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池嫵仸的話語如來自無比深遠,無比虛幻的夢境。

    面對主動踏入閻魔帝域的池嫵仸,雲澈背依着永暗骨海,有着絕對的勝券,但精神上依舊不敢有絲毫的鬆懈。因爲她的心機太過可怕,又身負着當世僅有的魔帝之魂。

    但……她這輕輕渺渺的言語,依舊穿過他的層層靈魂防禦,碰觸在他心魂的最深處。

    明明每一個字都飄渺如雲煙,卻在他的心海瞬起滄瀾。

    十年前,冰凰第三十六宮……芙韻寒露……大師姐……

    那是當年,那是他人生之中,第一次見到沐玄音,見到這個一次次改變他人生,並深深刻入他靈魂的女子。

    關於她的一切畫面,來自她的所有言語,都用這世上最美好純淨,如她冰眸一般的水晶血淋淋的雕刻在他的生命和靈魂的最深處。

    他怎麼可能會忘……永遠永遠,哪怕到死,都不可能會忘。

    更不容許任何的褻瀆!

    眼前劇烈的一恍,又瞬間恢復清明,雲澈眉頭驟沉,目如寒劍:“你果然……可以劫人記憶!”

    當年與沐玄音的初遇,他生平第一次被一個女人的回眸一瞥引得全身血脈僨張倒流,心神躁亂間幾乎可以說是醜態畢現……之後,即使面對神曦,他也從未失魂狼狽到那般程度。

    那時,“大胸師姐”四個字在他心魂迷亂間險些脫口而出,最後,他還自作聰明的,將她認成沐妃雪。

    而那日的事,只有沐冰雲和沐小藍稍微知道一些,其他人,再怎麼也不可能知曉。

    池嫵仸輕輕道:“這個世上,任何人的靈魂,我都可以劫走。唯獨你……你有上古蒼龍的靈魂,你有劫天魔帝的黑暗永劫,以你如今的靈魂層面,已根本不可能有人可以強取你的靈魂與記憶。”

    “這一點,你應該比任何一個人都要明白,都要確定。”

    “……”雲澈的眸光劇烈晃動,但內心依舊死死的保持着清明,甚至強忍着不去出口詢問。

    雖然,他絲毫沒有從池嫵仸身上感知到任何魂力波動,自身也全然沒有靈魂被侵蝕的感覺。但他知道,這一定是來自池嫵仸那神祕的劫魂之力。

    一定是!

    “你一定很好奇,爲什麼我會知道那天的事。”池嫵仸依舊側對着雲澈,聲音輕幽綿軟:“因爲那天,前往冰凰第三十六宮,將芙韻寒露交到你手上的人……是我。”

    “……”

    “……”

    “呵……呵呵!”眼前又是一陣恍惚,隨之雲澈低低的冷笑了起來:“池嫵仸,你講笑話的本事,還真是低劣的很!”

    “而且……”他的目光,他的聲音在一點點變得更爲陰寒,五指也在緩慢的收攏,掌心聚起一團蓄勢待發的黑芒:“有些東西,無論是誰,都不可以褻瀆!你好的很,又一次成功的激怒了我。”

    嗡!

    他手臂擡起,黑芒閃耀,身後閻一閻三也是老目擡起,身上那磅礴如天的黑暗氣息瞬間釋放,將池嫵仸牢牢鎖定。

    守在殿外的閻天梟和衆閻魔也都感知到了氣機的變化,身上閻魔之力亦蓄勢待發,只需雲澈一聲號令,便會第一時間全力出手。

    只要滅掉魔後,劫魂界羣龍無首,要將其吞併,不過是時間問題。

    一道道強大的氣機都集中於池嫵仸一人之身,永暗骨海的遠古陰氣在這時劇烈翻騰,如滄海巨濤,只需雲澈一個意念,便會集中轟向她。

    強大的北域魔後,或許是人生第一次陷入真正的死境,第一次如此孤立無援。但,她的身上卻沒有任何的驚亂和恐懼,氣息,依舊那般的平靜幽和。

    她緩緩轉身,面向雲澈……而就在轉身的那一剎那,她的氣場,忽然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氣場非但沒有變的強盛,反而在緩緩弱下,更沒有了絲毫的攻擊性,而是釋放着一種有些冰冷,有些壓抑……但斷然不可能對神主造成任何靈壓的威嚴。

    而就是這一剎那,本脣勾冷笑,目含殺意的雲澈全身忽然輕微一顫,凝寒的瞳孔無聲放大。

    “澈兒,”池嫵仸一聲嘆息:“現在的你,便是如此和爲師說話嗎?”

    嗡————

    像是有無數的星辰在心中、眼中猛烈爆開。

    所有的怒氣、殺氣、戾氣……乃至理智都被一瞬摧滅,唯有靈魂的劇烈顫抖和眼前的天旋地轉。

    閻一和閻三大怒。閻三更是怒不可抑,直接出手,身體撲出,右臂現出一隻千丈鬼爪,直取池嫵仸的喉嚨:“大膽魔後,竟敢如此和主人說話,受死!”

    “滾回去!!”

    一聲暴吼在閻三的耳邊炸開……而明明是暴喝而出的三個字,卻帶着明顯的顫音。

    閻三在半空慌不跌的收力,氣息大亂之下,像是被人從空中活生生的砸了一記悶棍,無比狼狽的栽了下去。

    然後又馬上翻身而起,灰溜溜的撤回到了雲澈身後,老臉上盡是惶恐。

    “出去……”雲澈低低出聲:“全都滾出去。”

    “是……是是。”閻一和閻三都察覺到了雲澈忽然的異樣,但不敢多問半句話,慌忙退離。

    龐大空曠的帝殿,頓時只餘雲澈和池嫵仸二人。

    雲澈手中的黑芒不知何時消逝,他直直的看着黑霧中的池嫵仸,牙齒死死咬緊,竭盡全力想讓自己保持冷靜……但,他的五官依然在顫抖,瞳孔依然在瑟縮,怎麼都無法停止。

    “你是誰……”他能聽到自己出口的聲音發抖的多麼厲害:“你到底是誰!”

    她的氣場,她站立的姿態,她的聲音,她的語氣,她的視線……

    那一聲嘆息,那一句“澈兒”……

    他所有的感官,他的整個靈魂,都在無比的強烈的告訴他,那個只在最美好,又在最悽傷的夢境中才會出現的身影……重新站在了他的眼前。

    “有時候,相信,的確是一件很難的事情。”池嫵仸緩緩而語,落在雲澈而中,每一個字都似飄自夢境:“那爲師,就助你看得更清楚一些。”

    她忽然很輕,很柔,很媚的笑了起來,縱在黑霧之下,依舊可見妖嬈的魔軀稍稍前傾:“你不肯要了妃雪,難不成……是想要爲師陪你雙修嗎?”

    轟————

    腦中再次爆開無數的明光,雲澈的身體劇烈搖晃,險些踉蹌在地。

    極盡挑逗的言語,酥骨的魔音……雲澈永遠不會忘記,當年沐玄音這輕輕一句話,讓他全身上下像是被無盡的火焰燒灼,即使有龍神之魂的鎮壓,他依舊只差那麼少許,便要不顧一切的撲向他明明極爲敬畏的師尊。

    完全一樣的言語,完全一樣的聲音與嬌媚。

    甚至,哪怕他在意識的迷朦和和靈魂的劇顫之中,身上依舊燃起着同樣的慾望火焰。

    “你……你……”

    雲澈牙齒重重咬在舌尖,血腥氣息和劇痛一起襲來,卻絲毫無法壓下他身體和靈魂的劇動。他猛的搖頭,艱澀無比的道:“不……你不是……你到底是誰……你……”

    踏足北神域,將一切的善念與躊躇都泯滅的他,心緒第一次混亂到如此程度。

    “我是你的師尊。”池嫵仸道:“但,我不是沐玄音。”

    雲澈目光收凝。

    “你的師尊,共有兩個人格。”池嫵仸幽然而語,明明不帶任何魂力,卻字字貫穿雲澈的心魂:

    “一個,是冰封情感,風華傲雪,寒威凌世的吟雪界王沐玄音。”

    “另一個……你猜,是誰呢?”

    雲澈定在原地,許久無聲無言。心中的混亂因池嫵仸這番話更是千萬倍的翻騰。

    沐玄音擁有兩個人格,當年雲澈在初拜沐玄音爲師時,便清清楚楚的知道。

    平時,她的身上,她的眼眸,盡是幾乎能冰封一切的無上寒威,吟雪萬靈、冰凰全宗對她都是無盡敬畏。雲澈在她面前亦是萬般乖巧,那雙冰眸一旦凝寒,便會讓他噤若寒蟬。

    而有時,她又會變得嫵媚如妖,本讓人不敢有半分褻瀆直視的冰軀,每一處,每一寸,都會散發出足以瞬間泯滅任何男兒所有理智的媚惑。

    尤其她的眼眸,她的聲音,只需一瞥一語,便會讓人魂銷魄離,甘願永墮幻夢。

    雲澈經歷過那麼多的女子,卻從無有一人,可以媚到如她那般。

    兩種截然不同,甚至完全相悖的性情,冷的極致,媚的極致,卻出現於同一人之身,曾經讓他深深的驚愕失措。就連冥寒天池下的冰凰神靈,亦曾特意提及此事,並表達了來自神靈的疑惑。

    但深諳醫理的雲澈同時又知道,在某些過於強烈的精神衝擊下,人類的確有可能衍生出第二個人格。雖然,以沐玄音那強大的修爲和冰魂,出現這種狀況頗爲匪夷所思,但就醫理而言,也並非完全不可能。

    而且,也找不到任何其他的解釋。

    後來,雲澈又逐漸發現,沐玄音嬌媚萬千的狀態,似乎只會展現於自己和沐冰雲面前。面對宗門,面對外人時,從未有過。

    只是這所有的一切,都已化爲永遠逝去的遙夢。

    但,就在現在,就在他的眼前,他又看到了那朦朧的媚影,又聽到了那個本以爲永遠消失在生命中的聲音……

    以及一個,讓他混亂失魂的真相。

    “你知道當年,爲什麼身爲吟雪界王的‘她’,會親自去往冰凰宮爲你送‘芙韻寒露’嗎?因爲那不是沐玄音的意志,而是我的意志。”

    “你知道,爲什麼她可以那麼輕易的窺破你身上的邪神傳承?真的就是當年所解釋的,通過你所展現的‘星神碎影’所識破嗎?”

    “不,那是因爲你在踏入冰凰神宗時,我的涅輪魔魂便告訴了我你身上的邪神氣息。親自去送芙韻寒露,便是爲了確認此事。”

    “……”雲澈滿臉呆滯,如若失魂。

    “收你爲親傳弟子後,讓沐妃雪,讓所有資質、相貌優異的冰凰女弟子與你雙修,如此荒淫的主意,以沐玄音的性情,又怎麼可能做得出。提出這個方法的,也是我……”

    雲澈:“……”

    “你所知道,所面對,所迷戀的師尊,她並非擁有兩個人格,而是兩個人。”

    “一半是沐玄音,一半是我。”

    “我和她一起,指引着你的成長,目睹着你的變化,縱容着你的一切,守護着你的安危……也一起,在不知不覺間,把你的影子,刻進了靈魂之中。”

    “……”雲澈腦中持久的轟然一片,時而空白,時而混亂。他一次次的張口,卻怎麼都無法發出聲音。

    池嫵仸緩緩閉眸,聲音輕如天外的雲煙:“你依然認爲,我會算計你,會害你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