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轟——————

    這怕是閻魔歷史上最可怕的爆鳴聲,周圍萬里空間爲之震盪,整個永暗魔宮都在劇烈抖動。

    “怎……怎麼回事!?”閻劫駭聲道,但馬上,他的驚恐便一下子放大了數十倍。

    轟隆隆隆!

    咔——————

    灰暗的蒼穹之上,忽然裂開一道道細密的黑痕。

    這些黑痕甫一出現,便開始了瘋狂的蔓延,不過瞬息之間,便鋪滿了整個蒼穹……鋪滿了整個閻魔帝域所在的龐大空間。

    中心大殿在塌陷,黑暗風暴在肆虐,但閻劫、閻天梟……以及快速趕來的所有閻魔之人都定在了那裏,眼睛死死的盯着天空的黑痕,瞳孔都在無比劇烈的收縮着。

    因爲……那是閻魔帝域的守護大陣!

    每個星界的核心區域,都有着強大的守護結界。而王界神帝所在的核心王城,所籠罩的無疑是世間最強大的結界,想要強行破開,可謂難如登天。

    其存在,便是王界的最後壁障。

    而現在,他們閻魔界核心帝域的守護大陣,堪稱北神域最強的防禦結界,竟然在……崩裂!?

    閻魔帝域在顫抖,所有人的心臟也在顫抖。就連閻天梟,他的眼瞳也一下子佈滿了黑紅的血絲。

    “父王!”閻舞瞬身而至,沉聲道:“這是怎麼回事!閻魔大陣怎麼會……”

    “……”閻天梟無法回答,雙目死死的盯着上空,他比誰都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轟!!

    又一聲巨大的轟鳴在永安魔宮核心炸開,災難一般的黑暗風暴也在這時開始了快速消散。而佈滿閻魔大陣的裂痕在這時停止了蔓延,堪堪沒有徹底崩潰。

    就如一場忽然而降,又忽然暫停的噩夢。閻天梟……還有所有人的目光也在這時猛的投向了永暗魔宮的核心——亦是永暗骨海的入口所在。

    因爲那裏,緩慢浮起了三個佝僂瘦小的影子……帶着龐大到讓空間與天地驟然凝止的可怕魔威。

    閻天梟在這一刻,終於知道了閻魔大陣出現裂痕的原因。

    封鎖永暗骨海的數十層結界,全部被衝破……如此可怕的黑暗氣爆,很可能,是被一瞬間衝破。

    而永暗骨海作爲閻魔界最重要之地,它的最後,也是最強的一道封鎖結界是連結於閻魔大陣的!

    當這道結界也被崩碎時,閻魔大陣毫無疑問受到牽連,等同於被生生鑿出一個大洞。

    但,在閻天梟的認知中,這個世上,根本不可能存在這樣的力量!

    所以,這個發現,反讓他更爲震驚。

    “老……祖。”

    凝目看着浮空而起的三個佝僂身影,閻天梟不是呼喚,而是一聲低喃。因爲他第一時間便察覺到,三老祖的氣息有些不對勁……那的確是閻魔老祖的氣息,但卻又有着說不上來的不同。

    以往他們偶爾離開永暗骨海現身,身上都會纏繞着濃郁的黑氣。黑氣會逐漸淡薄,完全散盡前便必須重歸永暗骨海。

    但視線中的三老祖,他們的身上卻是沒有半縷連接於永暗骨海的黑暗陰氣,身上的黑暗氣息,分明是他們自身那雄厚無比的閻魔氣息。

    而且結界……是他們破開的?“老……老祖!?”閻劫驚喊出聲,身體完全是條件反射的跪拜而下。

    閻舞也迅速拜下。

    “恭迎三位老祖!”

    黑暗風暴還沒有完全散去,衆人也都處在極度的震驚中。但三位閻祖現身,迅速涌來的閻魔、閻鬼們哪敢有半點的失禮,全部第一時間跪拜而下。

    閻天梟萬般驚疑之中,剛要拜下,忽然一眼看到,又一個黑色的人影不緊不慢的浮空而起,立於三閻祖之前,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雲澈!”閻天梟眉頭驟沉,心中大震。

    “什麼!?”閻劫、閻魔等人猛的擡頭。

    閻天梟吼聲剛落,一陣驚雷般的怒吼傳來:“混賬東西!誰給你膽子直呼吾主尊命!”

    “……!???”剛要沉聲發問的閻天梟被這聲怒吼當場震懵了過去。

    因爲發聲者,赫然是大閻祖……閻萬魑!

    他從閻萬魑的怒聲中,似乎聽到了……“吾主”二字!?

    他腦子還沒從懵逼中回神,又一聲咆哮響起,閻萬魂滿面皆怒,手指閻天梟:“不肖子孫,竟然對吾主如此失禮,還不跪下!”

    “……”閻天梟,這天地不懼的北域第一帝徹徹底底的呆在了那裏,眼前陣陣發黑,疑在夢中,嘴脣顫動,愣是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

    而他此時也忽然注意到,那現身的雲澈,竟是立於三閻祖身位之前。

    而隨着雲澈的出現,三閻祖的身姿竟都不約而同的俯下了幾分,還有那垂下的頭顱,不敢直視的眼神……甚至帶着惶恐的怒吼,呈現的赫然是一種如謁見神靈的敬畏。

    還有那出自他們口中,那清晰到裂魂的“吾主”……

    那是他的三位太祖!是閻魔界的創界始祖啊!

    他懵了,徹徹底底的懵了。調動着所有認知,所有意志,都無法理解和接受眼前之事。

    更不要說閻劫、閻舞以及所有的閻魔閻鬼。

    他們或瞠目結舌,或視線恍惚。因爲眼前所見的畫面,所聞的聲音,實在太過荒謬。

    “天梟,你是聾了嗎!”閻萬鬼一聲大罵:“給我跪下!”

    “跪下!”閻一再喝。

    閻祖的威嚴深至每一個閻魔族人的骨髓,閻天梟大腦渾噩,但全身一抖間,還是乖乖屈膝,跪拜在地……而他的姿態所向,反倒更像是在跪拜雲澈。

    “呵,閻帝,十日不見,別來無恙。”雲澈淡淡出聲:“永暗骨海果然如傳聞中那般有趣,此行收穫頗多,還要多謝閻帝成全。”

    閻天梟擡頭,卻沒有迴應雲澈,目光直直的看着在雲澈說話時連頭都不敢擡的三閻祖,發出明顯帶着輕顫的聲音:“三位老祖,這是……這是怎麼回事?”

    “告訴他們吧。”雲澈無比隨意的出聲。

    “是。”閻一應聲,這才道:“衆閻魔子孫聽令,吾三人困頓永暗骨海,苟且數十萬年,今重燃新志,已拜雲帝爲主。”

    閻二道:“爾等身爲閻魔子孫,當遵從祖宗之願,隨吾三人拜主雲帝。從此雲帝之志,便爲閻魔之志。雲帝之命,便爲不可違之天命!”

    閻三道:“此爲吾三人身爲閻魔之祖的最高祖命,任何閻魔子孫都不得質疑,不得違背!否則以謀逆處之!”

    三閻祖之言字字穿魂,字字不啻九天玄雷。

    從閻帝閻天梟,到閻魔帝域最外圍的守護閻兵,全部徹徹底底的呆愣在那裏,大腦像是塞進了無數個黑洞,吞噬着他們飄蕩不定的魂魄。

    他們閻魔界最位高權重的三位老祖,閻魔界的三尊守護神,竟……認主雲澈!?

    還要整個閻魔界,都以雲澈爲主!?

    這是在做夢,還是老天開的荒謬玩笑?

    “父王,這……”閻劫落魄失魂,他看了父親一眼,卻發現閻天梟從眼瞳到四肢都在微微發抖。

    作爲閻魔之帝,最近三閻祖之人,他所受衝擊之大,無疑是其他人的無數倍。

    “三位老祖……難道瘋了嗎?”閻舞用極低的聲音道。

    “三位老祖……”閻天梟在這時仰頭出聲,聲音激動:“你們……你們瘋了嗎!”

    閻魔只是低念,而閻天梟卻是直接吼出。

    因爲三閻祖之言,根本是將浩大閻魔界拱手讓人!

    他已是數次以玄氣衝擊自身,那劇痛感一次次告訴他這不是在做夢。

    但除了做夢,除了三閻祖都瘋了,他想不出任何其他的可能。

    “混賬東西!”閻一大怒:“天梟,你這崽子好歹身爲這一代的閻魔之帝,連該怎麼和祖宗說話都忘記了麼!”

    “不,天梟豈敢對三位老祖有半分不敬。”閻天梟深深一拜,然後悲聲道:“但……三位老祖爲當世至高無上的存在,怎可屈從於他人!”

    “閻魔界屹立北神域八十萬年,瀝灑着列祖列宗的無數心血,如今無人可撼動。閻魔子孫無不以之爲傲,怎可……怎可忽然拱手讓於他人!三位老祖,你們……你們怎可做此荒謬的決斷!”

    “荒謬?哼,愚蠢!”閻二喝道:“這閻魔界,是我們三人所創。你口中的列祖列宗,皆是我們三人的重子重孫!”

    “無我三人,何來閻魔界,何來你們這羣不肖子孫!閻魔界的命運未來,自當由我們來決斷。”

    閻三道:“吾主雲帝身負魔帝傳承,心負彌天之志。吾三人苟活永暗骨海八十萬年,爲的便是今日!吾三人創立閻魔界,爲的便是輔佐雲帝共成大志!”

    “你們享盡我們三人博下的後世江山,如今卻想抗命不成!”

    他們呵斥閻天梟時字字嚴絕,幾乎等同大罵。而一提及“吾主雲帝”,便立刻顯出高山仰止之態。

    閻天梟眼前陣陣發黑……身爲閻帝,他居然會被衝擊到暈眩。

    “三位老祖啊。”閻天梟的聲音三分激憤,七分哀求,他手指雲澈,悲聲道:“雲澈他的確身負魔帝傳承。但……但那只是傳承!而非真的魔帝臨世啊!”

    “他來自東神域,據說真正出身只是一個下界之人,你們怎可如此糊塗……他一個小小云澈,何德何能讓三位老祖如此!”

    閻天梟縱然極度悲憤,亦不敢真正失禮的言語,卻是狠狠觸到了三閻祖的逆鱗,讓他們勃然大怒,僅剩的幾縷頭髮全部在黑芒中沖天而起。

    “住口!”閻一大聲道:“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對吾主如此不敬!”

    “混賬!”閻二高聲道:“誰給你的膽子折辱吾主!”

    “孽孫!”閻三厲聲道:“立刻叩首賠罪,否則休怪我們清理門戶!”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