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東神域,星神界外。

    梵天神帝與宙天神帝,浩大東神域實力、地位最高的兩人此時皆身處星神界邊緣,看著星魂絕界,兩大神帝的神色都並不平靜。

    雖然星魂絕界張開,但外圍那個連通四大王界的次元玄陣卻並未關閉。這時,玄陣中光芒一閃,一個沐浴在月華之芒中的人從中緩步走出。

    月神帝!

    東神域四大神帝之三,皆不約而同聚於此處。

    「呵呵,看來你終究也是坐不住了。」梵天神帝笑道。

    對於梵天神帝與宙天神帝在此,月神帝毫無驚訝,他盯視著星魂絕界,但縱然以他的實力,靈覺也無法探入其中,他轉首問道:「星神界正在籌備何種大事,兩位神帝可有眉目?」

    「連星魂絕界都已張開,任何人都不可能探知到一絲一毫,又怎可能有眉目。」宙天神帝道:「上一次星魂絕界出現,還是在星神界創界之初,那一次事關生死存亡,不得不開。如今再次出現……必是事關命運的大事啊。」

    星神界若是真的命運改變,那關係到的可不僅僅是星神界自身,東神域四大王界的格局也必將因之而變,這三大神帝不可能淡然視之。

    三大神帝眉頭蹙起,梵天神帝道:「星魂絕界的消耗必定極大,如今已持續了數日,應該已撐不了多久了,到時,一切便知。」

    只是他們都心知肚明,星魂絕界關閉之日,便是一切已完成之時。那時的結果,他們此刻根本無法預料,更無法更改。

    這時,一道不正常的能量波動從西方傳來,且以極其之快的速度逼近著。

    三大神帝同時側目:「這個氣息是……」

    月神帝的反應最大,幾乎是瞬間轉過身來,沉眉道:「遁月仙宮!?」

    遁月仙宮的極致速度,就連神帝都難以追及。雲澈從龍神界一路至此,遁月仙宮始終保持在極速狀態,沒有哪怕一個瞬間的停止與減緩。

    短短三日,從龍神界飛至星神界,這是在常理認知中做夢都不可能相信的速度,但對雲澈而言,卻依舊慢到寸息如年。

    在玄神大會得到的那枚他本以為沒太大用處的天辰玉,卻連番成為了他的救命稻草,當初助他擺脫了千葉和古燭,助他到了輪迴禁地……如今,又帶著他在奇迹般的時間裡來到了星神界。

    遁月仙宮的速度比飛墜的流星還要快猛絕倫不知多少倍,在尖銳到足以撕裂千里的破空聲中,遁月仙宮在三大神帝的視線中驟飛而至……

    然後狠狠的撞擊在星魂絕界上。

    砰————————

    以當世最極限的速度正面撞擊是何等概念?那一剎那的碰撞之音宛若天星轟撞,整整千里區域的氣流在一瞬間徹底大亂,捲動起無數的災難風暴。

    星魂絕界在如此撞擊下卻巍然不動,哪怕是撞擊的中心點,也找不到一絲一毫的痕迹。

    遁月仙宮畢竟是遁月仙宮,它在可怕絕倫的撞擊下橫翻出去,卻也並未受到明顯的損傷。但云澈卻是一點都不好過,太過可怕的撞擊如一口萬鈞正中胸口,讓他當場一口猩血噴出,但他根本顧不上平息氣血,目光死死的盯著近在咫尺的星神界,一聲大吼:「禾菱,我們走!」

    禾菱化作一道碧綠光華,回到了天毒珠之中,雲澈也在同一個剎那脫出遁月仙宮,直衝星神界。

    「雲澈!?」

    可怕的撞擊雖然捲起了千里風暴,但自然不可能影響到三大神帝,雲澈身影現出的第一時間,三大神帝的目光和氣息便同時鎖定在他的身上,每一人都是面露驚色。

    當初雲澈沒能入宙天珠,且不知所蹤,但一年時間過去,已足夠東神域知曉他的去向。畢竟,龍神界中,可是有不少人識得遁月仙宮。

    他們都已知道雲澈如今身在龍神界,很可能還在龍皇的庇護之下……畢竟當初龍皇可是當眾提出欲納他為義子。

    尤其梵天神帝,他不僅知道雲澈在龍神界,還知道他定身處輪迴禁地。因為普天之下,唯有輪迴禁地中的龍后神曦可解梵魂求死印。

    得到龍后神曦的庇護,比得到龍皇的庇護更要讓人難以置信百倍!

    千葉影兒明知雲澈必定在輪迴禁地,還知道他在解她以不小代價種下的梵魂求死印,卻是從未想過要去龍神界將雲澈抓回,不是她進不了輪迴禁地,而是不能……或者說不敢。

    招惹龍皇……也僅僅是招惹龍皇,而且身為天下至尊,海納百川,他都不一定願意和一個小輩女子計較。而且不碰觸到底線,龍皇也斷不願意和梵帝神界撕破臉。

    但若是招惹龍后神曦……那威凌天下,傲視混沌的龍皇會直接變成一頭瘋龍!且是世上最可怕的瘋龍。

    這絕不是玩笑,因為龍后神曦就是龍皇最不能碰觸的底線與逆鱗。這在數十萬年前,便是龍神界,乃至整個神界的共識。

    (所以,雲澈若是一輩子不離開輪迴禁地,那他一輩子都會安安穩穩,想有危險都難……前提是不被龍皇發現神曦和他的特殊關係。)

    三大神帝同時在側,雲澈目光從他們三人身上掃過,身體卻沒做任何停留,直衝星魂絕界。

    而他目光轉過之時,三大神帝同時心裡一動。

    因為他的眼瞳,竟是赤紅如血。

    看到雲澈安然無恙,一直心中抱憾的宙天神帝心中大松,他向前道:「雲澈,你怎麼……等等!那是星魂絕界!」

    看著雲澈全速撞向星魂絕界,宙天神帝迅速出聲喝止,但下一個瞬間,在三大神帝的視線之中,他們都眼睜睜的看著的雲澈的身軀居然在剎那停頓后,從他們都無法破開的星魂絕界一穿而過,進入到星神界的領域,然後又遠遠而去。

    「這……」宙天神帝驚愕。

    梵天神帝一個閃身,來到了雲澈穿過星魂絕界的位置,手掌碰觸,卻又瞬間便被彈回。他眉頭微沉,道:「能如此穿過星魂絕界的,唯有十二星神。難道說……雲澈的身上有著某個星神給予的精血?」

    星神精血,何其珍貴,斷不可能輕施於人。但他們親眼看到雲澈直接穿過了星魂絕界……除此之外,再無其他解釋。

    「他本該在龍神界,忽然現身於此,而且神色匆忙倉皇,還穿過了星魂絕界……必定和星神界正在進行的大事有關。」宙天神帝皺著眉頭道:「究竟是怎麼回事?」

    想到雲澈在玄神大會的最後沒有選擇梵天宙天,卻反而擇選了星神界,還毫不猶豫的隨星神帝去到了星神界……宙天神帝頓時若有所思。

    而月神帝的心裡則比他們更加複雜一分,看著雲澈遠去的方向,他心中一聲暗嘆:傾月居然把遁月仙宮給了他……哎,終歸還是女兒家啊。

    ————————

    穿過星魂絕界前的那一刻,雲澈呼吸、心跳全部死死屏住,心中拚命乞求著一定要成功……終於,奇迹發生,他的身體直穿星魂絕界而過,甚至沒有感受到明顯的阻隔之力。

    當初茉莉離開時,為雲澈留下了一滴她的星神血,她留下的言語中,告訴雲澈這滴星神血可以增加他的壽元與體質,但實則,在她的私心中,又何嘗不是為了將自己軀體的一部分與雲澈永遠融合,此生不離。

    那時的她一定不可能想到,她留給雲澈的這滴星神精血,讓雲澈穿過了本該不可能被穿過的絕望結界,也徹徹底底改變了她和雲澈的一生。

    進入星神界內,雲澈迅速再次喚出遁月仙宮,以極限速度飛向中心星神城。

    茉莉,等我……我絕不會允許你一個人任性……

    絕不……

    一道流光劃過星神界的上空,快到了一眾星神界強者都肉眼難辨,更不可能追及和阻攔。

    星神界的版圖並不大,沒過太久,第二層星魂絕界便已在視線之中。而這層星魂絕界之後,便是他曾去到過的星神城。

    目標近在咫尺,他不知道裡面已經發生了什麼,不知道茉莉還是否安在,唯一知道的,是自己此去的結局。

    但,他的心中卻沒有半點害怕惶恐,就連一直充斥心魂每一個角落的心焦,也在這時快速的平息下來,內心一片不可思議的平靜。

    砰!!

    又是一聲巨響,遁月仙宮再次撞擊在一層星魂絕界上,同一個剎那,雲澈也已離開遁月仙宮,身體穿過第二層星魂絕界,從空中直墜而下。

    星神城中心玄光漫天,隨著儀式的啟動,所有星神、長老的軀體與力量都與獻祭之陣牢牢連結,在儀式結束之前,他們將無法動彈,更無法將力量抽出……強行中斷更是絕無可能。

    籠罩在他們周圍的結界,與封鎖茉莉彩脂的結界也都發生了異變,隨著力量的集中,這兩層結界比星魂絕界還要堅韌,哪怕此刻有人想要打斷,縱是東域其三神帝齊至,也絕無可能做到。

    一種沉重無比的力量從所有的方位襲至,籠罩著茉莉與彩脂的軀體與靈魂的每一個角落,這股力量在血祭之陣下,將一點點剝取茉莉與彩脂的血肉、靈魂與力量,然後與星神帝的軀體力量相融,衍生著他們所期盼的「質變」。

    在這股可怕的力量之下,茉莉和彩脂被完全的壓制,無法動用一絲掙扎的力量,哪怕想要自我了斷都無法做到,更不要說逃脫。

    「姐姐,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

    彩脂雙瞳空洞,她痴痴怔怔,一遍一遍的重複著這句話……她的認知崩塌,她的世界崩潰,所有的一切,都變得那麼的陰暗……

    成功繼承天狼神力那一天,感受著身上強大到不可思議的力量,她本是欣喜滿足,因為她可以不再受人低視欺凌,不用再卑微無助,茉莉回來后的這些年,她更是希望自己能更快變得強大,將來可以保護姐姐……

    原來一切……都是深淵與噩夢……

    反而害了她最後的親人……

    彩脂此時呈現的,是茉莉一直以來最擔心,最怕見到的狀態。她用僅存的力量抱緊彩脂,輕聲道:「彩脂,不是你的錯,是我的錯。是我愚蠢……居然相信那老賊還殘存著人性……是我太過愚蠢……我早該帶你一起走……走得越遠越好,永遠不再回來……」

    悔也好,恨也好……一切都已經晚了。

    腦中閃現過雲澈的身影,茉莉更是痛苦的閉上了眼睛。她那日將彩脂強行許配給雲澈,一個重要的原因,便是牽制雲澈的怨恨……她太了解雲澈,若是將來雲澈知道了她被獻祭而死,必會恨極星神界,會為了復仇喪失理智。

    他希望雲澈到時候能記得彩脂已是他的妻子,記得他許下的承諾,從而不至於做下太過失智之舉。

    但現在,不僅她,彩脂也將與她相同的命運。將來雲澈知曉一切后,反而……會更為加重他的怨恨與瘋狂。

    雲澈,請你好好的活著,無論如何……哪怕是為了給我和彩脂報仇,也要好好的活著。

    這是她最後的挂念與奢望……只是,卻在短短數息之後,便被徹底打破。

    砰!!!!

    隨著一聲巨大無比的撞擊聲響起,一個人影從星神城的上空驟沖而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