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蒼天不配。

    這四個字,隨着北神域歷史第一個魔主的身影深深的刻在了所有人的記憶之中。

    此刻,他們能感到的,唯有讓人不安的狂妄,以及對天道的大不敬。

    但,將來的某一天,他們都會清楚的知道這四個字在魔主口中的真義。

    無需祭天,直接加冕。隨着閻天梟一番冗長的帝音落下,劫魂大魔女劫心劫靈飛身而上,一左一右,爲雲澈肩罩劫天魔紋披風,腰繫黑晶玉帶。

    玉帶之上,鑲嵌着三枚深淺不一的黑暗魔珠,分別釋放着劫魂、閻魔、焚月的本源魔息,象徵着雲澈對三王界的絕對掌控。

    魂天艦之上,池嫵仸手掌輕擡,掌心所向,漂浮着一尊雕琢着上古魔紋的帝冕。這尊帝冕是以記載中劫天魔帝的魔冕所鑄,成型之時,風雲變動,魔威駭空。

    池嫵仸沒有向前,而是忽然轉向了千葉影兒,道:“雲千影,便由你來爲他加冕吧。”

    “我?”千葉影兒側眸:“你在開什麼玩笑!”

    池嫵仸微笑:“他既不願循規蹈矩,那依他便是。加冕之人也無需再循北域之矩。”

    “他的爲魔之途,短短數年,皆是你伴他一步步走到今日。陪伴者之外,你亦是指引者、催動者和見證者,俗世規則之外,再無人比你更適合爲他加冕。”

    在千葉影兒泛動漣漪的眸光中,池嫵仸將帝冕交託於她的手中:“這象徵他命運折點的重要一刻,你真的要讓給其他女人嗎?”

    深深的看了池嫵仸一眼,千葉影兒接過帝冕,身影飄起,在北域衆生的注目之中,緩緩落於雲澈的身側。

    雖未露容顏,但縱只有身姿,依舊美若仙幻。

    北神域的神帝帝冕皆爲九旒九珠,而云澈的魔主帝冕,則爲前後十二旒,十二魔珠,在北神域亦是曠古絕今。

    而這,亦是來自池嫵仸之手。

    這場加冕大典,有關雲澈之物,她事必躬親。

    雲澈,千葉影兒。兩個共同落入黑暗深淵,共同化爲復仇惡鬼的人。他們的復仇之途,在今日,在這一刻,終於鋪開了夢寐以求的道路。

    素手擡起,千葉影兒看着身前爲萬靈仰望的男子身影,感受着他平緩中帶着溫熱的呼吸,用最輕的動作,爲他戴上了象徵他命運折點,亦是北域命運折點的魔主帝冕。

    帝冕加身,魔主臨世。閻天梟重重跪地,昂聲而拜:“拜見魔主!”

    玄艦之上,聖域之中,三王界的人全部跪拜而下,屈膝俯首;

    “拜見魔主!”

    “拜見魔主!”

    “拜見魔主!”

    三王界的中堅力量幾乎皆在場中,他們象徵着北神域的絕對核心,直上九霄的朝拜聲如驚濤拍岸,震心裂魂,讓聖域內外的衆界王霸主都惶然屈身,拜俯在地。

    當三王界盡皆屈膝,又豈有他們立身之地。

    朝拜聲落下,閻天梟卻沒有起身,保持俯首之姿,朗聲道:“魔主爲魔帝在世。北域得魔主降世,必將逆天改命,福臨萬世。”

    “閻魔神帝閻天梟,願承魔帝之賜,遵祖宗之志,攜閻魔界永世效忠魔主,以魔主之命爲無上天命,以魔主之志爲畢生所求。如違此誓,天誅地滅!”

    當日,閻天梟的臣服是被迫爲之,強烈的不凡幾乎讓他咬碎了滿口的牙齒。而此刻,他這一番宣誓卻是字字鏗鏘,上至一界之王,下至北域角落最孱弱的凡靈,都能聽出幾乎刻入骨髓的堅決。

    曾經的北域第一帝,習慣於俯瞰衆生的他,原本最不可能接受的,便是居於他人之下、

    但,他不但當着北域萬靈之面宣誓效忠臣服……還如此的剛硬決絕。

    這無疑深深的震撼着包括閻魔界上下所有人的心魂。

    閻天梟的心態變動,是潛移默化,循序漸進的。只是,未曾親身面對雲澈,未曾親見、親感那一次次對認知的摧滅,怕是無人可以理解。

    而他閻帝欲做何決定,也無需他人理解置喙!

    他心態的徹底轉變,便是曾經深隱,卻在某一刻時刻被忽然點燃的渴望……那就是逆命。

    雲澈初至北神域時,從千葉影兒那裏得到的關於三王界的訊息,便是除了劫魂界的魔後野心勃勃外,其他兩王界都是居安而不思危,尊享着王界的資源地位,卻從未想過突破黑暗的牢籠。

    但,他們不是不想,而是根本無力無之、不說三方神域,東、西、南任何一方,都絕非北神域可敵。

    身負魔帝之魂的池嫵仸,在通過沐玄音的眼睛逐漸看清東神域全貌後,整整萬載,也從未真正付諸於行動。

    但,雲澈的到來,卻讓他真正看到的希望……而且這個希望絕不渺茫。

    沒有人願意被永恆鎖於黑暗的囚籠中,沒有人希望自己的後世只能在逐漸收縮的囚籠中永恆消逝。

    而被壓抑了無數年,無數代的逆命渴望真正被點燃時,所爆發的火焰,足以讓閻天梟用自己的神帝之命去盡情的、瘋狂的燃燒。

    他如此,焚月界最先“投誠”的焚道啓亦是如此。

    焚月艦上,以焚道啓爲首,衆蝕月者、焚月神使緊隨閻魔界之後,天下爲證,宣誓效忠:

    “我焚月之人,願以靈魂爲契,永世效忠魔主。如有背棄,願遭永劫,魂飛魄散,北域衆生皆可爲證!”

    魂天艦上,池嫵仸魔音凝寒,徐徐而語:“劫魂界自今日起,效忠於魔主麾下,魔主之意,便爲天旨。魔主之敵……爲我劫魂死敵!”

    最後六個字,依舊是渺渺魔音,卻讓人如墜寒淵,冰冷刺骨。

    三大王界合力所鑄的黑暗投影,規模之大,勝過歷史所有。

    投影的密集程度,要遠勝東神域玄神大會期間的星神投影。

    所以,三王界的效忠與誓言,是真正意義上當着整個北神域之面。

    “起身吧。”雲澈目視前方,淡淡吐出三個字。

    他的神識掃向魂天艦,八魔女皆在,唯少了第七魔女嫿錦。

    在這邊封帝大典召開之時,她已孤身潛入了東神域,開始了造勢的第一步……亦是他復仇的第一道前奏。

    閻天梟起身,他身影浮下,目掃北域諸雄,忽然道:“今日大典,既是魔主加冕之日,亦宣告着我北神域另一個時代的開啓!”

    “北神域亙古命運坎坷,黑暗之中,是無盡的混亂、罪惡以及絕望。我三王界爲北域之尊,卻未能盡引領之責,更未能逆改北域的黑暗宿命。”

    “但,我們無法做到的,魔主定可做到。這是劫天魔帝將魔主賜予我們的原因,亦是我們願永世效忠魔主的理由!”

    閻天梟目光俯下,浩瀚帝威沉重如實質,壓覆在所有人的胸腔和心絃之上,他的聲音,也變得無比低沉:“你們,可願隨我等追隨魔主,共謀北域新生!?”

    他的聲音似在問詢,實爲天威浩命。

    劫魂聖域一片駭人的靜寂。

    拿下三王界,便是拿下了整個北神域。

    當三王界盡皆臣服,其他星界的意願已根本毫無重要。邀他們前來,絕非徵詢他們之願,只爲觀禮見證,以及……

    他們必須做出的表態!

    三王界合威之下,誰敢不從!

    聲音落下,閻天梟的目光也猛一偏移,落向了劫魂聖域內,位置最爲靠前的坐席。

    那裏,是北神域王界之下最強三大星界——皇天界、禍荒界、神蟒界的所在。居首的,是三界皆到場的大界王:天牧一,禍天星,蝰蛇聖君。

    這一場封帝大典,他們心中的震駭和複雜都無以言表。

    上一次見到雲澈,是在皇天界的天君盛會。

    如今,才相隔短短不到一年,再見雲澈,已是九霄之上,王界之上!

    在場衆界王的目光也都落在了這三大界王的身上。在北神域之中,他們算是唯三面對王界亦有些微話語權的人。

    只是,面對亙古未有的三王界齊壓,無論是多麼荒謬和不可理解的號令……他們三大王界真的有質疑和抗命的膽量嗎?

    三界王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極端複雜。

    “等等。”

    這時,雲澈卻忽然出聲,淡淡的兩個字直接粉碎讓人窒息的死寂,他的手臂伸出,頓時,閻天梟的無上帝威當空瀰漫。

    閻天梟目綻詫異,但沒有說話,垂首退步。

    衆人注目之下,雲澈緩步向前,漆黑的雙瞳凌視前方,口中低沉而語:“你們現在心中肯定在想,一個出身東神域,到來北神域才短短數年,對北神域未建半分功德,未積半寸基業的人,何德何能成爲這北域的無上主宰。”

    “一個年齡不過半個甲子,在玄道只是‘幼輩’,修爲也才區區八級神君的稚子,憑什麼引領北域萬魔,成爲第一個北域魔主。”

    “你們甚至還會想,這個所謂的‘魔主’,會不會不過是三大王界爲了更好的操縱駕馭北域,而共同立起的一個傀儡。”

    雲澈的聲音冰寒淡漠,一字一字,緩慢的撞擊着每一個人的神經。

    他們都愕然擡首,驚訝着耳邊聽到的言語。

    而云澈之言,毫無疑問,便是他們心中所思所慮。

    東神域出身、半甲子之齡、神君境的修爲……卻成爲北神域曠古絕今,凌駕於三王界之上的魔主!?

    雖然傳聞他身負魔帝傳承,傳聞他可以釋真神之力……但傳聞終究只是傳聞。

    但,哪怕這些都是真的,他區區一人,又怎會在如此短的時間裏,讓三王界臣服到如此地步。

    無論怎麼想,都根本是不可能之事。

    “傀儡”,是出現在無數北域玄者腦海中最多的兩個字。

    只是完全沒有想到,這“兩個字”,竟然從他的口中直接說出。

    “呵,”輕淡的一笑,卻帶着蔑世的傲然,雲澈頭部擡起,冕旒搖曳,魔主之語幽沉的傳入北神域的每一個角落:“本魔主便讓你們好好看清,何爲資格!”

    轟——

    一聲悶響,如深淵驚雷,雲澈身上玄氣爆開,邪神境關——邪魄、焚心、煉獄、轟天、閻皇一瞬開啓。

    隨着玄氣化作深邃的血色,神君境八級的玄道修爲,卻爆發出讓劫魂聖域爲之戰慄的恐怖威壓。

    那誇張到無限撕裂認知,無法用任何言語形容的玄氣爆發,險些在一瞬間驚裂了無數暴凸的眼球。

    而他們驚駭欲絕之中,卻渾然不知,這只是剛剛開始。

    玄氣在邪神之力下暴漲到極致,雲澈緩緩閉目,雙臂擡起,長長的黑髮穿過帝冕,無風飛舞。

    他的眼瞳,他的全身,還有每一根髮絲之上,都在這時耀起一層逐漸深邃的黑暗之芒。

    那是屬於黑暗永劫的極道魔芒。

    轟隆隆!

    蒼穹之上,黑雲忽然開始混亂的翻滾,光線在快速變得暗淡。

    一雙雙眼睛在無聲的收縮,一根根神經和魂弦在快速的戰慄,無數的心臟在瘋狂的跳動。

    因爲天地之間,正在降下一股浩蕩魔威。

    這股魔威降下的第一個剎那,便沉重的讓所有黑暗玄者瞬間窒息。但,下一個瞬間,它竟又快速增長,瘋狂暴漲。逐漸的,超越了神帝,超越了認知,甚至超越了他們意志和信念所能承受的極限……

    轟隆隆隆隆隆隆隆——

    光明快速消逝,黑雲的翻滾變成了隱隱的戰慄,再到……那幾乎清晰可聞的恐怖哀嚎。

    蒼穹之下,劫魂聖域正在微微的顫抖,所有的黑暗空間都在顫抖。而這絕非這絕非是力量的釋放,而僅僅是黑暗的威壓。

    “這……這是……什麼?!”

    天牧一,北域王界之下第一界王,他嘴巴大張,瞳孔欲裂。

    天孤鵠的巨大變化,讓他對雲澈的瞭解遠勝他人,卻依然在這一刻,在這股從天而將的恐怖魔威下驚駭欲死。

    他的周圍,皇天界的衆強者……還有不遠處的禍天星與蝰蛇聖君,每一個人身上所呈現的,無不是劇烈到極限的恐懼戰慄。

    壓覆在他們身上、靈魂上的,是一股大到讓他認知崩塌,幾乎隨時可能魂飛魄散的恐怖魔威。這股魔威之下,他們感覺自己像是被上古真魔的魔爪抓在了手中,全身上下,都是超越信念的驚慄與恐懼。

    咔嚓!

    黑雲碰撞,帶起一道震世暗雷。

    只是,這聲天道之雷卻隱隱透着一股戰慄……甚至卑憐。

    雲澈的上空,黑雲在瘋狂的翻滾,整個蒼穹都彷彿完全壓覆了下來,幾乎要觸碰到他飛舞的黑髮。

    而他的身上、臉上,一道道赤色的魔紋在顯現,這些魔紋非是來自他的魔袍和帝冕,而是他黑暗永劫中境大成的永劫魔印。

    這也是他第一次,毫無保留的釋放黑暗永劫。

    劫天魔帝,作爲遠古始祖神創造的第一個魔,她的黑暗永劫是黑暗始祖,黑暗極致……甚至在某種意義上堪稱黑暗起源。

    黑暗永劫的魔威之下,萬魔皆爲螻蟻。

    轟隆隆隆……

    已是分不清這是天道的咆哮,還是恐懼的哀嚎。

    閻天梟瞳孔在瑟縮,嘴脣在不受控制的發抖。他的身軀緩緩屈下,雙膝跪地……而這一次跪拜,不是因爲儀式,不是宣誓效忠,而是一種源自靈魂的敬畏與臣服。

    他早已多次親身領教雲澈的可怕,今日今時才知,先前,竟還根本遠遠不是魔主的極限。

    閻天梟屈膝、閻魔屈膝、蝕月者屈膝、魔女屈膝……

    魔主雲澈的腳下,一個又一界王,一個又一個黑暗玄者……他們的魔軀早已先於他們的意念,在戰慄中跪俯於地。

    越來越暗沉的視線之中,他們看到的不僅僅是北神域的新生魔主,還有破世降臨的遠古魔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