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無比詭異的氣息籠罩在星神城的上空,就連結界中的眾星神和長老,都感覺到一股不符常理的森然冷氣直竄全身。

    「這是怎麼回事?」

    「雲澈?不可能!他再怎麼,也不可能有這樣的氣息。」天元星神荼蘼目盯雲澈,沉聲道。

    茉莉的目光從未離開過雲澈,她感受著那股連結界都可以刺穿的詭異氣息,看著他將五指刺入胸口的舉動……怔然間,一段來自邪神不滅之血的記憶閃現過她的心間,讓她的臉兒一下子變得無比蒼白,唇間發出她這一生最驚恐的呼喊:「雲澈!!不要……不要……不要!!!」

    「……」雲澈動也不動,唯有五指依舊在緩慢的收緊著。

    「星翎,你在幹什麼!還不動手!」星冥子吼叫道。

    但面對星冥子之令,星翎卻依舊在一步步的後退,如果星冥子面對著星翎,就會發現他的一雙瞳孔竟已收縮至針眼般大小,全身顫慄的像是深處冰寒地獄之中。

    「雲澈!!!」這一聲喊叫無比嘶啞,茉莉放開彩脂,用盡著全身力量掙扎撲到結界邊緣:「你給我聽著!這個儀式,這個結界,連通著所有星神和長老,四十多個神主的力量,沒有人可以阻止和打破。你就算那麼做,也救不了我,救不了彩脂……什麼都做不了!只會讓自己白白葬送……聽懂了沒有!!」

    「你要敢做出這種蠢事……我絕不原諒你……絕不!」

    雲澈的邪神玄脈,是她給予。邪神不滅之血上的記憶,是由她讀取。包括雲澈對邪神神力最初的了解與運轉,都是由茉莉一步步指引。因而,在很多方面,茉莉對邪神神力的理解還要勝過雲澈。

    雲澈的舉動和那不正常的氣息,讓她一下子明白雲澈想要做什麼。

    那是一種……他根本不該碰觸,一輩子都不該碰觸的禁忌……以及絕望之力!

    雲澈緩緩抬頭,看向茉莉,唇角,卻是一抹很輕很輕的笑:「茉莉……我不是來救你的……我救不了你……我是來陪你的……」

    短短一句話,讓茉莉淚如泉湧,她猛的別過頭去,哽聲道:「你憑什麼陪我……你以為你是誰……」

    她伸手,指向星神帝的所在:「那個老賊,我雖然恨他,但他畢竟是我的生父,我的命是他給的,他要拿走……天經地義!與你何干!你不要在這裡自以為是……你走……你走!!否則……我真的……永遠都不會原諒你!」

    雲澈卻是搖頭,輕輕的道:「他給你的命,在你十三歲那年,就已經死了。你現在的命,是我給的……你的命是我的……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我絕不允許任何人把她奪走……除非我死!」

    這自私蠻橫的一句話,卻是狠狠刺入了茉莉靈魂最深處、最柔軟的地方,她死死的咬牙,但臉頰上卻依舊淚痕滑落,再難言語。

    「我現在的命,亦是你給的。我們讓彼此重生……那些年,我們的生命和靈魂是緊緊連結在一起的……我們分離的那些年,我每時每刻,都在承受著那煎熬的殘缺感……既是生命的殘缺,也是靈魂的殘缺……所以,我沒有聽你的話,那麼迫不及待的來到這裡,又不惜一切的想要見到你……」

    茉莉全身發顫,她死死閉緊的眸間,卻是點點淚珠蜂擁而出,早已染滿了她的臉頰……無數獃滯的目光落在茉莉的身上,他們不敢相信,有著最惡之名,對一切都冰冷絕情

    的天殺星神,竟會流淚……還是如此多的眼淚。

    雲澈的整隻右手都已染滿血跡,但他的臉色卻是一片可怕的平靜:「我知道你不會原諒我,但這一次……無論你打我罵我,無論你去天堂還是地獄,我都會陪在你身邊,絕不再放開你的手!!」

    一團血霧,在雲澈的胸前爆開。

    「不要————」茉莉發出一聲凄厲到極點的叫喊。

    轟——

    雲澈的玄脈世界,赤、藍、紫、黑……四色領域在同一個瞬間轟然爆裂。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雲澈的身體表面,肌膚如瘋了一般的炸裂,爆開無數的血花,他身上盤繞的玄氣在一瞬間變成血紅色……深邃濃郁的猶如實質的煉獄腥血。

    「嗚啊啊啊啊啊啊!!」

    血色的玄氣之下,雲澈發出聲聲野獸般的吼叫……帶著無盡的憤怒、痛苦和絕望,如一頭被鎖鏈囚鎖在地獄之底的絕望魔神。

    「他……他在做什麼?」

    「難不成……是要自盡?」

    一股絕不該有,分明是「不安」的氣息籠罩在所有人的心魂之上,莫名的壓抑與恐懼在心底滋生,又如瘟疫般瘋狂蔓延。

    陣陣惡魔般的嘶吼聲中,環繞雲澈的血氣在快速膨脹,帶動著他的氣息以不可理解的速度升騰著。

    「果然……」天元星神荼蘼凝眉道:「又是一種耗費極大代價來增幅玄氣的禁忌能力,就如當初和洛長生那一戰一樣。可惜,以他的境界,縱然玄氣再爆發十倍百倍,又能如……」

    話音未落,他的臉色陡然一變……星神帝,還有所有星神的臉色也都在這一瞬間劇變,露出或獃滯,或難以置信的神情。

    砰——

    隨著一聲彷彿響徹在心底的爆裂聲,雲澈神王境一級的玄力氣息竟是忽然突破界限,竄至神王境二級。

    「這?」荼蘼眉頭大皺:「忽然突破?可這種情形……而且根本毫無突破的前兆和過程,到底……什……什麼!?」

    在荼蘼又一次的臉色變動中,雲澈剛剛完成「境界突破」的玄氣竟再一次衝破瓶頸,達到神王境三級。

    「這……」作為星神界壽元最長,資歷最老的智者,荼蘼整個人徹底驚然失神,無論如何都無法理解眼前的一切。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嘶叫聲震天撼魂,那瘋狂升騰的血氣讓人分不清那究竟是玄氣還是真的鮮血。空氣每一個剎那都在變得更加森然,那種莫名的恐懼像是有無數惡鬼在不斷湧進自己的心魂……

    血氣、嘶叫、恐懼……而雲澈的玄氣,依舊在一次次的衝破著境界。

    神王境四級……

    神王境五級……

    神王境六級……

    神王境七級……

    神王境八級……

    神王境九級……

    神王境十級!!

    雲澈身上的血氣終於開始收縮,就當所有人以為眼前可怕的異變終於要休止時,短暫收縮的血氣竟忽然無比猛烈的炸開……

    轟————

    那一瞬間,整個星神城的天空都被染成了血色。而那可怕的氣息,也在這股瀰漫蒼穹的血色之下,發生了縱然星神界所有先祖在世,都無法相信和理解的異變……

    「神……君……境……」這個他早已闊別多年,甚至早已不屑之的玄道境界,此時從天元星神口中說出時,竟每一個字都帶著數萬年未曾有過的顫慄。

    他的前方,星神帝雙目瞠直,釋放著極致的駭色。周圍,所有的星神、長老,這些立於混沌之巔的人物,沒有一個人不是驚然失色,沒有一個人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靈覺。

    「這是……什麼……」一個星神喃喃道。

    「怎麼會有……這種事……」

    「這也是……邪神的力量?」

    「嘶……」

    玄氣境界直竄至神君境一級,終於不再變化,但血氣依舊在瘋狂的翻騰著。雲澈的吼叫聲停止,身體一點一點挺直……這一瞬間,整個蒼穹都彷彿壓了下來,所有星衛的胸口都壓抑到無法喘息,帶著血腥味的冷氣從他們的尾椎骨竄入五臟六腑,再竄至全身的每一個角落。

    玄氣增幅,以星神界的層面,自然不會陌生。而但凡是玄氣增幅,都會伴有不同程度的副作用,這一點更是玄道的常識。但,無論多麼強大的玄氣增幅,都絕不可能脫出所在的境界,這已經不能算是常識,而是最最基本的認知。

    但,他們卻眼睜睜的看著雲澈神王境一級的玄氣,在短短數息之間連續突破境界……直至突破了整整一個大境界。

    神道突破何其艱難,天賦、努力、積累、明悟、機緣缺一不可。不到十息從神王境一級突破至神君境一級……多麼荒謬,多麼可笑的笑話,卻生生的呈現在他們眼前,刺動著他們的眼睛和感知,撕碎著的他們最基本的認知。

    星神城一片可怕的靜寂,三千星衛全部像是被無形之力定格在了原地,個個狀若失魂。

    「姐夫他……怎麼了……」彩脂獃獃的問道。

    茉莉雙眸怔然,對彩脂的話語毫無反應,如失魂魄……終於,她閉上了眼睛,音若夢囈:「彼岸……修羅……」

    彩脂:「……」

    邪神之力第一境邪魄的「隕月沉星」,第二境焚心的「封雲鎖日」,第三境煉獄的「滅天絕地」……它們雖然強大,但還不至於到打破認知的程度。

    第四境轟天的「月挽星回」,則真正開始展露邪神之力那足以忤逆規則的強大。

    而第五境閻皇,它所開啟的邪神神力,其強大,其對規則的忤逆,對認知的扭曲,更要遠勝「月挽星回」。

    「彼岸修羅」……這是邪神第五境的神力,亦是所有邪神神力中最可怕,最禁忌……也最絕望的神力。

    「彼岸修羅」開啟,將會讓自身的玄力再度暴增……但,卻不是境關開啟時的玄氣增幅,而是境界上的暴增,會讓邪神的玄力,在當前的境界上,違背常理規則,直升整整一個大境界!

    但它的代價,亦是殘酷絕倫。

    自毀玄脈!焚盡命魂!

    彼岸,象徵著死亡。「彼岸修羅」一旦開啟,會是邪神一生最強大,最璀璨的時刻……而這自毀玄脈,焚盡命魂換來的力量用盡的那一刻,便是死亡之時。()

    .。m.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