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鳳凰空間一片昏暗,那雙赤紅的鳳凰之瞳釋放著唯一的光芒。但這赤紅炎芒落在雲澈的眼中,折射的卻是無比昏暗的瞳光。

    空間沉寂了下來,許久再沒有了任何聲音。雲澈獃獃的看著前方,失色的眼瞳沒有一絲的動蕩,似被抽離了魂魄。

    鳳凰魂靈沒有再言語,它無比清楚,對一個玄者而言,成為廢人,是比死還要殘酷的結果。尤其,雲澈他曾立於一片大陸之巔,曾有過無數的輝煌和榮光,曾創造一個又一個從未有過的奇迹……甚至神跡。

    卻在一夢之後,成為廢人。

    沒有人可以接受這突然而至的噩夢。哪怕是神界的玄者……哪怕至高無上的神君神主,都會因之而意志崩潰。

    尤其……是永遠不可能蘇醒的噩夢。

    「有沒有……恢復的方法?」他問,聲音很弱很緩。

    「既死,又談何復生。」鳳凰魂靈回答:「現在的你,只是一個凡人……需要從虛弱中緩慢恢復的凡人。曾經的一切,皆已化作雲煙。」

    「……那我,還可以重新修鍊嗎?」雲澈再問。

    「不能。」即使事實再殘酷,鳳凰魂靈也不會隱瞞:「你的玄脈,依舊是邪神玄脈,但卻是死去的邪神玄脈。這個世上,沒有任何力量可以蘇醒死去的邪神玄脈……除非,你能再找到一滴邪神之血。」

    「……」雲澈看著前方,呆然無神。

    冥寒天池之底的冰凰少女告訴過他,當年邪神為了留下這一滴不滅之血,提前隕滅了自己的存在。也就意味著,當年茉莉在南神域找到的邪神不滅之血,是世間唯一的邪神傳承。再無可能還有其他的邪神之血。

    也就是說,他不但失去了所有神力,還再無法修鍊。

    永遠的……淪為廢人!

    「呵……呵呵……」雲澈笑了,笑的無比的乾枯:「你在……開什麼玩笑……這就是……我活過來的代價?這就是……所謂的……涅槃……」

    鳳凰魂靈:「……」

    所謂的涅槃……這短短几個字,無疑是對鳳凰威嚴的冒犯,但鳳凰魂靈絲毫不怒,因為它很清楚,這樣的現實,對於雲澈而言是何其殘酷的打擊。

    「為什麼不讓我痛痛快快的死了……」雲澈嘶啞的低吼:「至少還可以陪她……我答應會她一起去另外一個世界……為什麼不讓我死……為什麼……」

    寥寥幾句話,便讓他后氣難繼,眼前昏花的視線,讓他嘴角的慘笑更加的凄冷……他何止是廢了,根本連一個大病在床的老人都不如。

    那日他強闖星神界,從未想過能救出茉莉……但至少,可以陪她共死。

    雖然,他殺了很多的星衛,還殺了一個星神長老,但完全不會阻礙「儀式」的進行。自己昏迷了那麼多天,到了現在,儀式定然已經完成。而作為儀式的祭品,茉莉與彩脂也毫無疑問已經死了,

    但答應陪伴茉莉的自己……卻還活著……

    作為一個永遠的廢人苟活著……

    他的雙手在顫抖中一點點握緊,想要舉起,但堪堪只舉起到腰間,便無力的垂落下去。

    現在的他,就算想要自我了斷,都無法做到。

    「我明白你的心情。」鳳凰魂靈道:「生命,是上天賜予每一個生靈最寶貴的東西。哪怕變得再卑微,也該對其敬畏和珍惜。何況,在你如今的生命中,真的沒有比死亡更重要的東西了嗎?」

    「……」雲澈久久無聲。一個又一個的畫面,一張又一張的面孔在他心海中晃過,逐漸的,他灰暗的眼瞳開始顫抖起來,並越來越劇烈……

    這裡,是天玄大陸……他回來了。

    那些他日夜思念的人,他終於可以見到他們,告訴他們自己回來了……但隨之,心間卻又泛起沉重的惶恐……他害怕見到他們。

    這樣的自己……又該怎麼去面對他們……

    長久的沉默。

    「謝謝你,給了我第二條命。」雲澈緩緩出聲,聲音似乎恢復了些許平和,但雙手依然攥在一起。

    「現在的你,一定無法接受這樣的現實。」鳳凰魂靈道:「沒有關係,亦不必強迫自己馬上接受,時間,會讓你逐漸找到第二次生命的意義。或許,有一天你會發現,歸於平凡並非是一件壞事。」

    面對如今的雲澈,它唯能以此語安慰。

    永為廢人,這個結果足以擊潰任何玄者的意志。雲澈如今的生命是它給的,它不希望雲澈在沒有盡頭的灰暗沉寂中將它荒廢。

    「……」雲澈沒有回應。

    「你去吧。」鳳凰赤瞳在這時微微眯起:「第二次生命,不僅是一場恩賜,亦會是一場考驗。若能你憑自己的意志渡過此難關。你得到的將不僅是生命的重生,或許還有心靈上的……真正涅槃。」

    雲澈:「……」

    鳳凰眼瞳在這時閉合,世界歸於黑暗,然後又耀起無數的明光。

    周圍的世界無聲切換,雲澈已回到了鳳凰試煉之地的入口。

    結界重新封合,而前方,鳳仙兒、鳳祖兒、鳳百川……還有眾多鳳凰族人都等在那裡,每一個人臉上都帶著深深的擔憂和焦急。

    看到雲澈出來,他們的神情又全部轉為關切,鳳祖兒和鳳仙兒第一時間向前,一左一右將他扶住。

    雲澈昏暗的心中升起一抹暖流,他們的擔心關切都是發自肺腑,沒有因自己已為廢人而有絲毫的虛假和輕視。他勉強露出一絲微笑,道:「鳳前輩,是我讓仙兒帶我來的,不要怪她。」

    鳳百川微笑搖頭:「先把身體養好,其他的事,都不重要。」

    「恩人哥哥,我們先扶你回去。」鳳祖兒道:「母親剛剛熬了竹湯,你一定會喜歡喝的。」

    兩人帶起雲澈,無比小心的走著,雲澈看著前方,目光依舊怔然無神。

    這裡是鳳凰遺地,位於萬獸山脈的中心,視線中的一切,都和記憶中的基本一模一樣,唯有天空隱約蒙著一層赤色……那應該是鳳凰魂靈為了保護鳳凰遺族而設下的結界。

    五年前他和鳳雪児到來時便已存在……也或者,早在那之前便已存在。

    「鳳前輩,」雲澈忽然出聲:「你們早就知道我已經廢了,對嗎?」

    攙扶著他的手掌同時微微一緊。

    鳳百川腳步微滯,然後看著他,平和的說道:「十天前,鳳神大人將你送來時便提及了此事。」

    雲澈:「……」

    「雖然我玄道修為低微,」鳳百川繼續道:「但亦明白這對你而言定是無法接受的事。不過,對我們一族而言,無論你變成什麼樣子,你都是我們全族最大的恩人……這一點,永遠都不會變。」

    「恩人哥哥,不要灰心。」鳳祖兒強笑道:「這一切都只是暫時的,說不定,等你把身體養好,就會慢慢恢復了。就算……就算真的不能恢復,大不了……就重新修鍊!」

    「嗯!」鳳仙兒很用力的點頭:「恩人哥哥那麼厲害,才二十幾歲就天下無敵。只要恩人哥哥願意,一定可以很快變得和以前一樣厲害……不,是更加厲害。」

    鳳百川別過臉去,心中一聲暗嘆。

    雲澈慘然微笑:「謝謝你們。」

    當年,這對只有八歲的兄妹,在看向他時,瞳眸中閃爍的是星辰般的異光,那是一種無比敬仰崇拜的眼神。

    哪怕是現在,他們都已是雙十年華,在看著他時,眼瞳中依舊會閃爍崇拜的星芒。

    但是,他們卻不知,他們從八歲開始一直敬仰、嚮往、追逐的人,已經淪為一個徹徹底底的廢人……永遠的廢人……比之十六歲前玄脈殘廢的自己還要不堪。

    至少那個時候,他還擁有初玄境一級的玄力,能閃爍一點微弱的玄光。

    昏沉的視線之中,出現了一棵低矮的老樹,枝幹枯裂,佝僂欲墜,如垂暮老者,幾片枯黃的殘葉在輕風中發出著最後的呻吟。

    「我想去那邊坐一會兒。」雲澈手指那棵老樹,輕語道。

    鳳仙兒與鳳祖兒都是唇瓣微張,求助的看向鳳百川,後者眼神複雜,微微點頭。

    兩兄妹把雲澈攙扶到老樹之下。雲澈倚著乾枯的老樹,迎著微涼的山風看向遠方。他想要靜心,想要讓自己接受如今的現實。但,他的意志,他的心魂像是沉入了一個無底的深淵,找不到逃離的出口。

    「我想自己一個人靜一會兒。」看著前方,他的聲音比山風還要輕渺。

    鳳百川沒有回絕,微微點頭。他遠比鳳仙兒、鳳祖兒這兩個心靈還過分單純的人明白雲澈承受的是怎樣的灰暗。

    「但是……但是只可以一會兒,久了你會著涼的。我和哥哥過會兒就來接你。」

    鳳仙兒不放心的「叮囑」一番,這才在頻頻回頭中離開。

    呼……

    山風稍稍變得強勁了些許,帶起雲澈額前凌亂的頭髮,但他的雙目依舊獃滯無神,心中的凄冷更沒有被山風帶走半分。

    他的視覺,已歸於平凡,稍遠處的碎石,他都無法看清。

    一隻鳥兒在耳邊嘰喳,他卻沒有察覺到它是何時落下。

    一片枯葉落在他的肩膀,他卻尋不到它飄落的軌跡。

    未來的生命,都將如此。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