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踩在魔光之上,三大凌空傲世的王界主玄艦侍於兩側,沉於他的腳下。

    他一身漆黑的錦袍,銘印着上古記載中屬於劫天魔帝的暗紅魔紋。劍眉入鬢,黑如墨玉般的瞳仁淺觸之下淡漠如水,但一旦直視,卻又化作彷彿能噬人心魂的深淵,讓無數強者慌忙俯首,在驚懼間許久不敢再直視。

    “恭迎魔主!”

    魔吟震空,魂天艦上,劫魂界的核心之力——衆魔女、魂靈、魂侍盡皆俯首下拜,恭敬而迎。

    雲澈再向前一步,焚月主艦上,以衆蝕月者爲首,焚月界俯身跪拜,向雲澈,向北神域呈現着他們的恭敬與臣服:

    “恭迎魔主!”

    步至魔光中段,閻魔主艦,衆閻魔閻鬼深深俯首跪地:

    “恭迎魔主!”

    三主艦護航封帝之途,三王界跪迎魔主加冕。

    那些對北域玄者而言如天上神靈般,能得見其一便爲莫大榮耀的魔女、蝕月者、閻魔幾乎全部現身,以最恭敬的跪禮,最虔誠的姿態拜於一個男子的膝下。

    這一番場景之震撼,讓一衆傲世的界王都心神恍惚,如在夢中。

    漆黑的長髮隨風而舞,拂動着雲澈俊逸的臉龐,眼瞳中蕩動的黑芒,身上若有若無的永劫魔光,爲他的面容和氣息平添一分妖邪。

    而那來自劫天魔帝的黑暗威壓,釋放着北域萬靈根本不可能抗拒的無上威儀,所行之處,黑雲靜寂,萬魔心悸垂首,靈魂戰慄,幾乎忍不住要跪地而拜。

    遠處,千葉影兒默默的看着,目光隨着他的身影緩緩而動,天地之間,再無其他。

    遙遠的空間,翻騰的暗雲之後,隱隱晃過一抹玲瓏彩影,無聲無息,更沒有靠近。

    “父王,真的是他……真的是他。”

    聖域之外,最偏遠的角落,一個紫裳女子雙手攏在胸前,癡癡的看着蒼穹之上的身影。

    東方寒薇。

    作爲東墟界的一個小國,東寒國自沒有接到邀請的資格。

    但,東墟界,那是雲澈進入北神域後,所選擇的第一塊踏腳石。東寒國,是他第一處棲身之地。

    早已摸清雲澈在北神域所有行跡的池嫵仸,特意邀請了東寒國……尤其是東方寒薇這個曾與雲澈有過近觸的東寒公主。

    東寒國主擡頭仰天,心潮澎湃如萬浪奔騰,他喃喃道:“這定是先祖庇佑,才得魔主神光照拂。”

    他已可以預見,就憑雲澈當年曾棲居於東寒國,還曾爲其出手。東寒國今後的命運……就算不能直上九霄,也再無人敢施以半分欺凌。

    魔女、蝕月者、閻魔……這些以往只存在於傳說,連仰望都不能的“神靈”,卻都匍匐於當年那個救下自己的男子之側。東方寒薇呆呆的看着,發出夢囈般的呢喃:“父王,他……還記得我嗎?”

    “……”東寒國主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後輕輕嘆了一口氣。

    對東寒國而言,能遇雲澈,無疑是一國之天幸。但對東方寒薇而言……或許卻是一生的劫難。

    曾經滄海難爲水。

    另一個角落,另一個女孩亦在癡望着那身攜天威,在世人仰望中走向北域之巔的男子,只是和東方寒薇的彷徨迷離不同,她嘴角帶着微笑,眸中是星辰般的淚光。

    十八歲的雲裳已是亭亭玉立,依舊一身如飄雲般的雪白裙裳,但已褪去了曾經的稚氣,墨玉般的青絲簡單的綰個飛仙髻,淡雅中有帶着讓人不敢褻瀆的出塵之姿。一雙盈淚美眸華彩流溢,珠玉般的脣瓣淺笑嫣然。

    “裳兒,要去見他嗎?”雲霆說道,心中萬般激動,亦萬般複雜。

    當年的一切,恍然如夢。

    雲裳卻是輕輕搖頭,一點淚珠也被輕盈甩落,她的美眸依舊看着空中,不忍稍離,脣間輕語:“還不可以……但是,一定會有那麼一天,他會主動聽到我的名字。”

    那是她最美好的願望,亦是她最大的動力和渴求。

    “不要忘了我們的約定……等我長大……找到你的時候……希望你的笑……不要再那麼悲傷。”

    她輕輕的念着,視線愈加的朦朧。

    三王界的跪迎,北域萬靈的注視之下,雲澈的腳步停在了天壇之上……九百九十九層天壇,高過北域歷史所有神帝。

    天壇之上,雲澈緩慢轉身,世間萬生皆於俯視之下。

    神帝?不,他是帝上之主,是北神域歷史第一個真正的無上魔主。

    wωw¤ ttκá n¤ c○

    但,他眸中沒有波瀾,心中沒有興奮,平靜的像是一汪不見邊際。不知深淺的黑暗幽潭。

    我本無心爲帝,奈何天要逼我。

    既爲黑暗之主,又怎能不將這黑暗覆滿那一片片骯髒的土地!

    今日開始,北域萬生,皆爲我手中魔刃。

    鮮血、死亡、怨恨、暴戾、殺戮、恐懼、絕望……

    我會親手,將曾經賜予你們的安生……百倍,千倍的奪回來。

    我所拯救的神界,奪走我一切的神界,只配淪爲無光的地獄!

    閻天梟身影浮空,在低於雲澈半個身位時停下,聲音高昂,帝威凌世:“雲氏雲澈,年及半甲,身負劫天魔帝的血脈傳承與無上魔功,魔脈魔威絕世超塵,身份之尊天下無二,爲劫天魔帝予我北域的無上恩賜。”

    “我閻魔、劫魂、焚月三王界懾其威,服其德,感其志,願擁爲無上魔主,引我三界,號令北域!”

    閻天梟大手一仰,後方祭天壇浮起,雲澈的身前,也顯現出了一片祭天銘文。

    “請魔主入祭天台。此空絕萬古之偉績,當皇天后土,天地爲證。”

    祭天壇升起,但云澈卻沒有踏步其上,反而無比冷淡的笑了一聲:“不必祭天,它不配。”

    無比平淡的幾個字,卻分明是連天都不容於目中的無盡狂傲。

    聲音落下,雲澈手臂一揮,剛剛浮現他身前的祭天銘文當即消散,無影無蹤。

    轟隆隆隆……

    蒼穹之上的黑雲在徐徐翻滾。無論何處地域,何處位面,帝王加冕,必祭祀蒼天,請蒼天爲證,求天道庇佑。

    從無人……縱是再傲慢狂肆的至高神帝,也斷不敢觸怒天道。

    閻天梟當即愣住,劫魂聖域鴉雀無聲。

    在他人看來,這是一種目空一切的狂傲。

    但,千葉影兒和池嫵仸卻是知道,對雲澈而言……天道真的不配。

    ————

    【短了,意識飄忽,明日補吧。】

    (雖然上一章四千多字也沒人誇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