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星冥子死了,和那些亡於雲澈劍下的星衛一樣死無全屍……甚至,比大多數星衛的死狀還要凄慘。

    但他的死,和星衛之死,是截然不同的概念,是足以震動整個東神域的大事。

    因為,星冥子是一個貨真價實的神主!

    神主,混沌空間最高層面的強者,在沒有了真神的世界,他們就是至高無上的神靈,是被冠以「天地主宰」之名的存在。

    強如星神界,除去特有的星神傳承,這一代的神主也唯有三十七個,平均要整整千年,才會出現一個。

    而在上位星界,則要平均萬年,甚至數萬年才會出現一個。

    他們所擁有的神主之力,註定他們是這世上最難以隕滅的存在,他們的最後結局,基本都只會是壽終正寢。星冥子雖是星神界三十七長老之末,但他是一個真真正正的神主,他的死,等同一個上位界王的滅亡,足以驚動東神域每一片土地,每一個角落。

    而他,不是死在其他王界或其他神主手中,而是葬身雲澈,葬身一個剛剛成就神王,年齡不到半甲子的小輩之手。

    還是在自己的星神界,在眾星衛環圍之下……

    毫無疑問,這件事若是傳出,哪怕是星神帝親口之言,也絕對不會有一個人相信。

    而就是這麼荒謬絕倫的事,卻活生生,血淋淋的上演在他們的眼前。

    「吾王……這……」星神大長老看向星神帝,但後者,對他的話卻是毫無反應。

    星神三十七長老,從此只餘三十六人。

    他們正在進行血祭儀式,儀式已經開始,為了保證最高的成功率,整個儀式過程中不可分心……

    但現在,這個對星神帝無比重要,在他們預想中很可能關係著星神界未來的儀式……似乎已經被他們所有人遺忘。

    他們的瞳孔與意念,被那個遍體染血的人影完全撐滿。

    散落的火焰依舊在暴烈的燃燒著,很快就星冥子的血肉全部焚盡,連一絲灰燼都沒有留下。而雲澈身上與劍上的火焰卻在這時緩緩的熄滅,剛剛釋放的金烏幻神也在空中消散,劫天劍重重頓地,他的身體亦跪落而下,頭顱垂落……再無動靜。

    一陣很輕的風掃過,卻是將空氣中的血氣與煞氣帶走了大半,那股可怕的威壓不見了,唯有或許會附骨一生的冰冷與恐懼依舊讓所有星衛不受控制的瑟縮著。

    「他……死了?」

    「……」

    又是一陣輕風吹過,煞氣與血氣再次變淡了幾分。雲澈依舊是一動不動。右臂碎斷,全身皆傷,但他的身下卻沒有血流囤積……全身血液,或許早已流干。

    「死了……他死了!!」一個叫聲響起,激動中帶著顫抖。

    只是,面對一動不動,氣息潰散,很可能已經死了的雲澈,這些星衛卻是久久無一人向前。

    「還不馬上解決他!」看著這群分明已被驚破膽的星衛,天元星神沉聲道。

    若是其他情形,這些星衛如此不堪,他會失望透頂,深以為恥。但此刻,他絲毫沒有

    憤怒,因為就連他,就連星神帝,心中都泛動著無法遏制的驚懼,何況星衛。

    他又一次的慶幸,無比無比的慶幸,慶幸雲澈年輕氣盛,為了茉莉愚蠢赴死,否則……否則……他但凡稍加隱忍,不用太遠的未來,星神界將會招致何其可怕的一場大難。

    他如此想,如此慶幸,星神帝和其他星神又何嘗不是如此。

    天元星神之令下,世界依然持續了數息的安靜,隨之,最前方的十二個星衛才同時起身,一起沖向雲澈,身上的玄光亦在最短的時間綻放到極致。

    面對一個已經一動不動,氣息盡散的「死人」,這整整十二個星衛,卻全部是直傾全力,沒有一個有任何保留。

    他們何止是被驚破了膽!

    雲澈依舊一動不動,也總算抹去了這些星衛心中沉重的恐懼和陰影……但,就在十二星衛的力量即將觸及雲澈時,他垂落沉寂許久的頭顱猛然抬起。

    那實質如鮮血的目光狠狠的刺入十二個星衛的瞳眸之中,霎時,已幾成為驚弓之鳥的十二星衛魂飛天外,已臨近雲澈的神君之力不是猛然壓下,而是在驚恐中回撤……完全是下意識的回撤。

    雲澈沒有起身,左臂揮出,天狼嘯空。

    這一劍沒有火焰,因為金烏神血與鳳凰神血已同時燃盡,但其威其勢依舊強橫絕倫,將十二星衛在驚恐下大亂的力量生生轟散,未盡的餘波橫掃在他們身上,將他們遠遠震飛。

    後方的星衛齊齊一片怪吼,如親見沉睡的魔神被驚醒,幾乎大半的星衛倉惶後退,雙腿打顫。

    砰!

    劫天劍再次頓地,雲澈亦重重跪地,再一次沒有了動靜。被震飛的十二星神在瑟縮中起身,驚魂未定之後,才發現……自己身體完好,星神甲亦是無損,竟沒有受到什麼創傷!

    那些星衛……包括身為星衛統領的星翎、星樓死時的慘狀歷歷在目,而他們在雲澈的一劍之威下竟是完好無損,驚懼之後,瘋狂湧上的是撿回一條命的狂喜,心中的恐懼也一下子便散去大半。

    「他不行了……他已經不行了!」中間的星衛用興奮的聲音吼道:「上……我們上!」

    雲澈的狀態、十二星衛的安然與吼聲無疑讓所有星衛心中大震,心懼銳減。一聲令下,大片星衛齊壓而至,都恨不能手刃雲澈,一雪前仇前恥。

    似乎是感覺到他們齊涌而上,跪地的雲澈再次有了動靜。這一次,他沒有站起,只有撐劍的手臂抬起,似乎他的殘力已連駕馭劫天劍都格外勉強,他的動作無比緩慢,直到大片星衛沖至百丈之內,他才手臂高擎,劍指蒼天。

    咔嚓!!

    一道驚雷晴空炸響,這一聲雷霆之震撼,幾乎驚得眾星衛險些栽落在地,震天霹靂之中,一道不知來自何方的深紫雷電劈落在雲澈手中之劍上,隨之就此沉落於劍身與雲澈的周身之上,暴躁的閃動嘶鳴。

    僅僅覆沒雲澈身體與劍身的雷電,卻是詭異耀的整個世界亮紫一片。

    這突然的異變讓臨近的星衛心中陡生不安,身形亦為之猛地一頓,在他們瞠直的視線之中,指空的劫天劍緩緩落下,動作很慢很

    慢,每一分軌跡都看的無比清晰。

    當劍身與地面碰觸的那一剎那,他們的眼前忽然鋪開一個彌天的紫色光幕,這道光幕以他們根本無法做出半分反應的速度轟卷而至,將他們覆沒其中,雷霆之音,遲來的在耳邊轟響。

    轟嚓——————

    如雷神降世,紫芒彌空,一道紫色的光柱衝天而起,刺破空間與蒼穹,貫穿向未知而遙遠的星域。

    一個巨大的雷域以雲澈的身體為中心炸開,鋪開一個沸騰的雷電之海,無盡的天劫雷光在爆鳴吞噬著一切,撕裂著一切,將大片全力撲來的星衛無情的吞沒……

    嘶啦——嚓——嘶嚓————

    星神城如遭天劫轟滅,雷鳴震天,而這其中每一絲雷電,每一道雷光,都是真真正正的天道之力。沸騰的雷電之海中,空間被完全的扭曲,大地被層層的碎裂,而葬入其中的星衛被撕裂護身玄力,被撕裂星神甲,被撕裂軀體內臟,再被撕裂成無數越來越殘破細微的碎片……

    而無論是大地與空間的悲鳴,還是星衛的亡魂慘叫,都被徹底淹沒在雷鳴之中。

    「這……這是……」

    「天道劫雷!!」

    結界之中,一眾神主的眼瞳折射著漫天紫光,被驚駭到幾近神潰。

    現場觀戰封神之戰的人,都絕不會淡忘那九重天雷轟落時鋪開在封神台上的驚世雷海,而眼前的雷海,分明是像極了那一幕……像是雲澈以凡人之軀,生生召喚了一次天道雷劫!

    「他已經……可以完全駕馭天道之雷。」天元星神荼蘼的聲音,比先前顫抖的更加劇烈。

    天劫雷帝陣……雲澈將天道劫雷融入雲家紫雲功的禁招「冥獄雷皇陣」所衍生的毀滅之陣,而這個融合,在短短几天之前,才在輪迴禁地真正完成。

    這些星衛,是第一波有幸葬身這天道雷陣的生靈。

    砰————

    雷海的中心,劫天劍無力的從雲澈手中滑落,重墜在地。雲澈跪地許久的身姿也緩緩傾斜,撲倒在了這片冰冷的土地上。

    雷電依舊在咆哮,雷海依舊在翻騰,雲澈卻是一動不動,身上最後的氣息如殘煙薄霧,無聲而散。

    不知過了多久,隨著空間戰慄的停滯,那恐怖的雷海終於沉下,瀰漫天際的紫芒也快速散去。

    嘶……嘶啦……

    殘留的雷電依舊在不斷的嘶鳴,但除了雷電的殘鳴,整個世界再聽到了一絲響動……甚至聽不到任何的呼吸與心臟跳動的聲音。

    龐大雷域,除了殘留的雷電,看不到一個生靈,看不到一具屍身……哪怕是殘屍,就連玄石鋪就,玄陣加持的大地都下陷了三尺之深。

    八百星衛,無影無蹤,寸毫未留。

    遙遠的後方,剩餘的星衛像是全部被抽走了所有的七魂六魄,獃獃的站在那裡。

    三千星衛,只余半數,留守的星神長老亦已葬滅,屍骨無存。

    這是一場,星神界永遠永遠不可能忘記的噩夢。()

    。m.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