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死了。

    他在封神之戰一戰驚世,擊敗曾經的東域四神子之首洛長生,引來曠古絕今的九重天劫,被天機界預言為「天道之子」,龍皇欲收他為義子,宙天神帝想收他為親傳弟子,神女主動要下嫁,前往月神界后,又引得「神后」與他私逃,讓整個月神界顏面喪盡,一片大亂……

    自他從玄神大會現身,之後的一樁樁,一件件,無不是驚世駭俗,甚至都染上了神話般的色彩。尤其他徹底打破了上位星界在封神之戰的壟斷歷史,讓中位星界和下位星界為之振奮,以之為傲。

    但,距離封神之戰結束才短短一年多,他便隕落了……隕落在星神界,葬身邪嬰之力下。

    這些,並非是難尋來源的無稽傳聞,而是來自最不容質疑的宙天神界!

    無數人為之震驚嘆惋,只是,人們的注意力並沒有在這個消息上停留太久,因為與之同時傳開的,是另一個驚天駭世,讓整個東神域,整個神界都天翻地覆的消息。

    邪嬰現世!

    星神界的天殺星神成為了邪嬰萬劫輪蘇醒的載體,四王界之一的星神界在邪嬰之力下幾近葬滅,星衛死盡。集中東神域頂級戰力的一場惡戰,卻是四神帝全部重傷,還隕滅了兩星神、兩月神、三守護者、一梵王……

    那些單單是想起,都會心生無盡敬畏的名字,竟在一朝之下,成群隕落。

    最終,還被邪嬰安然逃離,不知所蹤。

    而這些,是宙天神界以宙天之音公告於世。

    宙天之音下舉世駭然。

    各王界、上位星界,乃至中位和下位星界,都遣出無數玄者暗尋邪嬰蹤跡。

    曾經滅世的魔輪,四神帝聯手都被重創,殺神主如殺狗的力量……無形之間,似有一層沉重的陰影籠罩了浩大東神域,乃至整個神界。

    ————

    ————

    東神域,月神界。

    神帝寢宮,月神帝斜於榻上,周身環繞著十幾個玄陣,混亂的玄光集中傾覆在他的身上,為他壓制療愈著身上的傷勢和魔氣……實則,是在為他強行續命。

    寢宮之中,所有月神、月神使、帝子帝孫皆在,他們全部跪倒在地,面色惶恐,後方的帝子帝孫們更是不時傳出或明或忍的哭泣之音。

    月神帝的臉色一片青黑,他的軀體被玄光完全覆沒。而但凡親眼看到他傷勢的人,哪怕月神月神使,也無不驚得心膽欲裂。

    那對神帝而言,都是絕命傷。

    玄陣之中,月神帝終於緩緩睜開眼睛,瞳孔之中閃過一道紫芒,只是這曾經一目可威天下的紫芒,此時已微弱如螢火。

    「無極,」他緩緩出聲:「你留下,其他人,全部退下。」

    「父王!」在前的月神太子月玄歌抬頭,他滿臉淚痕,聲音顫抖的道:「兒臣要陪著父親,求父王不要趕兒臣走。」

    「退下吧。」月神帝無力的晃了晃手。

    「父王,兒臣……」月玄歌還想堅持,字字帶淚。

    「退下!咳……咳咳……」月神帝聲音陡厲之下,魔氣竄亂,讓他一陣痛苦的劇咳:「本王還沒死……你們就已經開始忤逆本王之命了嗎!」

    月神帝縱然重創瀕死,其威依舊尚在,這一聲帶著痛苦和怒意的低吼讓所有人心中驚顫,月玄歌慌忙俯首:「兒……兒臣不敢!父王息怒,兒臣這就離開。」

    眾人退去,很快,殿中便只余月神帝與月無極兩人。月神帝微微閉目,一口氣緩了許久,但臉色卻愈加灰暗。

    「神帝,西域龍后定可救你,你為何就是不肯一試。」黃金月神月無極痛聲道,他看了月神帝的傷勢一眼,便又將目光撇開,再不敢多看一眼。

    「不是不願,而是……真的來不及了。」月神帝艱難的道。他的狀況如何,自己最為清楚。從月神界前往西域龍神界太過遙遠,就算龍后神曦肯出手相救,他也不可能撐到那個時候。

    更何況……能最快到達龍神界的遁月仙宮還被夏傾月給了雲澈。

    「天機界誠不欺我,」月神帝一聲慘笑:「身為王界之帝,依舊逃不過天命。看來,我這些年的準備,倒也沒有白費。」

    「神帝……」月無極痛苦閉目。

    月神帝抬手,托起一枚異光瀲灧的琉璃珠,一見此珠,月無極雙目猛的一瞪。

    「無極,這枚『月皇琉璃』,本王……便託付給你了。」

    月無極卻沒有接過,而是猛的跪下,惶然道:「神帝,無極萬萬擔不起,求神帝收回成命。」

    月神界的月皇琉璃,月神界的核心之器,是所有月神神力的源泉,亦是月神帝的象徵。

    「無極,你我兄弟這麼多年,本王又豈會不知你。」月神帝緩緩道:「本王……並非是要你繼位月神帝。而是……託付你,將它交給傾月。」

    「……」月無極抬頭,卻並沒有露出太大的意外,只是臉色卻無比凝重:「神帝,無極素知你這些年最大的願望,就是傾月可繼承神帝之位。但是……讓她假成神后一事被毀,已無法順理成章繼位。她畢竟出身下界,婚典一事又引全界震怒。成義女之身已極其勉強,若繼位神帝,阻力之大,怕是……」

    到時,很可能面臨的,是全界的反對。如此阻力,豈是一個年齡不足半甲子的女子堪能承受。

    「而且……」月無極一番猶豫,還是說道:「傾月她,或許並不願。」

    「本王又豈不明白。」月神帝閉目道:「當年,她答應假成神后,然後繼位神帝,是為了報本王之恩。而一年前,她歸來之後,本王卻察覺到,她對神帝之位,忽然有了渴望,而且是很強烈的渴望。」

    「……?」月無極一愕。

    「她的變化,是在雲澈出現之後,當然只有可能是因為那小子!但是,那小子卻偏偏又死了……咳,咳咳……」難抑的激動之下,他傷勢牽動,連吐數口黑色的血沫。

    「所以……本王也不知道,現在的傾月……她還願不願意……咳……咳咳……」

    這一口氣,月神帝緩了許久許久,當他終於稍稍平息時,臉色的灰暗淡去了幾分,取而代之的,卻是一抹觸目驚心的慘白。

    「無極,」他再次開口:「用玄影玉刻印下本王接下來的話……傳位夏傾月的遺命。若她願意,便將月皇琉璃交予她,向全界公開本王的遺命。若她不願,便由你來繼位……雖然,此舉難為了你,但,你是本王的胞弟,本王死後,你的實力亦是所有月神之首,唯有你,最可服眾。」

    月無極嘴唇嗡動,終於沒再抗拒,伸手接過月皇琉璃:「無極,定不負神帝所託。」

    玄影刻下,月神帝閉目了一會兒,道:「喊傾月過來。」

    …………

    …………

    神帝寢殿透著一種從未有過的冷寂,夏傾月緩步走入,腳步無聲,一身月衣純白樸素,但她太過絕美的風華,卻在無形間,讓這冷寂的寢殿隱約明亮了許多。

    「義父。」她跪拜而下,輕聲道。

    看著夏傾月,月神帝的眸光稍稍亮了那麼幾分,口中說出的,卻是分外殘酷的話語:「傾月,雲澈死了。」

    「……我知道。」夏傾月回答,無悲無喜。

    她冷漠的反應,讓月神帝眉頭一緊,一聲暗嘆,然後直接道:「無極,你來護法。」

    月無極一愣,隨之臉色驟變,驚聲道:「神帝,難道你要……不,不行!紫闕神力可通過月皇琉璃傳承,豈能……強行如此!」

    「不可!」夏傾月美眸睜開,堅決搖頭:「義父,你現在傷勢極重,若失去了紫闕神力,定會……」

    「你們想讓本王死不瞑目嗎!!」月神帝一聲低吼,玄陣之中頓時散動陣陣黑氣,讓他全身一陣痛苦的痙攣。

    「月皇琉璃的源力傳承,需要很長的時間在新月神的玄脈中重新覺醒。但是傾月,你不一樣。」月神帝無比堅決的道:「你身負九玄玲瓏,這種直接的傳承,可以讓紫闕神力在你的身上最短時間內達到頂峰,還可以與你原本的力量融合,亦可以……在最短時間內……超越本王!」

    「這會是玄道奇迹,也是月神之力的奇迹,只有可能在你身上實現。能讓紫闕神力如此閃耀……本王縱然萬死,也可瞑目!」

    夏傾月胸口起伏,終於還是閉上眼眸,輕輕道:「好。」

    月神帝離開為他強行續命的玄陣,他坐在夏傾月身前,一個特殊的玄陣在他和夏傾月身下鋪開,緩慢旋轉。許久,他手指緩緩抬起,一點紫芒在他指尖凝聚……這是一點很微小的紫光,卻在一瞬間,照耀得整個寢殿湛紫一片。

    月神帝的臉色一下子變得無比蒼白,手指卻是閃電的點出,點在了夏傾月的眉心之處,紫色月芒頓時在她的眉心綻開,將她整個人,還有整個所在的世界都沒入其中。

    月神之力的傳承,本只有可能在一個月神死後,源力回歸月皇琉璃,然後尋到下一個被承認之人後,再由月皇琉璃將月神之力傳承給下一個月神。

    星神界亦是如此。

    而這種直接傳承,是月神界史上的第一次……也唯有在擁有九玄玲瓏體的人身上才可實現。

    時間在紫色的世界中快速流逝,月無涯面色無比平靜,甚至帶著一些滿足。而他身側的月無極卻是面帶痛苦,因為他無比清楚,月無涯能在如此可怕的傷勢下苟延殘喘,皆因他強大的紫闕神力。

    而一旦失去紫闕神力……毫無疑問,會是他隕滅之時。

    一個時辰……

    兩個時辰……

    三個時辰……

    四個時辰……

    錚!!

    紫光在某一個瞬間忽然散盡。

    一層晶瑩的紫芒流轉於夏傾月的周身,一直到她無風輕舞的長長髮絲。她美眸睜開,眼眸深處,閃過一抹如星空般深邃的紫芒。

    她的身前,月無涯的臉上已沒有了任何的色彩,就連先前的青黑色都已消散,本是黑中帶紫的頭髮,在不知何時已變成一片灰白。

    他的手指緩緩放下,然後……直直的向後倒去。

    「神帝!」月無極連忙將月無涯攙扶在身,感受著他身體那微弱如殘光的氣息,他臉上無盡苦澀。

    「義父……」夏傾月快步來到他身前,想以剛剛得到的紫闕神力為他續命,卻被月無涯緩慢而堅決的擋開。

    「傾月,」月無涯目視上空,聲音虛弱飄渺:「你……可還記得……我找到你的……那一天?」

    夏傾月點頭,一字一字的道:「傾月記得,永不敢忘。」

    「那一天,你被逼入絕境,為不……遭人欺辱,欲……自絕而亡……我出手……把你救下……還親手,殺了那幾個……神元境的人……」

    那是他萬年之中,第一次屈尊到親手出手殺幾個才神元境,在他眼中連渣滓都算不上的人。

    「但你可知……在把你帶回月神界的途中……我有多少次……想出手……殺了你!」

    夏傾月:「……」

    「因為……我希望你是無垢的孩子……她會為之歡喜……我又害怕是你無垢的孩子……無垢……和那個人的孩子!」

    「……」夏傾月胸口劇烈起伏。

    「傾月……這些年,無論……我待你多好,無論我怎麼承諾絕不會傷害你的父親……你都從不肯……透露關於你父親的半個字……你想回你出身的地方……卻又從來不敢回……呵……呵呵……」月無涯忽然慘笑了起來:「我今天……告訴你……你做的……沒有錯……因為……因為……我恨他……我無比的恨他!!」

    「如果讓我知道他是誰……我一定殺了他……我一定……親手殺了他!!」

    「……」夏傾月瞳眸別過,一抹痛色浮現,又被她全力掩下。

    「因為他玷污了我的無垢,奪走了我的無垢……若是我的其他姬妾……我可以賞給他……多少都行……所有的我都可以給他……為什麼……為什麼偏偏是無垢……為什麼……」

    夏傾月嘴唇緊咬,身體輕顫。她想說父親沒有錯……但這件事,錯與不錯,和恨與不恨,根本毫無關係。

    「我和無垢……百年情感……互許生死……她和你父親……只有短短七年……她回來那年,斷了和你爹的姻緣,沒有帶一件與他有關的東西,就連那身衣裳……也是當年她『遇難』時所穿……但是為什麼……她就是不願意讓我抹去關於你父親的記憶……為什麼寧願讓自己深陷自責兩難的痛苦與折磨,也不願意忘記他……為什麼……咳……咳咳……」

    月無涯蒼白的臉上滑下兩道深深的淚痕,一代王界之帝竟在流淚……不,將月皇琉璃和紫闕神力託付出去的他,已不是月神帝,現在的他,只是月無涯,一個終於可以肆意釋放情緒,可以放肆痛哭的男人。

    「我恨他……直到將死……我都想殺了他……」他又一次慘笑起來:「什麼月神帝……我從頭到尾……都不過只是個……心胸狹窄的悲哀男人……更是個……連自己最愛之人……都保護不了……甚至無力報仇的廢物!」

    「神帝,這都不是你的錯。」月無極搖頭道:「是梵帝神界……若將來,哪怕只有一線的可能……無極定會尋找機會,殺了千葉影兒!」

    「傾月……」月無涯聲音越來越微弱:「你若願為月神帝,便從無極手中……接過月皇琉璃……你的繼位之途,會布滿無數阻力荊棘……而這些……是讓你成為一個真正神帝的最大考驗與歷練……」

    「若你不願……我死後……你也終於可以……如願回到你出生的星界……但是……一定要……照顧好……你的母親……並轉告你的父親……我……月無涯……永遠……不會……原……諒……他……」

    音微如棉絮,直至歸於消散的雲煙。

    …………

    …………

    【作為神界最悲情的人物,月無涯的最後一幕沒忍心斷開。4.7K!只有土豪才能訂閱的起的一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