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太宇,我在這裏多久啦?”宙虛子一聲長長的喘息,忽然問道。

    “回主上,已經兩個多月了。”太宇尊者道。

    “兩個月……”宙虛子一聲失神的呢喃:“我以爲,已是百年。”

    太宇尊者移開目光,面現痛色。

    宙清塵的死,還是那般的慘死,對宙虛子的打擊實在太大太大。

    喪子之痛外,還有對亡妻的愧疚,對自己的怨恨。

    雲澈,曾經的救世神子,爲魔之後,竟可以變得那般殘忍惡毒。

    “吩咐下去,”宙虛子道:“準備立新太子一事。”

    太宇尊者微怔,剛想說宙清塵纔剛剛離世,爲之過早,但馬上想到了什麼。

    想要快些忘記宙清塵,最好的方法,便是立一個新太子。如此,既可轉移世人對宙清塵之死的追究猜疑,亦可轉移宙虛子內心的傷痛。

    “是清風麼?”太宇尊者道,此言雖爲詢問,但他知道,這是最好,也基本是唯一的選擇。

    宙虛子點頭:“這些年,也委屈他了。”

    宙清塵的資質很高,但在宙虛子的直系子孫之中,絕對不是最高。他的宙天太子之位,是因他唯一嫡子的出身,宙虛子對他的偏愛勝過其他子女所有。

    宙清塵千歲便神君中境的修爲,一個重大的原因,便是宙天神界無數最頂級資源的堆徹。

    而宙虛子子孫中資質最高者……宙天神界的長者都很清楚,是宙天第七十七子——宙清風。

    宙清風以四千歲之齡,修成了神君境十級,距神主境只剩最後的一步之距。這般成就雖遠不及梵帝神女,但在宙天神帝的所有子女之中,已是首屈一指。

    而他的性情也如其名,溫良恭儉,從來不怨不爭,在立宙清塵爲太子時,也未有過任何不忿不甘,反而全力幫助宙清塵固其太子之位和太子之名。

    行事作風,也遠不是宙清塵那般稚嫩優柔。就連宙清塵,對這個兄長也都是格外敬重。

    所以,無論資質、性情,他在宙天長者眼中,實是最適合繼承宙天帝位之人。

    也因此,宙虛子這些年對他一直是心有愧疚。

    “太宇,你親自去把清風帶過來,不用避開他人之目。”宙虛子道。

    “我明白。”太宇領命,卻沒有馬上離開,而是問道:“主上,你如今……是否還存退離之意?”

    “不,”宙虛子緩慢搖頭,低緩的聲音卻透着一分可怕的低沉:“我必須保留身上的力量。”

    “終有一日,手弒雲澈!”

    殺意,在宙虛子身上太過罕見。

    但這八個字,卻是字字盈恨,殺氣凜然。

    聲音落下之時,宙虛子卻是忽然臉色一變,猛的起身。

    “主上?”如此劇烈的反應,讓太宇尊者心中一驚。

    顯然,宙虛子方纔是得到了什麼傳音。

    宙虛子雙目圓瞪,方纔還滿是暗沉的目光一片怔然,他低低的念道:“雲澈在北神域,加冕黑暗魔主……凌閻魔、劫魂、焚月三王界之上。”

    “什麼!?”太宇尊者大驚,隨之毫無遲疑的搖頭:“這不可能,定是妄傳。”

    “萬陣投影,北域見證。雲澈爲劫天魔帝在世,萬界宣誓效忠……且以池嫵仸爲魔後。”

    宙虛子緩緩的唸完,一陣失魂,隨之喃喃道:“對。這不可能……這不可能……這不可能……”

    他連念數遍,不敢相信,更不願相信。

    想得到北神域的訊息無疑無比之難,尤其是核心領域的訊息。而這一次,卻是傳來的格外之快。

    因爲這場魔主加冕大典,爲整個北神域所見證。排場之大,亙古未有!

    連北域邊境外圍,都能隱隱聽到那浩世之音。

    但是,這種事,怎麼可能!?

    三年前雲澈纔是神王。

    三個月前,雲澈七級神君的修爲,已是讓宙虛子大爲震駭,但依舊遠不是他的對手。

    他怎麼會忽然成爲……超越王界之上,引北域萬界臣服的魔主!?

    北域三王界何等概念?

    北神域的魔人都是何其陰暗暴烈的性情!

    怎麼可能會擁雲澈……還是東神域出身的人爲魔主?

    這太荒謬了,荒謬到都無法用任何認知中的言語去形容。

    太宇尊者一番思慮,低聲道:“劫天魔帝對雲澈關照有加,留給他血脈或魔功確有可能。但在如此短的時間內,讓北域王界臣服於他……那北神域的王界,豈不是成了天大的笑話。”

    “而且還如此大張旗鼓,其中必然有妖。”太宇尊者繼續道:“在我看來,若這些都是真的,那也唯有可能是北域三王界借雲澈的身上的‘魔帝’印記,而立下的一個傀儡。”

    “北域亙古混亂,而‘魔帝’二字,在北神域是超越信念之上的存在。立一個這樣的傀儡,便是立起了一個讓北域魔人萬般敬畏的信仰……控住信仰,便可控住萬魔。”

    太宇尊者所言所思,和北神域位居高位的人在初聞“魔主”二字後的反應一模一樣。

    宙虛子緩緩的坐下,似乎並未聽清太宇尊者所言,腦海之中,那十二個字如詛咒一般震盪迴響,揮之不去……

    善則諸天永安

    戾則魔神戮世

    ————

    月神界,月帝宮。

    瑾月腳步匆匆,拜於紗帳前,輕聲道:“主人,北神域那邊傳來一個奇怪的消息,雲澈在北神域被封爲魔主,地位凌駕三王界之上。而且似乎……三王界在遍佈北神域的投影之下,當衆宣誓向雲澈效忠。”

    “……”沙帳之後,月神帝淡淡迴應:“此事,我已經知道了。以魔帝之名立的傀儡而已。故意弄那麼大的動靜,顯然是唯恐天下不知,可笑。”

    月神帝的反應,與外界的言論基本一致。瑾月再次俯首,繼續道:“還有一事,近期有一傳聞,言宙天神帝數月前曾悄悄踏入過北神域。時間上,和宙清塵對外所公佈的死期很是吻合,因而有傳宙清塵其實是死在北神域。”

    “且……可能死前已是化爲魔人。”

    “……”月神帝靜默少許,一聲低念:“這麼快……”

    “唉?”瑾月面現疑惑。

    月神帝道:“無稽流言,不必理會,下去吧。”

    “是。”瑾月輕輕一拜,卻是沒有起身,她螓首擡起,目光盈動,忽然輕聲說道:“主人,瑾月……瑾月可以看看你嗎?”

    月神帝:“……?”

    既已出口,瑾月終於鼓起勇氣,傾訴道:“主人當年隨先主入月神界後,都是瑾月爲主人梳妝。那一直都是瑾月最開心,最榮幸之事。”

    “但是,自從主人封帝之後,便再不讓瑾月碰觸主人之身。最近……每次拜見,都有沙帳相隔。瑾月已經好久……連主人聖顏都未能見到。”

    月神帝:“……”

    “是不是……瑾月做錯了什麼,惹主人生氣。求主人指出,瑾月一定會改正。”

    從每日爲她梳妝,到不能碰觸她的身體,再到每次相見都要沙帳相隔……瑾月心中越來越惶恐空落,說話之時,都隱隱帶上了泣音。沙帳之後,月神帝的身影緩緩轉過,聲音平淡無比:“傳令下去,本王需閉關數月,天大的事,亦不得來擾!”

    “……是。”瑾月領命,黯然退下。

    ————

    北神域,封后大典落幕之後。

    劫魂界外的遙遠上空,翻滾的暗雲之後。

    “你真的不見他嗎?”

    池嫵仸的身前,是一個身材嬌小玲瓏,容顏精巧如玉琢的少女。說話之時,她的媚眸隱含着幾分複雜。

    彩脂搖頭:“不見。”

    池嫵仸微笑:“若不想見,又爲何來此呢?還停留這麼多天。”

    彩脂轉身,纖柔的背影,卻釋着讓人膽寒,不敢稍加臨近的冷漠:“不殺那個女人,已是我的底線。但我絕無可能和她站於一起!”

    池嫵仸美眸一轉:“那我去把幫你她支開。”

    彩脂身上玄氣釋放,飛身而去。

    池嫵仸身影一晃,擋在她的前方:“好好好,我不逼你便是。那麼……能不能回答我一個問題?”

    彩脂:“?”

    “你的變化,是因爲劫天魔帝,對嗎?”池嫵仸輕然出聲,目光一直凝視着彩脂如無盡暗夜的星眸。

    彩脂沒有回答,她身影一晃,已是遠遠而去,很快消失在池嫵仸的視線之中。

    “果然啊。”池嫵仸看着彩脂離去的方向,一聲輕喃。

    “這個世上,沒有人比劫天魔帝更深知人性。她在離開前,一定是想過最壞的情形,所以暗中給雲澈留下的很多的後路,一定還有很多我不知道的。

    “畢竟,她的女兒,在雲澈手上呢。”

    這個世上,池嫵仸是極少知道劫天魔帝和邪神女兒存在的人之一。畢竟,雲澈當年對於“沐玄音”,基本不會有什麼隱瞞。

    ————

    無論是爲了復仇,還是爲了北神域衝破牢籠,逆天改命,最重要的,便是那佔極少數的核心力量。

    也就是神主與神君之力——尤其是神主。

    加冕和封后大典之後,雲澈接下來要做的事便很是簡單。

    北神域共有兩百上位星界,八百中位星界。

    無論上層星界的數量上,還是上層玄者(神主、神君、神王)的數量上,都遠遠低於其他任何一方神域——連東神域的一半都不到。

    由各上位星界組織聚合所有神主、神君和神王,依序到來閻魔界接受永劫魔賜,每日三界。

    到了中位星界,隨着強者數量的急劇減少,速度也無疑大幅加快。

    完成永劫中境的大成後,這般永劫恩賜可以大範圍施之。而他隨手可爲之事,對無論哪個層面的玄者而言,都是以往萬世都不敢奢望的天大恩賜。

    換來的,除了他們的激動與蛻變,無疑還有折服、敬畏和忠誠。

    這些,都在無形之中,化作雲澈可隨時動用的黑暗利劍。

    而其他的時間,雲澈則將心力置於北神域力量核心的核心……閻魔、蝕月者、魔女,以及閻鬼、焚月神使、魂靈。

    他們被雲澈一**的聚入永暗骨海之中,外人無從知曉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

    但若是細緻觀察,便會察覺,每次他們離開永暗骨海,身上的黑暗之芒都會隱隱深邃一分。

    到了神主境後期,每一絲微的進境都極其之難。而他們身上變化所彰顯的進境,都遠不是“誇張”二字所能形容。

    黑暗永劫……魔帝的極道玄功,它的存在,對現世的魔,對如今的混沌,都的確太過於出格和可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