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竹屋很小,鋪陳的格外簡單整潔,但又透著一股難言的平和與溫馨。

    這個小巧的竹屋,是楚月嬋當年用的青竹親手搭建,這些年,除了她們母女,沒有任何人進入和靠近,雲澈是第一個「外來者」。

    雲澈雙目一片紅腫,沒有了玄力,他連最簡單的消腫都無法做到。如果此時,那些熟悉、知曉他的人看到他現在頂著一雙通紅眼睛的模樣,估計眼珠子都能掉滿大半個東神域。

    「當年,你為什麼會來到這裡?」他問道,目光時而看著楚月嬋,時而看著雲無心,第一次覺得只生兩隻眼睛是多麼的不夠用。

    雲無心依在楚月嬋膝旁,雙手托著腮幫,不時悄悄打量著雲澈。楚月嬋拿著她的小手,目光微泛朦朧。她明顯的變了,相比於當年冰雲七仙之首,性情冰冷到近乎絕情的冰嬋仙子,如今的她雖然依舊清冷,但姿容與眸光之中,明顯多了一分……不,是很多的柔和。

    因為她已不再是冰嬋仙子,而是一個為了「死去的」雲澈捨棄所有過去的女子,一個女孩的母親。

    「當年,在天劍山莊,所有人都以為你死在了『御劍台』下,也是在那時,我發現自己竟已有孕,為了能留下你的血脈,我離開了冰雲仙宮……」

    「……」雲澈清清楚楚,她又怎是簡單的「離開冰雲仙宮」,為了離開,她決絕自廢了冰雲訣,還背著讓師門蒙羞的愧疚與罪責,更背負著當時整個蒼風國最大的「醜聞」……

    只是後來,隨著雲澈實力與權勢的強大,這個「醜聞」也成為了「佳話」……實力這種東西,強大到足夠境界時,它改變的絕不僅僅是自己,還會改變所有人對同一事物的認知。

    「我本想找到一個寧靜的居處將我們的孩子生下……但,我尚未離開雪域,便遭到了伏擊,那些人實力極強,加之那時我剛自廢玄功,玄息混亂,被他們所傷……幸得當時下起了暴雪,我藉助雪凰獸逃脫……」

    「是軒轅玉鳳!」雲澈平靜出聲,但雙手卻是死死攥緊。

    因為凌傑,他始終沒有真的殺軒轅玉鳳,但每次想起,他心中都會盈滿恨意……此刻,更是強烈到極致。

    「我識出他們是天劍山莊的人……」楚月嬋那時雖自廢了玄功,但玄力尚在,王玄境的玄力,在當時的蒼風國,能將她逼入絕境的屈指可數,但天劍山莊絕對是其中之一:「我逃出雪域之後,在一處亂林中昏迷了很多……醒來之後才發現,受傷的不僅是我,還有我腹中的孩子。」

    「什麼!?」雲澈身體劇晃,比曾經渾濁了無數倍的眼眸,卻泛起了無比可怕的戾光:「他們……傷到了無心!?」

    雲無心眨了眨眼睛,看了看自己,臉兒一片不解。

    「當時,我只能拚命以僅剩的玄氣護住無心,卻不知將來該去往何處……」似是想起了那時的情境,她的聲音一片飄渺。

    「……」雲澈握緊她的手,心臟在刺痛中劇烈的痙攣著。叛離師門,背負污名,又遭天劍山莊追殺……那時的天劍山莊是何等概念?蒼風國的第一霸主,絕對無上無敵的存在!

    無法想象,當時的她,面臨的是怎樣的絕望……

    「你還記得嗎?」楚月嬋的話音稍稍一轉,變得格外柔和:「當年在龍神試煉之地,你為了讓玄脈盡廢,滿心死志的我保持清醒,和我講了很多關於你和他人的故事,有很多,一

    聽便知道是假的,但也有一些,或許是真的。」

    「……」當初在龍神試煉之地那半年,他講給楚月嬋的話,的確九成以上都是假的,很多是他強行編出來的笑話……雖然一次也沒逗笑她。

    「我那時隱約記得你曾說過,你的鳳凰炎力不是來自神凰國的鳳凰神宗,而是來自一個叫萬獸山脈的地方。那裡的中心隱居著一個凋零,且不為世人所知的鳳凰遺族,那裡的鳳凰後裔格外的善良淳樸,且有鳳神守護,萬獸不敢臨近……」

    「……」雲澈微怔。整整半年,為了不讓楚月嬋的意志沉寂,他每天都會抱著她說很多很多的話,多到他都記不清說過什麼……就如他此刻便記不起對她說過鳳凰遺族的事。

    甚至有些詫異……楚月嬋的確是最早知道他有鳳凰炎的人,在相識的第一天,他為了逼出她體內的毒靈,在她面前展露了鳳凰炎。但鳳凰炎的來歷是他最大的秘密之一,且關係到鳳凰遺族的安危,決不能對外人說起……

    但想到在龍神試煉之地那半年,他又逐漸釋懷。殺死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隻玄獸的殘酷試煉,不但每一個剎那都處在隨時遭受致命攻擊的危險之中,還要護住楚月嬋……精神的疲憊的確會讓他恍惚到把秘密都說了出來而不自知。

    「於是,我便來到了這裡。只是,我到來時,這裡,卻有著一個很強,強到我沒有廢掉玄功,也不可能破開的結界。」楚月嬋輕輕講述道。

    楚月嬋所說的結界,無疑就是當年和他和蒼月離開后,鳳凰魂靈以殘剩下的力量設下的守護結界。

    「在我滿心失望,本欲離開之時,結界卻忽然自行打開了一個缺口……」

    「是無心。」雲澈不自禁的道:「她繼承了我的鳳凰血脈。我的鳳凰血脈是鳳凰魂靈直接賜予的源血,而無心是鳳凰源血的第二代繼承者。所以雖還未出生,鳳凰氣息便足以勝過長成后的鳳凰後裔。」

    未出生便可影響到鳳凰結界,無論是鳳凰遺族,還是鳳凰神宗,除了和他一樣直接繼承源血的鳳雪児,誰都不可能做到。但無心卻可以……因為那是他的女兒!

    當年,楚月嬋玄功剛廢便又受創,被天劍山莊追殺,後來神凰國又大舉入侵……如果不是還未出生的雲無心打開了鳳凰結界,他或許再也不可能見到她們。

    「這裡,就和你當初所說的一樣,是一個平和的世外之地。這裡的人,眼睛里沒有罪惡,他們驚訝和防備著我的到來,在知道我懷有胎兒時想要幫助我,在我表示出冷漠與抗拒后,他們亦不再打擾我……」楚月嬋輕輕閉目:「在這裡的這些年,我幾乎從未離開過這片竹林,與他們更沒有過交集……因為我害怕,不敢再相信任何人……更不敢離開……」

    「……我明白。」雲澈點頭,蒼白無比的三個字,但心中的疼惜與愧意幾乎讓他肝腸寸斷。

    「你的玄力……沒有了,對嗎?」雲澈輕輕的問。雖然他沒有了神識,但通過眼睛,他依舊察覺的到。

    楚月嬋頷首,卻沒有為之悵然和落寞,唯有平和:「我腹中的無心被劍氣所傷,在我來到這裡時,氣息已格外微弱。為了護住她的命脈,我不斷的逼出精血和源力……」

    「!!!」雲澈身體再次一晃,臉都明顯白了一下。

    「後來,我源力散盡,玄脈枯死,無心終於保了下來,然後出生……」

    「

    ……」雲澈嘴唇顫動……精血巨損,玄脈枯死,又面臨分娩,這在他的認知之中,根本就是必死之境。

    他想問楚月嬋當時是怎麼挺過來的,但話未出口,他便已知道了答案……能創造這個奇迹的,唯有母親。

    「我當時……想把無心託付給他們,然後安靜的睡去……但是,看著無心的眼睛,聽著她的哭聲,我不捨得……」楚月嬋輕撫著女兒的頭髮,曾經冰冷的眸光此時唯有一片足以融化一切的柔和:「我想看著她長大,最好……可以長得像你……」

    「可是,我長得更像娘,一點都不像爹爹。」雲無心看著楚月嬋,然後向雲澈輕輕吐了吐舌頭。

    楚月嬋微笑……這一幕,在雲澈的心魂之中剎那定格。

    這是第一次,他看到楚月嬋露出笑顏……

    這曾經,是只是他夢中才會出現的風景,如今,卻如此之近的呈現在他的眼前。

    因為他還活著。

    當年,他曾通過無數方法尋找楚月嬋的下落,讓蒼月動用皇室之力在蒼風國境內找尋,后借用黑月商會之力,之後甚至通過鳳雪児以神凰皇室之力在整個天玄大陸找尋……

    全都一無所獲。

    尋遍了那麼地方,他卻從未想過「鳳凰遺族」。

    因為這裡是一個不為人知的世外之地,秘密之地,他的鳳凰之力來自於這裡,自然不能讓這裡暴露世人之前,潛意識裡亦不會想要打擾他們,更不曾想過楚月嬋會來這裡。

    五年前,他和鳳雪児來此,卻因發現了鳳凰結界的存在而選擇了不打擾鳳凰遺族……原來,他們一直離得如此之近,曾近到只有咫尺之遙。

    他亦明白了為什麼當初連茉莉都找不到她。

    茉莉在重塑身體,逐漸恢復神力之後,曾兩度釋放神識,籠罩整個天玄大陸來找尋楚月嬋的氣息……兩次都告訴他自己神力依舊欠缺,未能成功。

    直到她離開,通過紅兒留下的魂音才告知了他真相,非是她力不能及,而是她沒有找到。

    楚月嬋自廢冰雲訣后,她的氣息沒有了冰雲仙宮的特性,茉莉當年釋放神識找尋時,只能遍尋所有有著王玄境氣息的人,想到她可能會有突破,又搜尋到霸玄境……甚至君玄境。

    卻是一無所獲。

    後來,茉莉又假設楚月嬋玄力倒退,強行搜尋天玄境的氣息……同樣沒有找到楚月嬋。

    天玄大陸千億生靈,茉莉就算再強,她的神識也不可能細緻的掃過每一個人,尤其是玄力越低,氣息越弱。

    茉莉給雲澈留下的言語告訴了他殘酷的事實:王玄、霸玄、君玄……再下至天玄,都沒有楚月嬋的氣息,那就只可能有兩個結果——要麼,她死了,要麼,她被廢了。

    而後者……以楚月嬋的姿容,若是她被人廢了,下場只會比死更加凄慘,以她的個性,更是寧死……

    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雲澈不得不接受楚月嬋已死的事實。

    今日才知,她雖然是失去了玄力,卻不是被人所廢,而是為了保護雲無心,導致玄脈源力散盡,枯竭至死。

    軒轅玉鳳……

    雲澈暗暗咬齒……就算你是凌傑的生母,我也真該將你千刀萬剮!!()

    。m.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