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的邪神玄脈,是來自一滴邪神不滅之血。那滴邪神留下的精血,蘊著他最後的核心源力,因而能在你的體內重鑄邪神玄脈。而同樣的邪神不滅之血,這世上絕不可能再現。」

    「換言之,這世上,不可能再出現第二個邪神玄脈。」

    「但,你體內的邪神玄脈,它並不是消失了,再是死了,抑或著,說它『沉寂』更為適合。而要將這徹底沉寂的邪神玄脈重新喚醒,可能做到的,唯有……邪神的源力。」

    雲澈凝心聽著,每一個字都聽得無比認真,待它最後一句話落下時,雲澈眉頭猛的一緊:「你的意思,難道是……」

    「相信你也已經察覺到了。」鳳凰魂靈繼續道:「你的女兒,在這個層面低微的位面,沒有任何的資源輔佐,更沒有過玄道的機緣奇遇,玄力卻以極不符常理的速度成長,短短數年,便已自行成長到這個位面無數玄者一生都不敢奢望的境界。這絕非她所繼承的鳳凰血脈與龍神血脈可以做到。」

    「最重要的原因,是她的玄脈,有著繼承自你的邪神神息。」

    雲澈:「……」

    「能讓死去的邪神玄脈蘇醒的,唯有鮮活的邪神神息。而你的女兒,她的玄脈中,便有著這世上唯一,也是最後的邪神神息……亦是,將你體內邪神玄脈重新喚醒的唯一可能。」

    「……」雲澈沒有說話,沒有追問,方才難抑的激動完全消失不見。

    「如此,若是將你女兒玄脈中的邪神神息剝離,轉移到你死去的邪神玄脈中,它或許就會被重新喚醒。綜合我對於邪神神力的所有認知,成功的可能性,將高達兩成……或許更高。」

    雲澈此刻的邪神玄脈,就如一座永遠沉寂下去的火山。而雲無心玄脈中的邪神神息,便是唯有的一點可能將其重新引燃的火光。

    「你身上除了邪神之力,還有著諸多神力,這些神力他人得其一已是天賜,在你身上卻是完美共存。相信你也猜的到,邪神神力,【應該】就是它們能在你身上共存的原因。」

    「邪神神力,是你身上層面最高的力量,若它能成功復甦,很有可能會逐漸將你身上其他沉寂的神力全部喚醒,讓你重歸曾經的高度。」

    鳳凰魂靈所言無錯,邪神神力,無疑是雲澈身上最核心的力量,亦是層面最高的力量。若是邪神神力能夠恢復,那麼其他的神力被同步喚醒的可能性可謂極大。

    而且它親口所言,喚醒邪神神力的成功可能性高達兩成以上!

    只是……雲澈的臉上卻沒有半點欣喜之態,反而一片嚇人的平淡,他問道:「如果這麼做的話,我的女兒會有什麼後果?」

    「……她如今為止的所有玄力都會散盡,她的玄脈會歸於平凡,或許還有可能會……」

    「會受到無法預料的創傷,甚至可能就此廢掉,對嗎?」雲澈冷冷道。

    「不錯。」鳳凰魂靈道,一雙赤瞳稍稍眯起:「你的心魂波動告訴我,你並不願如此。但,留給你猶豫抉擇的時間並不多,你女兒如今十一歲,玄脈尚未完全長成,是最好的時機。待她成長到十六歲,玄脈完全成型,那縷來自你的邪神神息會與她的玄脈完全融為一體,再無可能抽離,到時……」

    「到時如何!?」雲澈看著空中的赤瞳,目光透著幾縷冰寒,隨之他想到眼前是他畢生難報的恩人,此舉也只是單純的向他陳述一個「方法」,眼中冷光頓去,笑了笑道:「我倒是沒有想到,繼承著真神意志的鳳神,居然也會開玩笑。」

    鳳凰魂靈:「……」

    「讓我用女兒的未來換取恢復的可能性,我做不到,任何父親都不可能做到。」雲澈的腦中忽然閃過星絕空的影子,眉頭頓時猛沉:「除了某些泯滅人性的牲畜。」

    別說只是可能性,就算必定成功,就算會讓他的實力比先前還要強大十倍百倍,他也絕不可能答應……連一絲一毫的動心都不會有。

    「雖然我從不認為自己算什麼好人,但也從不是豬狗不如的牲畜。」雲澈平凡的眼眸,在這時卻閃動著異常幽寒的光芒:「我虧欠了無心十一年,連她出生,我都沒有在身邊。我好不容易才找回她……誰敢傷她一發,我必滅他全族!」

    輕呼一口濁氣,雲澈半轉過身去:「不過,還是謝謝你告訴我這些,也感謝你用鳳凰結界保護她們母女十二年,這些恩情,我怕是來生都難償還了。」

    「你不必如此介懷,你當年救下了這裡所有的鳳凰後裔,亦讓我有理由為他們解開血脈詛咒,這些都是你該得到的善報。」

    「如此也好,歸於平凡,也會歸於平靜,這對你而言,或許並不完全是一件壞事。」

    「我在你身上打下了鳳凰印記,這裡的鳳凰結界不會阻攔你,以後若想來此,可隨時到來……你去吧。」

    雲澈感激點頭,向鳳凰魂靈拜別,然後離開。

    雖說他有了可以自由進出鳳凰結界的特權,但這裡位於萬獸山脈的中心,周圍區域有著無數危險的玄脈,以他如今的狀態,以後若想來此……自己一個人是不可能了。

    雲澈離開,鳳凰赤瞳卻沒有就此消失,黑暗的空間,傳來一聲悠長的嘆息。

    「這的確是他會做出的選擇……不,這對他而言,根本都算不上是選擇。」

    「只是……」

    來自炎神界鳳凰魂靈的記憶……那個出現在混沌之壁的裂痕……那個讓神魂顫慄恐懼的氣息……

    如果一切發生,這抹最耀眼的希望……真的就此提前破滅了嗎……

    …………

    …………

    雲澈出了鳳凰試煉之間,外面,鳳百川、鳳祖兒、鳳仙兒等都在等待著他,二百多人的鳳凰遺族,幾乎全部都在。

    因為他們已經知道,雲澈即將離開。

    雲澈擺脫沉淪,對鳳百川而言無疑同樣是心釋重負,他感嘆道:「命運真是奇妙,沒有想到,與我們相隔共處了十二年的母女,竟是你的家人,早知如此……」

    他搖搖頭,感嘆間不知該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雲澈微笑,向鳳百川鄭重一拜:「鳳前輩,這段時日感謝你們的照拂,否則,我怕是都難支撐到今日。」

    鳳百川搖頭:「哪裡的話,我們所做,又哪及得上你當年大恩之萬一。」

    這世上果然是存在因果報應的。他當年施下的恩,在這段時間得到了巨大的回報……可謂拯救他一生的回報。

    「恩人哥哥,」鳳仙兒向前,她微微低頭,失落怯怯的道:「以後……我們還能再見面嗎?」

    雲澈笑了起來:「當然可以啊。以後,我應該會長居幻妖界妖皇城,也會經常回蒼風,你和祖兒早就已經開始遊歷,只要你願意,可以隨時去找我。」

    「真……真的嗎?」鳳仙兒螓首抬起,眸中滿是激動的朦朧。

    鳳百川在旁笑著搖頭,其他族人也都紛紛露出意味深長的笑意。

    「對了,我剛好有一件事要拜託仙兒。」雲澈道:「我離開這裡后想先回蒼風皇城,但路途遙遠,又沒有玄舟,所以,能否辛苦仙兒護送我們?」

    鳳仙兒如聞天音,馬上點頭:「我……我一定會保護好恩人哥哥,還有……還有……」

    激動之下,她一時有些語無倫次。

    「那個……我和仙兒一起護送你們吧。」鳳祖兒連忙道:「最近蒼風國頻發玄獸動亂,我和仙兒兩個人護送,會更安全一些。」

    「咳……」鳳百川一巴掌把鳳祖兒拍回去:「仙兒如今的修為和你相差不過一線,有她一個人就足夠了。你給我在家好好修鍊,作為少族長,你要被仙兒超越了,看你丟不丟人。」

    「呃?」鳳祖兒一臉懵……恩人哥哥安全第一,兩個人一起送不是更好么?怎麼會忽然扯到修鍊上?

    「雲澈,你解開心結,是天大的好事,我便不挽留你了。以後若有閑暇,歡迎你隨時過來小住。」鳳百川真誠的道。

    「我會的。」雲澈點頭。

    「仙兒,你送他們回去。」鳳百川叮囑道,然後稍稍壓低一點聲音:「嗯……你也好久沒去過蒼風皇城了,所以也不用急著回來,多遊玩一些時間沒關係。」

    「是。」鳳仙兒小聲答應。

    「啊!」鳳祖兒聞言,激動的道:「爹,我也好久沒去皇城了,我能不能……」

    「沒你的事!」鳳百川一伸手又將他按了回去:「給我在家好好修鍊!突破之前哪都不許去!」

    鳳祖兒:「噢……」

    「恩人哥哥,」鳳仙兒來到雲澈身前,輕輕挽起他的手臂……同樣的舉動,這一個多月她每天都做無數次,但此刻卻滿是怯然:「我現在帶你……」

    就在這時,試煉之間的封印之陣忽然閃動紅光,而同樣的紅光亦閃耀在鳳仙兒的身上。

    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落在了鳳仙兒的身上,她自己亦是一愣,有些失神道:「鳳神大人……在召喚我?」

    鳳神的召喚,這種事在認知中極少發生,所有的鳳凰族人都激動了起來,鳳百川急聲道:「快,快去。」

    「快去吧。」雲澈道:「我在外面等你。」

    鳳仙兒點頭,放開雲澈,走向試煉之間,匆匆而入。

    「仙兒拜見鳳神大人。」

    鳳凰試煉之間,面對鳳凰神瞳,鳳仙兒跪拜而下,心中滿是緊張忐忑。她自然不是第一次面對鳳凰魂靈,但被主動召喚卻是第一次。

    「仙兒,」鳳凰之音響盪在她的耳邊和靈魂深處:「這些年,本尊一直看著你的成長,在這個凋零的鳳凰遺族,你和祖兒是最耀眼的希望與驕傲。」

    「謝鳳神大人誇獎。」鳳仙兒緊張的道。

    「本尊此次召你前來,是有一事相求。」

    短短的一句話,讓鳳仙兒一下子抬頭,花容都明顯失色。

    因為鳳凰魂靈說出的,不是命令,不是吩咐,而是……

    請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