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閻魔帝域,哪怕是最外圍的守門者,也都有着相當可怕的實力。

    迎面飛來的黑暗之槍所攜的赫然是神王之力,尖銳的破空聲恐怖如惡鬼的嘶叫。

    很顯然,閻魔帝域相比於其他王界中心,更爲森嚴和禁忌。

    臨近劫魂和焚月的王城,會首先被氣勢壓迫和警告。而靠近這閻魔帝域……卻是直接下死手取命!

    雲澈的腳步停滯,黑暗槍影在瞳孔中快速放大……然後直中他的眉心。

    嗡!

    沒有穿體而過,甚至沒有黑暗肆虐吞噬的聲音。黑暗之槍在刺中雲澈眉心的剎那直接崩散,化作一片飄飛的黑暗灰塵。

    空氣忽然凝結,黑暗中的人影猝然窒息。而這時,雲澈緩緩伸手,五指虛空一抓。

    一聲驚恐的慘叫聲中響起,一個人影以極快的速度從黑暗中掙扎着飛出,然後重重撞在了雲澈的手上,被他牢牢吸在掌中。

    這是一個身材幹枯瘦小的中年人,身上的黑骷印記證明着他在整個北神域都堪稱高貴的身份。但,落於雲澈掌中的他,臉上卻唯有恐懼,身上的黑暗玄氣像是被禁錮入了無形的牢籠之中,一絲一毫都無法運轉。

    雲澈手掌一翻,手背重擊在了他的胸口……“咔嚓”一聲,那人全身骨頭連同五臟六腑盡碎,整個人軟倒在地,再無聲音。

    雲澈腳步繼續踏前,一腳踩在了他的右腳上。腳步所至,這個強大神王的腿骨竟如朽木般碎裂,隨着雲澈腳步的邁過,整個人已是碎成了百十斷,卻不見一絲血跡。

    空氣變得凝重,那些重壓在雲澈身上的氣息出現了短暫的驚亂,但隨之又變得更加森冷。

    這裏是閻魔帝域,世上還從不存在能威脅到這裏的東西。

    “哼,已經很多年沒有人像這樣來送死了。”

    “膽敢殺閻魔帝域的人,無論你是誰,今日都將化爲骨海中最卑賤的枯骨!”

    低沉的聲音中,空氣驟然冷下,數百道冰寒的殺氣集中於雲澈之身。雲澈看着前方,視線中模糊呈現出一個巨大的頭骨。

    這是上古之魔的頭骨,數裏之巨,那大張的惡魔之口,便是這閻魔帝域的正門。

    他的腳步停滯,看着前方淡淡道:“告訴閻帝,雲澈來訪。”

    “雲澈”二字一出,本是僵冷的空氣猝然一僵。所有鎖定雲澈的氣息都出現了剎那定格。

    這幾天,因“雲澈”二字,北神域可謂是被震盪的天翻地覆。

    焚月神帝死,據說是被雲澈一劍斬滅,當時的力量所引發的空間震盪,整個閻魔界都感知的清清楚楚。

    這些都還可以說只是傳聞……但浩大焚月在一朝之間落入了魔後掌中,這卻是觸目可見的可怕事實!

    雲澈身負魔帝之力……雲澈殺焚月神帝用的是真神之力……存活的蝕月者全部被嚇破了膽,連丁點反抗都不敢……雲澈將在劫魂封帝……

    一個又一個的傳聞如驚天霹靂般震盪在北神域的每一個角落。而同爲王界,閻魔得到消息的時間無疑最早,所看到的東西,也無疑最多……

    焚月神帝的確是死了,劫魂界的確是兵不血刃的拿下了焚月界……而這幾日,閻帝毫無動靜,但可想而知,他的心中絕對不可能平靜。

    而現在,這個親手誅殺焚月神帝,正在北神域掀起滔天駭浪,更讓閻魔處在一種微妙氣氛中的雲澈,居然出現在了閻魔界的中心之地。

    而且似乎是孤身一人!

    一段長的讓人窒息的沉默後,一個聲音才倉惶的響起:“快……快傳音大統領!”

    ——————

    閻天梟,北域三帝之閻帝,亦是世人眼中公認的北域第一神帝。

    閻之一姓,本非其族姓。但自先祖得閻魔傳承,佔據永暗骨海後,便更爲閻姓,並就此成爲閻之太祖。

    因佔據永暗骨海,閻魔帝域終年沐於來自上古魔骨的黑暗陰氣中,因而在黑暗玄力的修煉上,有着勝過所有星域的優勢。這也是閻魔界始終是北域第一王界的最大原因。

    身爲這一代的閻帝,閻天梟的實力高不可測。而他這一生最爲得意的,除了自己的實力與帝位,還有他的一雙兒女。

    閻魔太子閻劫,以及第八十七女閻舞。

    冷寂的閻魔大殿,一個頎長的身影緩步走入,他一身黑衣,皮膚灰白,半跪於地:“孩兒拜見父王。”

    閻天梟已靜立了數個時辰,自始至終一動未動。身後的聲音讓他眼眸睜開,但沒有轉身,淡淡道:“如何?”

    簡短無比的兩個字,卻蘊着足以碎魂的恐怖帝威。而且這股自然釋放的帝威,要比平時沉重了許多。

    顯然,對於這幾日的傳聞和焚月的劇變,閻天梟並沒有表面看上去的那般平靜。

    黑衣男子恭敬道:“回父王,已經確認,四日前的空間震動,波及了近三成的星域,焚月界亦在那短短數息之間崩開裂痕無數。”

    此人,正是閻魔太子閻劫,另一身份,則是十閻魔之一,魔號“劫魔”,綜合實力在十閻魔中排位第四。

    萬年前,他在繼承閻魔之力後不久,便被封爲閻魔太子,毫無爭議的成爲閻帝的繼位者……但之後,他的太子之位卻受到了越來越重的威脅。

    這也讓他這些年在北神域格外活躍,在各方領域竭力證明着自己。

    “焚道鈞和焚道藏死後,剩餘的十一蝕月者的確無一人反抗,而且最先臣服者,竟是……焚道啓。”

    “他?”閻天梟眉頭微微一沉。

    焚道啓,他是焚月的帝師,是焚道鈞最敬重……亦是他閻天梟極爲忌憚的人。

    焚道啓被世人稱作焚月的智囊,他極擅權衡,任何事,都會全力追求利益最大化。

    還有最關鍵的一點:他極忠於焚月。

    這樣一個人,卻在魔後面前,第一個選擇臣服?

    當時所發生之事,當真摧魂到了這般程度!?

    “短短數日,焚月的各處核心已盡數落於劫魂界的掌控中,而能如此快速順利,一個重要原因,便是焚道啓。他不但第一個臣服,而且在全力促成焚月與劫魂的同化,簡直像是……在一朝之間,將對焚月的忠誠完全轉爲了對劫魂的忠誠。”

    “不過,最大的可能,應該是他被魔後給‘劫魂’了。”

    “不,”閻天梟卻是道:“焚道啓此人,是這世上最不可能被劫魂的那一類。因爲他是一個理智到本王從未能找到任何破綻的人。”

    “他會如此,要麼,是真的連一絲搏命的價值都沒有;要麼……是劫魂界那邊有他極其渴望的東西。”

    眼眉沉下,他低聲自語:“看來,焚月那邊,本王必須親自去一趟了。”

    這時,又一個腳步聲傳來。

    相比閻劫踏入時的恭謹肅然,這個腳步聲則隨意了許多。

    而整個閻魔界,會在……也敢在閻帝面前如此的,唯有一人:

    閻帝第八十七女——閻舞。

    而她,有着另一個遠比帝女更爲崇高的身份——十閻魔之一,魔號“夜叉”。

    而其實力,位列十閻魔之首!

    亦是閻帝之下,閻魔界另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十級神主!

    閻舞身材高挑,長髮如瀑,一身如暗夜般的輕甲因稍有些緊身,勾勒着兩條分外修長的雙腿。

    因身承閻魔功,她的肌膚同樣蒙着一層死氣沉沉的灰白色,但由於五官精緻冷豔,卻反而更添數分妖異的美感。

    “父王,王兄。”她立於閻劫之側,簡單行禮。雖爲女子,卻要比閻劫還高出足足半頭。

    一直背對着閻劫的閻天梟在這時轉過身來,帝威盡去,面浮微笑:“舞兒,你來了。”

    “看來,小舞一定是帶來了好消息。”閻劫微笑着道。

    閻帝兒女衆多,閻舞作爲庶出的普通王女,本並不受人注目,地位與當時已爲太子的閻劫相比,更是天壤之別。

    但,她卻在幼年之時,便展露出無比之高的黑暗天賦,並在十一歲時,便引發了閻魔之力的感應。

    繼承閻魔之力後,她的修爲依舊突飛猛進,短短三千年,便超越了身承閻魔之力近萬載的太子閻劫,之後更是踏出了震動閻魔、震顫北神域的一步……成就十級神主。

    若非有池嫵仸這個可怕存在死死壓着她,她足以稱得上是北神域的“神女”。

    而她的存在,也毫無疑問威脅着閻劫的太子之位。

    雖然,閻魔界歷史上從未有過女性閻帝,但以前……也從未出現過閻舞這般存在。

    “老祖如何說?”閻天梟問道。

    閻舞搖了搖頭,道:“老祖對此事,並不關心。”

    “不關心?”閻劫大爲皺眉。

    “該說的,我全都說了。”閻舞凝眉道:“但三位老祖反應冷淡,而且……似乎並不相信。”

    “尤其,他們絕不相信這個世上會出現足以瞬殺神帝的力量,否則,他們在永暗骨海中數十萬年,不可能碰觸不到那個領域。”

    說到這裏,閻舞眉梢微挑:“父王,坦白說,我也不信。除非讓我親眼所見。”

    閻天梟沉默半晌,道:“無論信或不信,焚道鈞死,焚月淪陷都是事實,而且就發生在一日之間!這件事,必須……”

    閻天梟話音忽止,眉頭驟沉。

    “何事?”閻舞迅速問道,

    “正門區域傳訊……雲澈來了。”閻天梟緩緩而語,目光連閃。

    平生第一次,他有了一種“措手不及”的感覺。

    他還震驚於焚月神帝的死和焚月界的淪陷,還未能完全明瞭發生了什麼,更沒有開始去察摸清雲澈的底細……他竟已主動上門!

    “什麼!?”閻劫和閻舞臉色齊變。

    “魔後是否與他同行?”閻舞問道。

    “他是孤身一人。”閻天梟眉頭再沉:“根據消息,焚月發生劇變前,雲澈也是孤身而至。”

    “不過也好。”閻天梟聲音低沉:“既然都已經來了,那就讓本王親眼看看,這究竟是何許人物!”

    “不!”閻舞緩緩擡眸,目溢暗芒:“讓我先來會會他……而父王,不妨先爲他安排一個最上好的墳墓!總不能讓他白來一趟。”

    “哈哈哈哈。”閻帝稍怔,隨之忽然大笑起來:“不愧是我閻天梟的女兒,果然有本王當年的風範。”

    “……”閻劫也跟着笑了起來,但負於身後的手掌卻在無聲收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