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風聲遠去,雲澈呆立在那裡,眼前的世界一片天旋地轉。

    「恩人哥哥,你怎麼了?」鳳仙兒連忙停下腳步。

    雲澈看著前方,眼神獃滯,全身的血液在酥麻中似是完全停止了流動,他怔怔的問道:「你剛才……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聲音?沒有啊。」鳳仙兒搖頭,除了輕嘯而過的風聲,她沒有聽到任何的聲音。

    雲澈如今的耳力,與鳳仙兒差了何止好幾個位面,連鳳仙兒都未聽到的聲音,唯有可能只是幻聽。

    但,雲澈卻是搖頭,近乎戰慄的搖頭,他轉身,但身體的酥軟卻讓他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啊!你……你怎麼了?」鳳仙兒慌忙扶住他,不知所措。

    「不……是她的聲音……是她的聲音……」雲澈視線逐漸的模糊,全身的血液都在混亂的翻騰,縱然已「天人相隔」十幾年,但她的仙影,她的聲音,永遠都深深銘刻在他心魂最深、最愧、最痛,亦是最不能碰觸的地方。

    到死都不會有一絲一毫的淡忘。

    「帶我過去……帶我過去!」他伸手抓向竹屋的方向,但全身的酥軟和戰慄讓他幾乎都無法站起。

    「啊……好,我……我們過去……我們這就過去!」

    鳳仙兒清晰無比的感受著雲澈身體的顫抖,他的身體表面,甚至泛起了一層不正常的赤紅,而他的神情,更是混亂到像是被刺破了靈魂……她被徹底嚇到,慌忙的點頭答應著,顧不得勸阻雲澈那裡的危險,帶起他重新返向竹林。

    同時運轉玄氣,無比小心謹慎的護在雲澈身上。

    重回竹林,剛至邊緣,他們臨近的氣息便讓異常警覺的雲無心「嗖」的從竹林中再次現出身影,看著剛被她嚇跑便又折返的兩人,她的一張小臉兒凶煞非常,聲音亦一下拔高了許多:「喂!你們怎麼又回來了!馬上離開,否則……」

    她手兒一伸:「再不離開,我可真的要把你們打飛掉了!」

    雲澈的目光混亂的轉動,似乎想要穿透這層層竹林……這時,竹林的深處,輕輕傳來一抹如幽夢般的聲音:「心兒,你在和誰說話?」

    嗡————

    仙音隨風,如煙如霧,這一瞬間,雲澈的靈魂像是一下子炸開,眼前的世界變得蒼白一片,全身的血液如瘋了一般的湧向頭頂……他呆在那裡,呼吸完全停止,感覺不到心跳,甚至感覺不到身體的存在,就像是忽然墜入了不真實的幻夢之中……

    「啊!」鳳仙兒再次扶住他,她感覺到雲澈的身體完全依在了她的身上,身體的顫抖,失色的瞳眸……像是忽然失去了所有的靈魂。

    「小…仙…女……」他一聲夢囈般的低喃,然後失控的撲向前方:「小仙女……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小仙女!!」

    那個只屬於他的稱謂,那個本以為再無法見到,唯能懷一生愧疚的仙影……

    雲澈太過激烈的反應和失控的嘶喊不僅嚇到了鳳仙兒,也嚇到了雲無心,她眼睛瞪大,臉兒上也露出了幾分緊張:「他……他怎麼了?不……不關我的事吧?」

    「……」鳳仙兒怔然看著雲澈,無法回答。

    竹林輕曳,一個身影從竹林中緩緩映現,她的腳步很輕很緩,似在雲端,又似在夢中,依舊是一身

    她最愛的白衣,瑞雪一般純凈,珠玉一般無暇。身姿依舊是那般超脫塵世的飄渺,如仙如幻,似從未沾染一絲的凡塵煙火。

    只是,相比以往,她消瘦了一些,也嬌弱了許多,幾乎難禁竹林的寒風。身上和雲澈一樣,沒有了任何的玄道氣息,但,相比雲澈心志暗淡下的快速蒼老,上天卻似乎更偏愛於她,哪怕玄力盡散,也依舊不肯在她的臉上留下任何歲月與滄桑的痕迹,靜靜的站在那裡,卻已是斂盡了天地間所有了光華。

    楚月嬋。

    她看著雲澈,雲澈看著她,兩人目光碰觸的那一剎那,世界像是忽然定格,沒有了任何的光彩,沒有了任何的聲音……只有瞳孔中對方那比夢境還要虛幻的倒影。

    「娘!?」雲無心一聲輕叫,小巧的身兒一轉,已是來到了她的身邊,一層溫柔的玄氣急急的覆在她的身上,唯恐她被風寒所傷:「今天的風很涼,你不可以出來的。」

    「……」女兒焦急的話語,她毫無反應,怔怔的看著雲澈,美眸中的所有光彩都化作一片雲霧般的迷濛,唇間,輕輕的溢出夢囈的低喃:「是……你……嗎……」

    「……」雲澈點頭,無力用力的點頭,他想要向前,但身體卻怎麼都不聽使喚,他一次次的開口,用了很久很久,才終於發出顫抖到自己都無法聽清的聲音:「是……我……是我……」

    「……」楚月嬋的身體在風中輕輕搖晃,張開的唇瓣卻是再無法發出聲音。眼前的男子,他的臉上寫滿了失落與滄桑,曾經明亮眼眸亦變得那般渾濁,但……只是第一個剎那,她便知道是他。

    那個攪亂她的心弦,融化她的心防,在將她的身體和心魂都完全佔據后,卻又狠心永遠離她而去的男子……

    又一陣風吹來,讓她在失魂中緩緩的倒去……

    「啊!娘……你怎麼了?你……不要嚇我。」雲無心連忙將她扶住,她看著母親,又看著雲澈,心兒一陣迷茫與慌亂。

    「……」這一縷涼風,終於將雲澈稍稍從幻夢中喚醒,他伸出手,一步步走向前方,只是,他卻感覺不到自己的腳步,身體就像是被無形的雲霧托著,一點一點,靠近向那個本以為只會在夢中出現的身影。

    「……」雲無心沒有阻攔……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直到雲澈走到她母親的身前,她依舊呆呆傻傻的站在那裡,不知所措。

    楚月嬋緩緩的伸手,碰觸到了雲澈的臉頰,粗糙的觸感,比任何事物都要真切:「你還……活……著……」

    「我還……活著……」雲澈點頭,每一個字,都渺似輕煙:「你也……還……活著……」

    兩人,他以為再也見不到她,一生唯痛,她以為再也見不到他,一生唯悔……總是開殘酷玩笑的命運偶爾也會仁慈,只是這個仁慈。遲來了近十二年。

    他握住楚月嬋的手,溫潤的觸感從手掌傳至心魂的每一個角落,告訴著他這一切並非幻夢,他再一次牽起了小仙女的手……而且,再也不想分開。

    失去時有多麼的撕心裂肺,失而復得時就有多麼的欣喜若狂。他們「天人永隔」近十二年,千言萬語卻是歸於無聲,對方的臉龐與身影在瞳眸中時而清晰,時而模糊,整個世界,亦像是不停的在真實與虛幻中切換。

    「娘,你怎麼了?你……是不是生病了?」雲無心看著母親與雲澈纏在一起的手,小手輕扯著她的衣角,怯怯的

    問道。

    她的聲音,讓雲澈不由自主的轉眸,他看著雲無心,眸光一時間卻是再無法移開,本就混亂不堪的心魂顫盪的更加劇烈……

    她姓雲……

    十一歲……

    難道……她……她是……

    楚月嬋的另一隻手伸出,牽起女兒嬌嫩的小手,輕輕的道:「心兒,他是你的爹爹。」

    「……」雲澈的身體劇烈搖晃,視線再一次徹底模糊。

    他的身後,鳳仙兒雙手掩唇,美眸瞪大,整個人完全傻在那裡。

    「……」看著母親,看著雲澈,雲無心唇瓣輕張,怔怔的道:「可是,爹爹……不是已經……不在世上了嗎?」

    楚月嬋搖頭,眼角的淚光比世間最璀璨的星光更加凄美無暇:「是娘騙了你,你爹爹不但活著……還找到了我們……心兒,以後,你就有爹爹了……你高興嗎?」

    「……爹……爹?」雲無心依舊張開唇瓣,獃獃看著雲澈,眸光朦朧的像是覆著一層無法散開的水霧。

    「無心……我的女兒……」看著近在咫尺,與他血脈相連的女孩,雲澈的心臟已混亂到了極致,他顫抖的伸出手掌,觸碰向雲無心……他的女兒,他生命的延續……

    雲無心沒有躲開,但他的手卻是停在了半空,然後膽怯的收回,不敢去碰觸,怕自己已滿是粗糙臟污的手指沾染她無暇的嫩顏,怕她不願接受自己這個世上最無用的父親,更怕一切如水泡一般忽然夢碎……

    「你……真的是爹爹嗎?」他的耳邊,響起女孩的聲音。她的眼睛很認真的看著他,他從沒有見過如此美麗的眼眸,勝過他這一生見過的所有風景,所有星辰。

    他點頭,卻無顏去承認。母女孤苦十二年……他沒有見證她的出生,沒有陪伴她的成長,沒有盡過哪怕一天、一刻、一息做父親的職責……他怎配承認。

    「那……」女孩惴惴不安:「我剛才那麼凶爹爹,爹爹會打我屁股嗎?」

    輕輕的一句話,讓雲澈身體、靈魂的每一個角落如有無數道暖流爆開,他的世界徹底的模糊,身體在戰慄中前傾,抱住了自己的女兒,緊緊的抱住,眼淚一瞬間決堤而下,淹沒了他所有的意志和聲音,轉眼間打濕了女孩瘦弱的肩膀。

    「爹爹……原來是個愛哭鬼。」雲無心偎依在父親的懷中,輕輕的念著,不知不覺的,她的臉頰也無聲滑落道道晶瑩的水痕。

    她不知道自己的父親眼淚有多麼的珍貴,即使在離魂之痛,生死之間,他都從未落過一滴眼淚。

    但此刻,他的眼淚卻瘋了一般的決堤。

    「嘶……咯……咯……」他死死咬牙,拚命的想要遏住眼淚的奔瀉,卻無論如何都無法休止,更無法說出完整的一句話……一個字……

    我的月嬋……

    我的女兒……

    我們的女兒……

    重生后的這些天,他每一天都在昏暗中度過,他一次次問自己為什麼還活著,甚至一次次的怨恨自己還活著。

    但此刻,他無比的慶幸,無比的感激自己還活著……

    活著真好……

    是啊,這個世上,再沒有什麼比活著更美好的事……()

    。m.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