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東神域,宙天神界。

    宙虛子與太宇尊者相對而坐。

    宙虛子雙目輕閉,神色平和。但太宇尊者卻是面色陰沉,目中盈怒。

    “北神域究竟意欲何爲!”太宇尊者沉聲道:“寰虛鼎當年在太初神境落入了雲澈手中,那三顆星界,很可能是他們自毀,然後嫁禍於我宙天之身!”

    “意欲何爲……”宙虛子低聲一聲,他在思索着各種的可能。

    藉助寰虛鼎來嫁禍宙天,還不惜毀滅三個星界爲代價。是爲了毀宙天之名嗎?

    若那是發生在西神域、南神域,的確會如此。因一己之怨毀浩大星界,定會引世人之怒,損宙天威信。

    但,那是北神域!宙天神界就是用再狠絕的手段毀上幾百幾千,也絕不會被認爲是罪,反而會是當流芳萬代的耀世功勳。

    “唉,”宙虛子輕輕一嘆,老眸張開,徐徐道:“北域之行,我已是萬般謹慎,沒想到非但遭魔後與雲澈毒手算計,還被暗中刻影。看來,我越老,反越是無用。”

    再高等的玄影石,刻印時亦會有玄氣波動。

    雖然實力越強,越能將這種玄氣波動隱下。但宙虛子何許人物。

    他還是第一次被人暗中刻影而毫無察覺。

    他想到了北神域的一個人……那個傳聞中,有着極致隱匿和變幻能力的劫魂魔女。

    第七魔女嫿錦!

    據說她一旦隱於黑暗之中,無人可以察覺她的存在。隱匿能力之強,堪比完美融合狀態的天殺星神。

    太宇尊者道:“那裏畢竟是北神域,繚繞的黑暗氣息會干涉靈覺,他們又必有萬全之備。主上未有察覺,並不奇怪。”

    “我是擔心……他們刻印下的,遠不止那些。”宙天神帝臉色緩緩沉下:“清塵已去。我最怕的,便是他生前被化爲魔人的事爲人所知。”

    “主上,東神域現在已經是謠傳遍佈,該如何處置?”太宇問道。

    宙虛子搖頭:“無需理會。”

    因爲解釋無用,亦無法自證。他帶宙清塵入北神域是真的,離開時的怒誓也是真的,寰虛鼎也是真的,尤其……不會有人相信,他們宙天界的寰虛鼎竟會落到雲澈手中。

    他緩緩起身,寬大的白袍忽然鼓起,在這聖殿之中釋放着磅礴如萬嶽的神帝威壓:“我反倒迫切的想知道,他們究竟意欲何爲!”

    “若是……雲澈藉此以有關清塵投影的事威脅約見,那再好不過!”

    在東神域,沒有人想過北神域會舉界進攻東神域。最爲了解北神域狀態和綜合實力的神帝們更絕不會如此之想。

    因爲魔人縮於北域,他們無可奈何。若是強行踏出,那等同自掘墳墓。

    所以,面對這處心積慮營造,可謂毫無破綻的嫁禍,宙天的反應格外冷淡,甚至覺得有些可笑。

    現在的宙虛子,以及宙天神界的任何人,都全然不可能想到,這個牢牢落在他們頭上的屎盆子,將會爲宙天帶來多麼可怕的噩夢。

    ————

    西神域,龍神界。

    龍神界無比龐大,不僅是最強大的王界,亦是整個神界最大的星界。

    每年,都會有無數的玄者來此遊歷朝聖。

    龍神界的氣息格外的古樸厚重,有些近似於太初神境。而這種古樸厚重感,在龍神界的核心,那處名爲“龍神域”的神聖之地,達到了極致。

    無數來朝聖的玄者都會在很遠的地方,遙遙看着浩大磅礴的龍神域,不是不想靠近,而是在那股來自龍神域的威凌實在太過可怕。

    千里之外,他們便再不敢踏前一步。

    這股獨屬龍神域的可怕威凌,名爲龍氣。

    九龍神、四十三龍君、三百零八主龍,再加上至高無上的龍皇。

    這便是龍神界……四方神域,混沌空間的至高存在。

    無可匹敵,無可撼動。

    王界的強大,最重要的因素,便是不滅傳承。

    但龍神界不在此列。

    因爲它們依靠的,僅僅是血脈傳承!

    萬靈莫及的龍軀,漫長的生命,承載着上古龍神的稀薄血脈,它們縱無不滅傳承,也成爲碾壓其他所有種族,所有王界的至高存在。

    龍爲萬靈之尊,亙古無人可置疑。

    龍神域的中心,這裏的龍氣已濃重到足以輕易摧滅任何生靈的意志,若無足夠強大的修爲或靈魂,不要說邁步,將連直膝都無法做到。

    一個高大的人影在這時從空而落,緩步走向前方的大殿。

    他身長九尺,一頭藍灰長髮,手覆暗淡灰鱗,一雙暗藍色的眼瞳彷彿蘊藏着一個浩瀚的世界。

    他落下之時,周圍空間的龍氣再無威凌,兩側的龍衛全部屈膝拜下:“恭迎龍神。”

    藍髮男子未發一言,腳步緩慢,直至走出很遠,衆龍衛依舊俯首跪拜,極盡敬畏。

    蒼之龍神,龍神界九龍神之一,龍神一族僅次於龍皇的超然存在,足與其他王界的神帝平起平坐。

    踏入殿中,他眼前一恍,出現了一個背對他的男子。

    在這個處處充斥着無上龍氣龍神域,眼前男子身上卻是毫無氣息。他白衣黑髮,身長八尺,身型特徵上和人類完全無異。

    蒼之龍神單膝而跪,沒有說話,但暗藍龍瞳中盡展敬意。

    “蒼,你來了。”

    男子緩慢轉身,那是一張英挺非常,又讓人望而生畏的面孔。尤其他的一雙眼瞳,便如蒼穹耀日,釋放着彷彿流轉過無盡滄桑的神光。

    龍皇!

    蒼之龍神起身,道:“歸來途中,聽到一件趣事。”

    “是關於東域宙天的事嗎?”龍白淡淡而語。

    “不錯,龍皇果然早已知道。”蒼之龍神道:“我只是有些驚奇,以宙天神界的行事準則,居然會做這種暗下黑手的事,還被人抓到了鐵證,着實有些可笑。”

    “我更好奇,最不容黑暗的宙天神帝,爲什麼要帶兒子悄然前往北神域。難不成,真如某些傳聞中所言,宙天神帝的那個兒子當年被化爲了魔人?”

    龍皇看他一眼,道:“你中斷太初神境之行,如此之快的趕回,應當不是爲了這些外域小事吧?”

    蒼之龍神眸中神光收斂,聲音也低了下來:“我在太初神境,察覺到了龍後的氣息。”

    “你說什麼!?”四字驚吟,如悶雷炸開,那一瞬間的龍氣失控,讓蒼之龍神長髮驟揚,周圍氣浪排空,遠在大殿之外的龍衛們眼前一懵,身體劇晃,險些昏厥。

    “……”蒼之龍神長髮緩落,卻是眉頭大皺,驚異着龍皇的反應爲何會如此之劇。

    剎那失態,龍皇的氣息又在下一瞬間重歸平和,他淡淡說道:“不可能。我的龍後這些年一直都在輪迴禁地閉關,且需閉關至少千年……或者萬年,怎麼可能出現在太初神境。”

    方纔的情緒劇變和龍氣失控,雖然只有一瞬時,卻是讓蒼之龍神心中久久震盪。

    他是龍皇!

    整整二十多萬年,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龍皇如此之態……只因聽到他在太初神境察覺到龍後的氣息?

    沒有再多言,蒼之龍神緩緩伸手,手中是一個很小的隔絕結界。

    結界破開,出現在蒼之龍神掌心的,是一捧灰白色的土,去過太初神境的人都可以輕易識出,這是太初神境的灰白古土,每一粒沙塵,都蕩動着獨有的遠古氣息。

    而這些遠古氣息,分明夾帶着絲絲縷縷的……光明玄力!

    龍白的一雙龍瞳在緩慢的收凝……他第一眼,第一個剎那就識出,這是來自神曦的光明氣息!

    他永遠永遠,哪怕到死,都不可能認錯。

    這是時隔數年……他人生中最漫長的幾年,神曦的氣息再一次出現在他的生命之中。

    在蒼之龍神愈發震驚的視線中,龍白的手掌緩緩擡起,一點一點,靠近向釋放着神曦氣息的太初古土,每一根手指,都在輕微發抖。

    但驀的,他終於回身,手掌迅速收回,重新負於身後,臉上的所有神情也歸於平和。

    他轉過身,無比平淡的道:“蒼,這是你在何處發現?”

    蒼之龍神壓下心中震驚,平靜回答道:“太初南境,森古遺蹟的無盡巖林之中。”

    “……有沒有被他人察覺?”

    “沒有。”蒼之龍神回答的毫無猶疑:“森古遺蹟本就非常人所能靠近。而這縷來自龍後的光明氣息極爲淡薄,龍皇與龍神之外,不可能有人識出。”

    長久的沉默,龍皇發出低沉的聲音:“這件事,不得讓任何人知曉……你自己,也要完全忘記。”

    “是。”蒼之龍神應聲:“蒼,已經全部忘記。”

    他心中的震盪,比之剛纔又劇烈了數十倍。

    “代爲傳令,”龍白再次出聲:“我需閉關數月……或者數年。在我主動出關之前,天大的事,亦不可來擾。”

    對龍神界而言,除非劫天魔帝這類天外異端再現,否則世上並不會存在什麼“天大的事”。

    因爲龍神界便是天,龍皇則是天上天。

    “是,蒼這便去傳令。”

    屈身一禮,蒼之龍神將手中古土重新覆於結界,置於龍皇身後,然後轉身離開……半句沒有過問緣由。

    離開大殿,蒼之龍神的龍眉深深的蹙起。

    他知道,龍皇“閉關”是假,他很可能,是要去深入太初神境。

    他腦中浮現出輪迴禁地之外,那由龍皇親自佈下的隔絕結界……之後便再不敢繼續想下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