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東神域,星神界。

    星神界的空間常年繁星點綴,星芒蔓空。而今日,漫天星芒隱隱比平時要璀璨明亮許多,而整個星神界亦透著一股似乎有些不同尋常的安靜。

    道道禁令在三日前悄然間傳至星神界的每一個角落,上至星神,下至幼子婢奴,這幾日都不得離開星神界,而在外者,亦不可返回。

    誰都嗅得到,星神界正在醞釀什麼大事,而且馬上就會發生。

    這一天,一個無比龐大的結界在漫天星芒中緩緩形成,將整個星神界都籠罩其中。

    沒錯,是整個星神界。

    雖然,星神界作為一個封閉的王界,本就有隔絕外人的結界。但,今日這個新生的結界,和平常的隔絕結界絕不可同日而語……因為這個結界,是一個任何力量都無法硬闖,星神界的最強壁障!

    繼這個籠罩星神界的結界之後,第二個相同的結界亦在內部形成,籠罩了星神界的核心……星神帝和十二星神所在的星神城。

    外層結界,讓任何人無法踏入星神界。而內層結界,讓星神界的人,絕無法擅入星神城。

    感受著結界上傳來的力量氣息,星神界眾強者無不是驚駭欲絕。身為星神界的玄者,他們立於整個神界的最高層面,但這股力量氣息,根本已浩大磅礴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

    這樣的力量,沒有任何可能被突破,但與此同時,築起如此恐怖的結界,其消耗亦大到極致……毫無疑問,星神城中,正在進行著什麼大事!

    一件極端重要,絕不可被任何外力打擾的大事。

    ————————

    ————————

    無意識的摸索著手上的指環,雲澈的腦子裡儘是茉莉的身影。

    心念茉莉,從很多年前就一直相伴於他,從未有一天例外。只是今天不知怎麼的,心間的挂念感無比的強烈,他想要如往常般逐漸將這個念想平復,但,腦中茉莉的身影卻怎麼都揮之不去,想要見到她的渴望更是沒來由變得格外強烈。

    到了最後,甚至逐漸演變成一種莫名的不安感。

    「你的心緒為何如此之亂?」

    神曦柔綿的聲音從他的身側傳來,伴著一股沁人的仙風。雲澈晃了晃頭,微笑道:「沒什麼。可能是突破至神王后,心緒鬆弛之下,迫切的想要離開這裡吧。」

    「不過神曦前輩放心,我清楚就算心中有再多挂念,現在也絕不是離開的時候。」

    「我說過,」神曦走過來,似笑非笑:「叫我神曦。」

    雲澈一愕,訕訕的道:「呃……啊,總是下意識的就……我會慢慢習慣的。」

    「無法習慣也並無關係。」神曦悠悠道:「稱呼畢竟只是稱呼,只是我私心裡不欲再將你當後輩處之。」

    「神曦……」不帶「前輩」兩個字,雲澈依舊感覺甚是彆扭,大概類似於讓他直接喊師尊為「玄音」的感覺:「我有件事,一直很好奇,想問問你……但又怕你會生氣。」

    「你問。」神曦輕語。

    「那個……」雲澈猶猶豫豫的道:「當初你曾說過,龍皇前輩在你眼中,一直都只是後輩,而據我所知,龍皇前輩的壽元,已達到三十五萬歲,那你的壽元豈不是……呃,我是說……」

    「你想問我壽元幾何?」神曦道。

    雲澈點頭,又馬上道:「我就是好奇之下隨口一問,你不想說也沒關係。」

    雲澈是個很聰明的人,他即使和神曦的肉體關係變得無比親密,但從不會問及她的身世過往以及任何秘密,因為他明白這些事,他可以知道的時候,神曦會主動和他說起,否則,他就算問詢,也不可能得到答案。

    這個年齡,算是他問的第一個「秘密」了。

    神曦轉眸,看著遠方,許久不發一言。

    感覺自己似乎問了一個很不該問的問題,雲澈迅速轉移話題道:「到了你這個層面,我想年齡應該是最不重要的東西了。要不……我換一個問題。」

    「我以前,曾經得到一個很強大,玄力達到神主境的女子的元陰……咳咳咳,讓我的修為一夜之間從神元境突破至神魂境,讓那時的我一度都難以相信。」打死雲澈,都沒臉坦白口中的「女子」是他的師尊:「而你的元陰之氣,居然比她……還要強那麼多,若非……我也不可能短短十個月就突破至神王境。」

    神曦:「……」

    「所以我好奇之下想問問,你的修為,究竟在什麼境界?該不會是……神帝那個層面的吧?」雲澈試探著問道。

    神曦的氣息,一直給他一種縹緲無際的感覺,她是夏傾月口中神界「最特殊」,也「最偉大」的女子,可見在很久很久之前,她在神界就有著極高的名望。

    她的壽元還要超過龍皇,龍皇對她傾慕之極的同時,在她面前頗為謙敬,從不會有半點的褻瀆之念。

    所有的跡象,都在證明神曦的修為必定極其之高,如果說,她的修為已經達到了生靈的極限,他絕不會懷疑。

    神曦雪顏沒有轉過,依舊看著遠方,眼眸深處是雲澈無法理解的悵然。這一次,她終於開口:「我所擁有的力量,超越這世間的一切……包括龍皇。」

    雲澈本是抱了相當之高的期待,但聽到神曦之言,但依然狠狠的愣了一下。

    超越……世間的一切,包括龍皇!?

    「龍皇前輩是公認的混沌第一人,你比他還強,豈不是……」雲澈在激動和震驚中站了起來:「你才是真正的混沌第一人!?」

    一個人說他比龍皇還強,任誰都會當成瘋話笑料,但這句話,卻是神曦親口所言。

    嘶……雲澈狠狠吸了一口氣!要是能抱緊神曦這條大腿,將來等她能離開這裡,還怕什麼千葉!

    「不,」神曦卻是微微搖頭:「我說的,是『我所擁有的力量』。只是,我沒有辦法將『這種力量』釋放出來。」

    「呃??」雲澈不解。

    「你知曉我被某件事物束縛此地,但我被束縛的,不僅僅是身體和靈魂,還有力量。唯有至純至凈的光明玄力不會被束縛,成為我唯有的可強行動用的那部分力量。只是,光明玄力並非為戰而生,僅憑這一部分力量,我絕非龍皇的對手。」

    這番話,雲澈聽的雲里霧裡,「束縛」神曦的究竟會是什麼東西?身體不能長久遠離,連力量都被縛住,他在這裡的這段時間怎麼都想不出什麼東西能造成這樣的「束縛」。

    「你之前說過,你已經找到了脫離束縛的方法,應該很快就能離開這裡,那麼到時候……這世上是不是真的沒有任何人是你的對手?」雲澈滿是期待的問道。被籠罩在千葉陰影下的他,很不爭氣的想要抱緊神曦的大腿。

    「不,」神曦還是搖頭:「我的身體和靈魂縱然擺脫束縛,那個力量,我依舊無法控制和釋放。」

    「不過……」不等雲澈詢問,她的眸光轉過,深深的看了雲澈一眼:「將來,會有辦法的。」

    「……」雲澈分明感覺到,神曦看自己的這一眼眸光很是異樣,似乎隱著某種深意。

    這時,神曦的仙顏微微一動,她稍稍閉眸,隨之又緩緩睜開,道:「你一直掛心的星神界,似乎在進行某件大事。」

    驟聽「星神界」三個字,雲澈條件反射般的轉頭:「星神界怎麼了?」

    神曦徐徐道:「剛才龍神界那邊傳來消息,大概半個時辰前,星神界張開了『星魂絕界』,且罩籠了整個星神界空間。」

    「星魂絕界?那是什麼?」雲澈追問。

    「是記載之中,星神界最強的守護壁障。」神曦眸光平淡,顯然並不關心:「要築起星魂絕界,單單是基力,便足以掏空星神界三成的積累。」

    「什……么!?」雲澈著實大吃一驚。一個王界三成的積累是何等的概念,而這一個結界,居然要至少消耗三成……那該是強大到何種地步的守護壁障!

    「它之所以名為『星魂絕界』,是因它與星神強者的血魂相連。而從氣息上看,星神界今天築起的星魂絕界,共有近五十個神主層面的氣息。」

    「五十個……神主!?」

    神主,當世至高的存在,在上位星界亦可為界王!一個星界有沒有神主,那是天差地別的概念——吟雪界和炎神界便是最真實的例子,後者綜合實力明明比強者強盛十倍不止,卻因沐玄音的存在而穩落下風。

    而五十個神主……根本無法想象這是一股多麼恐怖的力量。

    「星神界共有十二星神和三十七長老,加起來,與這個數字很是吻合。也就是說,這個星魂絕界,應該是連接了星神界所有星神與長老的血魂。」神曦娓娓陳述。

    「這是什麼意思?」

    「意味著想要破這個結界,必須釋放出能同時擊潰這十二星神與三十七長老的力量。」

    「……」雲澈目瞪口呆,然後道:「根本不可能有這樣的力量吧?」

    「所以,它有著『絕界』之名。」神曦說道:「只是,開啟星魂絕界的代價實在太大,上一次開啟,還是在極為久遠的年代,那時龍皇都尚未存在。此次,星神未遭天災,更無人禍,世上亦沒有能將星神界逼至此境的力量,卻忽然張開連接所有神主命魂的星魂絕界……看來,星神界定是在進行某種事關未來命運的大事。」

    「會是……什麼大事?」雲澈下意識的問道,他問出這句話時,腦中晃過茉莉的身影,心臟莫名猛的一跳。

    「不知,能讓星神界張開星魂絕界的大事,也斷無可能讓他人知曉。」

    神曦聲音落下,美眸流轉,落在了雲澈左手的指環之上:「你的指環,為何會有如此之強的靈魂氣息?」

    雲澈一低頭,這才發現,指環之上,有一抹如霧一般的淡藍色光芒正在緩緩閃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