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玄道的進境,會改變玄力氣息。

    而大道浮屠訣的每一次進境,都會改變生命氣息。

    當年在宙天封神臺,雲澈在經歷九重雷劫後,踏入大道浮屠第五境,之後無論再怎麼感悟,都毫無進境。

    而這一次,真神之力的現世,亦爲他無形中劈開了又一扇浮屠之門。

    加之他的龍神血脈和龍神之髓,他如今的軀體強度,已然超過了當年的天狼溪蘇!

    再加上所承的光明玄力,身體自愈和玄氣恢復的速度,更是達到了一個任何人都無法比擬,亦無法理解的領域。

    而真神之力的閃現,所帶來的絕不僅僅如此。

    當界限被打破,他亦在無意間、無形間,觸碰到了更深的“虛無”。

    ——————

    “小澈,快醒醒!該起牀了!”

    “唔……天還這麼早,讓我再睡會嘛。”

    “今天是你和司徒小姐成婚的大日子!時辰快到了,趕緊起來!”

    ……

    “小澈,這是我剛剛熬好的粥,你身體弱,上午的時間又那麼長……要全部喝掉。”

    “好好好。”

    “啊……也不用這麼急啦,還有一些時間的。”

    “呼……喝完啦。以後,不知道還能不能經常吃到小姑媽做的飯。”

    “嘻嘻,是你把城主家的千金娶進門,又不是你嫁過去,只要你想,我還是像以前一樣,每天都做給你吃……倒是小澈,成家之後,理我的時間肯定會越來越少。”

    “怎麼會!我昨天剛剛和小姑媽保證過:和司徒萱成婚後,不能有了老婆就忘了小姑媽,不能減少和小姑媽在一起的時間,對於小姑媽的召喚要和以前一樣隨叫隨到!”

    “嘻嘻,算你還乖!”

    ——————

    “元霸,你居然會起這麼早?”

    “嘿嘿!今天可是你成婚之日,我當然要來幫忙……那個,其實,是有一個好消息。我老爹前日邀請了一位在新月玄府當導師的好友,本來是想通過他把我帶入新月玄府,沒想到,那位導師前輩卻說以我的資質,完全可以直接入蒼風玄府。”

    “哦!太好了!這簡直是我們整個流雲城的大喜事!”

    “嘿嘿嘿……我都激動的兩天沒睡好了。等我入了蒼風玄府,變得越來越厲害後,我看誰還敢欺負你!”

    “這件事現在還是個祕密,老爹說要暫時保留,以免橫生枝節,現在只有你知道……哦對了,說起來,這兩年,我聽到很多不好的傳聞,都說司徒城主一定會取消婚約,將司徒萱改許配給你們蕭門門主之子蕭玉龍。聽到那些傳言,我很生氣,也不敢和你說。不過到了現在,這些流言已經不攻自破。”

    “空穴來風,必有其因。不過沒關係,我早都習慣了。我這樣一個廢人,能有你這樣一個朋友,還能娶到城主家的千金,已是上天的恩賜了。”

    ——————

    “澈兒,你和城主女兒的姻緣,也是就此結下的。司徒城主當時感激鷹兒的救女之恩,當場與鷹兒結爲兄弟,並當衆人之面,宣佈自己的女兒將來只會嫁予蕭鷹之子,以此生報天恩。”

    “因那次施救,鷹兒玄氣大耗,元氣重損,卻在這期間忽然遭遇歹人……遭其毒手。”

    ——————

    意識明明甦醒,但不知爲何就是無法醒來……反而,一個又一個的聲音在他意識中混亂響動。

    這些聲音明明很熟悉,卻又帶着詭異的陌生感。

    明明就響蕩在腦海,卻又似乎遙遠的永遠不可能觸及。

    模糊的意識告訴他,這些熟悉而陌生,臨近又遙遠的聲音,他不是第一次聽到,而是曾經在夢中響起過。

    那些無比荒謬的夢……夢裏的夏元霸有着和他相近的個頭,偏瘦的身板,英挺的外貌,以及無比驚人的玄道天賦。

    夢中他要娶的人不是夏傾月,而是流雲城主之女司徒萱。

    就連蕭鷹當年所救的女嬰,亦是司徒萱。

    夢中,夏元霸很羨慕他身邊有一個讓他永不孤單的小姑媽,因爲他沒有兄弟姐妹。

    爲什麼這些荒謬的夢境會再次……還是同時出現……

    ……

    雲澈的意識開始掙扎,竭力的想要醒來,忽然……意識的海洋毫無預兆的墜入了一片劇烈扭曲的蒼白。

    扭曲的蒼白中,響蕩着一片片破碎的聲音……

    “你(我)真的要如此嗎?”

    “你(我)可知……經歷了多麼漫長的歲月……多少次的輪迴……才終於有了‘完整’的你……”

    “若將這一切……將源力都給了他……你(我)將再無法真正於這個世上……”

    “他……終究只是一個凡人……”

    “好……如你(我)所願……畢竟,你(我)的意志,就是我(你)的意志。”

    “他孱弱的軀體無法承載我(你)的力量,我(你)亦無法賦予。能給予的,唯有以虛無法則所鑄的【聖軀】,可容納天地間的一切力量……”

    “如此,還不夠嗎?”

    “不……命運,是這個世界上最不能干涉的東西。”

    “即使是我(你),亦不能。”

    “好……如果你(我)堅持如此……”

    “命運的篡改,即使只有那麼一點點,也會涉及整個世界的因果變動。後果,更是任何人,縱然是你(我),都無從預料和控制。”

    “最後的源力,或許足夠完成一次因果修正……”

    “只是需要很長的時間……或許幾年,或許幾十年……”

    “這段時間,我(你)會暫停這個世界的時間輪……除了,即將將他送往,讓他與源力完成融合的那個世界……”

    ——————

    “呃!”

    雲澈猛的睜開眼睛,翻身坐起。

    那先前於腦海裏混亂響動的破碎聲音在意識中快速的模糊、遠去,他凝心想要留住、記住這些聲音,但它們卻越來越遠,越來越淡……最後,竟完全消失於他的記憶之中。

    一個字都無法想起。

    “總算是醒了。”

    雲澈擡頭,他的前方,千葉影兒遠遠的斜倚在牆邊,雙手抱胸,冷眸看着他。

    晃了晃頭,雲澈馬上感覺到了身體的巨大變化。

    生命氣息的流轉,血液的流動,呼吸的方式,對天地的感知……一切的一切都變了。

    他意識潛下……那沉寂許久的浮屠塔,赫然已變成了純金之色。

    大道浮屠訣又一次突然進境,而且他清楚的感覺到,這一次進境所帶來的變化之大,遠遠勝過先前的任何一次。

    茉莉當年曾告訴過他,十二重大道浮屠訣,以凡靈之軀,修至第六重便已是極限。再往上,是永遠不可能觸及的神之領域。

    他擡起手臂,默然感受着身體的變化。以他如今又一次蛻變的軀體,開啓閻皇再不需要承受必定帶來損傷的負荷,而且應該可以維持相當長的一段時間。

    待他將來成就神主,常態維持閻皇絕非不可能。

    砰!

    一聲沉悶的氣爆聲,雲澈身上新換的外衣崩裂大半。

    他皺了皺眉,忽然擡頭,看着千葉影兒道:“開啓結界,不許任何人靠近。”

    “……”抱在胸前的手臂稍稍一緊,千葉影兒冷哼道:“有兩個魔女就在外面,你還是收斂些好!”

    “我要突破了,爲我護法!”

    語落,雲澈手臂快速攏回,開始凝心引導周身混亂流轉,臨近突破邊緣的玄氣。

    千葉影兒很重的愣了一下,隨之迅速起身,手臂一揮,結界築起,同時亦傳音池嫵仸,隔絕任何人的靠近,乃至任何聲音。

    雲澈每一次的小境界突破,都和尋常玄者大不相同。

    神君境的突破,本是一種漫長、安靜的大幅量變與小幅質變,而云澈神君境的小境界突破,玄氣的流轉卻如怒海驚濤,幾乎達到了一種能輕易摧毀正常玄脈的程度。

    前幾次神君境的突破,都是在太古玄舟之中完成。這一次身處劫魂聖域,反而要更安心許多。

    結界之中,千葉影兒默然看着雲澈的突破,暴亂的氣流捲動着她的長髮和裙帶,唯有她的眼眸,始終沒有任何的遊移。

    連她都開始感覺到……自己的確已經變了。

    變成了一種曾經的她絕不會相信和接受……更是她最不屑,最鄙夷的樣子。

    而她很清楚,默默催動這種變化,或者說讓她逐步看清和接受這一切的……不是她自己,而是池嫵仸。

    池嫵仸先前所言,每一個字都透着詭異的話語,這幾天無數次的迴響在她腦海之中。

    小半個時辰後,隨着最後一道沉悶的氣爆聲,雲澈身上風暴忽止。

    他的眼眸睜開,一抹比以往更加幽邃的神芒從他瞳孔中射出。

    神君境八級的氣息,從他的身上無聲溢動。

    結合大道浮屠訣的進境,雖只一個小境界的跨越,他的綜合實力提升之大,絕非常人所能想象。

    絕滅四星神源力來開啓兩息“神燼”,本以爲必承嚴重後果。沒想過,卻是因之得服,連破壁壘。

    只是,他睜開的眼眸之中沒有絲毫的激動或喜悅。

    畢竟,這對他而言,只是復仇之路上再次邁出,也註定、必須邁出的一步而已。

    “完成了?”千葉影兒腰身輕轉,金髮後撩……這些無意識的動作,以前從未在雲澈面前有過。

    “沒讓你半殘,更沒要了命,反而助你突破。哼!你的命,還真是大的很!”

    千葉影兒冷冷說完,五指張開,便要解除結界。

    雲澈卻忽一伸手,止住她的動作,問道:“焚月界如何了?”

    千葉影兒道:“除了被你殺死的焚道鈞和焚道藏,其他蝕月者。焚月神使已全部臣服,焚月王城,也已經落入魔女的控制之中。”

    “全部!?”雲澈的眉頭猛的一沉。

    “池嫵仸的手段,你又不是沒有見識過。”千葉影兒看他一眼:“那些蝕月者本就被你嚇的魂飛魄散,她的魔音又劫魂惑心,寥寥幾句話,每一個字又都重擊要害,完全是借你之勢,並不血刃的控住了焚月。”

    “不過,這樣不是很好麼?無比順利的一大步。”

    “……”雲澈沉默下去,臉色極不好看。

    “怎麼?覺得池嫵仸這女人太過於可怕?”千葉影兒道。

    雲澈無言,亦是默認。

    他的腦中,快速回放着從踏入焚月界後發生的每一件事,每一個畫面,甚至每一句話,眉頭逐漸越收越緊。

    “她若不足夠聰明,又怎配與我們合作。”千葉影兒道:“何況,她的心機手段再高超,也必須極大的依仗於我們。至少目前,彼此只有共同的目標,而沒有任何利益上衝突的時候,你不需要過多的擔憂什麼。”

    雲澈在皺眉中擡眸,看着千葉影兒的眼睛緩緩說道:“你在替她說話。”

    “……”千葉影兒剎那一怔,隨之目現些微的複雜:“似乎的確如此。你該不會……認爲連我也被她惑心劫魂了吧?”

    雲澈再次沉默,許久,他的手臂伸出,隨着五指的張開,一抹純淨沁心到極致在結界中溢開,只一瞬間,整個世界似乎都因它而發生了奇異的質變。

    蠻荒世界丹!

    當初在太初神境,融合蠻荒神髓和太初神果,禾菱共融煉出了兩枚蠻荒世界丹。

    一枚由千葉影兒煉化,讓她在半年之內修爲突飛猛進,成就八級神主。

    而另一枚,則是雲澈準備在自己修成神主境後服用。

    卻在這時,將它過早的拿出,而且……將它交向了千葉影兒。

    “服下它。”

    蠻荒世界丹,當世認知最高層面的玄丹,神帝都不敢奢求的神蹟之物。但,面對這第二顆蠻荒世界丹,千葉影兒卻是金眉蹙起,聲音也低冷了幾分:“什麼意思?愧疚?補償?憐憫?”

    “不,”雲澈緩緩說道:“這次的事,讓我有了一種危機感。池嫵仸的確極爲依仗我的黑暗永劫,但……就實力而言,我們與她相差的依舊太多。”

    “而只有你的力量,是真正……完完全全屬於我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