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鳳仙兒纖弱的手臂環在雲澈的腰上,帶著他浮空而行,繞過所有族人的眼睛,飛向鳳凰試煉之地。

    雲澈的重量幾乎全部壓在鳳仙兒的身上,一陣山風吹來,並不強勁的風,卻是讓雲澈一陣難耐的窒息。鳳仙兒馬上察覺,連忙將本就很慢的飛行速度更加緩慢了一些。

    我竟會……虛弱到這種程度……雲澈心中苦澀的念道。

    不過,這一定只是暫時的。

    鳳凰遺族一共只有兩百來人,修為最強者,便是鳳祖兒和鳳仙兒。她帶雲澈悄悄來到鳳神之地,沒有被任何人察覺。

    鳳仙兒帶著雲澈在一處高大的山壁前落下,前方,是那個雲澈記憶中的封印之陣。

    「恩人哥哥,我們到了。」

    鳳仙兒手指點出,觸碰在封印之陣上,一點赤炎一閃而過,封印之陣頓時消失,眼前,出現了一個不見盡頭的赤黑空間。

    攙著雲澈,鳳仙兒帶著他走向前方。一步踏入,周圍的世界頓時變幻,所有的光芒完全消失,化作一片黑暗。

    鳳仙兒拜下,向著前方虔誠的道:「鳳凰後人鳳仙兒,求見鳳神大人。」

    她話音剛落,漆黑的世界中便忽然現了兩道狹長的赤色光芒,隨之,這兩道狹長的赤芒緩緩睜開,化作一雙鑲嵌在這個世界中的鳳凰眼瞳。

    當年,雲澈初至此地時,面對的鳳凰眼瞳是耀眼而神聖的金色。

    而此刻,卻是赤色……而且呈現著明顯的黯淡。

    「雲澈,好久不見。」

    這是來自鳳凰魂靈的聲音,依舊威嚴懾心。但和雲澈記憶中,卻有了明顯的不一樣……似乎顯得有些虛弱和蒼老。而這些,非雲澈所關心,他目視鳳凰赤瞳:「是啊,好久不見。」

    「仙兒,你先退下吧。」

    「是。」鳳仙兒應聲,她釋放一股溫和的玄氣,凝成一團許久不散的氣流,將雲澈的身體柔柔托住,這才緊張惴惴的離開。

    「雲澈,」鳳仙兒離開,鳳凰魂靈的音調也出現了些許的變化:「炎神界葬神火獄的鳳凰魂靈消散前,向本尊傳達了它所有的靈魂記憶,其中,亦包括很多關於你的訊息。」

    「知曉你得到更進一步的鳳凰傳承,修成了完整的鳳凰頌世典,本尊甚為欣慰……沒想到,短短一年多的時間,你的命運竟遭此慘變。」鳳凰魂靈一聲嘆息:「或許,這就是天妒吧。」

    同為鳳凰遺留的靈魂碎片,神靈之間可互通記憶,這些雲澈早就知曉,毫無意外。他平緩著自己微弱不堪的氣息,問道:「鳳凰魂靈,鳳族長他們說,是你將我送回此地。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我沒有死?還出現在這裡?我明明……」

    記憶中的自己身死魂滅,十死無生。

    「不,」鳳凰魂靈徐徐回答:「你的記憶與認知並沒有錯,你的確已經死了……雖然,本尊並不知道你是怎麼死的。」

    「……?」雲澈愣住。

    「現在的你,是死後復生的你。」

    「死後……復生?」鳳凰魂靈的這句話,讓雲澈更加懵然。

    毫無疑問,任何人聽到這句話,都會懵住。死便是死了,所謂的死而復生,從來都是只存在於幻想,而從無可能實現的神跡。就算諸神時代覆滅的神魔,都斷無復生之能,又何況如今的凡靈。

    但,如果說這世上真的存在過死而復生,那麼,或許就只在雲澈身上出現過。

    「難道……又是輪迴鏡嗎?」他一聲失神的低念。

    他在流雲城蕭門,和夏傾月成婚那一日,被蕭玉龍毒死,因輪迴鏡而重生於滄雲大陸。后在滄雲大陸跳下絕雲崖而隕滅,又因輪迴鏡,而重歸了如今的這一世。

    「不,」鳳凰魂靈給了他否定的回答:「本尊雖不知輪迴鏡為何會在你身上觸發.輪迴之力,但,輪迴鏡的輪迴之力每觸發一次,會沉寂二十年。」

    「……」輪迴鏡的力量每次觸發,會沉寂二十年。同樣的話,茉莉也曾清楚的對他說過。

    鳳凰魂靈讀取過雲澈的記憶,自然知曉他身上輪迴鏡的存在:「而距離它上次帶你穿越輪迴,至今只過去了十三年的時間。而且,輪迴鏡的力量是『穿越輪迴』,而非重生。」

    「那到底是?」雲澈更加迷茫。

    「你可還記得,當年在你完成鳳凰神力的繼承后,本尊送你離開之前,曾說過送你一份特殊的禮物?」

    「記……得。」雲澈點頭。這件事,他的確記得很清楚,因為它透著很濃重的神秘,雲澈雖從不知這份「特殊禮物」是什麼,但從未忘記過。

    …………

    …………

    「你在這試煉之地的時間已瀕臨終點,該是我送你出去的時間了。不過在這之前,我或許應該送你一個特殊的禮物。」

    當年,鳳凰魂靈的聲音落下之後,一道金色的炎光從鳳凰神瞳中飛射下,點在了他的額頭之上。他很清楚的記得,那時,他額頭上的赤色鳳凰印記在這道光芒之下變成了耀眼的金色,如一簇正在燃燒的金色火焰。

    「這是我一生只能動用一次的特殊力量,但我想我並沒有用到的那一天,而你,承載著邪神的力量,你的將來註定不平凡,把這個力量賜予你,將是再合適不過。至於這是怎樣的力量,在你用到它的時候,你自然會知道。」

    …………

    …………

    而這個特殊而神秘的「禮物」,不但鳳凰魂靈沒有言明,茉莉也明顯知道是什麼,卻從來不肯告訴他。在得到龍神傳承時,太古蒼龍的殘魂也有提到,在幻妖界的金烏雷炎谷,金烏魂靈也著重的提到這一點,還在「攀比」之下同樣送他大禮。

    鳳凰魂靈、茉莉、太古蒼龍、金烏魂靈……他們全都知道這份「禮物」是什麼,卻無比統一的全都不肯告訴他,而且都說過類似的一句話:「若你有一天會用到,自然就會知曉。」

    而茉莉更是曾經頗為深意的說過一句話:「你最好祈禱自己永遠不會用到它。」

    「鳳…凰…涅…槃!」

    黑暗的空間,鳳凰赤瞳微微閃爍,給予了雲澈答案。

    這四個字,讓雲澈目光猛的一動,脫口道:「鳳凰涅槃!?」

    這是雲澈毫不陌生,或者說誰都不會陌生的四個字。

    無論下界,還是神界,都有著很遠關於上古諸神或神獸的傳說,有的或為真實,有的則為虛構,而大多數屬於後者。畢竟,真神的時代早已終究,留下的真實記載極其稀少,尤其在下界,此類傳聞,基本都是杜撰。

    而關於鳳凰的神話中,提到過它在死後可以浴火重生,而這種神跡,便是鳳凰涅槃。

    這是雲澈在這一世的兒時,就聽說過的神話傳說。

    後來,在茉莉離開那日,他遭天毒星神獄蘿暗算,在天毒之力下本必死無疑,後來奇迹生還……救他的,便是鳳雪児的涅槃之炎。

    也是在那時,身具鳳凰神力很多年的他才知道鳳凰神炎中,還有一種叫「涅槃之炎」的火焰,且終生只能燃燒一次。

    但是,那時他對「涅槃之炎」的認知,是一種擁有極強凈化之力的火焰,鳳雪児玄力未至神道,卻能在那時以這唯一一次的涅槃之炎凈化他體內的天毒神力,其凈化能力之強可想而知。

    從未想過……

    「難道,鳳凰涅槃重生的傳說……是真的?」雲澈滿臉的難以置信,頗有一種墜入神話幻境的不真實感。

    但,自己還活著……粉身碎骨之後還活著,卻又清楚的證明著這一切都是真的。

    「邪神在遠古時代,對鳳凰一族有過大恩。而你的身上,承載著世間唯一的邪神傳承。當年的你太過弱小,本尊恐你身死,而讓邪神之力再無後繼,便將本尊唯有的一抹涅槃神炎賜予了你。讓你可以在遇難之後,浴火再生。」

    雲澈:「……」

    「之所以沒有告知你,是擔心你在知曉之後,潛意識裡會少一分對死亡的敬畏。」鳳凰魂靈一聲嘆息:「知曉你在神界的成就之時,本尊祈禱你永遠不會有燃燒涅槃之炎的那一刻。卻是沒有想到,這一天,終究還是到來,而且如此之快。」

    「你身上的涅槃神炎根源在此,因而讓你在燃燒的涅槃之火下,重生在了此地。」

    「……」雲澈久久默然,他需要足夠的時間來理解和接受這無比虛幻的一切。

    可以讓鳳凰浴火重生的涅槃之火,那個曾經以為只是杜撰的神話傳說,居然是真的!

    十三年,十六歲的自己在這裡得到鳳凰神力時,竟因身負邪神之力,得到了鳳凰魂靈最為珍貴的涅槃之火。

    也就意味著,從那時候開始,他就擁有著第二條命。

    他在星神界粉身碎骨,那時的他的確是死了,卻在死亡的剎那引燃了他從不知其存在的涅槃之火,從而在這裡重生。

    而當年,將他從獄蘿的天毒神力下救回的,不僅僅是鳳雪児的涅槃之炎,亦是她的第二條命!

    「只不過……」鳳凰魂靈的聲音在這時沉下,雖然,真相對雲澈無比殘酷,但這是它必須言明,也是雲澈必須接受的事實:「本尊只是鳳凰殘留下的靈魂碎片,而非真正的鳳凰。本尊所賜予你的『涅槃之火』,遠遠不能和鳳凰真神的相比,甚至,不配被稱作『涅槃之火』。」

    「真正的涅槃神炎,可以讓鳳凰在浴火重生的同時,神力亦更勝以往。而你死後所燃燒的涅槃之火,它的確讓你在死後重生,但,它重生的,也僅僅只是你的生命。」

    「……」雲澈用盡全力,無比緩慢的抬頭:「什麼……意思?」

    「你應該也察覺到了吧。」鳳凰魂靈無比直白的道:「你如今的身軀,已不再是經過神血和神力淬鍊的神軀,而只是再孱弱不過的凡人之軀。」

    「你亦無法動用任何的玄力,你的靈覺,你的靈魂,也全部歸於平凡,甚至……弱於平凡。」

    面對雲澈逐漸收縮的瞳孔,鳳凰魂靈的殘酷之語並未停止:「換言之,你在涅槃之炎下重生的,只有你的生命。而你的神力、神軀、神魂、神識……全都已經死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