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浩瀚北神域,密集分佈的黑暗投影之下,無數的北域玄者呆呆的看着影像中那漫天翻動的黑雲和跪伏在地的界王諸雄……

    還有天地之間,那在這一刻獨尊北神域的黑暗魔主。

    明明面對的只是投影,他們身上的黑暗玄氣卻在激盪,靈魂在戰慄,斥滿心魂的,盡是跪地拜服的衝動。

    轟隆隆隆——

    無盡的暗雲依舊在不斷的囤積,不僅劫魂聖域,整個劫魂界範圍都被黑雲所覆。

    雲澈仰頭,看着如巨浪般不斷翻騰的暗雲,冷漠的臉上,緩緩露出一抹嘲諷的獰笑。

    天道?呵!

    我順應天意,拯救神界萬靈,卻被逼至此。

    我既爲魔主,誓逆天而行,天道又奈我何!

    咔嚓!

    黑雲激撞,雷霆震魂,但面對雲澈這個超出天道法則界限的絕對異類,卻自始至終,沒有一道劫雷劈下。

    早在雲澈即將成就神靈境時,天道法則的“雷劫”之力便欲將之從世間抹去。

    但,縱然是天道法則最極限的雷罰之力,都根本無法傷到他分毫,反而會爲他所汲取利用,轉爲自身之力。

    面對越發強大,如今已徹底成爲禍世存在的魔主雲澈,天道唯有無力的咆哮和驚懼的戰慄。

    雲澈瞳眸緩慢俯下,聖域內外,已再無站立之人,大半的頭顱深深俯下,不敢擡起,身體,更是一眼可見的劇烈顫抖。

    他們所有人,無論神王、神君乃至神主,都是生平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竟是如此的卑微弱小。

    血脈的卑微、氣息的卑微、力量的卑微……而且那分明是跨越了不知多少個層面的絕對壓制。

    不僅是他們的軀體和靈魂,就連他們身上所攜的魔器,都在激盪着驚懼與臣服的氣息。

    黑暗永劫第一次的完全釋放,不僅震駭了整個北神域,亦再一次震驚了宣誓臣服的三王界。

    雲澈的手臂垂下,身上的魔紋褪去,黑光盡斂。

    一瞬間,覆世魔威消散的無影無蹤,被吞噬的暗淡光明也重新耀下。

    就如大夢初醒,衆人在怔然中擡頭,魔威消失,但他們玄脈和靈魂的戰慄卻在持續,他們拼命的凝心靜氣,卻怎麼都無法休止。

    而云澈……那宛若上古真魔降世的魔影,已深深的刻入所有北域玄者的靈魂之中,化作永不可滅的黑暗印記。

    “起身吧。”

    淡漠的聲音,明明不帶任何的威壓,卻在傳入耳中的那一刻,深深觸及到了剛剛刻於靈魂的魔主印記,一種深深的敬畏由內而外,覆滿全身,讓他們在這魔主的命令之下,幾乎是不由自主的遵命站起。

    甚至,他們在起身之後,才驚覺自己方纔竟已跪伏在地。

    他們終於知道,本爲北域無上存在的三王界爲何會甘願臣服。

    他們親眼看到,親身感受了何爲魔主的魔威與資格。

    劫魂聖域前方,皇天、禍荒、神蟒三大星界的界王都是冷汗遍體,纏繞魂間的驚懼與敬畏,要不知多少倍的超越面對神帝之時。

    砰!

    剛剛站起的皇天界王天牧一單膝跪地,深深拜下:“魔主魔威撼世,震古爍今,堪爲魔帝在世。我皇天界……願從此追隨效忠魔主,絕無二心。”

    這是北域王界之下第一界王的表態……但,經歷了剛纔的覆世魔威,沒有人覺得驚訝。

    禍天星和蝰蛇聖君也連忙向前,想要宣誓效忠。但他們的身體還未屈下,空中便傳來一聲冷淡的低笑:

    “呵,追隨效忠?你是爲何追隨,又爲何效忠?”

    禍天星和蝰蛇聖君定在原地,天牧一亦是呆住,不知如何回答,更不知面對自己的當衆臣服,魔主爲何會有此一問。

    弱肉強食,這不是基本的生存法則麼,還需要理由?

    “你如今的臣服,不過是驚懼下的被迫妥協而已。本魔主方纔所釋的,是成爲這北域黑暗主宰的資格。無功無恩之下,有何理由得一浩大星界的忠誠。”

    “……”天牧一,還有皇天界到場的人全部懵住,吶吶的說不出話來。

    “呵,”又是一聲低笑,雲澈目光斜過,道:“既然你們選擇追隨效忠本魔主,那這個理由,本魔主親手送予你們。”

    他手臂伸出,掌心朝向皇天界所在,魔光閃耀,直罩向皇天界的衆人。

    一股淡淡魔威籠罩而至,皇天界到場的三十人皆是瞳光蕩動,軀體下意識的便要作出反應……這時,他們的耳邊都傳來天孤鵠來自遠處的傳音:“父王,各種前輩,不可抗拒!”

    皇天界衆人皆未動彈抗拒,魔光罩下,數息消散。

    而天牧一,以及所有皇天界在場的強者,他們如被天雷轟身,全部懵然當場,然後不約而同的做出了同一個舉動……

    他們動作僵硬的低頭擡手,呆呆的帶着自己的手心乃至全身,彷彿在確認這是否還是自己的軀體。

    噗通!

    本是單膝下拜的天牧一忽然猛的雙膝撞地,方纔下拜間亦極力挺直的上身更是趴伏而下,整個身體都幾乎貼在了冰冷的地面上,高喊道:“皇天界天牧一,謝魔主無上恩賜。願攜皇天界永世效忠魔主麾下,如違此誓,永墮魔淵!”

    禍天星和蝰蛇聖君呆住,所有的界王都愣在了那裏。

    天牧一的喊聲比剛纔震耳了數倍,而他的聲音中那無比強烈的激動,每一個字在顫抖之餘,都幾乎帶着恨不能把心臟挖出來以表真意的忠誠與決意。

    他的身後,皇天界到場的所有人也都緊隨着拜下,如天牧一一般雙膝跪地,上身匍匐,高喊震天:“謝魔主恩賜!願永世追隨效忠魔主,如違此誓,永墮魔淵!”

    衆北域玄者徹底的呆了。

    天牧一作爲第一界王,也第一個站出來……也不得不站出來表態。姿態盡顯敬畏,但依舊保持着第一界王的傲姿,效忠之言,用的也是“絕無二心”。

    但,不過轉眼之間,隨着雲澈那數息黑芒魔光的罩下,天牧一,還有身周所有皇天之人的姿態全部大變。那激動的聲音,戰慄的言語,自甘卑微的姿態、還有“永墮魔淵”的毒誓……

    以天牧一的界王傲姿,怕是他祖宗從棺材裏跳出來,他都不會激動恭敬成這個樣子。

    “這……這是?”禍天星驚疑出聲。

    高空之上,閻天梟的神帝之音凌空而下:“此爲魔主至高無上的黑暗永劫之力所賜的黑暗契合。”

    “得此黑暗之賜,你們的軀體已爲真正魔軀,永不會再遭黑暗反噬。不但壽元大幅延長,對黑暗玄力的駕馭亦將遠勝以往,修煉的速度數倍提升。一些上等魔功的修煉瓶頸,也可能不攻而破。”

    “完美的黑暗契合之下,你們對黑暗之力的駕馭也將不再大爲依賴於黑暗環境。縱離開北域,黑暗玄力的駕馭、魔威、恢復,也將幾乎與現在無異!”

    閻天梟的言語,在北域玄者耳中,無疑是字字天雷,字字夢幻。

    而他接下來的一句話,更驚世如天崩地裂。

    “另外,此永劫之賜不但永恆存在,而且可傳承於後世。”

    換言之,永劫之賜,恩及後代萬世。

    說這些話時,閻天梟心中也是震動不已。

    就在短短一個月前,雲澈賜予衆閻魔、閻鬼黑暗契合時,大部分都是一個個賜予,偶爾纔會嘗試一次施予數人,且神情會頗爲謹慎。

    而今,隨手之下,短短兩息,皇天界最核心的三十餘人竟全部完成了黑暗契合。

    黑暗永劫,記載中只屬劫天魔帝,根本不可能爲他人所修的極道魔功,在雲澈的身上,進境居然可以快到如此恐怖!

    閻天梟的腦中甚至晃過一抹將他自己徹底驚到的意念:怕是劫天魔帝自己,進境都不至於誇張至此吧?

    從開始修煉黑暗永劫到如今的中境大成,雲澈只用了三年。

    若劫淵沒有離開混沌,面對雲澈的這般進境,亦絕對會駭然失色。

    而這恐怖進境背後,除雲澈自身的【特殊】之處外,最大的功臣,無疑是千葉影兒。

    閻天梟之言,換來的,毫無疑問是整個北神域的死寂。

    因爲他口中的“魔主恩賜”,實在是太過於誇張,太過於夢幻,完完全全的超出常理認知,已根本遠不是“恩賜”二字所能詮釋。

    “這……這……這……這是真的?”蝰蛇聖君和禍天星盯着天牧一,哪怕以他們的身份位面,也無論如何都不敢相信。

    天牧一擡手,五指之上,魔光瞬現,屬於皇天界的威凌一瞬間便橫掃百里,又在一瞬間消逝無蹤。

    “!!”瞳孔中像是被萬針刺入,禍天星、蝰蛇聖君,還有所有神主境的界王都一瞬驚到失魂。

    “既爲魔主,自當施恩麾下魔生。”雲澈目光俯視,淡淡而言:“皇天界既願追隨效忠本魔主。那麼,皇天界內,所有神靈境以上的玄者,皆可得此恩賜。十甲子之下的年輕玄者,亦可擇萬名資質優異者承恩。”

    無數的眼瞳放大欲裂,無數張下巴幾乎砸到地上……皇天界內,投影之前,片片玄者當場激動的跪在了地上。

    天牧一全身的血液齊涌頭頂,到了此刻,他終於明白爲何天孤鵠竟對雲澈崇敬到了那般地步。他的頭顱再次深深叩下,高聲道:“魔主之恩,如同再造,恩澤萬代,縱萬死亦能相報。”

    “我皇天界上下萬靈,將誓死效忠魔主。魔主之命,無不遵從;魔主之言,既爲天諭;魔主之敵,既爲我皇天不可恕之死敵!”

    他先前,還在萬分驚詫不解着高高在上的三王界爲何會對雲澈敬畏臣服至此……而現在,他的姿態、誓詞的誇張程度還要遠遠勝之。

    哪還需要任何的遲疑,皇天界的後方,禍荒界、神蟒界的人以界王爲首,全部跪倒在上,臉上盡是敬畏、激動、渴望還有極力表現出的虔誠。

    口中宣誓之言,更是猶勝皇天界。

    “很好。”

    短短二字讚賞,雲澈手掌再次罩下,兩大星界的核心力量,五十四個強大的黑暗玄者,依舊是短暫的兩息,便全部完成了黑暗契合。

    在旁人看來,那不過是揮手之間罩下的黑暗玄光,就算再怎麼誇張,又能算得什麼恩賜?

    但,唯有親身承受,才真正知曉魔主揮手之間,締造是何等的神蹟。

    無盡的激動與震驚之餘,所衍生的,也無疑是暴增了千百倍的欽服與敬畏。

    覆世駭魂的無上魔威,隨手爲之的無上神蹟,以及……福澤後世萬代的無上恩賜。

    三王界爲何如此臣服,他們哪還有半點的疑惑和不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