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閻天梟依舊呆看着上空,在被吞噬了所有明光的世界裏,他的臉色卻是一片駭人的慘白。

    “你們所妄圖的掙扎,在我這裏,從頭至尾,都不過是卑憐的笑話。”

    雲澈的言語,在那足以滅盡一切的魔威下,顯得無比的刺心錐魂。閻天梟的頭顱艱難轉回,卻是死死抓緊手中閻魔槍:“我閻魔子孫,縱死不屈!想奪我閻魔……先踏過本王的屍體!”

    шшш_тTk án_¢O

    “奪你閻魔?”雲澈一聲輕蔑的冷笑:“閻天梟,你不但天真,似乎耳朵也不太好使,你的三位祖宗要的是你們尊我爲主,何曾說過要奪你閻魔!”

    “……”閻天梟微微一愣:“你什麼意思?”

    “呵!”雲澈目光俯視,字字震魂:“我要的,是北域之帝,而非區區閻魔之帝!”

    閻天梟:“……!?”

    “閻魔依舊是閻魔,你閻帝依舊是閻帝。但在你們之上,北神域的黑暗之上,我爲主宰!”

    雲澈緩緩放下一隻擎空的手臂,掌心指向閻天梟:“現在,告訴我,你是準備擁立必將改變北神域命運的黑暗之主,還是讓這片閻魔之地……永葬深淵!”

    閻天梟呆在那裏,所有閻魔之人都呆立當場。

    先給予絕境和絕望,再忽然給予莫大的希望和轉機……雲澈在閻祖身上如此,對閻魔界亦是如此。

    選擇臣服……閻魔界將不再是當世的最高存在,而是多了一個凌駕於他們之上的人。

    這個人讓三閻祖甘心爲僕,舉手擡足間將閻魔界逼入死亡邊緣……思及於此,他竟是當真有這樣的資格。

    而除此之外,閻魔界不會易主,閻魔依舊是閻魔,閻鬼依舊是閻鬼,就連閻帝,也依舊是以前的閻帝。

    若真是如此,那爲何還要以所有人的死,以閻魔界的覆滅來做完全無謂的抗爭。

    道道目光集中在了閻天梟的身上,這些目光沒有了決然和戰意,反而盡是無聲的規勸。

    “父王……”閻舞低低出聲,就連性情最爲冷凜固執的她,心理也出現了很明顯的鬆動。

    如果,這場抗爭可以有哪怕一成的希望,或許,會有半數以上的閻魔中人會選擇拼死一戰。

    但,若只是無謂的死,無謂的滅亡……

    而臣服,得到的是一個遠比先前以爲的好太多的結果……

    閻天梟胸口起伏,眼眸顫蕩,他的世界逐漸沒有了聲音,唯餘自己那無比劇烈的喘息聲。

    三祖、閻魔渡冥鼎、魔帝傳承、可瞬間調動永暗骨海之力、無謂送死的抵抗、閻魔的存與亡……

    終於,他長長呼出一口氣,凝眉仰目,聲沉似海:“雲澈,回答本王一個問題。”

    “你與魔後,誰是棋子?”

    閻天梟問出了一個尖銳到讓人屏息的問題。

    問詢之中,又不乏挑撥。

    “呵,好問題。”雲澈笑了:“在她的眼中,我是個獨一無二,無可取代的棋子。只不過……”

    他的手上黑芒一閃,現出一枚殘月狀漆黑勾玉。

    “焚月魔瓊玉!”閻天梟猛的向前一步。

    焚月淪陷,爲劫魂所控。閻天梟一直以爲焚月魔瓊玉定是落入了魔後池嫵仸手中,沒想到,竟是在雲澈之手。

    左側閻魔渡冥鼎,右側焚月魔瓊玉,不同的幽暗黑芒在雲澈的身前無聲交融,深深映入每一個人的瞳孔深處。

    “如今,閻魔、焚月的命脈皆已在我手中。”雲澈的嘴角緩緩的咧起,森然而笑:“你猜……下一個,會是誰呢?”

    長久的沉寂,空間冷凝,萬靈窒息。

    當——

    閻魔槍脫手墜地,錚鳴之音,久震心魂。

    最後的堅持終於崩塌。

    閻天梟的臉色依舊灰白,但身姿緩緩降下,單膝撞地。

    而這一次,他不僅是拜向三閻祖,亦是以閻魔之帝的身份……跪拜在了雲澈的俯視之下。

    “閻魔之帝閻天梟,願遵從祖宗之志,拜……雲帝爲主,傾閻魔之力,擁雲帝爲北域之帝!”

    最後看了一眼天空那依舊瀰漫,隨時可將閻魔帝域完全葬滅的黑暗之力,他的頭顱緩慢俯下:“如違此誓,天誅地滅!”

    他言中帶血,但,神帝之言,字字萬鈞。

    何況祖宗在上,閻魔在側,閻鬼在旁,閻魔帝域萬靈皆聽的一清二楚。

    傲立北神域八十多萬年的閻魔界,在今日迎來了命運的鉅變。

    但,閻魔衆人並沒有表現出太過激烈的反應,因爲閻天梟所見所聞所感,他們同樣完整承受。

    此境之下,他們沒有第二個選擇。

    當三閻祖、閻帝皆向雲澈俯首,閻魔界的其他人,也再沒有了任何堅持的立場和理由。

    以閻魔、閻鬼爲首,他們斂起玄氣和本就崩散將盡的戰意,隨着閻天梟屈膝拜下。

    隨之,永暗魔宮,一直到整個閻魔帝域,萬靈盡皆下拜,然後遠遠仰望着他們的新主……閻帝之上的新主。

    雲澈凌空視下,冷然一笑,手臂向上輕輕一推。

    頓時,彌空陰氣一半涌回永暗骨海,另一半則涌向了裂痕無數的閻魔大陣。

    轟隆隆……

    漫天驚雷之音中,閻魔大陣的裂痕快速消失,短短十息之後,便已重歸完整,而殘餘的黑暗陰氣也全部折返永暗骨海,沒有半絲失控溢散。

    這般駕馭,完美到讓人毛骨悚然。

    癱在地上的閻劫艱澀的擡頭,看着跪地而拜的父親和衆閻魔,眼瞳徹底歸於死灰之色。

    當選擇了背叛,他連臣服的資格都已失去。

    雲澈雙臂沉下,一切歸於平靜,他看着俯首自己腳下的衆人,看着廣闊無際的閻魔界,瞳眸深處耀起一抹黑暗的寒光。

    永暗骨海的力量在他的駕馭下讓閻魔界上下崩潰絕望,同時亦可在他的手下成爲閻魔界最爲強大的守護之力。

    有他在,有永暗骨海在,任何人,都別想攻破閻魔界。

    一旦靠近閻魔帝域,在他引動的永暗骨海之力下,無論是誰,都會輕易葬身!

    包括劫魂界,包括池嫵仸!

    當初在焚月界,池嫵仸私自向焚道鈞提出雲澈將在劫魂界封帝,她爲帝后。

    此番離開劫魂界時,池嫵仸特意提及,在他歸來之前,她會備好封帝儀式。

    呵……雲澈擡頭望空,心中唯有冷寒。

    池嫵仸這段時間以“魔帝意志的傳承者”爲核心,在北神域不遺餘力的爲他造勢,爲的,便是借他的影響力,聚攏北神域玄者之心,之後的封帝,亦是水到渠成。

    笑話,他豈會再讓池嫵仸如願!曾經,他對池嫵仸雖一直抱有提防,也亦有着足夠的信任。對於“改造”和調教魔女,也算是不遺餘力。

    尤其在殺宙清塵一事過後,他對池嫵仸的信任倍增。就連對閻魔界的計劃,也告知了小半。

    但他發現,自己果然還是太天真。

    相比焚道鈞,她纔是……讓千葉影兒失去腹中胎息的罪魁禍首!

    是比焚道鈞更該死之人!

    爲了自己的目的,她可以不惜一切的陰毒手段,一如傳聞!

    封帝?

    非常好的主意,也是他必行的一步。

    但不是在劫魂界,而是在這閻魔界!

    而封帝之後,他下一個目標,便是劫魂界!

    下一個要殺的人,便是池嫵仸!

    將她引入閻魔帝域,以三閻祖之力加之他親手引動永暗骨海之力……殺她,似乎也並非太過困難。

    ——————

    永暗帝殿。

    曾經只屬於閻帝,他人連近觸都不能的神帝尊位,此時卻是雲澈坐於其上。

    身後,閻一、閻二、閻三緊守在側。

    而閻天梟和一衆閻魔立於下方,呈現着相似的俯首姿態,但眼神各不相同。

    “怎麼?在想着找什麼機會把我給斃了?”雲澈斜眸看着他們,語氣似冷似諷,身上散發着一股頗爲懾心的妖邪之氣。

    “吾主多慮。”閻天梟沉着氣道:“無論甘與不甘,本王……吾等既已屈膝臣服,便不會出爾反爾。吾主之命,定會遵從。”

    雲澈隨手之間調動永暗骨海的力量凌於閻魔上空……衆人此時思及那個畫面,依舊遍體發寒。

    除非當真找到了萬無一失的機會。否則,他們斷然不敢觸怒這個把持着閻魔渡冥鼎,又能輕易毀滅閻魔的煞星。

    說起來,閻魔界是因永暗骨海而生,也因永暗骨海給予的黑暗優勢成爲北神域第一王界。沒想到如今,卻成爲了隨時可以覆滅閻魔的禍源。

    “哼,諒你們這羣崽子也不敢。”閻一冷哼道。

    “要不是主人心胸廣博,就憑你們對主人的大不敬,老子早將你們一個個宰了!”閻二沉聲道。

    “好了!”

    閻三剛要發聲,雲澈淡淡兩個字讓他將險些出口的話連忙硬吞了回去,乖乖靜立俯首,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焚月界的臣服,一半是因雲澈的“神威”所懾,一半是因池嫵仸的魔音惑心。

    閻魔界的臣服,則完全是因被雲澈以黑暗永劫施展的不可抗拒的“神威”所懾。

    至於兩者哪個更牢靠,難以評斷。

    閻天梟暗緩一口氣,認人爲主,這對他一個神帝而言,自然很難在短時間內適應。他問道:“關於吾主封帝,以及帝號一事……”

    “這件事不必着急,在那之前,還有很多事要做。”雲澈打斷他,眸中微閃寒芒,忽然目光一轉:“閻舞,你過來。”

    “……”閻舞全身一緊,雙眉蹙下,卻是站立不動。

    ——————

    【得到一個不太確切的可怕消息,可能會導致我的‘不得斷更期’大幅度拉長(手動捂臉)……尼瑪!】

    【我現在嚴重懷疑有臥底!】

    【崩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