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閻魔界,永暗骨海。

    劫心劫靈、夜璃、妖蝶、青螢、藍蜓、嫿錦、玉舞、蟬衣……九魔女皆端坐於地,身上的魔女氣息劇烈流轉。

    而她們的周圍,囤積了不知多少年的上古陰氣不斷的涌動、咆哮,每一剎那帶起的氣流,都狂暴如急欲滅世颶風。

    雲澈身體浮空,雙目緊閉,五指所向,黑暗陰氣瘋狂的涌向九魔女的身軀,但絲毫沒有傷到她們,反而在不斷的,以一種超脫認知的形式與她們自身的力量進行着詭異的融合。

    加冕爲魔主,北域三王界歸順後,雲澈終於可以再無顧忌的釋出黑暗永劫的另一種逆天之力。

    黑暗生長!

    而這個能力的存在,纔是當初他第一次聽到千葉影兒提及北域核心永暗骨海時,目綻異芒的原因。

    在對應的特殊環境下,他可以吸納周圍的元素之力,來融合爲自己的力量。

    這種融合之力,虛無法則可以做到,邪神的元素之力加大道浮屠訣的靈氣吸收也可以做到。

    但,在黑暗領域,黑暗永劫纔是無上的存在。

    它不僅可以讓雲澈融合周圍的黑暗化爲自己的力量,還可以施於他人之身。

    雖然因體質所限,施於他人肯定遠遠不及自己那般誇張,但……哪怕只有小半之效,亦是毫無疑問的逆天之力!

    而永暗骨海……簡直就是爲此而存在!

    雲澈身上的永劫氣息連結着九魔女的軀體和玄脈,本是無主的上古陰氣在源源不斷的化爲着魔女們的黑暗之力。

    每承受十二個時辰的黑暗生長,她們都要用至少十天的時間來適應和鞏固。

    換言之,黑暗生長之力,哪怕強如魔女、閻魔、蝕月者,也要十幾天才能承受十二個時辰。

    但,所換來的黑暗之力的成長,卻大到讓他們爲之悚然。

    永暗骨海之外,閻魔帝域的上空,池嫵仸和千葉影兒正在悠閒的交談着。

    “天孤鵠如今自稱‘魔子’,號召了越來越多的年輕玄者,在各大主星界竭力維持秩序,幫扶弱小,收效如何且不談,他在年輕一輩的影響力極大,號召之下,響應無數,至少在聲勢上,向北神域展示着魔主臨世之後的正面變化。”

    “我們的魔主大人還真是撿到寶了。”池嫵仸用的是誇讚的語調。

    “哼,心懷惡魔的野獸,自然能從他人身上也嗅到惡魔的味道。”千葉影兒目光從池嫵仸身上急速掠過,忽然淡笑一聲,語氣怪異的道:“你的元陰氣息居然還在?這若是被他人知曉,之前死的那些男人也就罷了,如今你身爲帝后……我們的魔主大人豈不是要被疑爲無用?”

    “咦?”池嫵仸發出長長的咦聲,嬌媚的眼眸輕輕睇了千葉影兒一眼:“說及此事,還真是讓人傷心呢。本後新嫁的魔主天天被其他女人糾纏不放,沒日沒夜的寵幸另外的女人,本後可是連半點雨露都分不到呢。”

    千葉影兒眉梢翹起,輕然道:“這要看各自的本事,你說呢?”

    對於池嫵仸,千葉影兒依舊有着極強的敵意。

    不過,這個敵意比之先前已經有了相當微妙的變化。

    不再是不容,而更傾向於……競爭?而且千葉影兒心裏很清楚,池嫵仸並不是“爭”不過她,而是無暇。

    封后大典之後,她可遠比雲澈要忙碌的多。

    池嫵仸清楚的知道千葉影兒爲何推她爲帝后,但她從未抗拒,更未說破。

    這亦是她所願。

    “那本後自是遠遠比不過你。”池嫵仸道:“畢竟本後至今還是純純的一張白紙,而你這些年,卻是和本後的魔主日日喧淫,夜夜笙歌。”

    “如今的‘梵帝神女’,傾絕天下的怕不僅僅是風華了,本後又哪裏比的上呢,唉。”

    池嫵仸憂傷的一聲嘆息。

    千葉影兒撇了撇脣,忽然問道:“你生平的那些男人,都是傀儡?”

    “當然。”池嫵仸淡淡一笑:“說起來,在對待男人這一點上,本後倒是和你頗爲相似。”

    “?”千葉影兒側眸。

    “你當年身負‘神女’之名,生來便高高在上,對男人極其的鄙夷和厭惡。你眼中的男人,大概只有兩種:有用的工具和無用的廢物。”

    “……”千葉影兒沒有反駁,這的確,便是當年的她。

    其實包括現在,亦是如此。只是出了一個特殊的意外。

    Wшw ¸ttκa n ¸¢O

    “而本後生來便身承涅輪魔帝的一縷魔魂,雖遠不及你神女那般高貴,但就靈魂層面而言,亦是高高在上,在認知本能上便會俯視天下衆生。”

    “尤其對男人,會極爲的排斥,如你一般,只會視爲有用的工具和無用的廢物。區區凡世男子,又豈配碰觸本後的身軀呢。在魔魂下化爲傀儡,奉上自己的力量和一生的基業,這便是他們最大的用處。”

    “淨天神帝呢?”千葉影兒問道:“是控不住麼?”

    “對。”池嫵仸道:“本後當年選擇他,便是因爲他是當時的三神帝中最弱,也是最易劫魂的一個。”

    “但,最弱的神帝,也是神帝,本後一步步卸下他的心防,竭盡全力,終於成功劫魂。但,他的靈魂掙扎極烈,隨時可能擺脫掌控。於是,本後只得將他碎魂,變成一個無魂的活死人。”

    “唉,”她輕輕一嘆,似乎至今依然有些惋惜:“可惜了一個上佳的傀儡。”

    千葉影兒稍稍眯眸,淡淡道:“論及狠毒殘忍,我比你,還是差得遠了。”

    “咯咯咯咯,欲成大事,最忌優柔。男人如此,女人亦當如此。”

    池嫵仸一聲嬌笑,波濤亂顫,然後悠悠而語:“相比男人,如玉一般的女子則要美好的多了。本後身邊的九個孩子,她們的美好,你……想不想也體會一番呢?”

    魔音入魂,媚惑撩心。若是最初接觸池嫵仸的千葉影兒早已敗陣,但如今她卻是玉脣微傾,聲音亦便如池嫵仸一般慵懶綿軟:“相比於此,我倒是更想知道……如此厭斥男子,喜愛女子的你,當年在炎神界被雲澈強上的時候,究竟是何種感受呢?”

    在封后大典後,池嫵仸依先前之諾,告知了千葉影兒自己的“身份”。

    而且頗爲的詳細。

    而這種坦白,自然也無形間拉近了兩女的距離。

    “他帶來的感受如何,這個世上,還有人比你更清楚嗎?”

    魔後的“反擊”轉瞬而至,她轉眸看向前方,在任何時候都無比妖媚的一雙美眸悄然浮起了一層撩人心絃的迷離:“也是在那日之後,無論是沐玄音,還是我,都發誓一定要把他找回來,牢牢的抓在手心裏。”

    “嗯?”千葉影兒似笑非笑:“你對雲澈如此上心,就是因爲‘那一次’?”

    她當然知道不是,但這般揶揄池嫵仸的大好機會,她豈能放過。

    “當然哦。”池嫵仸道:“如本後這般了不起的女人,卻被他一個小鬼頭給玷污了,豈能不找他算賬呢?”

    她吃吃一笑,萬媚橫生。

    “……”千葉影兒無言以對。

    “說及沐玄音,本後倒是一直很在意一件事情。”池嫵仸笑意收斂。

    “在意雲澈是個連自己的師尊都亂搞的禽獸麼?”千葉影兒冷嗔一聲,隨之微一皺眉,因爲她忽然發現池嫵仸的神色頗爲異樣。

    池嫵仸看着前方,娓娓說道:“本後附魂沐玄音時,她的靈魂之上,便寄居着冰凰的神魂。”

    “起初,冰凰神魂只是在通過沐玄音看外面的世界,而最後的幾年,因雲澈的出現,冰凰神魂對沐玄音施加了‘要無條件對雲澈好’的意志干涉。爲防被冰凰神魂察覺,我並未阻止。”

    “之後,就在劫天魔帝離開前的那段時間,冰凰神魂的意志干涉消失,就連那抹神魂……以及神魂所指向的魂源,也完全的消散。”

    “但消散之後,卻在沐玄音的魂海之中,留下了一團很是怪異的水晶狀藍光。”①

    “那是什麼?”千葉影兒問。沐玄音早已亡去,池嫵仸卻提及此事,必有特殊原因。

    池嫵仸卻是搖頭:“若是知曉,便不會疑惑至今。本後曾嘗試碰觸探究,卻毫無所獲。不過……”

    她眸中的媚光緩緩收凝,聲音也多了幾分飄渺:“藍極星外,她命殞魂消,我的魔魂也隨之分離時,最後的意識,我似乎……隱約看到那抹藍光攏住了她消散的冰魂。”

    千葉影兒金眉深蹙:“什麼意思?”

    池嫵仸依然搖頭:“我不知道,之後多次確認,沐玄音也的確是死了。只是……”

    沒有繼續說下去,池嫵仸眸光轉向千葉影兒,看着她道:“這件事,千萬不可告訴雲澈。如果會有奇蹟,他將來一定可以看到。如果沒有……螢火般的希望一旦再次破滅,帶來的會是不啻先前的劇痛。”

    千葉影兒定定的看着池嫵仸,驚疑不解着她話中的“奇蹟”二字。

    千葉影兒並不知曉雲澈當年命殞星神界後,爲什麼會活着回到神界,而是和當時所有神界之人一樣,以爲邪嬰之劫時,他那時其實是用什麼方法從星神界安然遁離。

    但池嫵仸卻是清清楚楚。

    鳳凰涅槃!

    在涅輪魔帝殘缺的記憶中,存在着一個並不起眼的認知。

    在那個神族與魔族之間的矛盾還未徹底激化的久遠年代,鳳凰與冰凰這對在記載,以及認知中相剋相悖,屬性上自然會被認定爲死敵的兩大神獸……

    曾經同屬一族。

    ————

    【①:第1512章 不該知道的真相——第1513章 宙天太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