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枚指環平日里一直都有藍光環繞,但光芒隱隱約約,幾不可察。而此時,這抹藍光卻是格外濃郁,當雲澈將左手抬起時,藍光已幾乎將他的整個手掌都籠罩其中。

    「這是……」雲澈滿臉愕然。

    看著雲澈的反應,顯然他自己都絲毫不知其中隱藏著什麼,神曦素手一拂,一抹白芒點在了他的指環上:「這個指環之中,寄居著一個很微弱的靈魂,此時正掙扎著想要出來。」

    神曦的話讓雲澈猛的一愣,隨之忽然想到了茉莉當初讓彩脂將這枚指環交給他說過的話:

    「這枚指環,是當年哥哥臨終前所留下,他說他在指環中留下了他最後的靈魂,可以保佑我一生一世……十二年前,我前往南神域之前,將這枚指環交給了彩脂,現在,我將它交給你。」

    「難道是……」

    神曦的光明玄力何等強大,在她點出的白芒之下,靈魂的掙扎平和了下來,隨之藍光快速的閃耀瀰漫,然後在雲澈的身前,緩慢的顯現出一個蒼藍色的模糊影像。

    一個人的身影!

    這個蒼藍人影身材與雲澈近似,雖只是一個模糊到不辨面容的影像,卻讓雲澈感覺到一股逼人的英武之氣……單單殘魂便已如此,毫無疑問,這個殘魂生前,必定是個凌然天下的人物。

    「主人……啊!」不遠處,禾菱捧著一捧剛採摘下的玉色花瓣走來,忽然看到正在顯現的奇異影像,一聲驚呼,停住了腳步。

    「這一天……終於還是到來了……」

    隨著蒼藍殘魂的逐漸清晰,一個微弱而悠長的聲音也隨之響起,帶著深深的感嘆和隱約的哀傷。

    「你是……天狼星神……溪蘇?」雲澈在瞠目中問道。

    指環中有著「哥哥最後的靈魂」,雲澈本以為只是少許靈魂殘末,是茉莉和彩脂對溪蘇的最後寄託……或許茉莉和彩脂也一直如此認為,絕沒想到,這非但不是殘末,居然還能具現出來,甚至能發出聲音。

    要留下如此的靈魂碎片,必以大為損傷壽元和魂源為代價,他為何要這樣做?

    雲澈的聲音讓蒼藍殘魂有了反應,且是格外劇烈的反應,魂影出現了扭曲,聲音也帶上了厲色:「你是何人?這枚指環為何會在你的手上?」

    雲澈感受到了殘魂聲音里的焦急,連忙說道:「這枚指環是茉莉交給我的,她說裡面有她哥哥最後的靈魂,所以,你是否就是她的哥哥……已隕滅的天狼星神溪蘇?」

    雲澈的話讓殘魂稍稍平靜,隨之,一種微妙的靈魂觸碰感襲來,殘魂正在認真打量著他,並探知著他言語的虛實。

    許久,殘魂再次發出聲音:「溪蘇已死,我只是他因不甘而留下的一絲卑微殘魂。茉莉她竟甘願將這枚指環交給你,看來,她終於找到了我希望她找到的那個人,只是……你竟如此之弱。」

    「慚愧。」雲澈苦笑一聲,和茉莉相比,他的確太過弱小:「溪蘇大哥,你留下殘魂,又在今天出現,是不是有話想對茉莉說?我一定會一字不漏的轉告給她。」

    曾經的天狼星神溪蘇,茉莉的哥哥,亦是她最親的親人,他的死,帶給茉莉無盡的悲傷與怨恨。雲澈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能和他的殘魂對話。

    而他很清楚,這抹溪蘇殘魂今日具現的後果,便是徹底的煙消雲散,此後……再無存在。

    溪蘇的魂影抬首,似乎在看向遙遠的高空:「這絲靈魂,是我當年臨死前強行留下,禁錮在你手上的指環上。而這個禁錮,會在『星漪之日』來臨前解開……我想要知道茉莉她有沒有成功逃脫,你,可以告訴我嗎?」

    他縱然死亡,亦無法放下對茉莉的牽挂。

    茉莉……有沒有……成功逃脫?

    雲澈一頭霧水:「茉莉她……逃脫?逃脫哪裡?為什麼要逃?你的話是什麼意思?」

    神曦:「………」

    「看來,你並不知道。的確,你如此弱小,她又怎麼可能會告訴你。那你告訴我,茉莉如今身在何處?」

    「她……應該就在星神界。」雲澈回答。

    「星神界……」溪蘇殘魂的聲音變得黯淡了許多:「那你可知,近日的星神界有何異動?」

    雲澈的眉頭猛的一跳,星神界的異動,他剛剛才從神曦那裡聽聞……而且是天大的異動。

    「我剛剛得知,星神界似乎張開了『星魂絕界』。」雲澈回答,在快速襲來的不安感中,他的聲音變得有些艱澀。

    「唉……」溪蘇魂影一聲黯然的嘆息:「她為何沒有逃,以她擁有的天殺神力,明明可以逃走。哪怕叛祖叛界,一生無安,也總好過成為祭品,身魂殘滅。」

    微弱的話語,卻是每一個字都狠狠刺到了雲澈的神經,他再無法保持平靜,猛的向前,顫聲吼道:「你在說什麼?什麼叛祖叛界!?什麼祭品!?什麼神魂殘滅……你到底在說什麼!你到底在說什麼!!」

    如今的溪蘇雖只剩一抹隨時都將徹底消散的殘魂,但他清楚看到了雲澈眸光的顫盪,聽到了他聲音中的顫慄,感受到了他發自靈魂的惶恐……眼前這個男子,他雖然弱小,卻是茉莉心甘將指環交予他的人,是真正挂念著茉莉的人。

    哀凄之中,他感受到了安慰。雖然茉莉這一生將在悲苦中走向終結,但至少,在自己離去之後,依然有一個人如自己這般真心關懷著她。

    「既然你如此想知道,那我便告訴你。雖然一無所知對你而言更好。」

    「……」雲澈深吸一口氣。

    「那大概是二十年前,我在外時,聽到外界盛傳星神界正在大量收取各種高等玄玉,似乎是找到了某種成神的契機,準備進行所謂的成神儀式。」

    二十多年前星神界的「真神計劃」的確盛傳一時,甚至傳到了下位星界,連雲澈都知道。只是,將這件事告訴他的紀如顏,以及沐冰雲,都說這不過是無稽之談。

    「我本以為,這只是閑人所撰的無稽之談,星神界縱真有大事,也不會為外人所知。但,空穴來風,必有其因,且那時星神界的確正在大量收購高等玄玉,為之不惜派人前往上位、中位甚至下位星界的核心商會,我歸界之後,向父王問及此事。」

    「父王的回答,與我所料無異,稱之為無稽之談。但,我察覺他回答時,目光有過剎那的飄忽,似乎有所隱瞞。而連我都極力隱瞞的事,定非同尋常。」

    雲澈屏住呼吸聽著,不敢打斷,神曦和禾菱亦是安靜傾聽。

    「有一日,父王外出,我潛入他的神帝殿,發現了一部氣息古老的玉簡,玉簡之上,刻印著一種『血祭』之法。」

    「什麼血祭之法?」雲澈脫口問道。

    神曦的月眉也稍稍一動,但和雲澈不同,她的眉宇間,微微凝起一抹很淡的疑惑。

    「獻祭一個星神的全部,包括他的血肉、力量、靈魂,來將其神力,與另一個星神達成融合!而一旦成功,星神之力與星神之力融合,將會發生特殊的質變,從而很可能突破極限,跨過本無法跨越的壁障……碰觸到傳說中的真神之道。」

    「這種血祭之法,並非任何星神都可實現,而是需要無比嚴格的『契合』,而要達成這種契合度,被獻祭的星神,必須是接受獻祭者兩代以內的直系血親!」

    「也就是生身父母、同父同母的兄弟姐妹和……親生子女!」

    轟————

    如萬千霹靂同時炸響在腦海之中,雲澈全身劇震,瞳孔放大,臉色在一瞬間變得蒼白如蠟紙……雖然溪蘇還未講述完畢,但他已明白了什麼,徹徹底底的明白了。

    茉莉……她是星神帝的親生女兒……

    忽然張開的星魂絕界,就是為了溪蘇所說的「血祭」,而祭品……正是茉莉!

    「啊……主人!」禾菱慌忙向前,扶住了全身顫盪,險險墜倒在的雲澈。

    「我拿著那份玉簡,找父王質問此事,父王他沒有強辯,直接告訴我,他將進行玉簡中所刻印的血祭儀式。大量收購神玉,便是為了儀式的進行,儀式之期,是百年一次,亦是百年中星神之力最強的『星漪之日』。而我,他兒女中唯一繼承星神神力的人,便是儀式的祭品……他告訴我,一切都是為了星神界的未來,我作為他的兒子,作為星神,有義務為之犧牲,甚至這會是我畢生最大的榮耀。」

    雲澈雙手緊攥,全身冷汗如雨……神曦側眸看著他,驚訝他竟會有如此之大的反應。

    他和天殺星神……

    「呵呵呵,哈哈哈哈……」溪蘇殘魂大笑一聲:「多麼的荒謬,多麼的可笑。我可以為星神界付諸一切,包括生命,但怎能以如此荒謬可笑,違背天道人倫的方式……而且得到的僅僅是一個『可能』而已!」

    「我極力抗爭,我告訴他我絕無可能順從,甚至想過在星漪之日前遠離星神界,哪怕叛祖叛界,一生活在逃亡之中……但,就在兩個月後,我一次外出歸來,卻發現……茉莉她竟繼承了天殺星神的神力……」

    能得到星神之力的認同和契合,這在星神界是至高無上的榮耀。在一切發生之前,他會為之欣喜若狂……但那一日,卻幾乎成為他一生最痛苦絕望的一天。

    此時提及,聲音依舊痛苦不堪。

    「我放棄了抗爭,更再未想過逃走,安靜等待著成為祭品的那一日。只是……我卻沒能護好自己的性命……」

    一個人時,他可以逃,但,茉莉亦成為了星神,他若逃走,茉莉便會成為替代他的祭品。

    而若他帶著茉莉一起逃,那麼,就會連累茉莉一起叛出星神界……而叛祖叛界,是世間最為人唾棄的重罪,哪怕他們是星神帝的親生兒女,也將一生活在星神界的陰影和追殺之中,永遠別想安寧。

    自己乖乖成為祭品,茉莉便會一生平安,一生是無人能惹的天殺星神和星神公主……這是他的選擇,沒有任何的猶豫。

    但,未能等到自己被獻祭的那一天,他卻因千葉影兒而死……確切的說,是為了千葉而死。

    「臨死前,我把一切都告訴了茉莉……我讓她逃……拚命的逃……逃的越遠越好……但是……為什麼卻……她明明可以逃的,她繼承的是天殺神力啊……」

    「她逃過……」雲澈身體依舊在發抖,他輕輕出聲:「但她後來又回去了……因為……她做了……和你一模一樣的選擇……」

    溪蘇殘魂:「??」

    「你知道……如今的天狼星神是誰嗎?」雲澈雙手死死攥緊,每一處指節都森森發白:「彩……脂。」

    溪蘇殘魂如被狂風橫卷,猛然扭曲顫慄。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他大笑了起來,笑的無比狂肆,又無比的悲戚:「這天殺的老天……天殺的老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又新建了兩個群,有意者入,但不要重複加群呀!)

    煋族—神凰境,群聊號碼:370715793

    煋族—夢月宮,群聊號碼:191699167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