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神帝,一個天地之間最至高無上的稱謂,整個混沌世界,四方神域,有此稱謂者唯有十七人,浩大東神域唯有四人。

    他們是當世最巔峰的存在,無論實力、權勢還是聲望。不可惹,更不可辱。

    而現在,星神之帝星絕空,卻被一個年紀數百倍小於他的小輩以老賊相稱,還以極盡侮辱的言語當面羞辱喝罵。

    能在場血祭儀式的人,最低也是星衛,都是位列整個東神域極高層面的人物。但當最後那聲「豬狗不如」從雲澈口中吼出時,所有人無不是全身一緊,心驚膽顫……因為他所羞辱之人,可是星神帝!

    從來沒有……任何人也絕不可能想過,竟有人敢如此辱罵星神帝這等存在,哪怕這世上和星神帝有著最重仇怨,亦有著相衡身份地位的月神帝,也絕不會如此。

    一直無比淡然的星冥子在這一刻鬚眉倒豎,大怒道:「大膽小兒!竟敢辱及吾王,單憑你剛才所言,萬死難贖!」

    「還不趕緊將他拿下!!」

    一星衛剛要上前,卻聽星神帝一聲淡笑,他絲毫不怒,反而笑意滿面:「雲澈,你果真好大的膽子,敢如此辱罵本王者,你是當世第一人。看來,你今日來此,根本就未曾打算能活著離開。」

    他沒有看向雲澈,一聲很長的嘆息:「唉……若是這些話出自他人之口,本王必誅其全族。但,本王卻偏偏不會與你追究,畢竟,你是為了本王的女兒冒死前來。要恨便恨,要罵便罵吧。犧牲親女,當受此恨,當受此罵。只是,任你如此恨罵,本王都絕不會後悔……若能讓星神界永世屹立,本王縱遭舉世唾棄,豬狗不如又如何。」

    星神帝聲聲嘆緩,字字錚然,有著犧牲親人的自怨,更多的卻是毀己而憫世的博大胸懷。天元星神看他一眼,也跟著嘆息一聲,道:「老朽深知吾王比任何人都要悲痛萬分。豎子小輩無知吾王之胸懷,但吾等又豈會不知。吾王為了星神界而不惜一切,吾等,唯有誓死追隨輔佐,不負吾王之心。」

    荼蘼總能在合適的時機說最合適的話,短短几語,輕輕動蕩起大部分星神星衛內心的波瀾。

    但云澈卻是一聲無比輕蔑的冷笑:「呵呵呵……口口聲聲為了星神界,星老賊,你怕是快要把自己都感動到相信了吧!為了星神界?呵……那我問你!若這個儀式真的能利於星神界,為什麼星神界歷史上從未有哪個星神帝動用過!」

    「無知。」荼蘼淡淡道:「這個血祭之陣,本是被先祖星神封印於秘典之中,直到吾王這一代封印尚才解開。」

    雲澈眼睛微眯,笑意更冷:「是嗎?那你告訴我,這個你們口中所謂能讓星神界『永世屹立』的血祭之陣,先祖星神為什麼不將它世代流傳,庇佑星神界,反而要將它牢牢封印起來!?」

    「……」荼蘼竟是一時語塞。

    「因為,你們的先祖星神很清楚這個血祭之陣是個多麼卑劣不堪的東西,犧牲血親來成全自己……呵,這要泯滅人性,內心醜惡到何等程度才能做得出來!若是哪一代星神真的做出如此之行,那毫無疑問違逆天道,違逆人倫,人神共憤。本是俯視塵世的星神界,將變得舉世厭憎,萬靈唾棄!」

    「所以,始祖星神才會將它封印!」

    「只是,始祖星神,還有你們的代代先祖,絕對不會想到,他們竟會有一個後代將封印解開,還不惜以自己兩個女兒為祭品動用了這個血祭之術!」雲澈手指星絕空,字字凄厲:「星老賊,先不說你對不對不起你的女兒,你可對得起你的先輩祖宗!?」

    「今日,你就算是成功了,成為了所謂的本神……親手活生生害死自己兩個女兒得來的力量,多麼的醜惡骯髒!你就算是成為天地至尊,也將臭不可聞!整個星神界,也將因為你變成這世上最骯髒卑賤的星界,誰都可以鄙夷,誰都可以唾棄!你先祖近百萬年的心血所築成的傲世聲望,將徹底毀在你的手中!」

    「將來,你還有什麼面目去見你的列祖列宗,你就算是下了阿鼻地獄,黃泉深淵,你的先祖也絕不會原諒你,會親手將你挫骨揚灰!而你的後世,星神界的後世,也會永遠記得星神界有過一個豬狗不如,遺臭萬世的神帝!」

    雲澈這一通大罵字字轟震心魂,字字惡毒之極,先前被雲澈罵「豬狗不如」都淡然微笑的星神帝終於變了臉色。整個星神城一片可怕的靜寂,結界中的星神和長老,以及結界外的星衛全部驚呆在那裡,心中波濤翻騰,雙耳久久轟鳴。

    星冥子雙目發直,他的目光在這時忽然碰觸到星神帝微變的臉色,心中一凜,一聲大吼:「住口!」

    「該住口的是你!」星冥子剛出口,一聲爆吼便直轟而至,兩道可怕到極致的目光也在同一個瞬間直刺他的瞳孔深處,雲澈臉色陰沉如鬼,字字震魂:「星老賊之行徑滅絕人性,豬狗不如,不但殺自己的女兒,還將毀掉星神界百萬年聲譽。而你們身為星神界棟樑之人,卻非但毫不阻止,反而幫之任之,同樣豬狗不如!」

    「連最基本的人性和廉恥都扔了,你還有臉在我面前狂吠!我呸!」

    「你……」堂堂星神三十七長老,像是被一坨干硬的大便生生糊在了喉嚨上,臉色青黑,全身發抖,再吼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離星神帝最近,天元星神荼蘼明顯感覺到星神帝的氣息出現了些許的紊亂,他心中微驚……雲澈的到來雖是個很大的意外,但他絲毫未放在心上過,因為以雲澈的力量,不可能造成任何的意外,反倒是自投羅網。

    卻沒有想到,雲澈不但膽大如斯,而且言語竟惡毒到如此地步。身邊,不僅是星神帝,就連幾個星神和長老,氣息都分明出現了波動。

    他老目轉過,淡淡一笑:「雲澈,好一張利嘴。可惜……」

    他話音未落,雲澈的目光已是轉過,那一臉的譏諷與厭惡彷彿不是在面對一個星神,而活生生像是在看著一坨臭不可聞的狗屎:「荼蘼老賊,閉上你的狗嘴!你嘴裡的臭氣實在太臭了,每多一個字都是在玷污我的耳朵,懂嗎!」

    荼蘼:「……」

    當初在宙天神界初見荼蘼時,他的第一印象是這是個慈和而閱歷淵博的老人,在得知他是茉莉幼年之師后,更是心生敬意。

    如今,只有無盡的憎恨與厭惡。

    雲澈伸手,指向眾星神和眾長老的所在:「我現在很想知道,你,還有你們所有的這些星神,你們身負著星神神力,是星神一脈給予你們的天大恩賜。而你們,卻效忠於一個泯滅人性,必將遺臭萬世的神帝,幫著他害死另外兩個星神……你們好好看著自己在做的事,好好摸摸自己的良心,將來還有什麼面目面對世人,死後又有什麼面目面對你們的先輩祖宗!」

    「血祭之術,星神一脈從未有人用過,因為身為星神,但凡有一點廉恥良知,都會不齒不屑!既未有人用過,也就無人知曉它能否真的成功,而星老賊,他僅僅為了誰都無法預測的可能性,便毫不猶豫的害死自己的兩個親生女兒……不要說人,這是哪怕最低等低賤的牲畜都做不出來的事!」

    「連自己的女兒都能如此!將來,若是有什麼方法可以犧牲你們來成就自己,他同樣不會有任何猶豫!茉莉和彩脂的今天,就是你們的明天!你們若真的是為了星神界,若還有丁點身為星神的驕傲與身為人的人性,就該停住自己的手,廢了這個豬狗不如的狗屁神帝!」

    「混賬東西!」星神帝終於破口,他面色一片駭人的鐵青,身體,赫然在微微發抖。

    若非親見,任誰都不會相信,堂堂星神帝,竟會被人罵到全身發抖。

    雲澈怒極而罵,字字震天盪地,卻又每一句都直誅人心,不僅星神帝,眾星神、長老也都分明變了臉色,氣息亦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動蕩。

    荼蘼做夢都想不到,毫無威脅的一個半甲子後輩,竟只憑言語將神帝以及一眾星神的心魂都撼動至此,甚至就連他自己,都開始覺得自己所作所為是那麼的十惡不赦。他終於怒目,低吼道:「卑劣小兒……星冥子,還不封了他的嘴!」

    「拿下!!」星冥子吼道。

    血祭之陣中,天妖星神薔薇向天璇星神紫菀悄然側目:「姐姐……」

    「凝神收心,不要被外物干擾。」紫菀低聲道。她感覺的出,薔薇的心亂了……她自己的心也亂了,而且是無論控制和壓制的那種。

    但,儀式啟動,便無法中止,哪怕真的後悔,也已根本不可能抽身。

    哪怕星冥子心中怒極欲炸,但身為星神長老,自然不可能拉下身位老臉親自對雲澈出手。他吼叫聲中,一個星衛向雲澈驟撲而下。

    雲澈成為神王之後,在王界之下的同輩之中可謂所向無敵,但又豈能和星衛相較。一股他根本不可能抗拒的威壓凌空壓下,將他猛的壓製得半跪了下去,全身如覆萬岳,動彈不得。

    他牙齒咬緊,生生的抬頭,看向站在他身前的星衛……這三千高等星衛,他見過的極少,但眼前之人,卻是他最熟悉的一個星衛。

    他是天殺星衛,是茉莉的星衛……還有所有天殺星衛的星衛統領……

    星翎!

    身為星衛統領,星翎是一個八級神君,實力和沐冰雲持平……而沐冰雲,可是吟雪界僅次於他師尊的二號人物。

    在這樣的實力面前,他哪怕強開閻皇,也不可能有任何掙扎抵抗之力。

    「雲公子,你何必如此。」星翎搖頭道,目中滿是惋惜……他無法理解,有著無盡前程的他,為何要如此執意的來送死。

    雲澈嘴角微微咧起,看向眼前這個他當初敬稱為「大哥」的人:「星翎,你曾經親口和我說過,成為星衛,是你畢生最大的驕傲與榮耀。呵……身為茉莉的星衛,忠護於她是你的天職,而你,卻叛主害主,幫著別人殺你所效忠的星神……這就是你所謂的榮耀!?」

    星翎氣息一滯,不自然的避開雲澈的目光:「我效忠的不是星神……而是星神界。」

    「我呸!」雲澈唾道:「你效忠的是一個要害死自己親生女兒,也是你主子的老賊!我非星衛,只是一下界凡人,都知道以命相護,而你身為茉莉的星衛,哪怕有為她半句乞求,我都可以高看你一眼,而你卻叛主害主,連養條狗都不如!」

    「虧我當初還因你是茉莉的星衛而敬你一聲大哥……我真是瞎了眼!」

    「……」星翎嘴角抽搐,想要辯解什麼,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就連壓制在雲澈身上的力量都不自覺弱了數分。

    「天殺星神和天狼星神的星衛何在!」縱然被壓制,雲澈嘶啞的吼叫聲依舊振聾發聵:「有種就全部站出來,讓我看看你們這些叛主害主的貨色都長著怎樣的嘴臉!!」

    雲澈暴吼之下,卻是無一人站出……不少星衛默然垂下了頭,臉色發烏,雙手緊攥。

    「呵……」雲澈冷笑:「你們最好祈禱今天的事永遠不被世人知道,否則,所有人都會知道星神界出了一群叛主害主的東西!你們會被世上所有人唾棄鄙夷,就連其他星神的星衛也會永遠看不起你們。你們曾經所謂的榮耀,會成為你們一輩子都不可能洗去的恥辱烙印……你們的家族,你們的妻兒,你們的後代,也將生生世世活在這種屈辱之中,生生世世以你們為恥!」

    「還不將他封口!!」星冥子狂吼道。

    轟!!!

    一聲巨響,雲澈的身上玄光爆發,竟是將失神中的星翎生生掙脫。他騰空而起,全身玄氣混亂沸騰,劫天劍抓於手中,指向前方,雙目中閃動著駭人的猙獰:

    「今日我既然來了,就沒打算活著離開。我就是個沒用的廢物,救不了茉莉,救不了彩脂。但至少……我要讓你們這些傷害茉莉和彩脂的狗雜種……」

    「全部給她們陪葬!!」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