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南神域,南溟界。

    南溟神帝南萬生,作爲南神域第一神帝,他還有一個特殊的“第一”。

    那就是擁有最多的帝宮。

    單單在南溟界,他的帝宮便有數千之數,遍佈南溟界各個區域。

    而這些帝宮,都是供他享樂之用。

    南溟西境,南溟神帝的一個帝宮大殿前。一個衣着華貴,儀態雍容的美婦輕步而至,在殿前駐步,身軀前傾,以恭敬之態安靜等候。

    耳邊持續傳來着多人運動的聲音,夾雜南溟神帝不時發出的狂笑。

    女子毫無動容,習以爲常。

    南溟神帝嗜色如命,這在整個神界都不是祕密。而他自己也從不掩飾這一點,反而引以爲傲。

    女子等待了許久,帝宮的大門才被猛的推開,南萬生大步走出,他金衣半披,胸膛外露,少年般的面孔帶着足以讓女人輕易淪陷的俊美妖邪。

    “何事?”他走到美婦面前,雙眸斜睨,似乎對她打擾了自己的興致很是不滿。但他亦是知道,若無重要之事,誰也不敢在這個時候來找他。

    美婦盈盈一禮,雙手捧起:“王上,半個時辰前,妾身身邊忽然多了這個,上有留音,此物必須交由王上親自打開。”

    “妾身恐爲大事,不敢怠慢。打擾王上雅興,妾身該死,請王上寬恕。”

    她的手中,是一枚很小的魂晶,釋放着淡淡白芒。

    她神君境巔峯的修爲,但置下此物者卻能讓她無知無覺。而且魂晶上的白芒力量層面高的讓她深感心悸。

    所以,她的確不敢怠慢。

    南萬生拿起美婦手中的魂晶,狹長的雙眸緩緩眯起。

    這枚魂晶只能讀取一次,其他人想窺探都不能。而覆於其上的力量,至少要八級神主之力才能無損抹去。

    沒有馬上讀取魂晶,南萬生看着美婦,斜眸低笑:“你的確該死,現在的你,就是找這麼一羣歪瓜裂棗來應付本王麼?”

    美婦垂首,全身輕微發抖:“妾……妾身有罪。但,這已周圍數百域所能尋到的最美女子,妾身實在……實在……”

    “呵,”南萬生冷笑一聲,他手指點出,緩慢的托起美婦的下巴,盯視着她竭力掩飾着懼怕的眼瞳,慢悠悠的道:“唉,多好看的一張臉啊,可惜,和影兒一比,何等的粗陋不堪。”

    “……”美婦微微咬脣,道:“梵帝神女之姿,能相較者,唯有龍後。妾身……實在無能爲力。”

    “那你就天天找這些粗陋的女人給本王喂屎嗎!”

    美婦不敢再爭辯,愧然道:“是妾身無用。”

    以往,這些女人在他眼中都是上乘美姬。

    但自從見到了梵帝神女,他周圍那無以計數的女子,竟再找不到一個可以入目的人。

    尤其,他對千葉影兒多年連番討好、無求不應後,卻連一次近身的機會都未能得到,更讓他心癢難搔,癡之若狂,對待身邊那些原本恩寵愛惜的女人,也越來越暴躁厭惡。

    “知道自己無用,還不滾!”

    南萬生手指一點,毫不憐惜的將美婦推出很遠:“下次,再是這種貨色,你就永遠的滾吧。”

    美婦臉上閃過一抹悲色,深深一禮,快步離去。

    南萬生手指拿起魂晶,輕輕一捏。

    頓時,魂晶中的訊息現於他的魂海之中。半眯的雙眼緩緩睜開,南萬生的瞳孔深處,晃動起無比灼熱的異芒。

    “呵呵呵呵,居然想拿本王當槍使。”

    他嘴角半咧,笑的陰暗而興奮:“不過,這槍,本王還就當定了。”

    “畢竟,‘永生’的誘惑,有誰能抵擋呢……哈哈哈哈哈哈!”

    ————

    七天,實在太短。

    那個源自宙天的超級大八卦所帶來的討論熱潮還未來得及散去,東神域無數玄者還沉浸在自己各種大膽的猜想之中,要“宙天神帝七天內自絕謝罪”的最後期限便已一掠而過。

    但無人在意。

    惡犬尚會讓人生懼,但籠中之犬,就算長的再凶煞,吠得再兇惡,也不會讓人真正在意……何況,還是已經被籠子封鎖了整整百萬年之久。

    沒有人知道,這段時間,一大片蔓延北神域全境的漆黑暗影如蒼穹暗雲,一點點向南境移動、聚攏着。

    北神域的天空也一天比一天昏暗低沉。

    北神域南境,一個力量低等,資源枯竭的下位星界。

    當魔主魔後親臨,在此駐足時,這個小星界的界王連呼吸都在哆嗦。

    雲澈、池嫵仸、千葉影兒立於高空之上,遙望南方。

    視線穿過層層黑暗,那裏,是東神域所在。

    七天已過。

    他們的身下,遙遠的西方、東方、北方,都是黑壓壓的一片。

    願意踏出北域,用生命來博取北神域新生的黑暗玄者,其數量之多,規模之大,遠遠超出了雲澈……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想。

    雲澈再怎麼魔威懾世,他畢竟才封帝一年,不可能形成信仰般的號召力。

    但,相比於東西南三神域,被欺壓了百萬年的北神域,他們的仇恨和戰意無疑最容易被煽動和點燃。

    後路之外,這又何嘗不是北神域獨有的另一大“優勢”。

    “終於到了這一天。”池嫵仸看着前方,喃喃而語。

    無論結果如何,未來如何。這一天,都必爲北神域,爲神界所銘記。

    如果成功,改變的,將不僅僅是北神域的命運,還有整個神界的命運與格局。

    而這一切,都是因雲澈一人。若無他,北神域的規模和實力縱然數倍於現在,也永遠不可能真正踏出這一步。

    雖然,他從來不是爲了北神域的命運,而只是爲了自己的復仇……相反,北神域的一切,從來都只是他的工具。

    這時,天孤鵠的身影極速而至,停於雲澈身前:“魔主,時辰已到。”

    語落,他擡起頭來,平靜的面容之下,隱藏的卻是幾乎要爆出軀體的戰意。

    “你,準備好了嗎?”雲澈看着他,低低出聲。

    “魔主,”天孤鵠目沉如淵,字字決絕:“天孤鵠一生,都在爲此刻準備。”

    “好。”雲澈緩緩點頭,他的身影亦在這時變得虛幻,在下一瞬間,現於那一片黑暗魔影的最前方。

    “去吧。”淡淡的兩個字,卻是來自魔主,開啓北域復仇與逆命第一步的號令:“將你們的憤怒、仇恨、渴望,用黑暗與鮮血宣泄在那一片片骯髒罪惡的土地上!”

    “沉寂百萬年的黑暗篇章,由你們來重新譜寫!”

    轟隆!!如萬雷驚空,震天的呼喊聲中,無數道黑暗玄力在同一個剎那釋放,連同沸騰的鮮血與戰意,匯成黑暗北域這百萬年來第一曲復仇樂章。

    “蟄伏黑暗的男兒們!”天孤鵠一人在前,吼聲激昂:“你們每個人,都是衝破這可悲牢籠的先驅者!”

    “爲了我們的後世榮耀,爲了討回我們列祖列宗所承的屈辱,化作復仇利劍吧!隨我……衝!”

    沉寂許久的黑暗猛烈炸開,遙遠的蒼穹之下,十道漆黑的魔影,以百名北域天君爲首,千萬黑暗玄者爲伍,化作十把釋放着無盡煞氣的黑暗之刃,撕破了北神域的邊境,踏出了從不敢邁出的牢籠,猛烈刺向了並不遙遠的東神域。

    東神域正處在如常的平靜之中,這場黑暗的傾覆,對他們而言就如噩夢一般突然,沒有哪怕絲毫的準備……即使七天之前,閻天梟便給了他們無比清晰的警告。

    高空之上,池嫵仸和千葉影兒已浮於北境邊緣,親眼見證着北神域踏出牢籠的第一步。

    雖然,只是很小的一步。

    “十支隊伍,每隊十個天君引領,百萬黑暗玄者,各取一星界。”千葉影兒低念着:“爲何不先以天君取星界核心,魔兵之後覆上呢?如此,必有大規模折損。”

    池嫵仸淡淡微笑,道:“越是輕易被煽動起的情緒,也越容易逐漸冷卻。你覺得什麼東西,可以讓北神域的玄者們持續保持憤怒和戰意呢?”

    千葉影兒:“……”

    “是犧牲,是死亡。”池嫵仸用淺媚的微笑,說出着最殘酷的言語。

    “呵,學到了。”千葉影兒低冷一笑:“不愧是雲澈曾經的‘師尊’,果然是個容易讓人敬服的長者。”

    “長者?他的師尊是沐玄音,而我,是他的帝后。至於你……”池嫵仸媚眸幽轉,慵然而語:“要喊姐姐,不要再弄錯哦。”

    “哼!”千葉影兒鼻端輕哼。

    瀲灩媚惑的魔眸再次轉向南方,看着那十把黑暗魔刃距離東神域越來越近,她低念道:“宙天神界會作何反應呢?真是讓本後期待呢。說起來……”

    “這幾天,你有沒有再想到什麼新的可能導致危險的不確定因素呢?”

    千葉影兒先前告知池嫵仸,第一個“舞臺”之戰,無法確定的危險因素爲兩個:

    其一,爲宙天珠。身爲玄天至寶,除了宙天神界,沒有人知曉它的全部力量和祕密。

    而未知,便是最大的危險。

    尤其,梵帝神界數代以來都一直隱隱有種感覺,宙天神界的創界先祖並沒有真的“死亡”。

    第二,是月神帝夏傾月。

    她是唯一給千葉影兒留下深重陰影的女子。

    她帶給千葉影兒的不安與不確定,是其極可怕的心機和嗅覺……還有,便是她對雲澈的瞭解。

    畢竟,她和雲澈十六歲便已相識。曾經,是雲澈最相信親近……甚至有些依賴的人。

    “沒有。”千葉影兒道:“小心宙天珠和夏傾月,至於其他……”

    一道冷光在腦中閃過,千葉影兒忽然想到了什麼,臉色微變,隨着她的細思,忽然開始全身泛寒。

    “怎麼了?”千葉影兒的忽然變化讓池嫵仸月眉蹙下。

    “我竟然……忽略了一個最可怕的因素。”千葉影兒看着前方,喃喃低語。

    池嫵仸轉身,神色變得格外凝重:“是什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