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星神界外,千葉梵天、宙虛子、月無涯三大東域神帝依舊沒有離去。

    但星魂絕界的隔絕之下,星神城中所發生的事他們一無所知。

    「星魂絕界不可能持續太久的時間,再有七日便是極限。兩位可還要等下去?」宙天神帝道。

    「既然來了,自然要等。」梵天神帝笑呵呵的道。

    「能讓星神界撐開星魂絕界的大事,其影響很可能會波及我們整個東神域,若不能第一時間探得究竟,又豈能安心。」相比梵天神帝,月神帝的臉色要稍微肅然那麼一些。

    宙天神帝微微頷首,想到竟直入星魂絕界的雲澈,他的臉上再次浮現憂色:「且不論雲澈為何忽然從龍神界來此,他此入星神界,對閉界進行大事的星神界而言,必然會是個意外,怕是……」

    「呵呵,宙天神帝不必擔心。」梵天神帝道:「雲澈可不是一般的小輩,天資絕世,又是天機三老親口預言的『天道之子』,更有龍皇相護,沒有人會捨得對他下手。何況,他力量畢竟微弱,就算是個意外,也只是個可有可無的意外而已。」

    「……」宙天神帝點頭:「希望如此吧。」

    目光從宙天神帝臉上一掃而過,梵天神帝笑意愈濃:「看來,縱然雲澈選擇留在了西域龍神界,宙天神帝依舊對他關懷備至,此子倒是好大的福氣。說起來,宙天神帝定對他未入宙天,反而留在龍神界一事倍感惋惜,而若要讓他回到東神域,其實倒也並不難。」

    「哦?」宙天神帝側目。

    「雲澈會去往龍神界不歸,天下皆知是因畏懼月神帝。」梵天神帝笑呵呵的看了月神帝一眼:「只要月神帝放出話來,聲稱不會再因『神后』一事為難他,他自然也就回來了。月神帝,是也不是?」

    月神帝不置可否。他側過臉去,雙目冷冷的眯了一眯。

    梵天神帝繼續道:「如此,既可顯月神帝胸襟寬宏博大,又可成全宙天神帝之願。將來雲澈長成,更是東神域之幸,一舉三得,豈不美哉。」

    「呵呵,梵天神帝說的極是。」月神帝似笑非笑:「本王既已公開收傾月為義女,自然也懶得追究雲澈那小子的事。至於那小子為什麼會留在龍神界不歸……梵天神帝,你該不會真的……」

    咕咚!!

    月神帝話音未落,他的心臟猛地抽動了一下……三大神帝在同一個瞬間面色陡變。

    「怎麼回事!?」月神帝沉聲道。

    「……」宙天神帝眉頭鎖下,靈覺瞬間釋放,掃向周圍的浩大世界。

    梵天神帝抬頭……天,在這時忽然暗了下來,不知從何而來的黑雲快速凝聚,在空中翻卷滾動,然後層層壓下。不多時,被黑雲覆沒的蒼穹完完全全的壓下,幾乎到了觸手而及的程度。

    「這……這是?」

    三大神帝的面色陡凝重到了極點。類似的異像,在一年多以前曾經出現過。那一次,滾滾黑雲覆蓋了整個東神域,隨之降下的,是駭世絕倫的九重雷劫。

    而這一次與那一次不同,因為,那股隨黑雲沉下的陰森與壓抑,比之那時沉重可怕了何止千倍百倍!!

    可怕到讓這三大神帝都徹底窒息,靈魂在駭然中,呈現著從未有過的痙攣。

    ………………

    星神城中,亦是黑雲漫天。一股無形的壓抑死死壓在所有人的心口,天地之間,那個心臟跳動的聲音越來越大……彷彿,有一個沉寂了無盡歲月,比神界還要龐大的混沌魔神忽然蘇醒,向這個脆弱的世界罩下了它的魔爪與獠牙。

    「怎麼回事?到底是怎麼回事?」在這股太過可怕的壓抑之下,縱是一眾星神,心中都滋生出深深的不安……很快,這些不安又快速轉為恐懼,越來越深,讓他們的靈魂、心臟、軀體,乃至毛髮都瘋狂戰慄。

    咕咚!

    咕咚!

    咕咚咕咚咕咚……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心臟跳動的越來越重,越來越疾,可怕到極點的氣息充斥了世界的每一個角落,唯有茉莉,她依舊是一動不動,沒有絲毫的反應,唯有她的一雙眼瞳,無比的漆黑空洞。

    雲澈……

    雲澈……雲澈……

    「姐姐,你……你怎麼了?姐姐……」彩脂臉色煞白,面對她這一生最親的人,她的心裡不知為何卻泛動著很深很深的恐懼。她一次次的呼喊,茉莉都始終沒有任何的反應,她終於拚命壓下所有恐懼,向前握向她的手。

    一瞬間,她的手如觸電般收回,臉兒更加的失色:「姐……姐姐……」

    茉莉的手無比的冰冷,比北極寒域還要冷……而且,是那種直刺心魂的冷。

    這時,茉莉忽然動了。

    她抬起左手,按在了身前將她與彩脂封鎖,並壓制她們所有力量的結界之上。

    手背之上,一個漆黑的輪印一閃,隨之陡然釋放出一團無比濃郁的黑芒。

    這抹黑芒出現的那一刻,像是現出了一個有著無盡撕扯力的黑洞,所有人的靈覺、視線都被不可阻擋的力量牽引,全部集中了過去。征征看著茉莉手上閃耀的黑芒,所有人的瞳孔在無意識間一點點放大,再放大……

    黑色,人世間再普通,再熟悉不過的顏色。

    但,他們所有人都從不知道,黑色竟可以濃郁深邃到如此地步。

    那抹黑芒只有很小的一團,但盯視著它,每個人的心裡,都莫名湧起一個可怕的念想:

    這抹黑芒,足以吞噬任何生命,足以吞噬整個星神界,足以吞噬世間的一切……

    「那……那是什麼?」天元星神第一個回神,他毛骨悚然,失聲道。

    黑芒……星神界沒有任何玄器可以釋放這樣的玄光,那更不可能是屬於天殺星神的力量!

    黑色玄光,那分明是黑暗玄力才會釋放的玄光!但,他在世數萬年所遇到的所有黑暗「魔人」或黑暗之靈,他們所釋放的黑暗玄光,也從未曾帶給他如此恐怖的感覺。

    「……」星神帝無法言語,他比任何人都想知道,那團黑光究竟是什麼?茉莉身上究竟在發生什麼?整個星神城,又在發生什麼!?

    黑芒耀魂間,一道道黑色的光痕忽然從黑芒所覆的左手釋放而出,快速蔓延、輻射向茉莉身體的每一個部位,短短數息,細密的黑色光痕便已覆及她的全身。

    她的頭髮,也在這時飛舞而起,在所有人駭到極致的瞳孔中,那頭由天殺神力所染,象徵天殺星神的血色長發,一點一點,化作漫天飛舞的漆黑之色。

    比深淵還要黑暗,比暗夜還要深邃。

    「啊……啊啊……啊!?這這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大半的星神、長老在結界中站了起來,他們才剛剛從雲澈帶來的驚駭中勉強平復,便再次驚恐交加……

    但一切才是剛剛開始,下一個瞬間,他們齊齊魂飛天外。

    咔!!!!

    一道微小的裂痕在茉莉的掌下出現,卻帶起撕天裂地的爆裂聲。而這道裂痕出現的剎那,幾乎讓所有星神、長老、星衛的眼球齊齊爆裂。

    因為,這道裂痕,是出現在封鎖茉莉與彩脂的結界之上。

    連接著九星神、三十六長老,還有無數玄石玄晶的力量,在他們認知中絕無可能被衝破損毀的儀式結界!

    「啊!!??」

    「不……不可能!!」星神帝戰慄起身,雙瞳充血,如墜噩夢。

    咔————

    黑芒再閃,瞬間膨脹了數倍,將茉莉纖長的左臂覆沒其中,又是一道長長的裂痕在結界上炸開,隨之,這道裂痕與先前的細痕交匯到一起,然後極速蔓延,轉眼之間,竟是直接延伸至整個結界。

    凝聚一個王界頂尖力量和氣息,堪稱世間最強的隔絕結界,在那詭異的黑芒之下,竟如一層脆弱的玻璃,被一道裂痕輕易分割成兩半。

    然後……轟然碎裂。

    嚓————————

    最強結界的碎裂之音,尖利到如有億萬把錐子一起刺入耳膜與心臟。

    這個結界不但連接著九星神和三十六長老的力量,還連接著他們的氣息,崩碎之下,其反噬之可怕可想而知。尖銳撕空的碎裂聲中,無數星衛耳膜破裂,七竅崩血,而九星神和三十六長老,包括星神帝在內全部如被天錘轟中,口中鮮血狂噴,經脈、血脈片片碎裂,就連內臟也崩開無數裂痕……

    他們所在的儀式結界,還有封鎖星神城與星神界的兩層星魂絕界也在同一個剎那完全崩潰,潰裂之音和爆散的力量在星神界的上空捲起數千個災難風暴,整個星神界頓時如天災降世,驚吼慘叫連天。

    九星神,三十六長老……他們全部趴在地上,在太過可怕的反噬之下瘋狂的嘔血,幾乎要把全身的血流都嘔干。他們不知道這究竟是怎樣的噩夢,大腦一片空白,魂魄更是震顫欲散……

    「嘻嘻嘻嘻嘻嘻……」

    「嗚嗚嗚……嗚嗚嗚嗚……」

    「嚶嚶……嚶嚶嚶嚶……喋喋喋……喋喋哈哈哈哈哈哈……」

    噩夢一般的世界中,忽然傳來陣陣可怕的聲音。那個聲很尖很細,時哭時笑,似哭似笑,乍聽之下,似是幼兒之音,但卻又陰森恐怖到極致,讓他們的全身泛冷,如墜冰獄深淵。

    他們下意識的抬頭……天空之上黑雲蔽日,捲動著天災滅世般的景象,而黑雲捲動之間,竟緩緩映現出一張灰暗的面孔……那是一張嬰兒的臉,卻有著比惡魔還要猙獰的雙目,發出著比厲鬼還要陰森的大笑嚎哭……

    「嚶嚶嚶……」

    「喋喋喋喋……嗚嗚嗚……噫哈哈哈哈……」

    嬰兒面孔的下方,茉莉靜靜的站立在那裡,她全身黑紋,漆黑的髮絲無風而舞,曾經的一雙血瞳,卻覆著可怕的黑光,卻也將她的臉兒映得更加慘白。

    而她左手之上,附著一把漆黑的輪盤,輪盤如她身體般大小,展開的輪刃森然如魔鬼之牙。她緩緩抬起漆黑之眸,看著眼前被黑暗籠罩的世界,發出著來自魔獄最深處的怨恨之音:

    「你……們……該……死……」

    「你們……全都……該……死!!」

    「……」星神帝死死盯著茉莉手中的黑暗輪盤,他的身體開始顫抖,顫抖到幾乎要把他的神帝之軀散碎,口中,更是發生這一世最驚恐,最戰慄的聲音:

    「邪……嬰……萬……劫……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