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無心一下子睜開了眼睛,她從楚月嬋懷中閃身而起,一句話沒有說,小手快速伸出,按在了母親的胸口,一股極盡溫和的玄氣護在了她的心脈上,並努力壓制她躁動的氣血。

    她極力的集中精神,但臉兒卻嚇得泛白:「娘,馬上……馬上就沒事了……」

    噴洒在雲澈手上的血流溫熱中隱隱透著絲絲不正常的冷意,雲澈在駭然中身體劇烈前傾,直接跪地,他來不及站起,快速握住楚月嬋的手腕,雙齒緊咬,極力讓自己平靜下來,但雙手依舊不受控制的發顫。

    楚月嬋臉色蒼白,但神情卻比他們平靜的多,她輕拭嘴角,道:「不用擔心,只是偶爾會如此,已經沒事了。」

    「……」雲澈沒有說話,捏在楚月嬋手腕的手指時而收緊,時而鬆弛,他雖失玄力,但至少還精通脈象醫理。

    氣血極衰,而且極寒!

    他很快便明白過來……楚月嬋一生修鍊冰系玄功,體內皆是寒氣。后雖自廢玄功,沉積數十年的寒氣也不會在短時間內散盡。而以她當時王玄境的玄力,這些寒氣也不會傷害到她,以玄氣稍稍引導,用不了多久便可驅散。

    但,那那時的楚月嬋身懷有孕卻遭人重創,所有的力量都用來保護未出生的雲無心,直至玄脈枯竭至死,之後又經歷了雲無心的出生……

    玄力盡失,又極度虛弱,她體內的寒氣,無疑就成了可怕的催命符。

    好在,楚月嬋雖沒有了玄力,但還有著少許來自於他的龍神氣息,讓她生生的堅持了很多年。但即使如此……

    他目光微移,落在雲無心按在楚月嬋胸口的小手上,他無比確信,若不是雲無心早早有了玄氣,而且以不正常的速度成長,楚月嬋必定在數年前就已經……

    他的手從楚月嬋腕上放開,心中微鬆一口氣,隨之既是慶幸,又是后怕。慶幸這並非不可挽救,后怕若是自己再晚找到她們母女幾年,他找到的,將只有孤零零的雲無心。

    楚月嬋的臉色終於好轉了幾分,雲無心這才小心翼翼把手兒收回,然後緊張的道:「娘,有沒有好一些?還有沒有哪裡痛?」

    楚月嬋搖頭,輕輕撫了撫女兒的長發,美眸中滿是溫暖,還有……不舍。自己的身體狀況如何,她最為清楚。她知道自己已經時日無多,能陪伴她到十幾歲,能再見雲澈,她已是感激上天的垂憐,只有不舍,沒有哀怨。

    「無心,你放心好了,你娘她會沒事的。」雲澈說道。

    他的這句話,讓雲無心一下子轉過頭來,楚月嬋也美眸抬起,驚訝的看著他。

    「爹爹,你說的……是真的嗎?」女孩輕輕的問,雙目之中,是盈盈閃動,努力忍住才一直沒有落下的淚光。

    「當然。」雲澈微笑:「難道你娘沒有告訴你,你的父親是一個神醫嗎?」

    「神……醫?」雲無心輕念,不知是難以相信,還是對這兩個字有些迷茫。

    「真的有辦法嗎?」楚月嬋美眸中閃起希冀。

    雲澈點頭,給予她們母女最平和的目光:「你有來自我的龍神之力,就算沒有了玄力,你體內的寒氣也沒那麼容易毀盡你的元氣。我有辦法讓你恢復如初,就算我不能,還有苓兒,還有我的醫道師父……我師父,是這個世上最偉大的醫者,是唯一配得上『醫聖』之

    名的人,他現在就在幻妖界,有他在,不但能讓你身體康復,就算你枯死的玄脈,也能完好如初。」

    這番話,他說的毫不勉強,因為這並不是勸慰之言,以雲谷之能,絕對可以做到。

    小妖后當初的狀況比如今的楚月嬋惡劣百倍,讓他束手無策,而雲谷只是寥寥數語,加之蘇苓兒的幫助,便讓她擺脫了命隕之厄。

    只是可惜,他已經無法使用天毒珠,否則,裡面那些神曦給予的靈液取出一滴,不但能讓楚月嬋在短時間內痊癒,還可讓她的玄力直入神道。

    畢竟,那可是王界垂涎,普通星界……別說玄者,連界王都沒資格嗅一下的神物……神曦卻是把幾十萬年積累的所有都塞給了他。

    聽著雲澈的話,雲無心的雙眸星光閃爍,一直強忍的眼淚也嘩啦啦的流了下來:「真的嗎……是真的嗎……」

    「父親是不會騙女兒的。」雲澈輕觸了一下她的腦袋。

    「……你爹爹他,的確是一個神醫,娘和你爹,也是因此而相識。」楚月嬋輕語道……當年,便是他遠遠一眼,便看出她身中寒毒,只是那時的她斷然不可能想到,一剎那的擦肩,卻徹底改變了她一生:「他既然這麼說,當然是真的。」

    「娘會好起來……會一直陪著……無心嗎?」對於雲無心而言,耳邊的話語,無疑是世上最美好的聲音,美好到她一時之間都不敢相信……就像是在夢中一樣。

    雲澈微笑,但內心卻狠狠刺痛……她今年才十一歲,而這些年,她無疑一直都在默默承受著隨時失去母親的重壓和恐懼,這對一個如此之小的女孩而言,根本就是無法用任何言語形容的殘酷。

    所以,她那麼的小心謹慎,絕不讓任何人踏進竹林一步,不肯讓任何人,有那麼一點點傷害到自己的母親。

    「當然會。」雲澈看著她的眼睛,用力的點頭:「你娘會一直一直陪著你,幾千年,幾萬年後,都不會離開。」

    「那爹爹……也會一直陪著我們的,對嗎?」她的聲音更加朦朧,滿是水霧的眼眸中,映著雲澈的身影……以及,無比瀲灧耀眼的光芒。

    女兒總是崇拜父親的,不需要理由,更似是一種天性。父親身上的些許光芒,在女兒的心中會放大幾倍,甚至十倍百倍……即使,她眼前的父親只能是一個永遠的廢人,在此刻她的心中,已是如山一般的高大。

    「當然會。」他再次點頭,雖然……

    他牽起楚月嬋和雲無心的手,目光看向遠方,心中卻再沒有了猶豫與陰霾:「月嬋,無心,跟我一起離開這裡。外面的世界已經沒有了危險,只會有我們的家人,和守護我們的人。師父和苓兒會讓你痊癒,雪児和綵衣會讓無心更好的成長……我們帶無心認祖歸宗,她的爺爺和奶奶一定會很高興……」

    「當年,我娘知道了你的事情后,曾流著眼淚讓我無論如何都要找到你……雖然晚了這麼多年,我終於……可以讓她釋下心中重負……」

    「外面的世界,爺爺……奶奶……」雲無心眸重的光芒更加閃耀,但馬上又被她悄悄的隱下,她轉頭,看向了母親……

    「好。」沒有任何的猶豫,楚月嬋輕輕點頭……也點亮了雲無心眸中最明亮的星光。

    …………

    …………

    鳳凰遺地,試煉之間。

    眼前黑暗的世界,鳳凰赤瞳緩緩張開,雲澈再臨此地,向著前方鄭重拜下:「鳳凰魂靈,感謝你賜予我第二次生命,只是,雲澈如今只是一介庸人,已不知何以為報,唯有銘記五內。」

    赤紅的瞳光在他身上定格須臾,隨之鳳凰之音響徹黑暗空間:「你的心境已經變了,看來,你已經找到她們了。」

    雲澈抬頭,頗有些無奈的道:「你果然早就知道那是我的女兒。」

    「她的身上,不僅有繼承自源血的純正鳳凰氣息,還有著龍神氣息以及……微弱的邪神氣息。她唯有可能,是你的後人。」鳳凰魂靈道。

    「你最初為什麼沒告訴我?」雲澈問道,雖然……他大致能想到答案。

    「從至高的山峰跌落深淵,這場殘酷的重擊,亦是對你心境的磨練。曾經過多麼沉重的灰暗,在找到她們時,便會看到多麼耀眼的光明。若是可以,我倒是希望這段時間可以更久……」

    雲澈苦笑搖頭:「若是再久長一些,我怕是都快崩潰了。」

    「今日,我是來向你道別。」雲澈語氣鄭重了起來:「我這一生雖短,但身受鳳凰大恩,雖然,我這一生已無法再燃起鳳凰炎,但無心繼承了我的鳳凰血脈。將來,她的身上一定會燃起比我更耀眼的鳳凰炎光。」

    「呵呵……」鳳凰魂靈微笑,只是比起當年溫和中帶著威凌,它此時的淡笑已是透著一股深深的孱弱:「我的時間也所剩無幾,怕是等不到那一天了。不過……」

    它聲音微頓,然後無比緩慢的道:「你……真的甘心就此歸於平凡嗎?」

    「……」雲澈瞳光定住,足足十息后,才微笑著開口道:「我會尋找希望,但就算是找不到,也沒有關係,因為我的身邊,有很多遠比力量更重要的東西。」

    「……」鳳凰魂靈在這時忽然沉默了下去,但赤紅瞳光卻在輕微閃動,似乎……在猶豫著什麼。

    這場沉默,持續了很久。

    就在雲澈準備開口辭別時,鳳凰魂靈的聲音忽然響起:「有一個方法,或許可以重新喚醒你的力量。」

    這句話,讓雲澈的心臟霎時停住……隨之,他那張剛剛才平淡的說出「沒有關係」的面孔開始無法控制的顫抖,而且顫動的格外劇烈:「你……說的是……真的?」

    「什麼辦法……什麼辦法!?」

    是的,他接受了如今的現狀。

    但……甘心?

    他怎麼可能甘心!?

    「我先前和你說過,你在涅槃之炎下重生的只有最基本的生命,而你所擁有的力量全部都死了。換言之,它們依舊都在你的身上,只是隨著你的死亡而死亡,卻並沒有隨你的復生而復生。」

    「到底什麼方法!!」雲澈直接低吼出聲,根本已迫不及待:「快告訴我!無論多難,我都一定會去想辦法做到!」

    「並不難,反而可以說……輕而易舉。只是對你而言……會是個極為殘酷的選擇。」

    「……??」鳳凰魂靈的話,讓雲澈滿臉愕然。他清楚記得鳳凰魂靈之前說過沒有任何力量能喚醒死去的邪神之力,除非再找到一滴邪神不滅之血……現在又說輕而易舉?()

    。m.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