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千葉影兒沒有直接回答,而是低聲道:“當年在混沌邊緣送離劫天魔帝時,你並不在場。所以,你或許並不知道真正將雲澈逼出黑暗,逼至絕境的人是誰。”

    池嫵仸:“……”

    “是龍皇。”千葉影兒目光幽暗:“當時,宙虛子在緋紅裂痕消失前的剎那,將邪嬰打出混沌。雲澈對宙虛子暴怒,南溟神帝和千葉梵天站在了他的對立面。”

    “而這,本不至於將雲澈逼入絕境。因爲雲澈畢竟剛剛救世,所有人都欠他一命。尤其,最位高權重者龍皇對雲澈一直極爲賞識,當年還欲收他爲義子,雲澈身中我的梵魂求死印時,也是龍神界所收留與拯救。”

    “他只需站出來爲雲澈一言,一切皆可化解。”

    “但龍皇非但沒有爲雲澈出言,反而直斥雲澈,並對在場的所有人施壓,表現的,遠比南溟和千葉還要狠絕。”

    “龍皇爲首,三神域的第一神帝都站在雲澈對立面時,其他神帝、界王都不可能做出第二個選擇。之後雲澈怒極,觸動了劫天魔帝留給他的永劫印記,導致魔氣外溢,給了所有人殺他的最正當理由,從而陷入死境。”

    千葉影兒金眉凝寒:“龍皇對雲澈的態度,是我之後很長一段時間都在疑惑的事。我想所有知曉龍皇對雲澈賞識的人,都會疑惑於此。”

    “……”池嫵仸沉眉不言。

    當年雲澈在混沌邊緣暴露黑暗時,她的確不在場。

    但,對沐玄音造成致命一擊的力量,便是來自龍皇。

    此刻回想,龍皇那時的下手之狠毒,似乎和傳聞中龍皇萬物不爭、傲而不凌的性情很不相符。

    “直到到來北神域後,我無意間從雲澈那裏知道了一件事。”千葉影兒道:“他上過龍後。”

    “……!”池嫵仸眉梢猛的一跳:“你說什麼!?”

    “這禽獸不如的男人,什麼匪夷所思的事都幹得出來。”千葉影兒恨恨道。

    剎那震驚,池嫵仸皺眉間,忽然想到當初和雲澈與宙天神帝見面時,她趁着雲澈自甘陷入被自己劫魂的狀態,所輕佻問出的那個問題:

    “那,在你的心裏,哪個女人最好看呢?”①

    而云澈的回答,是“神曦”。

    她那時並未過多的在意,還調笑了他一句。畢竟“龍後神女”爲當世女子風華的極致,他在輪迴禁地爲龍後所收留,見過她的真顏並不奇怪,做出這個回答就更不奇怪了。

    “禽……獸!”池嫵仸豐碩的胸脯一陣洶涌綺麗的起伏:“居然連有夫之女也敢沾染,還是龍皇之妻,又對他有大恩的龍後!”

    她驚訝之餘,心裏,還有些隱隱的失望。

    “不,”千葉影兒卻是輕聲道:“這件事,怕是沒有那麼簡單。因爲雲澈之後,很多次在和我強調一件事,甚至因至多次生怒。”

    “她是神曦,不是龍後。”

    “……”池嫵仸凝眉沉默。

    “雲澈雖然是個貪色如命,不折不扣的禽獸,但在情義二字上,他倒是重視的有些迂腐。”千葉影兒面無表情的“誇讚”道。

    “而那時,龍皇算是對他有恩,如果神曦真的是龍皇之妻,他不可能會碰。”

    以神曦的容顏仙姿,足以瞬間摧毀任何男人的意志,顧不得任何情義倫理……但這一點上,千葉影兒反而相信禽獸無比的雲澈,而這種相信並非無因。

    因爲當年,她在爲雲澈之奴的那段時間,雲澈爲了夏傾月和茉莉,愣是沒有碰她一下。

    “也就是說……”池嫵仸低念道:“神曦不是龍後,這句話……或許是真的?”

    她對於雲澈本性的瞭解,可以說遠勝千葉影兒。的確,若那是恩人之妻,他再怎麼都不可能碰,更不可能有提到“神曦”時的坦然。

    千葉影兒道:“我最初只顧着嘲笑神曦是個外表聖潔內心放蕩的騷貨,後來他數次發怒,我纔開始想到一個很滑稽的可能……”

    “所謂的‘龍後’,或許根本沒有存在過。而只是一個龍皇用來欺騙世人,更欺騙自己的可笑幌子!”

    池嫵仸目若寒潭,她沒有覺得震驚或可笑,而是在想如果這一切都是事實……會隱藏着怎樣的危險。

    “這些,你有沒有從雲澈那裏求證過?”池嫵仸慎重問道。

    “沒有。”千葉影兒搖頭:“我問過多次,但他從不願提及神曦之事,稍一追問,必會生怒。”

    “……”池嫵仸沉吟一番,道:“龍性本淫,但世人皆知,龍皇極愛龍後,爲表對龍後之心,數十萬年,別說與其他女子有染,連近觸都儘可能避免,世人無不讚頌。”

    “若世上只有神曦,‘龍後’真的從未存在,他卻甘爲這虛無的二字而執着孤身如此多年。”

    “他對神曦的這般用情,已遠非‘至深’可形容……簡直有些可怕。”

    池嫵仸神色愈加凝重:“癡戀至此,若是知曉神曦竟被他人所染,還是人族一個半甲子的幼輩……”

    池嫵仸沒有說下去,她甚至無法想象若一切都如她所想,龍皇會對雲澈嫉恨到何種程度。

    但這樣的話……他對雲澈的態度轉變,便再不奇怪。

    那麼……

    池嫵仸忽然明白了千葉影兒方纔顯露的驚恐。

    “你是擔心,龍皇強行出手?”池嫵仸道。

    宙天神界招惹北神域在先,面對北神域的報復,西、南兩神域沒有任何理由插手,只會隔岸觀火,幸災樂禍……且完全不需要擔心戰火燃到自己身上。

    因爲東神域還對付不了一羣自出牢籠找死的魔人?

    待雷霆攻勢下東域淪陷,他們再反應便來不及了。

    但若這關於龍皇、神曦的猜想都是真的,那麼,一旦聽聞雲澈踏出了北神域,龍皇說不定……甚至是一定會出手!

    無關起因,無關神域之間的恩怨,只因爲龍皇對雲澈……那深重到可能超出所有人想象的怨恨與殺心。

    “對。”千葉影兒低聲道,她輕緩一口氣,道:“希望這一切都只是我的無端臆想。不過,相比於二十多年萬的‘龍後’從不存在,我倒寧願相信雲澈是個禽獸。”

    先前,千葉影兒對這些都是偶爾所生的猜想,她更多的興趣在於嘲笑神曦,並深深享受於此。

    復仇的佈局,心力亦都集中於北神域和東神域,根本沒有去想這一方面。

    但剛纔那一剎那,在思及危險要素時,她的心念忽然無意觸及到了曾經對神曦一事的猜測,頓時遍體發寒。

    “無論如何,此事,必須馬上向雲澈問清!”

    千葉影兒剛要移身,卻忽被池嫵仸伸手抓住手腕。

    “不必詢問。”池嫵仸道,她臉上的訝色已去,音調比之剛纔平靜和緩了許多。

    千葉影兒:“?”

    池嫵仸轉眸,看着遠方天空的雲澈身影,徐徐說道:“這其中的因果究竟爲何,你我都只是猜測,而云澈自己,卻是清清楚楚。”

    “這場復仇之戰,最不容許失敗的,便是他。但如此重要的不安定因素,他卻從未提到過半字。”

    千葉影兒微一皺眉:“你是說?”

    “要麼,是我們想的太多。”池嫵仸道:“要麼……”

    龍皇很可能極恨雲澈。

    但云澈,又何嘗不是恨極龍皇!

    龍皇若知雲澈重現東神域,極大概率會親自現身出手。

    而同樣的,正式張開復仇獠牙的雲澈,也定恨不能……第一時間滅殺龍皇。

    哪怕要付出極大的代價!

    鳳眸輕斂,直視着雲澈那沉寂於黑暗的身影,一聲幽怨的嘆息:“看來,他對我們的保留和隱瞞,要比我想象的還要多。唉,成長起來的男人,總會讓人有些悵然若失呢。”

    千葉影兒:“……”

    “既然他那麼不想提及神曦,便不要逼迫他。”池嫵仸幽幽道:“不過,龍神界的動向,還是儘量多注意一些爲好。”

    這時,黑暗之中,一個女子身影緩緩浮現,拜於池嫵仸身前:“主人,南神域的任務已完成。”

    “有沒有被誰察覺?”池嫵仸問道。

    嫿錦剎那遲疑,然後道:“沒有。南溟神帝這段時日在外行樂,倒是方便了許多。”

    “很好。”池嫵仸微笑:“不愧是本後的好錦兒。能如此之快的往返南北神域,還不留任何痕跡。這麼了不起的事,大概也只有本後的錦兒可以做到了。”

    “說起來,”她目光一轉,看着千葉影兒:“那顆魂晶裏,到底藏着什麼奇妙的祕密呢?”

    千葉影兒雙手抱胸,淡淡道:“一個,你最好永遠不要知道的祕密。你只需要知道,那所謂的南域第一神帝,一直都是一條很好用的狗。”

    “以前是,現在和以後……一樣是!”

    說完,不給池嫵仸任何追問的機會,她身影一晃,已是遠遠而去,出現在了雲澈之側,卻也沒有問詢他關於龍皇神曦之事。

    池嫵仸卻在這時忽一皺眉,俯目道:“嫿錦,有人察覺到了你?”

    她對於九魔女太過了解,嫿錦那一瞬間的遲疑,她感知的清清楚楚。

    嫿錦先是沉默,然後搖頭:“應該沒有。但是……在接近南溟神帝的帝宮時,有那麼幾個瞬間,隱約有種在被人窺視的感覺。”

    “哦?”

    “不過,魂晶如願落到了南溟神帝手中,南溟神帝的神識也從未觸及過我所在的方位,所以,或許只是……錯覺。”

    “錯覺”兩個字,嫿錦說的很輕。因爲池嫵仸很久之前便告誡過所有魔女,世上最不可信的東西,一個是男人,一個是“錯覺”。

    池嫵仸短暫沉吟,並沒有多說什麼:“那就好,你去吧。”

    視線的遠方,那十道黑暗魔刃已距離東神域越來越近。

    後方,十萬艘龐大玄艦和數百萬艘各式玄舟也已到來北域邊境,鋪滿了整個天空,磅礴的黑暗氣場黑壓壓的溢出北域之外。

    就在第一波魔刃刺出北神域的剎那,一切,便再無須隱藏。

    池嫵仸沒有去到雲澈之側,而是忽然想到了當年與宙天神帝相見之後,那同樣一晃而過,如“錯覺”一般的被窺視感。

    “……”她默然了很久很久。

    ————

    東域北境,除吟雪界外距北神域最近的十個星界,天空忽然現出一片昏暗的陰影。

    乍看之下,就如一個黑洞在北方的蒼穹緩慢鋪開。

    “那是……什麼?”

    無數的玄者愕然擡首看向北方……那個黑洞在靠近、放大,逐漸的在衆人視線中鋪開一個又一個的人影,密密麻麻宛若飛蝗。

    “魔……魔人!!”

    黑暗魔人,而且是規模龐大到前所未見的魔人羣!

    第一個玄者的驚叫還未落下,一個黑影已穿穹而下,帶着一股傾天覆海的恐怖魔威……他是北域天君之首,亦是這十把黑暗“魔刃”的總統領,天孤鵠!

    皇天劍凝聚閻魔魔威,無情斬下。

    轟————

    在一個後期神主的魔威之下,中位星界何其脆弱,一劍之下,龐大星界被切開十萬裏斷痕,無數生靈瞬間葬滅。

    北神域復仇和反擊的第一劍,由他天孤鵠斬出,單單這一個剎那,他已感覺人生足矣。

    “黑暗之子們,”他劍指下方,俯視着那羣在恐懼中逃竄嚎叫的生靈:“用生命和鮮血,盡情揮灑你們的仇恨吧!”

    一聲號令,拉開了惡戰與血腥的大幕。而他的目光已鎖定南方,孤身一人,直取這個星界的核心——界王宗門的所在。

    ————

    【①:第1652章】

    【大規模的星界之戰會比較簡化,更重結果。篇章還是更多鋪開於之後的主角之戰……嗯,就這樣吧。】
最近更新小說