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喋喋……喋喋喋喋……終於又有新鮮的食物上門了。”

    這是人類的語言,卻不會有人相信它是由人類發出的聲音。

    因爲這個聲音沙啞的像是劣質金屬在摩擦,陰森的像是惡鬼一邊撕咬一邊發出的恐怖低吟。

    “是一個八級神君,莫非,就是閻劫那崽子說的雲澈嗎?”

    這是另一個聲音,同樣沙啞晦澀,入耳驚魂。

    “嘿嘿嘿……看來是沒錯了。不過這麼快就被丟了下來……喋嘿嘿……真是讓老鬼我大失所望。”

    第三個聲音,像是由牙齒摩擦所發出,刺耳難聽到了足以讓心臟都跟着字音抽搐。

    而遠比這三個聲音更恐怖的,是三股如滄海般浩瀚,如萬嶽般沉重的黑暗威壓。

    這只是三股自然釋放,而未完全爆發的黑暗靈壓,但足夠讓雲澈判斷出,這三道氣息之強橫,幾乎都不在方纔出手的閻天梟之下。

    不,其中兩人,甚至頗爲明顯的在其之上!

    而閻天梟可是北神域公認的第一神帝!池嫵仸給予雲澈的靈魂訊息中,亦清楚的提到單論玄力修爲,她要遜色於閻天梟。

    而這裏,卻出現了兩個要超越閻天梟的氣息,另一個,也與之幾乎平齊。

    這個足以使得北神域顫慄許久的驚世發現,讓雲澈短暫驚訝之餘,眼中折射的卻不是忌憚,而是……如爆燃火焰一般的興奮。

    到底是身承原始魔血,在這裏浸淫遠古黑暗陰氣幾十萬年的老怪物,果然沒有讓他失望!

    不,應該說是驚喜!

    因種族限制,人類哪怕達到最極限,也不可能與龍族之帝龍白相較。

    但這三閻祖,其中氣息最強的兩人,絕對不會弱於東域第一神帝千葉梵天和南神域第一神帝南萬生!

    最弱的那一個,也不會下於宙天神帝宙虛子!

    這是何其龐大的力量!

    但可惜,他們擁有如此強大力量,如此漫長生命的代價,卻是隻能自困於此地,永恆不見天日!

    在雲澈眼裏,他們別說與神帝相較,過的簡直連只普通的牲畜都不如。

    嚓,嚓嚓!

    魔骨被踩踏的聲音緩慢的靠近,雲澈的目光穿破黑暗,幽黑的瞳眸中,映出三隻惡鬼的身影。

    沒錯,就是惡鬼!

    這三個黑影同樣的矮小,同樣的骨瘦如柴,裸露的肌膚呈現着老屍一般的灰白,包裹着嶙峋瘦骨,四肢比凋殘的樹枝還要乾枯……根本看不到任何屬於人的特徵。

    若他們躺在地上不動,任誰都不會懷疑,這是三具風化已久的乾屍。

    但他們那邁動的枯腿,還有閃爍着地獄幽光的眼眸,卻又偏偏證明着他們居然是活着的“鬼”!

    “閻萬魑、閻萬魂、閻萬鬼。”

    雲澈脣角半咧,低低的念着這閻魔三祖的名字。

    北神域初期,便是這閻魔三祖尋到了上古閻魔留下的魔血和閻魔功,佔據永暗骨海,創立了雄霸整個北神域歷史的閻魔界。

    如此功績,當耀萬世。

    他們活到了今日,卻變成了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何其的可悲可憐可笑。

    三具“屍鬼”的腳步停止了,他們的眼神變了,那太過可怕的黑暗威壓亦出現了輕微的動盪。

    因爲他們已太久太久沒有聽到自己的名字。

    雲澈緩緩擡手,掌心朝向三人,一團黑芒徐徐閃耀:“雲澈……你們三個老鬼給我把這個兩個字,牢牢的刻進你們的靈魂之中。”

    “因爲,這是你們未來主子的名字!”

    低沉的言語,如不可違逆的天道審判。

    但落入三閻祖的耳中,卻無疑是太過長久的黑暗與枯燥中,那讓他們靈魂瘋狂抖動的笑料。

    “嘿嘿哈哈哈哈……喋哈哈哈哈哈哈哈……”

    三個惡鬼重疊在一起的笑聲,難聽刺耳到了彷彿有無數尖利的刀刃在刮刺着耳膜。

    他們肆意的大笑,瘋狂的大笑,這樣的笑料,對他們而言簡直就像是天賜的甘露,讓他們全身乾癟的毛孔都舒爽的全部張開。

    “喋哈哈哈……這裏有三個瘋癲的老鬼,居然又進來一個比我們還要瘋癲的小鬼……喋哈哈哈!”

    “雲澈,這個名字,的確就是崽子們說的那個人。劫天魔帝?黑暗永劫?一劍殺焚月神帝?喋喋喋喋喋……果然都只是瘋癲之語。”

    “那麼,這個瘋小子的命氣,歸誰呢?”

    “不過……”

    氣息最強的閻祖手掌伸出,乾枯的五指隨意繞動間,浩大空間頓時捲起陣陣黑暗渦流,他盯着雲澈,深陷的漆黑老目眯起兩道恐怖的縫隙:“在小鬼區區神君境,在我們三個老鬼面前卻還能站立,似乎有些門道。”

    “喋嘿嘿,一個瘋癲的小鬼,又哪還知道‘怕’字。”

    中間的鬼影緩步踏前,每走一步,周圍都會帶起如駭浪般的黑暗波紋:“小鬼,我們三個老鬼活了八十九萬年,還從來沒有人敢在我們面前說出如此可笑的妄言……喋喋喋喋,我都有點不捨得馬上吸乾你了。”

    他的獰笑,已不能用醜陋或醜惡來形容,任何人看去一眼,足夠他數年噩夢纏身。

    這個說話的惡鬼,正是這三閻祖的老大,亦是三人中最強的閻萬魑。

    “八十九萬年?”雲澈也笑了起來,相比於閻祖的獰笑,他的笑意卻滿是深深的嘲諷和憐憫:“哪怕是三條被打斷腿的豺狗,也能光明正大的活於天日之下。”

    “你們三個連豺狗都不如的老東西,居然窩在這裏活了八十多萬年,多麼的悲哀可憐。你們竟還引以爲傲?呵呵呵呵……”

    他低笑陣陣,緩緩搖頭,嘴角的憐憫如毒刃般刺入三閻祖的眼瞳之中:“三個北神域……哦不不,是整個神界歷史最大,最卑賤的笑話,三隻被埋在這臭不可聞的地方永遠出不去的老臭蟲,你們是哪來的老臉在我面前狂笑,嗯?”

    三閻祖活的極久,但也的確活的無比憋屈甚至卑憐。但,身爲閻魔的創界之祖,身爲擁有極致黑暗之力的十級神主,哪怕真的活得連個臭蟲都不如,又有誰曾言辱他們?誰敢言辱他們!

    作爲創界老祖,縱是歷屆閻魔神帝,都要對他們畢恭畢敬,不敢有半點失禮。

    身負極道玄力,本不可能被區區幾句言語激怒。

    但,窩在這裏數十萬年,再強橫的精神也斷無可能保持完全正常。

    三閻祖的靈魂早已無比的扭曲狂躁,而云澈的言語,這無數年來最大的嘲諷,直刺他們最痛處的羞辱,無疑足以將三閻祖扭曲的精神刺激到徹底失控瘋癲。

    “嘶……唔呃呃呃啊!”三閻祖身體在哆嗦,眼中釋放着可怕的黑芒,口中更是發出着聲聲完全不屬於人類的怪叫。

    “該死的小鬼!”閻萬魑五指抓撓,口中嘶叫:“看來,你是不想死的太痛快!!”

    “呵,”雲澈的笑意更爲嘲諷:“區區兩句話,就能把你們激怒成這般難看的模樣,看來把你們比作臭蟲,都是擡舉你們了。”

    “喋啊啊啊啊!”右側的老鬼——閻祖老二閻萬魂已是再無法忍耐,身體驟然撲出:“我要親手撕了他!”

    瘦小佝僂的身體,撲出時的氣勢卻磅礴如風雲變幻,山崩海覆。

    閻祖所承的始祖魔血,所修的閻魔功,讓他們的生命和玄脈都與這龐大的永暗骨海建立了奇異的連結,這亦是他們不死不滅的根源。

    力量爆發之時,整個永暗骨骸都在震動,伴隨着猶如無數冤魂惡鬼發出的哭嚎之音。

    面對撲出的閻萬魂,雲澈站立不動,身上驟然爆開血色的玄氣。

    閻皇開啓!

    邪神的黑暗種子,魔帝的黑暗永劫……他完全不需要任何的動作或意念指引,周圍濃郁無比的黑暗玄氣每一個瞬間都在無比狂暴的涌向他的體內。

    在這裏,他的閻皇毫無疑問可以無限維持!

    哪怕再瘋狂的消耗,也斷然比不上這更爲瘋狂的恢復速度。

    忽然爆開的血氣風暴讓三閻祖都爲之一驚,閻萬魂的身形出現了剎那的停滯,而云澈已是主動撲向,一拳直轟他的頭顱。

    砰!!

    閻萬魂明明先於出手,但措手不及之下,卻是被雲澈一擊而中。

    那遠超預料的力量讓他身體後仰,但馬上一聲憤怒嘶叫,前方空間在黑暗的爆發中猛烈塌陷。

    閻祖之力,何其恐怖。雲澈悶哼一聲,被一瞬擊傷,拉着一道血箭倒翻而去,而閻萬魂已是撕破空間,如鬼影一般再次撲向雲澈,五指狂暴的揮下。

    嘶啦!

    空間被一瞬撕開三道長達萬丈的巨大黑痕,那恐怖的畫面,彷彿整個世界被生生撕成了四斷。

    噗!

    雲澈身上血霧炸開,三道深深的溝壑印在了他的身上。

    砰!

    雲澈重重砸落在地……但卻沒有如三閻祖所想的那般碎成四斷,而是在落地之後的第一個瞬間,便翻身而起。

    “嘶!?”閻萬魂定在空中,放大的老目似乎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畫面。

    但馬上,他深灰的瞳孔又一下子放大了數十倍。

    雲澈站起,身上三道血溝全部深可見骨,其中一道,更是從他的左眉一直延伸到右肋,長近半丈。

    這是來自閻祖的撕裂之力!但他非但沒有被撕斷,反而依舊在冷笑……又在冷笑中緩緩伸手,在臉部的血跡上輕輕一抹。

    黑暗在呼嘯,像有無數的風暴席捲在雲澈的周圍。

    詭異的風暴之中,他身上可怕的血溝正在快速的癒合,再癒合……

    一息……兩息……原本觸目驚心的血溝,已是化爲幾道血色的淺痕。

    三息……就連最後的血痕,也消失不見。

    無論內傷、外傷……完完全全的恢復如初。

    連一絲一抹微小的痕跡都無法找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