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劍毀槍斷臂,一劍葬命碎體,僅僅兩劍,其他星衛甚至都來不及反應和上前,三個星衛便橫死當空。

    這三人不是什麼阿貓阿狗,甚至不在世人認知中的「強者」之列,而是被神界萬億玄者所仰望的星神星衛!三人中玄力修為最低的,也是三級神君,但在雲澈的劍下,竟像是三塊輕易便被碎爛的朽木。

    一級神君?

    這怎麼可能是一級神君的力量!!

    後方本已蓄勢待發的星衛全部驚立當場,一個個驚顫的如被鬼神懾體。星翎慘死,隨後才不過一個轉眼,又是三個星衛碎體而亡,有著強大地位、力量、榮耀的他們,無論如何都無法相信和接受被世人所仰視的星衛竟可以死的如此輕易,如此凄慘。

    但在他們駭然的同時,一劍碎斷三星衛的雲澈已是驟撲而至,血氣、腥氣撲面而來,耳邊,是比絕望野獸還要可怕的嘶吼。

    「你們在幹什麼!!」眾星衛臉上浮現的驚懼和下意識的退卻讓星冥子驚怒交加:「你們身為星衛,難道竟被區區一個下界的後輩小兒嚇破了膽!」

    他的吼叫聲讓驚懼中的眾星衛心中劇震,而此時,一聲大吼響起,一個人影從後方衝天而起,他一身金甲,手中之劍閃耀著奪目的星芒。

    天狼星衛統領星樓……一個實力尚在星翎之上的九級神君!手中,是星神帝親賜的星辰劍!

    星樓一動,他身後的眾天狼星衛亦是全部緊隨其後……他們先前被雲澈之言刺激的羞辱難當,而極辱之下或許會有愧和恥,但更多的卻會是怒,一種恥辱被撕開,榮耀被踐踏的躁怒……還有殺意!

    和其他星衛不同,星樓的雙瞳異常冰冷,看不到任何其他星衛眼中的驚懼,他直迎雲澈,隨著星辰劍芒的愈加璀璨,他的身上,亦釋放出一股堪稱天威的可怕氣勢,將雲澈牢牢籠罩其中。

    看著星樓,數個星神長老都微微點頭,其中一個道:「星樓不但天賦異稟,心境亦是超凡,或許再有數千年,便足以位列長老。」

    「雲澈!你殺我星衛,罪不容赦!!」星樓一聲暴吼,星辰劍芒暴漲百丈,驟然掃下……光耀天地的劍芒帶著恐怖絕倫的空間漣漪橫掃雲澈的雙腿,勢要將他的雙腿直接切下。

    嘶嚓!!

    空間被碎裂的聲音刺耳到極點,星辰劍芒掃過雲澈的雙腿,帶起的卻是一個瞬間破碎的虛影。

    星樓一愣,隨之一股冰冷感從他的後背直蔓他的全身……一種可怕到無比形容,無法想象的陰冷,讓他一瞬間如墜深淵之底,就連堅若磐石的心魂都在瘋狂的扭曲……那是星翎死亡前所承受的恐懼與絕望。

    「星樓!!」

    轟!!

    血芒炸裂,一劍直中星樓的後背。

    咔!

    星樓脊骨斷裂的聲音無比的震耳,幾乎讓所有人心臟都為之停止。他的眼前一片發黑,世界再無了色彩和聲音……哪怕雲澈虐殺星翎,一劍轟殺三星衛,星樓依舊毫無畏懼,卻怎麼都想不到,身為九級神君的自己,竟會如此的……不堪一擊。

    神君之軀最強硬的脊骨,被一劍轟斷。

    如隕石墜落,星樓從空中狠狠砸下,落地的剎那已是血染全身……他趴

    在地上,瞪大的雙瞳幾乎看不到任何的色彩。身為天狼星衛統領,神主之下可以傲視一切的九級神君,竟被一個一級神君一劍重創至此。

    他一生的驕傲與榮耀,也在這一劍之下全部抹滅,哪怕他今天可以活下來,這個陰影,也必將伴隨著他一生一世。

    但,籠罩他的死亡陰影並沒有褪去,雲澈已是俯空而下,劫天劍帶著足以讓鬼神都窒息的血氣無情轟落。

    「星樓!!」

    驚恐的吼叫聲漫天響起,跟著星樓衝來的幾個天狼星衛已根本顧不得心中的驚駭與恐懼,倉促出手,六道星神玄光直射雲澈,欲將他逼開。

    但云澈卻是理也不理,身上泛動的,唯有無盡的怨恨與殺意。

    轟!!

    地面震蕩,被一劍摧毀信念的星樓在雲澈這絕情一劍下碎體而亡,與星翎一樣死無全屍,而與此同時,六道星神玄光也已轟中雲澈的後背,帶起六道炸開的血芒。

    雲澈回身,那猩紅如血的目光駭得六個天狼星衛瞬間面如土色,而雲澈已驟然向他們撲至,一聲血狼咆哮,爆發的劍威如星辰墜落……亦是血色的星辰。

    天狼第三劍,天星慟!

    天狼神力是一種怨恨之力,當恨滿乾坤,天狼劍威足以讓天地戰慄,鬼神驚懼。

    身為天狼星衛,又怎會不識得這天狼之劍。但,當那血色的狼影帶著星辰墜落時,他們的意志幾乎瞬間被完全摧滅……這一劍的威勢,自然遠不能和天狼星神相比,但,卻似乎卻要比天狼星神還要可怕……

    嗡——————

    星辰炸裂,一個空間旋渦在扭曲中出現,足足數息才堪堪消散,而空間旋渦之中,六個天狼星衛已全部消失,消失的無影無蹤,他們的軀體、武器、星神鎧甲,被那恐怖到極致的天狼劍威直接毀滅成虛無,沒有留下哪怕一絲一毫的痕迹。

    而死前,六人皆是一動不動,沒有一個人起手反抗、抵禦或者遁離……因為他們的意志,已先於生命被摧滅。

    「……」結界之中,星神帝已是站了起來,雙目瞠直欲裂,幾乎已忘卻了自己還在儀式之中。

    星衛之身,在雲澈的劍下竟如草芥。尤其剛才的天狼之劍,那一瞬間的威壓,分明已是觸及了……

    神主層面!

    一年未見,雲澈從神靈境中期步入了神王之境,已是驚顫了在場所有人,而現在,全身浴血的他,爆發出的,竟是臨近神主層面的力量!

    一個出身下界,沒有王界傳承,年齡尚不足半甲子的年輕人,竟能爆發出臨近神主層面的力量……這一次,就連星神帝,都在懷疑今日的一切根本就是一場荒謬絕倫的幻夢。

    不到三十歲,沒有「傳承」,卻可以爆發神主之力……呵呵,整個神界歷史,所有荒謬之事全部加起來,也不及此之萬一。

    「呃啊啊啊!!」

    陣陣大吼聲驚天盪地,統領與六星衛轉眼間全部葬滅,到了此刻,眾星衛又怎會還不明白,玄力忤逆常理暴走的雲澈雖釋放著一級神君的氣息,但實力卻已超過了他們,甚至遠遠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星衛的「矜持」與尊嚴在這一刻成了笑話,眾天狼星衛全部暴起

    ,那一瞬間耀起的,赫然是一百多個天狼星芒!

    一百多個天狼星衛同時出手對付一人,這是從未有過的「奇觀」,而對方,還是一個年齡不到他們任何一人百分之一的後輩……哪怕雲澈就此葬滅,這一幕,星神界也絕對無顏將其記載於星神神典上。

    一百多個天狼星神力量爆發,綻放的星芒將星神城的每一個角落都映照的瑩白刺目。而重疊在一起的威壓更是太過可怕,淹沒了一切,亦將雲澈的身軀死死的壓下,就連身上的血色玄芒亦被星芒吞沒。

    雲澈從空中猛沉而下,劫天劍墜地,似乎已是動彈不得。星冥子卻沒有因此有半點喜色,反而面沉如水……一百多個星衛同時出手,這根本就是恥辱啊!

    「不要留手,廢了他!!」他沉聲吼道。

    星芒閃動,如百道流星墜落,齊轟雲澈……雲澈緩緩的抬頭,血色的瞳眸之中,閃過一抹深邃的藍光。

    吼——————

    龍影乍現,傲空而吟。

    「彼岸修羅」之下,雲澈的生命、靈魂都在燃燒著,他所爆發的力量,是置身深淵的絕望之力,而這聲龍吟,亦是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可怕的……絕望龍吟!

    龍吟之下,沖向雲澈的星衛全部瞳孔失色,靈魂墜入恐懼的深淵,身體亦從空中栽落。而龍吟之下,是雲澈那如野獸般的咆哮,他劫天劍舉起,紫色的雷光瘋狂纏繞,隨著劍芒的揮舞,炸裂開無盡的瑩紫雷芒。

    咔嚓!!

    雲澈所在的空間瞬間化作雷光煉獄,臨近的天狼星衛全部被雷光纏繞,而這些繞體的雷光卻和他們認知中的所有雷電都完全不同,他們護身玄力和星神鎧甲在這些看似普通的雷光之下竟脆弱如薄紙,幾乎是瞬間便被撕裂……

    「怎……怎麼回事?」星冥子的驚聲剛剛出口,雙瞳便一瞬間放大了數倍……

    因為呈現在他眼前的,是這輩子見過的最可怕的畫面。

    雲澈的劍轟下,帶起一聲尖銳無比的雷鳴。被雷電纏身,整整一百零七個天狼星衛,全部被爆裂的雷光生生撕成兩段!!

    那一瞬間的慘叫聲,凄厲的讓天地都出現了隱隱的顫抖。

    「什……」星神帝全身猛的一晃,眼瞳驚得幾乎當場炸裂。

    他的周圍,眾星神沒有一個不駭然失色。

    「天道……劫雷?」荼蘼出聲,卻是嘶啞的無法聽清。他感覺到自己的心臟在狂跳……那是一種恐懼的感覺,地位高絕,壽元將盡,早就忘記恐懼為何物的他,心中竟然在滋生恐懼!?

    神君何許存在,身體被絞斷,亦不會當場死去。但,這對他們而言反而是天大的不幸。他們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身體碎斷,看著自己殘破的上身和血淋淋的下體,痛苦尚在其次,那種恐懼與絕望,遠勝世上所有的酷刑。

    這一刻,他們不再是星衛,更不可能再有星衛的尊嚴與榮耀,而只是一群求死不能的惡鬼,他們的殘體絕望的掙扎、嘶叫、嚎哭,淋灑著遍地的鮮血與內臟,鋪陳著一片活生生的殘酷地獄。

    站在地獄的中心,本可以將他們全部輕易葬滅的雲澈卻是一動不動,他享受著他們的鮮血與嚎哭,因為他們該死……最凄慘的死!!()

    。m.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