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東神域,星神界。

    星魂絕界之下,浩大星神界已是等同於完全與世隔絕,不可進,不可出。

    星神界這幾日的氣氛前所未有的凝重,他們都無比確定星神城中定在進行著某件大事,卻無人知曉究竟是何大事。

    而星魂絕界也並非只有外人看來的兩個……

    而是四個!

    除了籠罩星神界和星神城的兩個之外,另外兩個小型結界,一個籠罩著數十個端坐的人影,而最小的那一個之中,則只有一個嬌小玲瓏的女孩身影。

    茉莉!

    她紅髮飄逸,一身紅衣,映襯著奶白的臉兒,冰冷無暇中透著幾分妖異絕艷。

    她安靜的坐在結界之中,臉上唯有冷漠。

    這一天,終於到來。

    另一個結界之中,共有四十六個身影,而這四十六個人,其中的任何一個,都是一句重言,都足以讓整個東神域顫動的人物。

    他們是星神界的十二星神之九,除了慘死的獄蘿以及茉莉彩脂外所有星神皆在,以及全部的三十七長老!

    這四十六人,每個人的修為都是神主之境,每一個人,都是東神域的至尊存在。他們是星神界的真正基石,若是這些人消亡,便完全等同於星神界的滅亡。

    而這些人之外,星神城三千星衛亦是齊聚,牢牢守衛在結界之側。

    他們的身份是侍衛,但他們卻是這普天之下層面最高的侍衛,三千星衛,其中的任何一個,地位都絕不下於一個中位星界的大界王!實力同樣如此,因為欲成星衛,必先成神君!

    如果將星衛當成普通的星衛看待,那無疑是東神域最大的笑話。

    眾星神,三十六長老,三千星衛……這是星神界最強大,最核心的力量,是星神界傲立東神域數十萬年的根本,如今竟全部聚集於此,這番景象,縱然在整個星神界歷史上都極其罕見,顯然,是在進行著某個天大的大事。

    在他們眼裡關係著星神界未來的大事。

    結界之中,星神帝端坐中心,其他八星神和三十七長老則環繞而坐,呈眾星捧月之勢將他圍於中心。

    場面浩大無匹,但世界卻無比的安靜和莊重,直到某一刻,天地間的光芒忽然隱約亮燦了一分,閉目許久的星神亦在這時不約而同的睜開了眼睛。

    「星漪已現,」天元星神荼蘼開口:「吾王,時辰已到。『封神儀式』該啟動了。」

    一句話,讓所有星神、長老、星衛全部側目,全身血液為之動蕩。隨著星魂絕界的張開,這三千星衛,也同步知曉了這個儀式是什麼,又意味著什麼。他們知道,天元星神口中的「封神」二字,絕非俗世嘉獎式的「封神」,而是真正意義上的超凡入神。

    星神帝的玄力本已達到人之極限……那個從未有人類能突破的極限。那麼,若星神之力與星神之力融合真的可以發生質變,突破界限……界限之後,便極有可能是傳說中的真神之道。

    哪怕只是碰觸到一絲一毫,星神帝亦可成為天下至尊,凌駕於所有生靈之上,星神界亦毫無疑問會達到一個亘古未有的高度。

    星神帝雙目睜開,看向另一個結界之中的茉莉,他一聲輕嘆,道:「茉莉,我知道你恨我入骨,而你恨我,亦是應該。儀式之後,無論結果如何,星神界都會永遠記得你的犧牲,我亦會終生以你為傲。」

    茉莉眼眸微睜,折射出冰冷的血色瞳光:「星神界會永遠記得我的犧牲?呵……老賊,獻祭自己的親生女兒來成全自己的野心,如此卑劣醜陋的行徑,你真的會有臉留於記載?」

    冰冷的一句話,讓大半星衛,以及不少星神長老都面露尬色。

    星神界神情毫無動蕩:「自我繼位星神帝的那一刻起,我便已不再屬於自己,我所思所想,所作所為,都必須以星神界為先。既為星神帝,便已不配為父。」

    「如今月神界虎視眈眈,梵帝神界野心勃勃,混沌之東又出現詭異裂痕,隨時可能爆發未知的危機。若是能犧牲一人來讓星神界更上一層,無人敢欺,那麼,縱然是我的親生兒女,我亦會毫不猶豫。而你作為……」

    「閉嘴!」沒等他說完,茉

    莉已是一聲冷斥,她眸光斜過,露出不屑之極的冷笑:「我算是知道了什麼叫當婊子還要立牌坊。老賊,收起你那些冠冕堂皇的話,我怕你再這麼說下去,都要把自己感動到掉出眼淚來!」

    茉莉在結界中抬起手來,直指向星神帝:「我不想再聽你的廢話,因為每一個字都讓我作嘔。你最好牢牢記住你答應我的那些事,今後不能讓彩脂受到半點傷害,今日之事也能瞞多久就瞞多久。否則,我便是成鬼,也絕對不會放過你!」

    「哎……」被親生女兒用如此惡毒的言語辱罵,星神帝一聲長嘆:「你放心,這種儀式,終生只可一次。我雖不配為父……但就算為了彌補對你的虧欠,我也會善待彩脂一生,哪怕她知道一切后如你這般恨我,我也絕不會讓人傷她一根寒毛。」

    「而且……」星神帝微笑,那似乎是一種驕傲的笑:「彩脂與天狼神力的契合猶勝溪蘇,將來,怕是世上也無人能欺得了她。」

    「吾王,」天元星神荼蘼道:「星魂絕界每持續一瞬,皆是巨大的損耗,星漪既現,便早些開始吧。」

    在遠古時代,星神的力量來源自漫天星辰之力,雖然,傳承至人類身上后,星神之力的層面和諸神時代的真正星神不可同日而語,但終歸還保留著本質。

    而星漪之日,是百年間星辰之芒與星辰源力最強盛的一日,從而也是星神之力最強盛之時,自然也是「儀式」成功率最高的時刻。

    星神帝微微點頭,他和天元星神的目光碰觸,兩人眼底同時晃過一抹詭光。

    錚……

    以星神帝的所在為中心,一個巨大的玄陣耀起,隨著星神帝的手勢,籠罩著茉莉的結界忽然光芒變動,由星魂絕界發生了異變……九星神,三十七長老的玄氣相通相融,一股龐大無比的壓下罩下,將茉莉牢牢壓制。

    茉莉身體猛地一沉,強大如她,在這股重壓之下也毫無反抗之力,不要說動用玄力,連移動身體都變得格外艱難,封鎖她的結界也不再是純粹的星魂絕界,縱然她是星神,也已無法脫出。

    不過,她毫無慌亂,而是冷冷的閉上了眼睛。

    只是她的眼睫,在不斷的顫動著。

    雲澈,沒有了我,你還有彩脂,記得你對我的承諾,對彩脂的承諾……永遠不要忘。

    彩脂,沒有了我,你還有雲澈,你要心繫他,保護他,永遠不可以讓自己的心靈真的墮入深淵……

    「姐姐……姐姐!!」

    心中輕念間,一聲驚慌急促的呼喊聲忽然傳來……茉莉的眼睛一下子睜開,因為,這赫然是彩脂的聲音。

    眾星神、長老、星衛也都瞬間側目,面露驚色。

    一抹玲瓏彩影從天空墜下,彩脂到來,她一眼看到了下方驚人到難以置信的陣勢,以及那個獨立結界中的茉莉。

    「姐姐!!」

    彩脂猛的撲下,看到此景,星神帝一聲長嘆,聲音無力道:「不要攔她。」

    砰!!

    彩脂的身體狠狠的撞擊在結界之上,無法穿過。她趴在結界之上,慌亂不堪的喊道:「姐姐,到底怎麼回事?你們到底在做什麼?告訴我……快告訴我!!」

    「彩脂……」茉莉措手不及,更無法解釋,她神情痛苦,然後猛地轉向星絕空:「老賊!你……居然……」

    星神帝搖頭,嘆道:「我本已找了足夠好的理由將她調離,沒想到她會忽然回來……彩脂心思聰穎,又與你姐妹連心,或許是她察覺到了什麼吧,哎。」

    又是一聲嘆息,帶著深深的無奈。

    彩脂轉身,在巨大的驚恐不安下,她的臉兒白的嚇人:「你……你們要對姐姐做什麼?快放開姐姐,放開姐姐!!」

    「彩脂,此事一言難盡。」星神帝道:「罷了,此事或許也是天意,你便和茉莉,好好的說一會兒話吧。」

    說話間,他的手勢微微一變。

    結界上的光芒消失,轉為普通的星魂絕界,彩脂本是全力伏在結界之上,隨著結界的變化,她一下子撲了進去,撲倒在茉莉的身上。未等起身,她已抱住茉莉,惶聲道:「姐姐,到底怎麼回事?快告訴我!是不是他們要……」

    錚——

    一聲顯然格外刺耳的錚鳴聲陡然傳來,剛剛恢復的結界再次質變,那股來自九星神,三十七長老,以及無數神玉的恐怖威壓罩下,死死的壓制在了茉莉和彩脂的身上。

    茉莉一愣,隨之臉色陡然,一股大到極致的不安與恐懼在心間湧起:「老賊!你要做什麼!快放彩脂出去!!」

    眾星神、長老、星衛亦是全部愣住,不明所以。唯有星神帝和天元星神目中綻出異光,天元星神荼蘼輕吐一口氣,道:「如此,『儀式』的要素皆成,吾王的封神儀式終於可以開始了。」

    星神城的氣氛微變,所有星衛都是面面相覷,結界之中,聽著天元星神的話語,茉莉的眼前猛的一黑,心間的恐懼與不安如萬千驚雷般爆開,全身血液亦在一瞬間瘋狂湧向頭頂……

    「老……賊……你…………你!!!」

    短短四個字,帶著深到極點的痛苦與恨意……她忽然意識到了什麼。

    彩脂依在茉莉的身上,被壓制的幾乎無法動彈,煞白的臉兒滿是驚恐和茫然。

    「吾王,這是怎麼回事?」天罡星神神虎皺眉問道。

    其他星神和長老的目光也都轉向星神帝,眼下的情形,和他們知道與預想的全然不同。

    「呵呵,」天元星神荼蘼淡淡一笑,道:「吾王,此事,便由老朽來言明吧。儀式的力量來源自眾位,兩位公主殿下亦是為星神界的未來而犧牲,他們都有資格知曉一切。」

    「……」星神帝微微點頭。

    天元星神荼蘼沒有看向茉莉那邊,因為他知道那一定是恨不能將其挫骨揚灰的目光,他無比平靜的講述道:「眾位皆知,太祖星神的力量,是來自諸神時代留下的星神血脈與『星神神典』。而那部星神神典之中,有一頁被下了封印,那是真神留下的封印,自非凡人之力所能解,因而那一頁的記載,始終無法查閱。」

    「但,再強的封印,也會隨著歲月的流逝而逐漸鬆動。而到了吾王這一代,終於解開了封印。而神典被封印的那一頁,記載的便是將星神之力融合的血祭之術。」

    這一頁之所以被封印,顯然是因這種血祭之術太過殘忍,違背天道人倫,不欲被後人知曉,更不想被後人所用……這一點,天元星神自然不會說。

    「血祭之術記載,星神之力與星神之力能夠以此術融合,讓星神之力發生質變。而要達成這種融合,獻祭的星神和被獻祭的星神必須為兩代以內的直系血親,也就是生身父母、兄弟姐妹、親生兒女。而且……」

    「若獻祭者為一個星神,成功后,可讓自身力量得到增幅。而若要成就突破界限的『質變』,則獻祭者……

    「需為兩個星神!!」

    「什麼!?」眾星神和長老都是臉色微變,身為強大無匹的至高神主,他們到了此刻,又豈會還不明白。

    咯……咯……咯……茉莉咬齒欲碎,全身發抖。彩脂更是徹底懵在了哪裡,如墜入噩夢之中。

    「兩代以內的血親,有三人成就星神,這在星神界歷史上從未有過,因而吾王那時並未有念想。後來溪蘇殿下繼承了天狼星神之力,吾王亦從未想過要融合溪蘇殿下的神力,畢竟,單純力量的增幅,斷然比不上兩個星神之力。」

    「但,二十多年前的那一天,沉寂許久的天殺神力忽然對茉莉殿下產生了感應,意味著,茉莉殿下有資格繼承天殺神力,成為天殺星神。如此,吾王,便有兩個兒女成就星神。」

    天元星神荼蘼仰頭一嘆,繼續道:「若能融合溪蘇與茉莉兩位殿下的星神神力,吾王便有可能碰觸到真神之道,從此便可取代龍皇,成為天地至尊,再無人敢欺。」

    「這是天賜之緣!是對吾王的恩賜,亦是對我星神界的恩賜!」

    「但,此事非吾王一人之願便可完成,若溪蘇與茉莉殿下不願,便難以成事。若吾王執意,兩位殿下必會抗拒,甚至有可能永離星神界。若是暗中進行,單單是巨大的籌備,便極易被溪蘇殿下有所察知。」

    「於是,老朽便向吾王獻策,暫且瞞下天殺神力對茉莉殿下產生感應之事,然後反其道而行之,讓溪蘇殿下自己主動知曉『血祭之術』的存在。」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