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三十七長老!!」

    為掙脫鎮星鏈自毀右臂,無比決絕,斷臂之痛,本該讓人心撕魂裂,痛不欲生,但云澈竟是轉瞬單臂爆攻星冥子,星冥子的力量都集中在鎮星鏈上,做夢都想不到雲澈會自毀手臂,更想不到他斷臂之後竟可瞬間爆發……

    哪怕他是至尊神主,被雲澈暴怒一劍砸中天靈,亦是眼前漆黑,意識潰散。

    雲澈的身體搖晃,猛地跪倒在地,但馬上又驟然抬眸,恨光閃動,單臂所持的劫天劍依舊爆發出駭人威勢,砸向星冥子。

    但這一劍,卻沒能落在意識潰散的星冥子身上,他的身後暴吼連天,上百個星衛已是奮力欺近,交疊在一起的氣浪讓重傷之下的雲澈如被颶風橫掃,劍勢偏移,一劍轟地,然後狠狠的摔落出去。

    滋……

    滋……

    他右臂的斷口在涌血,全身更是被鮮血完全染滿,任誰都不會懷疑,用不了太久,他全身的血液都會流干。他緩緩的站了起來,周圍,一百……兩百……三百……五百……越來越多的星衛齊涌而至,將他層層合圍其中。

    但,直到他完全站起,卻是沒有一個星衛出手攻擊,尤其距離最近的那一層星衛,瞳孔無不是劇烈顫盪,心臟的抽搐更是無法停止。

    胸口被貫穿,右臂被自毀,全身傷口無數,血流近干……卻還能站起來,身上的氣息依舊凶煞的讓人窒息。

    「他已是強弩之末……趕緊殺了他!」

    這一聲,又是星神帝的親令,足見他一個星神界王已對雲澈忌憚到何種地步。若不是無法脫離儀式與結界,他必會不顧身份親自出手,將他徹底抹殺。

    他聲音剛落,眾星衛還未來得及回應,一道血光已混著鮮血炸裂……

    轟!!

    從靜止到爆發,明明只剩一隻手臂,這一劍之恐怖依舊讓所有星衛魂飛天外,三十多個星衛被一劍同時掃飛,幾乎全部重傷,

    血影一晃,雲澈的身影已如鬼魅一般刺入星衛之中,染血的劫天劍將兩個星衛的身體同時洞穿,將他們殘忍的串在了巨大的劍身之上。

    絕望惡鬼般的慘叫聲再次響起,隨著緋炎重燃,慘叫聲戛然而止,兩個星衛的神君之軀在緋炎中爆開,灑下的碎炎將大片驚駭中的星衛引燃,再度激起一片連天慘叫。

    轟!!

    轟!!

    轟!!

    …………

    這世上,比魔鬼更可怕的,是憤怒的魔鬼,比憤怒魔鬼更可怕的,是絕望的魔鬼。他一步一步,一劍一劍,每一劍轟下,都必帶起漫天的殘肢鮮血,摧滅一個又一個,一片又一片星衛的軀體與生命。

    無數的槍劍、玄光轟落在他的身上,讓他的軀體傷痕遍布,早已找不到一丁點完好的地方,但,星衛的攻擊,他根本不閃不避,更沒有轉移哪怕半絲的力量去壓制傷勢,任由自己的軀體千瘡百孔,但獨臂之下的劫天劍,卻依舊揮舞著來自絕望深淵的劍威與烈焰。

    雲澈視線中的世界早已在血色中模糊,他的身體層層碎裂,一次次被創傷洞穿,但他眼瞳卻是平靜的可怕,唯有恨與殺……而自己的命,鞥本已不重要。

    就如當年,蘇苓兒命隕后,那無比平靜,又無比絕望的他……

    七百多萬生靈……那十生十世都無法洗凈的血債……

    鮮血鋪滿了一片又

    一片的土地,和散落的炎光將天空映得一片猩紅。

    結界之中,星神帝、眾星神、長老都獃獃的看著,表情時而抽搐,時而定格,卻是許久,都再無一個人發聲。眼中,是鮮血殘肢和星衛一個接一個隕落的生命,耳邊,是劍威的轟鳴和沒有瞬息停止的慘叫嚎哭……

    但全身是血,更不知道被星衛洞穿了多少傷口的雲澈,卻怎麼都不肯倒下。

    他們不知道,這一場噩夢,究竟什麼時候才可以停止。

    而在這時,星冥子的身體一陣抽搐,然後猛地站了起來。

    神主又豈是那麼容易被擊潰,被雲澈一劍轟散的意識在這時終於恢復,他倉皇起身,頭顱傳來徹骨的劇痛,他緩緩抬手抓去,清晰摸到了頭骨上數道可怕的裂痕。

    頭骨是一個人身上最堅實的部位,神主的頭骨之堅可想而知,而他星冥子的頭骨卻被生生砸裂……他很清楚,若不是星衛馬上合圍,在他意識潰散之下,雲澈絕對足以要了他的命。

    后怕、戰慄、恐懼、憤怒、屈辱……星冥子全身每一根血管都憤張欲裂,他忽然猛地一抓胸口,口中噴出一大口漆紅色的血液。

    「精……精血!?」星冥子的舉動讓一個星神長老驚呼出聲。

    「三十七長老瘋了嗎?」

    「他沒瘋……他平生的極怒與極辱都在今日,他這是要不惜自損精血,也必殺雲澈。」星神大長老沉聲道。

    精血淋落,然後在他手中釋放出詭異的紅光,手掌將這股紅光合攏,所有的力量亦隨著的身體的顫抖瘋狂湧向雙手,一個小型玄陣緩緩成型,到了最後,玄陣之中,緩緩飄起一抹紅芒。

    這抹紅芒只有拳頭大小,卻它出現的剎那,卻是讓星冥子周圍大片空間陡然出現層層疊疊的扭曲,而目光觸及這抹紅光,視線就如忽然陷落無盡的深淵,就連靈魂,也像是被一股可怕的力量用力撕扯,幾欲離體而出。

    「是……滅鬼殘星!」

    「果然!」星神大長老微吐一口氣:「連我釋放滅鬼殘星都頗為勉強,以星冥子的修為強施滅鬼殘星,不但要巨損精血,還會讓他的修為至少千年停滯不前。不過如此一來,雲澈就算是真的鬼神,也是死亡葬身之地了。」

    「只是這代價……唉。」

    釋放著詭異紅光的星芒完全成型,星冥子眼睛瞪大,被血糊滿的臉上綻開扭曲的快意,他撲向雲澈的所在,口中一聲嘶啞的大吼:「全都給我滾開!」

    神主怒音,穿心刺魂,圍攻雲澈的星衛都下意識的看向聲音來源,目光觸及他口中的紅芒,無不是全身劇震,以最快的速度四散而去。

    星冥子的目光直視雲澈,手中紅芒更是將他死死的鎖定:「雲澈……死吧!!!!」

    這一聲嚎叫,似是要把心中所有的戾氣屈辱全部釋放,他手臂揮出,紅芒頓時向雲澈驟射而去,速度比天墜流星還要迅疾。

    紅芒所到之處,空間就像是被一股無法抗拒的力量撕扯,層層收縮,就連光線都被吞噬的一片昏暗。

    這一幕之可怕,讓一眾星神長老都為之內心驚顫。

    這是星冥子以精血和未來換來的力量,已經超出了一級神主的層面,就算雲澈最初暴走時的全盛狀態,也斷然不可能承受,何況現在。

    「滅鬼殘星」狂猛絕倫,不到十分之一個剎那已臨近雲澈,星冥子的眼瞳也睜到極致,他無比確定雲澈在被紅

    色星芒碰觸的第一個剎那便會被毀成碎末,他要好好目睹這一幕,一個瞬間都不會放過。

    雲澈身體半轉,紅芒臨近所帶來的空間震蕩讓他已難以站穩,似乎也根本無力逃脫,他右臂舉起,劫天劍迎向紅芒,很輕的一揮……

    紅色星辰與劫天劍碰觸,然後便如被鏡子反射的光,驟然折返……星冥子的瞳孔中沒有出現「滅鬼殘星」將雲澈瞬間毀滅的一幕,反而看到那抹已轟至雲澈身上的紅芒在視線中越來越近,越來越大……

    轟—————————

    一聲轟鳴,沉悶如整個神界的大地忽然傾覆。折返的星芒轟擊在了星冥子的身上,炸裂的紅光衝天而起,直貫蒼穹,而星冥子的身軀已被帶向遙遠的高空,紅光在他的身上瘋狂閃爍,如有無數的星辰在他身上不斷炸裂,每一次炸裂都會帶起連天的慘叫和大片的血雨……

    「怎……怎……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

    縱然今天他們的神經早已被雲澈震驚到麻木,認知被撕裂的粉碎,但剛才的一幕,又一次讓這一眾神主徹徹底底的驚駭欲絕。

    星冥子極怒之下,不惜重損精血釋放的滅鬼殘星,竟被雲澈……輕描淡寫的一劍轟返!?

    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哪怕是星神帝,哪怕是十個百個星神帝……可以輕鬆抵禦,卻也絕無可能將滅鬼殘星這樣的力量瞬間轟返!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紅光依舊在星冥子的軀體上連環炸裂,足足上百次后才終於停止。星冥子從空中直直墜下,全身已是血肉模糊,殘破不堪,而他墜地的那一剎那,雲澈染血的身影已在怪吼中撲下,劫天劍猛然砸落。

    砰!!

    神主畢竟是神主,星冥子縱被自己滅鬼殘星毀去半生,卻依舊殘存著意識和力量,他雙手擎起,死死的撐在劫天劍上,兩人眼瞳碰撞,都赤紅如惡鬼。

    「呃……啊啊啊!!」

    雲澈一聲咆哮,劫天劍猛然壓下,在一聲爆鳴中,將星冥子擎起的雙臂生生壓斷,他瞳中血光更盛,如一頭徹底瘋癲的魔鬼,發出聲聲怪吼,劫天劍如瘋了一般的輪在星冥子的殘軀上。

    轟!!

    星冥子右臂粉碎。

    轟!!

    星冥子肩頸崩裂。

    轟!!

    星冥子雙腿被一劍砸成了四段。

    轟!!

    星冥子的胸骨肋骨同時化作碎末,內臟橫飛。

    「啊啊!住手!!」

    身後響起星衛的大叫聲,他們蜂擁撲上,想要救星冥子之命,雲澈卻是頭也不回,金烏幻神從他的身上飛射而去,在衝來的星衛之中無情爆開一個黃泉灰燼。

    大吼頓時變成無數的慘叫,金色的火焰將臨近的星衛全部葬入焚滅煉獄,而雲澈之劍在這時重刺而下,貫穿星冥子的軀體,又深深的刺入星神城的土地。

    「呃……呃……」星冥子的瞳光完全渙散,他的嘴唇在恐懼的哆嗦,發出著這一生最後的聲音……

    「怪……物……」

    轟————

    劫天劍上火焰爆燃,瞬間燃遍星冥子的軀體,隨著一聲讓所有人心肝碎裂的爆鳴,被火焰焚燃的神主之軀在劍下炸裂,散成無數的火焰碎片。()

    。m.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