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老鬼,你……”

    閻萬鬼狠絕的聲音讓閻萬魑和閻萬魂老目放大,面露驚恐。

    但,無論言語還是行動上,他們的勸阻卻並沒有太過強烈。

    閻魔三祖同樣的命運,同樣的境地。閻萬鬼信念鬆動,他們又豈會沒有動搖。

    閻萬鬼第一個站出……他們也想看看,雲澈在給他種下奴印後,是否真的可以做到他先前所言。

    “非常好。”

    雲澈目光俯下,一臉讚許的看着閻萬鬼,手掌覆下,五指張開,直接抓在了閻萬鬼的頭顱上。

    閻萬鬼全身一抖,然後更是持續不止的劇烈發抖……但,他的靈魂防禦卻被他一點點的卸下,直至毫無防禦。

    唯有牙齒一顆接一顆的碎裂。

    雲澈目光一凝,奴印在掌心結成,直穿閻萬鬼之魂。

    閻萬鬼全身寒慄,閻萬魑和閻萬魂更是徹底屏息……但,寒慄之中,閻萬鬼卻是沒有任何的抵抗,任由來自雲澈的奴印深深的刻印在了他的靈魂最深處。

    除非雲澈親手解除,或將他的靈魂完全摧毀,否則永不可滅。

    閻萬鬼,這個閻魔血脈第一代繼承者,卻是成爲了閻魔一族第一個被種下奴印的人。

    雲澈的手掌從閻萬鬼頭顱上緩慢移開。

    噗通!

    閻萬鬼雙手伏地,頭顱撞下,先前僵硬的跪姿一下子轉爲最卑微的跪伏:“老奴閻萬鬼,拜見主人。”

    沒有了憤怒、不甘、仇恨,唯有極致的虔誠和惶恐。

    從奴印種下的那一刻起,他的餘生便只餘唯一的意義和信念,那就是效忠於雲澈,永遠不會對他有一絲一毫的忤逆。

    徹徹底底,真真正正的忠犬。

    看着閻萬鬼那四肢伏地的姿態,閻萬魑和閻萬魂目光瞠直,久久無聲。心中是無盡的悲哀與淒涼。

    閻祖爲奴……他們以往做夢,都夢不到如此荒謬的笑話。

    雲澈沒有理會他們,離開閻萬鬼頭顱的手掌忽然黑光一閃。重重抓在閻萬鬼的肩膀上。

    嗡!!

    面對主人之力,閻萬鬼根本不可能有丁點的反抗。黑暗玄光一瞬蔓延他的全身,又在轉眼之間將他整個人完全吞沒。

    “啊啊……呃啊啊啊!”

    黑芒之中傳來閻萬鬼斷斷續續的慘叫聲,而這些慘叫也頓時斷滅了閻萬魑和閻萬魂的期待,讓他們在驚怒中全身發抖。

    “你……你在做什麼!”

    “你果然是……”

    砰!!

    他們吼聲未盡,黑芒忽然炸開,閻萬鬼被遠遠的甩出,落在了閻萬魑和閻萬魂身側。

    他連忙翻滾着起身,而上身直起的剎那,他整個人忽然呆住,然後顫抖着舉起雙手,怔怔的看着,彷彿忽然陷入了不可思議的夢境之中。

    而正欲靠近他的閻萬魑與閻萬魂也全部僵住,四隻眼珠劇烈外凸,久久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靈覺。

    因爲閻萬鬼的生命氣息和靈魂氣息完全的變了。

    變得渾厚渾濁,且無比的清晰。而最重要的,他身上的氣息與永暗骨海的陰氣連接明顯的斷了,黑暗陰氣不再主動涌向他的軀體,而他卻還活着。力量沒有消散,生命和靈魂無比的強盛穩固。

    “啊……啊……啊啊……”

    閻萬鬼看着自己的雙手,喉嚨中溢出着似是夢囈的乾枯呻吟。

    忽的,他全身一震,猛的趴伏在地,頭顱無比之重的磕落在地:“老奴謝主人恩賜!謝主人恩賜!謝主人恩賜!”

    他頭顱撞地,長跪不起。枯木般的臉上頃刻間已是老淚縱橫。

    被種下奴印,本質上是多了一個對種印者絕不違逆的信念,而不會對記憶或其他意志造成更改或干涉。

    所以,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身上的變化意味着什麼。

    “從此刻開始,你叫閻三。”雲澈漠然道。

    既成他座下忠犬,便該捨棄過往乃至姓名……而保留“閻”之姓氏,權當他身爲主人的第一個恩賜。

    閻三再次叩首,感激涕零:“老奴閻三,謝主人賜名!”

    “很好。”雲澈頷首讚許。

    閻萬魑和閻萬魂臉上依舊滿是呆滯,閻萬鬼從閻祖到忠犬的變化,遠不及他氣息變化所帶來的震撼。

    “老鬼,你難道真的已經……已經……”閻萬魑依舊是不敢相信。

    閻三轉目,無比激動的道:“對!主人沒有欺我們。我現在的生命和靈魂完全獨立,再也不需要依賴這片腐臭深淵而活!”

    “快!快讓主人爲你們也種下奴印,一起投身到主人麾下!不但能獲得重生,還能有幸爲主人效忠,你們還在猶豫什麼!”

    他不但激動,而且無比的急切,恨不能馬上撲過去,親手將閻萬魑和閻萬魂按到雲澈身前。

    對現在的他而言,能爲雲澈的忠犬,絕對是世上最大的幸福和榮耀。

    閻萬魑和閻萬魂尚未迴應,雲澈的嘴角忽然一咧,身上陡然爆開強烈濃郁的光明玄光。

    光明酷刑再臨,閻萬魑和閻萬魂被萬刃穿魂,齊齊發出殺豬般的慘叫,在地上翻滾掙扎,痛不欲生。

    閻三身體驟然瑟縮,就連慘叫聲都條件反射的涌到了嗓子眼,但馬上,他的軀體頓住,擡手擋在眼前,保持着嘴巴大開的模樣呆愣在原地。

    光明罩身,依舊帶給他強烈的不適感。但這種不適,和先前的酷刑相比,簡直是天堂與地獄的區別。

    軀體依舊火辣辣的劇痛,但不再被輕易殘噬。他稍稍運轉黑暗玄力,僅有的不適感便快速抹消。

    生命和靈魂被殘噬,在煉獄中哀嚎的閻萬魑和閻萬魂清楚看到了那在光明中竟毫髮無傷,沒有表現出絲毫痛楚的閻三,他們的叫聲變得扭曲,掙扎亦變得混亂,瞳孔中顫蕩着強烈了不知多少倍的渴望與乞憐。

    “告訴我,你們現在的選擇是什麼?”雲澈身耀神聖玄光,卻發出着魔鬼的低語。

    “種印!!”雲澈話音剛落,閻萬魂已是用盡全部意志拼命的喊叫:“求……給我種印……種印!啊啊啊啊——”

    閻萬魂信念的徹底崩塌,也終於成爲壓倒閻萬魑最後堅持的稻草。

    當信念完全崩塌,什麼尊嚴,什麼榮耀也隨之徹底粉碎。閻萬魑一邊嘶叫,一邊已用盡全力主動爬向雲澈的腳邊:“給我……種印……饒命……饒命啊啊啊啊!!”

    雲澈手掌一收,光明盡斂。

    閻萬魑和閻萬魂癱地喘息,面露不知是絕望,還是解脫的死灰色。

    在他們瑟縮晃動的黑瞳中,雲澈緩步向前,沉重的腳步聲每一步都直踏靈魂。

    終於,他站在兩人面前,左右手齊出,同時抓在兩大閻祖的頭顱上。

    “不用緊張。”雲澈淡淡而笑:“你們還有後悔的機會。後悔了,儘管反抗就是,我可沒本事強行給人下奴印,反倒是還有很多好玩的手段沒來得及用,若是沒了施展的機會,豈不太可惜了。”

    那緩慢淡漠的聲音,讓閻萬魑和閻萬魂身體不由自主的哆嗦,無法停止,口中怎麼都無法發出聲音。

    雖只有短短六天,但他們對雲澈的恐懼,深重到了常人根本無法想象的程度。

    如果這個世上真的存在魔鬼,那一定就是眼前這個可怕的男人。

    精神稍凝,雲澈雙手各結一個奴印,向兩人魂海直貫而下。

    兩閻祖清晰感受着奴印的凝結和印入……但,無論是閻萬魑還是閻萬魂,都沒有哪怕一剎那的反抗。

    奴印同時刻下,雲澈的雙目在這時終於漾起些許激動的異芒。

    因爲從這一刻開始,北神域最爲神祕,也最爲恐怖的存在——閻魔界的創界三老祖,已全部淪爲只屬於他的忠犬!

    這是完全只屬於他的力量!

    當初,在從池嫵仸那裏得知永暗骨海中三閻祖的存在時,這個念想便在他腦海中成型。

    而今,只用了短短數日,終於無驚無險的成功……而這個世上,也唯有他可以做到。

    三個神帝級的老怪物……這是何其龐大,何其恐怖的一股力量!

    雲澈手勢一變,黑暗永劫運轉,先前出現在閻萬鬼身上的黑芒同時閃耀於閻萬魑和閻萬魂之身,爲他們強行修正更改了與永暗骨海建立的黑暗法則。

    如他所言,在脫離了永暗骨海的法則束縛,重獲獨立的生命靈魂後,三閻祖體內所遺的生命氣息最多隻能支撐他們再活上萬年。

    但這個時間,對雲澈而言完全足夠了。

    “謝主人恩賜!”脫離了永暗骨海的束縛,擁有了獨立的生命與靈魂。閻萬魑與閻萬魂和閻萬鬼一樣激動若狂,老淚縱橫。

    “從現在開始,你叫閻一,”雲澈的目光從閻萬魑轉到閻萬魂身上:“你爲閻二,聽懂了麼!”

    “謝主人賜名。”兩閻祖感恩戴德,叩謝不止。

    “現在……”雲澈向他們伸出手來:“把閻魔的魔源之器,交給我。”

    閻魔界的魔源之器是什麼,雲澈完全不知,更沒有從任何人那裏得到任何有關的訊息。

    但他用腳指頭都能想到,它一定在三閻祖的身上。

    因爲這閻魔界最重要的傳承核心,唯有在這永暗骨海,在三閻祖的身上,才最爲安全,永遠不需要擔心出什麼差池。

    另一方面,以三閻祖的立場,自己既然活着,又怎麼會甘願將其交給自己的後世子孫。

    可惜卻在這一代,遭遇了雲澈。

    “是,主人。”

    完全沒有出乎他的意料,閻萬魑馬上向前,雙手高擡,捧起一個兩尺之長,黑光繚繞的方形黑鼎,恭恭敬敬,毫無遲疑的奉到了雲澈身前。

    雲澈眼睛半眯,單手抓起。

    繼焚月界的焚月魔瓊玉後,閻魔界的傳承命脈,也被他捏在了手中。

    ——————

    永暗魔宮,一片肅寂。

    這已是雲澈被葬入永暗骨海的第十天。

    永暗骨海一直毫無動靜,這一點閻天梟並無什麼疑慮。但,劫魂界那邊也始終毫無異動,這讓他反而生出了隱隱的不安。

    事出反常必有妖,何況池嫵仸可要比真妖都可怕的多。

    劫魂界那邊久久未動,閻天梟反而坐不住了。

    “父王,莫非是要外出?”

    閻劫例行前來彙報消息時,卻看到閻天梟的身影正欲穿過永暗魔宮的屏障。

    閻天梟沉聲道:“已經很久沒去劫魂界走走了,看來是時候了。”

    “劫兒,你隨本王一起。”

    “是。”

    閻劫應聲,兩人剛要踏出永暗屏障,一聲震天般的轟鳴忽然在他們身後爆開。

    閻天梟和閻劫閃電般回身……永暗魔宮的正中心,永暗骨海的入口所在,一道漆黑光柱沖天而起。

    伴隨着封鎖永暗骨海的三十六道結界同時崩潰所引發的黑暗風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