼月頷首:「這一次發生動亂的地方是死亡荒原東部,且規模頗大。我已讓蒼風玄府去應對,但恐他們力量不及……」

    「我明白了。」鳳雪児馬上明了蒼月之意,包括她這次為何會遣動蒼風玄府的玄者:「我會派人隱於暗處,若蒼風玄府能夠成功壓制自然最好,若不能,再讓他們出手,蒼月姐姐不必擔心。」

    「我真正擔心的不是這個,」蒼月一聲輕嘆:「半年時間,已經是第六次了,且此次距離上次才短短半月。那些玄獸不但離開自己的領地,而且性情變得極為暴躁……我擔心,這是某種惡兆。」

    「我也如此覺得。」鳳雪児道:「而且……有件事,我正要告訴姐姐。就在三個時辰前,幻妖界也出現了一場相似的玄獸動亂。」

    「什麼!?」蒼月微驚。

    「位置是華嵐域之東……亦是整個幻妖界的最東部。」

    蒼月秀眉猛的一蹙,輕語道:「看來,絕無可能是巧合了。」

    蒼風國位於天玄大陸之東,最初發生玄獸動亂的地方,亦是最東方的流雲城區域,之後的幾次開始逐漸向西蔓延。

    幻妖界也出現了類似的玄獸動亂,出現的區域,亦是最東方。

    若這種異狀只出現在蒼風國東方也就罷了,但亦出現在了相距極遠的幻妖界東方……若是同一個原因,那其影響的範圍也實在太過恐怖。

    兩人的眸光同時看向了東方,哪怕以鳳雪児如今的神道境界,亦感覺到了不安。

    「明日,我會親自深入東方海域十萬里一探究竟,綵衣姐姐那邊也很重視此事,相信用不了多久會水落石出,蒼月姐姐不必如此憂心。」鳳雪児安慰道。

    「嗯……就拜託雪児和綵衣了。」

    離開蒼風皇城,鳳雪児的美眸逐漸浮上了幾分凝重的色彩。

    讓整片區域的玄獸忽然性情大變,暴躁失智,最有可能的原因就是感受到了某種讓它們極為害怕的氣息。但……鳳雪児是天玄大陸歷史上第一個真正成就神道的人,她如今的層面,整個天玄大陸無人可及,能影響到那些弱小玄獸的氣息,她沒有理由察覺不到。

    但每一個發生玄獸動亂的地方,她都親身去過,卻是毫無所獲,沒有察覺到丁點不正常的氣息。

    而這種詭異的未知無疑是最可怕的,也讓她其實遠比蒼月,比任何人都深感不安。

    「必須好好的查探一番了。」鳳雪児輕聲自然自語道,這時,她忽然想到了什麼,目光轉向了遙遠的東方:「雲哥哥說過,從天玄大陸向東,一直到百萬里之外,有一個名為滄雲大陸的地方……會和那裡有關嗎?」

    自言自語后,她剛要收回眸光,忽然,無比遙遠的天際,一點緋紅色的光星映入她的眼眸。

    只是剎那的閃耀,卻如有一根鋼針猛的刺入了她的瞳孔深處,讓她的鳳眸下意識的瞬間轉開……與此同時,她分明感覺到自己的靈魂亦像是被一下子刺穿,難言的冰冷感蔓延全身。

    那……是……

    她馬上又轉眸重新看向

    東方……但,她直視、找尋了許久,卻再未看到那抹緋紅色的光星。

    是錯覺嗎?

    鳳雪児閉上眼睛,過了好一會兒,直蔓心魂的冰冷感才完全褪去,隨著那個魂牽夢縈的身影不由自主的浮現,她的心魂又變得格外溫暖。

    四年了……

    以前一個人在棲鳳谷,多久都不會覺得孤單。但是……這四年……卻那麼的漫長……

    雲哥哥,還有一年,你就會回來了……求你一定要平安的回來……

    ——————————

    ——————————

    西神域,龍神界,輪迴禁地。

    根本亘古安靜的輪迴凈土,此時卻是轟雷陣陣。

    雲澈身浮半空,全身沐浴在劇烈翻騰的紫色雷海中,隨著他手臂的揮舞,萬千紫芒叱吒嘶鳴,而每一道紫芒不但猙獰耀目,還分明帶著駭人的天威。

    一個巨大的白色結界將雲澈所在的空間完整的籠罩,任憑這些雷電如何奔騰撕扯,都無法脫出半分,更傷不到輪迴禁地的一絲一毫。

    結界前方,神曦一身素白長裙,在輕風拂動間不經意的勾勒著無盡妖嬈的曲線。酥胸高聳,肌膚冰雪般白瑩,容顏更是幻美如仙,她安靜的站在那裡看著結界中的雲澈,整個人像是沐浴在聖光之中,釋放著難以言喻的高貴聖潔。

    禾菱腳步無聲的走了過來,手中捧著一抹白芒。白芒之中是一抹靈液,雖只是一滴,卻凝聚著禾菱一天一夜的辛勞。她看著雲澈,明眸中盪動著瀲灧的異彩,情不自禁道:「主人,他好厲害。」

    神曦的眸光沒有從雲澈身上移開,卻是輕輕頷首:「他的確,是個不折不扣的怪胎。」

    「主人最近經常誇獎他呢。」禾菱微笑,最近每次聽到神曦對雲澈的誇獎,她都會莫名覺得開心。

    不知是因為他的身上有著對禾霖的寄託,還是因為她早已將自己的命運和他連在了一起。

    「一邊是從未有人能駕馭的天道劫雷,一邊,是平平無奇的『紫雲功』,他卻將兩者相融的無比完美,還衍生出如此驚人的天威。」

    以神曦的心性和層面,能得她如此由衷讚歎者,雲澈絕對是有史以來第一人。

    「玄功的衍生創造極其之難,往往要數十代的努力才可趨於完美。雲澈雖非自創,但如此複雜的糅合與變化,卻已和自創無異,而他只用了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便已完成至如此程度……如他這般,普天之下,應該是找不出第二個人了。」

    神曦的話語,讓木靈少女眸中的異彩更加閃耀:「怪不得,他會被天毒珠認主。」

    神曦側目,看著木靈少女的側顏:「菱兒,再有三日,他身上的梵魂求死印便會完全褪去。」

    「……啊!?」禾菱怔住,隨之一聲驚呼,捧著靈液的手兒也不自覺的收攏了幾分,下意識道:「這……這麼快?」

    「我也沒想到會這麼快。」神曦一聲似是自言自語的輕語,美眸亦是多了幾分複雜。

    生命神跡,當世層面最高的創世神訣,沒有創世神黎娑的光明源力,亦沒有其光明聖脈,單靠凡人之力欲將其修成可謂難如登天。

    雲澈身負邪神玄脈,修鍊「生命神跡」沒有層面上的障礙,在神曦看來是當世最容易修成,甚至或許是唯一有可能修成「生命神跡」的人,因而抱有著很高的期望……但這個很高的期望,也是他一年時間便可初窺門

    徑。

    但云澈的悟性之恐怖,顛覆了她整個人生的認知。

    她用了數千年才修成的半部生命神跡,雲澈只用了六個月!

    而有了前半部為基,後半部,他短短三個月便全部頓悟。

    他們兩人雙修共修之時,最初是她引導雲澈的光明玄力,但到了後來,反而是雲澈在引導她,助她更快的領悟後半部生命神跡。

    生命神跡可救贖萬生,凈化萬物,自身亦漸成萬邪不侵的聖軀。在擁有光明玄力后,雲澈便能感覺到身上求死印存在的痕迹。從頓悟生命神跡后,開始每日自凈求死印,隨著生命神跡的大成,自我凈化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到了如今,以他現在的光明玄力,哪怕什麼都不做,求死印都會被逐漸消抹,今後,也絕不會再怕求死印這般的詛咒之力——哪怕是千葉影兒這個層面的強者所種下。

    「十個月前他對你說過,求死印完全凈化的那一天,便是你成為天毒毒靈之日。」神曦看著禾菱道:「菱兒,你可有改變心意?」

    起初的驚訝和略微失措之後,木靈少女的眸光又快速轉為堅毅:「菱兒……絕不後悔。」

    禾菱的答案,神曦絲毫沒有意外,她柔聲道:「天毒珠並非以他為主,而是在『無靈』之下與他融為一體,換言之,如今的天毒珠是他軀體的一部分,你成為天毒珠的毒靈,亦是成為他的毒靈,你以後須永生伴隨與他,依附於他,今後的人生如何,將皆有他定。」

    「菱兒知道。」禾菱的眼眸依舊堅決如初。

    神曦輕輕的點頭,用很輕的聲音道:「菱兒,我相信,他會助你報仇,也會好好待你。他出現在你人生中,不但是對你的救贖,也是上天對你的彌補。」

    轟——————

    一聲連結界都無法完全掩下的巨響,結界之中萬雷轟鳴,天威洶湧,雲澈在雷海之中衣袂橫飄,長發飛揚,頗有些雷神降世的威勢。

    而隨著他雙臂的攏下,瘋狂沸騰中的劫雷又快速消逝,短短兩息便完全消散無蹤,連一絲微小的閃電都沒有遺留。

    哪怕是天道劫雷,他也可駕馭的無比自如。

    雲澈頭髮垂落,他伸出手來,看著自己的掌心,臉上露出一抹滿足的微笑。

    終於……終於……

    茉莉,如果你看到的話,一定會很開心吧。

    在星神界時,茉莉提醒雲澈將天道劫雷與雲家紫雲功結合——因為紫雲功雖只是一門下界的普通玄功,但經過雲家萬年的傳承演化,無疑是最適合雲家血脈的雷電玄功。並為之取名「天道劫雷功」。

    茉莉的話,雲澈一直牢記在心。

    這段時間,他每日與神曦雙修和領悟生命神跡。隨著生命神跡的修習,他所衍生的光明玄力亦在不斷質變,心魂亦受其影響,越來越平靜安和。

    他在這種狀態之下,開始凝心融合茉莉所指引的「天道劫雷功」。

    如今,已近十個月過去,隨著紫雲功的最強禁技「冥獄雷皇陣」在天道雷劫下的成功質變,他的「天道劫雷功」終於成型。

    雖還遠不到大成之境,但短短十個月就能達到如此程度,在世人認知中,已是奇迹一般的壯舉。

    哪怕最為了解雲澈的茉莉,也不會想到他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達到如此的完成度……畢竟,這本是她給予雲澈「宙天三千年」的目標之一。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